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宫|第一百六十九章:心之所向

推荐阅读: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异界建筑师华山神门神脉至尊五百年前斗天武神至尊神魔我的娇妻是总裁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合租医仙
  礼部和鸿胪寺操办新后的册封大典,本来一切都不过是有固定的章程罢了,可是今次的这位新后,仿佛格外的受到今上的重视,再加上这位新后出身太过不俗,宫外面还有公主府和国公府的面子要给,尤其是卫国公府如今重新入了朝,且地位举足轻重,今上把卫家人看的比谁都要重,是以这两个衙门就更是不得不重视。

  册后的吉日,是择定在八月初三的这一天,这个日子当初报上去时,元邑还很是不高兴了一阵子。

  这样一来,册封的时候就又要往后拖延一个多月的时间,在元邑看来,恨不能旨意下达的第二日,就叫卫玉容做他名正言顺的中宫皇后,哪里还愿意等这样久呢?

  还是太皇太后把他叫到慈宁宫中,好生的劝说了一回,再加上礼部上了折子,说这一日,的确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吉之日,元邑这才作罢了。

  他想要给卫玉容做好的,什么都要最好的,而她,也配得起这天下的最好来相衬。

  八月初三这一日,萧燕华一大早就挪动了身子往储秀宫中去。

  当初高令仪册封之时,其实本也该卫玉容和徐明惠二人一大早就到翊坤宫去左右侍奉,陪着她一路往受封大典上去,只不过那时候三个人出身相当,又谁也不服气谁,况且还有太皇太后和元清在宫里头镇着呢,这个礼数不做了,谁也不会说什么。

  如今宫里头再也不像那时候了,如今的新后,也不是那时不怎么受待见的新后了。

  萧燕华既然早知道了卫玉容的不同,况且心里也知道不再有图清净的想法,这层礼数,她自然是要周全了的。

  “今儿是皇后的好日子,我来服侍着,沾沾喜气。”

  卫玉容对着铜镜坐着,透过镜子,看见了萧燕华喜笑颜开的那张俏脸。

  她眼中噙着笑,嗔怪了两句:“咱们之间,还有这样的话吗?若换了旁人说,我要以为是阿谀奉承的小人了。”

  萧燕华愣了一把,旋即就跟着她笑了起来。

  她自案上取过那套中宫的头面,替卫玉容料理妥当,才罢了手,又说:“原本该我与明妃或是定妃来左右服侍,但是你知道的,明妃已经不大出门了,先前你我晋封的大殿上,她也不曾露过面,倒真成了潜心礼佛的样子。定妃那里如今六个月的身子,又笨重,所以我一早叫人往承乾宫传了话,叫她不必过来了。余下的那几个嫔啊贵人啊,也不够到中宫跟前来服侍大礼的。”

  卫玉容本来也不计较这个,只是听她说起胡媛,神色才微微变了变:“我这阵子倒一直想着一件事儿,想了好些天了,见了万岁时,话也在嘴边儿过了好几次,就是没敢说,也是不知道该不该说。”

  萧燕华便唷了一嗓子:“还有你在万岁爷跟前不敢说的话呢?”

  卫玉容啐了她一回,缓缓站起身来:“我是想说让哥儿的事儿。”

  萧燕华一听这话,脸上的笑意立时就消失不见了:“怎么,你想把让哥儿接回宫里来?”

  卫玉容点了点头:“到底是宫里头第一个皇子,再说当初送走,是因为太后在宫里作威作福的,实在没法子把孩子留在宫里。如今我看明妃这样……”她顿了下,又叹息一声,“她从前也是个傲性的人,如今成了这样,也怪可怜见的。”

  萧燕华一时间神色有些古怪:“你倒不怕孩子接回来,她再折腾?如今你做了皇后,这禁庭大小事情都是你来料理的,她要折腾出幺蛾子,全得你来善后。你要说是心疼孩子,又觉得万岁舍不下孩子,只是碍于没法子开口,这倒也算了,可你要是可怜明妃——”她拖长了音,连连咂舌,“这话你趁早甭在万岁爷跟前回了。”

  卫玉容眼神暗了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道理我懂,明妃当初是自作自受,这我也懂,况且要不是她,老祖宗当日也不会气的病了那样久。可是如今不是都过去了吗?就是要罚,也差不多够了吧。”

  “这……”萧燕华无奈的耸耸肩,“那你这是要与我商量,还是已经打定了主意?”

