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魂乱_第443章

推荐阅读:8878
  谢白将双眼通红的付葭月拥入怀中,“葭月,相信自己,我们一定能把凡凡救出来,让八王爷付出代价。”

  卢天策看着两个相互依靠相互鼓励相互支撑的两人,突然想起了茶茶。

  “走吧,我先带你们出去,帮你们救我外甥儿。”卢天策对着拥抱着的两人说着,眼中除了往日的温和以外似乎还有点什么,但是等到付葭月再去寻找时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哥哥,你不准备回到你的身体中么?”付葭月有些疑问,不知道卢天策为什么一直都是灵魂体的状态。

  谢白看了卢天策一眼,想为卢天策结尾,但是没想到却被卢天策的手势制止了。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呀,而且我的身体在寒冰中待了那么长时间,外边虽然没什么区别,可是内里已经腐败的不成样子了。倒是这样的灵魂体更方便一点,何况你们不是还需要我的帮助么?这样除了你们,没有能够看到我,这不是更方便你们行动了么?”卢天策难得一口气说了那么多的话,说出口一大推的大道理,成功地让付葭月失去了询问“哥哥你为什么选择自尽”这个问题的想法。

  付葭月下意识觉得卢天策不想提及这个问题。而自己又是个善解人意的妹妹,所以哥哥既然不想让我问那我就不问好了,如果哥哥想告诉我那他迟早会说的。

  谢白再次默默付葭月的头,这个丫头,笨的有时候让他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总觉得如果有一天卢天策将她卖了她还会给卢天策数钱。

  谢白被子里的脑补弄得发笑,不过他忘了自己何尝不是经常打趣付葭月,逗弄付葭月的。

  付葭月和谢白肩并肩走在卢天策的身后。卢天策很有规划性得走走停停,很快他们就遇到了不一样的一片风景。

  “公主,你报完仇想干什么呀?”付葭月在脑海中继续勾搭着公主。

  公主一愣,没想到付葭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会去转世投胎。”就在付葭月以为公主还是会像之前一样傲娇,压根不理自己的时候,公主突然就回答了付葭月的问题。

  “啊!为什么?”付葭月不知道公主灵魂虚弱的问题,也没想到公主原本就是将死之人。

  “哼,大仇得报我开心啊,怎么,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我可不稀罕你的不舍。”

  公主刚说出那句“你是不是舍不得我”就后悔了,她这样说搞得自己很想付葭月舍不得自己一样,所以掩饰性地加上了后一句,强撑着气势。

  “对啊,舍不得你啊,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没想到付葭月这么坦然地就承认了,公主一瞬间有些发愣。如果公主现在可以现在付葭月面前的话,付葭月一定会发现公主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

  “那个……咳,”公主不好意思地咳了一声,“那个冥王茶茶你不是认识嘛!”

  “对啊,怎么了?”付葭月有些没弄懂公主想干什么。

  “我想……我投胎的时候想和白将军一起可以么?她不是掌管这些的么?”公主声音比平时的小了很多,而且嗓音有点不自然,肯定是第一次这样低姿态请别人帮忙。

  “啊?”付葭月被公主的语气弄懵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公主么?

  “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当初我的小白可是被你给弄去冥界的!还变成了什么白将军,真是的,难听死了,不过我也不想追究你的这个责任了,只要你能让白将军在我投胎的时候同我一起投胎,本公主就原谅你,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公主说话语速放的很快,像是怕付葭月突然打断,然后说出拒绝的话似的。

  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啊,不过这才是她认识的公主嘛!付葭月勾起了一个微笑,“我会去同茶茶说的,顺便请她为你找个好人家,一定是个周围住了帅帅酷酷的男孩子的那种好人家!”

  “你!你当我是你么,你那么好色,估计怕谢白也不一定管的住你!”公主恼羞成怒,脑海中的声音也大了起来。

  “啊!”付葭月叫了一声。

  正在行走的两人都停了下来,卢天策转过头来给了一个“怎么了”的眼神,谢白至今低了低身子凑近了付葭月,“怎么了?又在同公主聊天?”

