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娇宠|第572章 大结局(二)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冠绝新汉朝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神武战王穿越之路在脚下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
  “萧贵妃把王驸马和阿郎(即李其琛)都押到了城墙上,用他们二人的性命要挟平阳长公主!”

  黄一立在廊下,隔着窗子回禀道。

  噗~

  唐宓正在喝燕窝粥,听到这话,顿时一口粥喷了出来。

  萧贵妃母子两个这是想干什么?

  现在的形势已经很明朗了,圣人并没有因为时疫而驾崩,太子也安好无恙。

  二皇子在京中搅风搅雨,虽然打着“清剿附逆”的旗号,但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他这是笃定圣人回不来,故意清洗政敌,以便自己能顺利登上那个位子。

  二皇子虽然没有起兵造反,事实上,他已经做了无法挽回的事。

  一旦圣人回京,等待他们母子的不是赐死就是圈禁。

  面对如此危局,二皇子的对策居然是“要挟”平阳长公主。

  他要平阳做什么?

  难道还要平阳帮他造反不成?!

  平阳又不是傻子,虽然现任丈夫和前夫都落到了萧贵妃母子手上,但她麾下还有二十万娘子军。

  平阳不单单是个妻子,她更是这二十万人的统帅,她要为忠心追随自己南征北战的将士们考虑。

  所以,慢说是王显和李其琛,就算是她的儿女被人用刀压到了脖子上,她也不会跟二皇子“合作”。

  “……王驸马怒斥郑烨是乱臣贼子,并大声请求平阳长公主不必顾虑他。”

  黄一耳朵尖,听到了唐宓的咳嗽声,说实话,别说是唐宓了,就是他也不明白萧贵妃母子的脑回路。

  他继续回禀着,“因着王驸马这一开口,城墙上有些许骚乱,王驸马趁乱,竟一头从上面跳了下来——”

  “什么?王、王家阿叔从城墙下跌下来了?”

  唐宓有些担心,急声问道:“那他、他——”没事吧?

  城墙那么高,就算武艺高强的人,直接跳下去也会受伤啊。

  王显虽然会些剑术,可距离武功高人还有些距离。

  王显性格洒脱、心胸开阔,为人处世都十分谦和有礼,却又不拘泥规矩,非常符合唐宓对翩翩世家子的想象。

  且平日里,王显这个继父对李寿也很不错。

  是以,李寿和唐宓对这位长辈非常尊敬。

  唐宓不想他出事。

  “万幸的是,王驸马摔进了护城河,”

  黄一说道,“娘子军见状,冒着城门上的箭雨,冲到河边,将王驸马救了上来。”

  所以,王驸马除了呛了几口水,并没有什么大碍。

  没事就好!

  唐宓舒了一口气,旋即她又想起了她的公爹,赶忙问道,“那父亲呢?”

  算起来,李其琛只是平阳的前夫,如果硬要说两人有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他们共同孕育了一个儿子。

  但京城的人都知道,平阳深恨这个前夫,当初若不是先帝拦着,她早就一刀剁了他。

  所以,用李其琛来要挟平阳根本就没用,没准儿平阳还会笑呵呵的表示:侄子啊,你的刀快不快?如果不快的话,阿姑给你送把好刀,直接给李某人来个痛快?!

  “阿郎亲眼看到王驸马跌落城墙,受了惊吓,又因着几日没有休息好,精神很不好,在王驸马跌落的那一刻,他就昏倒了。”

  黄一撇了撇嘴,虽然是自家郎君的亲爹,可他对李其琛实在尊敬不起来。

  都是世家贵公子,人家王显就敢绝决的跳下城墙,但李其琛却只会昏倒。

  唉,幸好他家郎君更像平阳这个公主娘。

  “经此变故,郑烨也不好继续下去,只得命人将阿郎带了下去。”

  唐宓听了黄一的话,表情有些凝重,李其琛在平阳那儿没有什么分量,可他到底是十八郎的亲爹。

  如果十八郎跟随的大军来到城外,那时二皇子再将李其琛推上城墙,那十八郎将会陷入两难的境地。

  唐宓不想十八郎面对那样的局面,她想了想,问道:“有办法将阿郎救出来吗?”

