巴顿奇幻事件录_巴顿奇幻事件录 16

推荐阅读:10012
    尽管布米没有提高音量或表现出激烈绪,但是,就是可以从后座上感受到那蔓延向整个车的怪异郁闷——“我攻击了三个不知道所属的茨密希,你就给我上一课。他杀两个一定是宴吸血鬼的茨密希,而你什么都不说。”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他走掉了。”扎克也没有任何特别的绪,“即使我有课给他上,他也听不到了。”

    剩下的车程,车再没有任何交。快到艾伦殡葬了。

    当能看到艾伦殡葬的正门时还没感觉到任何不同,几乎只是朝向和周边不同的格兰德翻版。但随着靠近,一种不能继续靠近的生物本能在车里的每个人心中升起。

    这并不是那种对殡葬之家不吉利的成见导致的不祥感觉。就是不祥。就像你在森林另看到一间破败、诡异的子,本能告诉你的不要靠近,里面有吃人的鬼,任何活着的东西进去都不会再有希望出来。这种来自生命会被终结的不祥。

    人类有这种感觉很正常,人类的受害妄想习惯总是在虚构各种要杀他们的怪物。但吸血鬼有这种感觉,就比较特别了。就扎克和布米的知识储备中,这个世界上没有吃吸血鬼的生物存在。

    所以。这不祥是人为的,目的就是让任何靠近这个地方的生物——这个世界里拥有生命的任何事物,远离这里,括吸血鬼。

    然而远离也只是生物本能告诉你的东西,zhan胜本能非要jin ru这不祥当然也可以,只是做好si ang的准备吧。

    扎克在距离艾伦殡葬还有几十米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车。不祥的感觉烈到让他都不想靠近。那就等人来接好了。

    这让所有有生命的事物本能排斥,而不想靠近的不祥,是卡帕多西亚的腐败之息。对,那个把这个世界中以物质转换为基础的生命循环,剥离出自然系统,制造彻底‘死地’的腐败之息。

    你想问为什么连吸血鬼都会受到影响?呃,如果一个地方没有任何生物活着,没有任何提供鲜活血液的生物存在,是死地,那吸血鬼去干什么?等饿死么。

    奈纳德出现在了艾伦殡葬之家的前廊上,皱着眉,看着已经从车上下来的扎克、布米、查普曼。

    “我应该攻击,还是给你们留出一条lu进来。”

    “lu。”扎克很干脆。

    奈纳德看着扎克,点了点头,转回到艾伦殡葬的建筑中。不过很快他就出来了,侧带了个人类。看上去应该艾伦殡葬的员工,此时正双目无神的任由奈纳德牵着,走下了前廊。

    奈纳德抬手卷起袖子,割破了手腕,对扎克‘展示’一下,站到了人类员工的后,另一手几乎可以说亲昵的揽住了员工的下巴,露出在冬日的气温下皱着小疙瘩的脖子,埋头。

    然后前行向扎克这边,一lu由那割破、并刻意没有愈合的手腕,洒下一lu的血迹。

    笼着艾伦殡葬的死地不祥,出现一条细长的通道,在奈纳德来到扎克面前的时候完成。奈纳德放开了脸苍白的员工,手腕的伤口也愈合。

    能够解除腐败之息的,是卡帕多西亚的血。

    所以在奈纳德放下袖子的时候扎克问了一句,“艾伦的员工够用么。”

    这是个好开场,至少表达了我在关心,我不是你的敌人。

    “不够。”奈纳德按着苍白无神的员工转向,“现在我只解除了艾伦和员工的生活区。”带扎克三人沿着他血迹的道lu前行的时候,回头看了眼扎克,“我准备晚上去施工的新港口地走一趟,那里现在是南区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意si就是需要血液补充了。

    “不,去纽顿。”扎克在给非常真诚的建议,“港口的工程里,是史密斯、法尔肯、费舍家族的人,特别是史密斯家族,你现在不会想从他们上获取食物。限制任何可疑的动作都不要做。”

    奈纳德低着头si考了片刻,点了点头,然后看眼扎克,“袭击你的茨密希不是宴的。”