  付葭月点点头,满脸委屈,可狡黠的眸子却出卖了她的表情。

  声音很委屈,付葭月对谢白说,“谢白,公主说我很花心,还说你也管不住我!”付葭月扯扯谢白的衣袖,“你说她说的对么?”一脸“你敢说对我就打你”的表情。

  谢白捏着付葭月不安分的小手,将手握在自己的大手中,“公主说地对,却也不对。”

  付葭月没想到会从谢白这里得到这样的结果。两眼微瞪,“怎么说?”

  卢天策却是笑了一声。将两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无辜的摊摊手,示意“你们继续,我错了,我不打扰了”。

  谢白将目光转回付葭月身上,“我的意思是,公主说对了一半,也说错了一半。”

  “哦,就是我花心,你能管的住我,是么!”付葭月冲着谢白坏笑。

  谢白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哪里能管的住你,明明是不花心,我也真的管不住你!”

  “啧啧,要不是看你花容月貌、秀色可餐,我才不和你在一起!”付葭月继续在太岁头上动土。

  公主默默给付葭月点上了一根蜡烛。

  付葭月被谢白狠狠地报复了。

  谢白点了付葭月的笑穴,任由付葭月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也没有同意解除。

  在付葭月笑得浑身都没力气,瘫倒在雪地上的时候,谢白这才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付葭月。

  “还花心么?”谢白声音很正常,可听在付葭月耳朵中,只觉得满满的都是恶意,潜台词就是“你要敢肯定我们就再点一次刚刚的笑穴”。

  付葭月可怜巴巴地说了一句,“不了不了,以后只对你一个人花心。”

  谢白满意地点头,觉得刚刚的教学成果很是成功,这个方法很有效果,下次可以再试试。谢白摸着下巴笑了,笑得想只刚抓到一只肥羊在考虑什么样吃法才能更好吃的大灰狼。

  付葭月很后悔自己把和公主讨论的问题告诉给了谢白。

  于是很生气地冲公主喊到:“都怪你!”

  公主:“什么?”

  “都怪你说的话,不然我就不会告诉谢白,也不会被点笑穴的!”付葭月语气中带了点委屈,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被点笑穴时,那种身体被支配的恐惧。

  怪我喽?我不仅要看你们秀恩爱,还要被你诬陷说我是你们秀恩爱的罪魁祸首?公主很气愤,如果她现在有实体的话,她一定不顾皇家礼仪,上去就是两个大耳巴刮子。

  谢白看见卢天策朝自己看了一眼,回给他一个炫耀的微笑,小样儿,羡慕吧,谁让你当时杀了付葭月的?看我不让你羡慕死!

  没错,谢白就是这么一个记仇腹黑的人。

  卢天策这个哥哥突然后悔了。如果当时没有直接将葭月杀掉,不让葭月认识谢白,那该有多好啊,看看现在这个腹黑得要死谢白,卢天策深深觉得谢白不应该叫谢白,他除了脸白点其他还有什么地方符合“白”这个字眼?

  细细想来,还是谢黑比较符合他的气质。

  这样想着卢天策悄咪咪地也腹黑了一下。

  两人两魂很快就到了付葭月和谢白进来的地方。

  原先一片狼藉的地面重新被大雪掩盖住了,两人身上的伤口也都愈合了,但是仇恨却是不变的。

  冰山上常年下雪,雪花飘落在谢白和付葭月的身上,将他们的衣服铺上了一层雪白。

  八王爷带领的人马有一部分分散开来,进入了冰山,还有一部分将冰山的四周围住了,想开个瓮中捉鳖。

  也是谢白和付葭月他们运气好的缘故,在冰山上的这段时间一个八王爷的人手都没有碰见,很大程度上降低了他们离开冰山的风险,也为他们多出了很多时间来做出准备。

  付葭月和谢白躲在了一个小雪峰后面,看着下山的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马。

  谢白皱起了眉头。“八王爷真是不死心,都这么久了还没有放弃。”