  黄一赶忙道,“属下等已经打探到了关押阿郎的地方,正在想方设法的营救。”

  “嗯,尽快吧。”算着时间,估计再有一个月,东征大军就能返回京城。

  “都怪萧氏那个毒妇,如果不是她主动出卖,阿郎又怎么会落到萧贵妃母子手里?”

  打发走了黄一,唐宓恨恨的捶了床榻一下。

  她和十八郎一直觉得萧氏虽然时常做些恶心人的事,但人还是聪明的,至少不会做出为祸家族的事。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萧氏跟萧贵妃那群前朝皇族疏远了几十年,到了最后,还是和他们搅合到了一起。

  萧氏会借萧贵妃的手害唐宓,唐宓可以理解。

  毕竟萧氏和她一直不对付,且只要唐宓死了,就相当于去了李寿的半条命。

  日后,这李家,没准儿还能落到李赫手里。

  只是唐宓却不能理解,萧氏为何还要出卖李其琛?

  “这有什么?女人嫉妒起来,可比男人狠多了。”

  唐元贞抱着四胞胎唯一的小女娃儿,满脸的疼爱都快溢出来了。

  她凉凉的说了一句,“过去萧氏以为自己的婚姻十分美满,可一个颜七娘就打破了她的迷梦。萧氏是恨颜七娘,可她更恨的还是李其琛。恨他薄情寡义,恨他为老不尊,或许还恨他辜负了自己的一片深情!”

  “……”唐宓细细一想,觉得自家阿娘说得很有道理哎。

  至少她熟悉的萧氏,就是这么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

  唐元贞轻轻拍着襁褓,眼见小外孙女闭着眼睛,小嘴儿却时不时的吸吮着,那小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她怕吵醒小家伙,用极轻的声音问道,“现在京城里乱,也不能给孩子办洗三,真是委屈了他们。还有,他们的名儿可有了?”

  总不能小一、小二的叫着吧。

  学名等着长辈给取,但乳名什么的,可以先取一个啊。

  “嗯,我和十八郎早就商量过了。”

  唐宓靠着迎枕,目光扫过榻上摆放的三个儿子,以及母亲怀里的小女儿。

  她和李寿没有其它的奢求,只希望孩子们能够平安康泰、多福多寿。

  “老大就叫去病,老二叫延年,老三叫永安,小四就叫阿福。”

  这几个名儿都是这个年代最常见的,寓意也简单明了。

  唐元贞点点头,笑着对怀里的小女婴道,“阿福,嗯,阿福好,咱们小四就是个有福气的好孩子。”

  哇~~

  四胞胎的老大,也就是去病小朋友,似乎不满外祖母的偏心,扯开嗓子哭了起来。

  他这一哭不打紧,延年、永安也都跟着哭了。

  就是阿福小团子,也皱着小脸,一副似醒非醒、要哭不哭的样子。

  外间的乳母听到声音,赶忙走了进来。

  各自将自己负责的孩子抱起来,去屏风后喂奶。

  喂完了孩子,拍完嗝,乳母们这才又将孩子小心翼翼的放到榻上。

  见四个乳母出去了,唐宓才轻声跟唐元贞说,“阿娘,真的不用我来喂孩子?”

  唐宓还记得自己小时候,可是一直吃阿娘的奶呢。

  她的乳母阿姜,更多的像是一个摆设。

  “你哪有这么多奶?”