    扎克没回应,倒是回头看了一眼跟的犹豫的查普曼,语速很快,“跟紧点,除非你想未来你触碰的所有食物、水、补给品都质,失去作为补充的意义。没有任何补充你会在三天si ang,然后以你无法想象的速度腐烂,没人会知道那堆倒在lu中间的烂肉是你,连清洁城市的清洁工都不想靠近你给你收尸,你只能期待再来一场雪把你埋了然后化雪的时候把你冲走。”

    “呃……”查普曼抱住了布米。

    布米只是扭了下体,没说什么。

    奈纳德大概也猜到这是扎克在表达某些话题不会和你聊的意si了,没继续说话,带着三人走入艾伦殡葬,指了下地下室,“哈密顿和艾伦都在下面。”犹豫了一下,“亚瑟和卢也在下面,绑着。”

    扎克环顾了一眼,类似是曾经格兰德展示厅的位置,三个雷夫罗在躲扎克的视线,虽然完全看的出他们很惊讶帽兜下的布米。这大概是这帮雷夫罗第一次见到巴顿的诺菲勒。依然,他们只是看到,他们感知不到任何东西。

    扎克的手伸入了外侧,塞姆拿了出来,递给奈纳德,“帮奈纳德控制这里的员工。”

    “好的。”塞姆回答的没有一点犹豫。

    有些事不用特别去描述,看到那些破碎的家具、坍塌的墙面、开洞的天板……了么,zhan斗中的本杰明显然没有多温柔。奈纳德都必须使用善后用的腐败之息来防了,艾伦殡葬中的员工显然在某个非常糟糕的境。

    只有托瑞多是把魅之瞳的记忆植入推向顶端的吸血鬼,奈纳德需要帮助。但扎克现在显然不会把时间浪费在帮艾伦安抚员工上。

    奈纳德有些不确定的接过刚说话的魂,对于巫师道具的理解,这些宴吸血鬼,大概比扎克更差,“这是……”

    “塞姆,我巫师。”扎克的话,有节奏的停顿,只用词汇表达自己的意si,保持简洁,“死了。”

    可以明显的看到接过魂的手抖了一下,“那些茨密希不是宴的人。”奈纳德只能再次重复一遍这话。

    依然,扎克不会回应,而是在下去之前,“卢为什么也被绑住。”

    “本杰明说了茨密希袭击你后,卢帮了本杰明,进攻我们。”

    扎克不该问的,现在知道答案后,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感想这回答。换句话说,扎克不知道这种由人格设定的忠诚,应该让自己感动,还是值得嘲讽。

    扎克没什么前置的问题了,看了眼布米,往地下室去了。

    哈密顿在地下室的原因看上去已经很明显了,他受伤了,还很严重。他的右半被黑白的斑块覆盖,这是吸血鬼中毒的表现。

    本杰明是用袭击的他们!

    明显在痛苦中,在扎克三人进来后,哈密顿依然拉扯着连接在上的换血管道试图在石台上坐起。

    扎克看着连接在哈密顿上管线终端是没有意识的卢和沉默的坐在角的艾伦。扎克没评价,把哈密顿按回石台,看了眼同样被束缚的亚瑟,问了个危险的问题,“为什么不用亚瑟的血。”

    勒森布拉的血液信息能力都没忘吧。所以扎克这个问题危险的原因是如果哈密顿获取了亚瑟的血,扎克和伊莱对宴玩的那个‘游戏’,就暴露了。

    “抽不出来。”哈密顿很虚弱,但还是回答了,“这些弃族吸血鬼的血就和固体一样。”太虚弱,虽然看的出他想表达出绪,但没成功。

    扎克看了眼亚瑟,表扬?算了吧,这是亚瑟分事。

    扎克检查了一下哈密顿的状,“本杰明留了。”这是实话,在扎克看过哈密顿腰上那巨大的齿痕后,“他完全可以对着你的脑袋下手。”

    “我知道。”依然,想要注入语气,虚弱的失败,“xx……”大概就是茨密希中的一位了,“就是被秒杀的。”

    现在去追溯本杰明的zhan斗详大概很不合适,但,扎克想问,“另一个呢?”

    “被肢解了。”回答的是之前沉默的艾伦先生,“你的阿尔法兄弟。”奇怪,艾伦然会这么称呼本杰明,“还有空告诉我们,他想试试被他的阿尔法传承下来的对茨密希的zhan斗技巧。”

    “真的?”扎克着眉,仿佛陷入了回忆,侧头看一眼布米,“你还记得么,殖民zhan争时,人和茨密希的zhan斗?”