  这话倒是一点都没说错,谢白和付葭月进入雪山躲躲藏藏就已经有一周了,之后找到了付葭月的哥哥卢天策,又去冥界让茶茶救付葭月,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差不多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半个月之后,八王爷的人马还有这么多留在了冰山上,就是不知道八王爷本人还在不在。

  “八王爷他对皇位的渴望已经胜过一切了,虽然他已经成了残废,却还要奢想那个位置,那个位置有那么吸引人么?”付葭月听到谢白的话也说了一句,那皇位就有这么吸引人么?

  现在自己和公主共用一个身体,而公主本身就是一道兵符可以号令二十万人马,她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将八王爷的计划给破坏。

  不过就算自己和公主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她和现在的皇上和皇后娘娘都相处的很好,她也不会袖手旁观的,更别提八王爷还抓走了儿子凡凡来要挟她和谢白。

  罪不可赦!

  “可能正因为得不到所以才想要吧,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了,不死不灭。”一旁站在高处的卢天策静静看着八王爷的人马,轻声说着,语气中带着感叹。

  付葭月点头,“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出去?直接杀出去么?”

  卢天策摇头,“你们如果直接出去的话难免有风险,而且保不准八王爷知道你们出去了,可能会发怒,波及到凡凡。我有一条捷径,可以带你们直接出山。”

  有更好的方法出去当然好。谢白却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卢天策一介凡人之身现在发生的这些对他自己本身有什么影响。

  卢天策看到谢白眼中地担忧,却并没有说什么,带着谢白付葭月就去了他知道的那条出山的路。

  这条路是在冰山的内部横穿而过的一个冰洞,这个洞和之前谢白和公主去往冥界的那个山洞不一样。那个山洞是越走视野越开阔,而这个冰洞却恰恰相反,越往前路变得越狭窄,本来能够容得下三人并排通过的洞口,渐渐变得只能允许一人通过了。

  不过好在山洞即使变得狭窄了,可山洞的高度一直没有变化,不然只能曲腰甚至趴着通行了。

  两人一魂很快就就走到了山洞的尽头。洞口处已经能渐渐看到一片绿色。在周围一片白色和晶莹的冰块中,那片绿色无疑很醒目。

  “葭月。”卢天策叫了一声付葭月。

  “嗯?怎么了,哥哥?”付葭月看向前方的卢天策。付葭月同谢白一前一后走在后方,卢天策走在最前面。

  “你想知道你失去记忆么?”卢天策的声音和往常一样温和。

  听到这话的谢白心中却是想着,他这样心里也不好受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维持他那个语气问出这个问题的。

  两个男人都在等着付葭月的回答。

  “不怎么想知道,怎么了?”过了几秒钟,付葭月才回答了卢天策的问题。卢天策在听到付葭月这么说,接着就沉默了。

  良久,“不管用怎么样,葭月,是哥哥对不起你。”卢天策一直没有回头,脚上的步伐也没有丝毫的停顿。

  如果谢白付葭月能看到卢天策的表情的话,就会看到那个一直温和地不像个正常人的卢天策满脸痛苦的神色,眼内是如同深渊的黑色风暴。

  谢白却敏感地发现了付葭月动作中的一丝仓促,心头升上了疑惑。

  他同付葭月一直是手牵着手的姿态,谢白在前,付葭月在后。所以谢白一回头就发现了付葭月双目含泪的模样,眸子中带着挥之不去的轻愁。

  谢白发现自己错了,他一直以为付葭月是一个大大咧咧,将所有心事都放在脸上的人,他曾经还想过凭葭月这么粗的神经,哪怕是女人独有的第六感她也不会有的吧。

  付葭月其实早就知道了她自己是怎么变成灵魂的吧,毕竟她一向很聪明。
缠魂乱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chanhunl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缠魂乱http://m.owolove.com/chanhunluan/缠魂乱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缠魂乱》版权归原作者一纸信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8878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