  唐元贞横了女儿一眼,“给他们喂点儿初乳就好。其它的,还是靠奶娘吧。只要你平时多跟孩子相处,他们就不会亲近别人,哪怕是他们的奶娘。”

  唐元贞还记得后世的那个猩猩实验,其实对于孩子而言,谁喂奶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父母全身心的疼爱与陪伴。

  只要父母尽职尽责,乳母什么的,不过就是个移动的奶瓶。

  所以,在唐宓生产完,给孩子们每人喂了一点初乳,唐元贞便开始让严妈妈给唐宓熬回奶汤。

  接连喝了几天,又没有给孩子喂奶,唐宓的奶水越来越少。

  估计再坚持些日子,唐宓便会彻底回奶。

  “嗯,阿娘,我会好好疼爱他们的。”

  唐宓用力点点头,她这次生产可是遭了大罪,身子亏损得厉害,医女给她诊了脉,说是她以后很难再生产。

  其实,就算是能生,唐宓也不想生了,她这辈子有这四个小宝贝已经足够。

  “知道就好。”

  唐元贞见小外孙女睡熟了,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到榻上,而后跟女儿继续说:“还有啊,四个孩子,你要一样对待,切莫偏心哪一个。”

  孩子多了,最忌讳的就是偏心,也最忌劫富济贫。

  一碗水端不平,日后就会有麻烦。

  “他们都是我的宝贝,我绝不会偏疼哪一个。”

  这四个孩子都是她用命换来的,能健康已经是上苍的恩赐,也是老天爷给她的福气,她绝不会做自损福气的事。

  ……

  黄一等人的能力果然不容小觑,当天夜里,他们便通过地下水道潜入了关押李其琛的别院。

  没有惊动一个人,他们就将李其琛救了出来。

  “还有七娘呢。”

  李其琛一听来人是十八郎的人,顿时放下心来,他心情好了,自然也就想起了他还有“同伴”。

  “……是。”黄一心里虽然有些瞧不上李其琛,却也不敢违逆他的命令。

  又折回小院,将形容有些狼狈的颜七娘也带出来了。

  带着两人,黄一等没有继续走地下,而是七拐八绕的来到了一处小院。

  “怎么不回家?”李其琛有些疑惑。

  黄一扯了扯嘴角,“阿郎,李家不安全,这些日子,郑烨的人一直盯着。您且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待外面太平了,奴再来接您回家。”

  萧氏都能出卖唐宓和李其琛,谁又能保证被郑烨关押了好几天的李其琛没有问题?

  为了娘子和四个小主人,黄一觉得,怎么小心都不为过。

  李其琛一听李家曾经被郑烨的兵马数次围攻,顿时变了脸色,连连道:“好,好,这里就很好!”

  颜七娘都比李其琛更会做人,她确定自己安全后,便轻声问道:“表嫂呢?可还安好?还有十八娘,她快要生产了吧,一切无恙吧?!”

  “表妹,不要提那个毒妇,我真是没想到,她竟会跟萧贵妃勾结,还将咱们交给郑烨。”

  一提到萧氏,李其琛就满眼愤恨,想到自己被萧氏害得差点儿没了命,他就恨不能立刻杀了萧氏!

  “她到底是表哥的妻子啊,她也是太在意表兄了,一时气昏了头,所以才做了错事。”

  颜七娘时刻不忘给萧氏挖坑,柔声细气的说道,“表兄,不管别人,也要看着二十郎和二十四娘啊。”

  萧氏和李其琛有子有孙,就算犯了大错,看在那些人的份儿上,也不可能真的把她怎么样。

  什么?你说萧氏和萧贵妃勾结?

  证据呢!

  颜七娘觉得,以萧氏的狡诈,她定不会留下太多的破绽。

  而且萧氏也没有危害朝廷,说破天,也就是一个妒妇拈酸吃醋罢了。

  这时的颜七娘还不知道萧氏也对唐宓动了手,所以,她担心待乱子结束了,圣人会看在李寿的面子上,对萧氏轻轻揭过。

  圣人不追究,萧氏又有儿孙傍身,李其琛也不能休了她。

  那她颜七娘这些日子的罪不就白受了?!