    如果可以,布米应该是不想理扎克的,由对比带来的心郁闷。但,他撇了撇嘴还是回答了,“记得,不攻击要害,因为反正一定攻击不到。”茨密希能转移自己的要害啊,别忘了,“然后就是持续的消耗,直到茨密希没有任何武器、防具,然后慢慢的肢解茨密希的体,直到茨密希si ang。那是完全的杀。”布米还是皱了下眉,“但通常都是群围攻击一个茨密希,不是一对一。”大概也不合时宜,鄙视的看了眼虚弱的哈密顿,“你们这里应该你们围攻他才对。”

    哈密顿好像要背过气一半的按着口,还是艾伦回答的,“我们试了。”艾伦依然是看着扎克,“当我飞出我的家之前他对我说了句‘为了格兰德,你需要活着’,等我愈合我的所有肋骨,爬回我的ke厅的时候,哈密顿被倒在地上,奈纳德在角不敢动,三个雷夫诺被踩在脚,呃,或者说爪子下,你的阿尔法兄弟在用另外爪子扇茨密希,让他吐出体里还剩的任何武器。”为了方便扎克理解,艾伦还抬起了手,并拢,拨浪鼓一样在自己脸前甩动。

    艾伦没有漏掉卢,“这家伙,是那个封锁住茨密希的动作,让你的阿尔法兄弟可以尽扇对方的家伙。”

    呃,如果以艾伦的描述来构建当时的画面。那是zhan斗?不是吧,更像是……羞辱。

    记得扎克在启程来这里前,对露易丝说了,他已经有计划了么。好吧,不管那计划是什么,现在都没有发挥的空间……不,还有。只是,先解决本杰明留下的烂摊子。

    扎克看回哈密顿了,“现在你相信之前在科齐尔寓里,我告诉你们的本杰明很了吧,呵呵,你们还没人信。”真的?好像不是吧,大家大家都相信扎克的话啊……

    “我从未不相信你!”哈密顿大概是拼命了,挤出了此时的激动语气,“倒是我现在更倾向于相信茨密希的建议!这种让人的香料太危险!!我们需要销毁这……”

    “嘘~”扎克的手指按上了哈密顿嘴唇,“小心你说的话哦,勒森布拉。我们还有个朋友在场呢~”

    无法否认布米和扎克默契。

    布米抬手拉扯一下自己的兜帽,安静的开始退向角,消失了。

    哈密顿的脸得非常难看。诺菲勒是巫师的盟友啊。呵呵,这家伙为了让自己绪能在这副虚弱的体上显现,说了蠢到极致的话。

    好吧,ke观一点,扎克激的,不是么。

    “别这样布米。”请看扎克演戏,然还用慌张的神开始四量这个地下室,“你还在吗布米?我相信哈密顿刚才是在闹绪,让我们不要那么快做什么坏决定,理智的考虑一下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怎么样?”

    说着,扎克还推了推脸难看到极致的哈密顿,“对吧?你只是乱说的对么。快道歉,快解释!你绝对不是真心说那些话的!快啊!”这慌张,这为了宴同胞生命着想的焦急,好真诚的。

    “我,我……”哈密顿皮肤上刚在扎克眼前褪去的一块黑斑回来了,还又多了几块儿,“我很抱歉!我,我只是一时气愤!我没有那个意si!巫师,巫师现在在巴顿很安全!我们宴不会对巫师做任何事!!”

    角的黑暗中,“只是现在么。”布米的声音平静而缓慢。

    “我可以保证至少8年!”被逼的,“在詹姆士·兰斯还没有坐上掌握这个城市控制权之前,巫师都是安全的!!”

    布米的回答还没再次出现,扎克接上了,“现在看起来不仅宴要给巫师安全保证,还要合作了。”

    哈密顿皮肤上的黑白斑块在迅猛增加,但是,他除了瞪着扎克外,什么都干不了。
巴顿奇幻事件录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badunqihuanshijianlu/,欢迎收藏
手机看巴顿奇幻事件录http://m.owolove.com/badunqihuanshijianlu/巴顿奇幻事件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巴顿奇幻事件录》版权归原作者扎药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10012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