  “……阿赫和阿薇,”提到一双儿女,李其琛确实犹豫了,不过很快他便有了主意,“哼,就算不能休了她,我也不能跟她继续过下去了。这样的毒妇,以后还不定又会想什么歹毒的法子害人呢。”

  跟这样心狠的女人睡在一起,李其琛都觉得害怕,唯恐自己一闭眼,第二天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颜七娘见李其琛是真的厌弃了萧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李其琛不能跟萧氏和离,也没什么,反正她也没打算嫁给他。

  嫁了人,就要被困在内院,过惯了自由自在生活的颜七娘如何能忍受?

  她最理想的状态,就是继续做李其琛的“红颜知己”,背靠李家,既借了势,也不会缺了富贵,最妙的是不用担责任!

  ……

  随着圣人即将回归的消息传播,被萧贵妃母子拉拢的朝臣和勋贵们纷纷惶恐不安起来。

  尤其是虎贲和千牛卫,他们都是软禁了主将,副将造了反。

  但,时局并没有朝着他们想象的方向发展,萧贵妃母子乱了,那两位造反的副将也乱了心神。

  虎贲也就罢了,杜允是二皇子妃的舅父,就算这时候“迷途知返”也晚了,日后清算,他是无论如何都要被株连的。

  千牛卫就不一样了,千牛卫将军赵源只是被杜允裹挟上了战车,他并不是二皇子的铁杆支持者。

  实在是杜允描绘的画面太美好了,而且他也当够了“万年老二”,想在有生之年坐上大将军的宝座,又被杜允送来的爱妾夜夜吹着枕头风,一时头脑发热,便囚禁了千牛卫大将军。

  圣人和太子无恙的消息刚传回来,赵源便惊出了一声冷汗,狂热的头脑彻底清醒了。

  就在他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平阳留在京里的探子找上了赵源。

  第二天,赵源悄悄将大将军放了,然后配合平阳的探子开了东城门。

  东城门一开,几万娘子军便涌了进来,直接将杜允杀了个措手不及。

  杜允铁了心要跟着萧贵妃母子一条路走到黑,但虎贲基本上都是京中官宦子弟。

  之前京城被郑烨控制,他们的家眷也都在郑烨手里,所以他们都不敢乱动。

  如今娘子军进了城,郑烨大势已去,平阳又当众高呼“及时悔改、既往不咎”,虎贲众将士纷纷倒戈。

  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平阳就带着大队人马杀进了太极宫。

  只是,刚刚踏入太极宫,便看到了冲天大火。

  平阳快速赶到两仪殿,正好看到大火之中,一个身着华美公主朝服的女子,正欢快的跳着舞。

  胡旋舞!

  萧贵妃还是公主的时候,便有京城胡旋第一人的美称。

  火势很旺,眨眼间,萧贵妃就被大火吞噬。

  萧贵妃穿着公主朝服,自fen于两仪殿。

  郑烨却下落不明。

  有人说,他是趁乱逃离了京城。

  还有人说,在岭南看到了他。

  更有人说,他在逃亡的路上被乱兵所杀。

  但不管怎样,自次以后,唐宓再也没有见过郑烨。

  平阳命人扑灭了大火,所幸萧贵妃没有丧心病狂的拉人陪葬,宫里除了少数几个太监和宫女在乱阵中被杀,并无太大的伤亡。

  就连姜皇后,也只是被萧贵妃饿了几天,看着病弱,但到底还活着。

  整个皇城,两仪殿被烧毁,其它宫殿却还完好。

  平阳命人收拾妥当,然后又派兵将城中的乱兵清除一空。

  至于那些趁火打劫的混混也都被官兵抓的抓、杀的杀。

  平阳使出雷霆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京城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顾琰等几位相公,也重新出来处理政务。

  而那些附逆的朝臣、勋贵,则被平阳暂时关起来,等圣人归来再做处理。

  一个月后,东征大军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终于回来了。

  但,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圣人病重。

  “怎么回事?圣人好好的,怎么会——”

  唐宓有些不解,低声问着李寿。

  李寿特意选在空旷的花园里跟唐宓说话,他扫了眼四周,低低的说道:“服侍阿舅的宫女,她的家人在四年前被乱兵所杀,她知道庚辰之乱的真相后,便恨上了阿舅,趁着阿舅睡熟,想用匕首刺杀阿舅,结果就在她奋力刺下的那一刹,阿舅翻了个身,匕首刺进了阿舅的背脊。”

  伤了脊椎,圣人直接瘫了,而且那宫女发现自己失了手,便又补了一刀,刺伤了圣人的心肺。

  虽然有贾老神仙的救治,但还是没能救醒圣人。

  他就像个活死人,能喘气儿,却不能睁眼说话,更不能动弹。

  唐宓惊得瞪大了眼睛,“这、这……”

  而紧接着,李寿又说出一句让唐宓险些跳起来的话,“你送去的白玉葫芦被阿舅截了下来!”

  “他、他知道了?”唐宓的心都悬了起来,且她忽然有种猜测,看向李寿的目光无比惊骇。

  “之前他染了时疫,我将白玉葫芦给他用了,他病愈后,便怀疑上了我。”

  李寿望着平静的湖水,声音也很平静。谁也不知道,他发现这件事后,曾经是怎样的痛苦与伤心。

  “所以,没过两天,我也染上了时疫。”就在他用了圣人赐下的汤饼后。

  “他想确认自己的猜测?!”唐宓怒意染上明媚的杏眼,看向李寿的目光更是无比心疼。

  他、他怎么能这样?

  为了一个猜测就置李寿于危险之中?!

  “其实,我也很坏,”

  李寿喃喃的说道,“我明明查到了常宫女的异常,却没有提醒他。”默默的看着他去死!

  “从我记事起,就是他抚养我,别人欺负我,他就狠狠的帮我还回去……长大后,他对我比亲生儿子还要好,世人都知道我李寿是圣人最宠爱的外甥。”

  李寿说着说着,眼角便滚出了眼泪,“可是,我们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

  互相怀疑,互相伤害。

  明明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亲人啊!

  唐宓握紧李寿的手,暗自疏离了一下时间轴,低声道:“十八郎,我知道,你、你是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家,所以才会……再者,他确实向你动手了,而你却什么都没做,你对他仁至义尽!”

  更不用说,之前李寿已经救了圣人一命,“有再多的恩惠,一条命也都能折抵了!”

  李寿定定的看着唐宓,“你不觉得我心狠,连挚亲之人都能——”

  唐宓迎上他的眼睛,坚定的说道,“不,十八郎,你该做的都做了,却抵不住人性的贪婪,这件事,你并没有错!”

  “猫儿,你说得对,为了你和孩子,我可以做尽任何事!”

  李寿吸了吸鼻子,眼中闪过一抹坚毅。

  他的选择没有错,如果他只有自己,阿舅怎么对他,他都无所谓。

  但他还有猫儿,有孩子,还有阿娘和岳父岳母这么多亲人,为了他们,他必须那么做!

  就在李寿夫妇说话的时候,太极宫方向忽然响起了沉重的钟声。

  一、二、三……李寿和唐宓都在心里默默的数着。

  足足一百零八响,圣人驾崩!

  天地一片镐素,宫里宫外哭声连绵。

  在平阳和几位相公的支持下,太子登基。

  李寿受封平国公,赐丹书铁劵,世袭罔替。

  唐宓夫贵妻荣,得封超一品国公夫人。

  
不负娇宠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bufujiaoch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不负娇宠http://m.owolove.com/bufujiaochong/不负娇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不负娇宠》版权归原作者萨琳娜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