  卫玉容背了背手,想了会儿:“跟你打商量呢。”

  其实要萧燕华说,这事儿压根儿就没有打商量的必要。

  元让送出宫之后,高家和高太后接连的出了事,如今连高令仪也出了家,胡媛是个明眼人,大约从一开始就看懂了,这个靠山根本就指望不上,这才躲在了永寿宫里避而不出不见人,也是给自己省去很多麻烦。

  她还记得,当初她挪宫之前,是去了一回慈宁宫的,那是太皇太后召见……

  要是按现在来看,当日太皇太后大约是没给她什么好话,更没有什么好脸色了。

  胡媛既知道太皇太后不待见她,自然不会在宫里瞎胡闹,回头闹得不干净,只怕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交代进去。

  现在好不容易风波都过去了,能过几天清净的日子了,怎么反倒要把元让接回来?

  卫玉容的想法,她能理解一点儿,可是却绝不赞同的。

  “你不是明妃,不知道她到底会打什么主意,你只看着她如今安分了,可谁又知道以后的事呢?”萧燕华吸了吸鼻子,“高太后权倾一时的那些日子里,只怕也没想到过,会有今日之祸吧。”

  她这话一出口,卫玉容就立时明白了过来。

  接回元让,可能就是给了明妃新的一次希望,会让她想方设法的为儿子谋夺那个位置。

  如今冯嘉柔肚子里的孩子,占不着嫡,也占不着长,自然是无碍了。

  可是她呢?

  她才十六岁,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她和元邑会有孩子,会有很多个孩子。

  如果明妃真的因为元让重新回宫而再一次起了不该起的心思,她岂不是自找麻烦吗?

  到那时候,明妃经历过一次失败后,所有的矛头,都会直接指向她储秀宫,且手段也只会更为毒辣。

  卫玉容合了合眼:“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那就这么着吧,横竖万岁要真是舍不下让哥儿,早晚会把孩子接回来的。”

  这话萧燕华是信的。

  这天下没有能狠心舍弃孩子的爹娘,饶是尊贵如人皇,也绝不会是个例外。

  元邑能狠心的送元让出宫,是因为元让当日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他自己。

  而今一切危机解除,孩子就委实没有必要养在宫外。

  可是元邑又至今都还没有主动地提起元让的事情……

  萧燕华心思转动着,下意识的扫了卫玉容一眼:“大约会吧,可也不是眼下了。”

  眼下元让还太小了些,总要叫他在庆都大长公主跟前养的定了性,才敢叫他回宫来啊。

  元邑是爱重卫玉容的,怎么可能叫卫玉容为今后之事,再承担丁点儿风险呢。

  胡媛教养儿子,只怕要把元让教的刁钻阴狠,这绝不是元邑所愿意见的,哪怕是为了将来的嫡子,他也是绝不愿见的。

  ……

  卫玉容从大殿的台阶下,抬起头来,一眼是望不到头的。

  高.耸的宫殿,威严又庄重。

  她知道,她心爱的那个人,就在台阶的那一头,等着她,等着她伸出手去,而接下来的路,就是他们二人,携手并肩走下去的了。

  这条路,她走了几年,终于——她做到了,他也做到了。

  还记得刚进宫时,两个人亲密之中又保持着一份疏远,那时候元邑是那样小心翼翼的。

  她还记得,那天在慈宁宫里,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小动作,还有老祖宗格外爱怜的调侃。

  后来她和元邑一起出了宫门,他问她,将来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有一天,发觉这条路是这样难走的,就会怨怪他,怪他把她拉到了这条路上来,叫她也深陷泥潭之中,难以抽身而退。

  她那时候,心里暖暖的,又扬起了头来,回了他一句——与君两心同。

  这段日子以来,她时常在想,也许是先帝庇佑,也许……也许是徐娘娘在天上看着,看着元邑走得太辛苦了,才有了这诸多庇护。

  不过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这一切能够这样顺利,是因为,元邑是天命所授的真龙天子啊。

  身上的吉服是华贵的,头上的金钗步摇是威严的。

  从今天起,她就是大陈辅圣帝的皇后,而她坚信着,她会是辅圣一朝,最后一位皇后。

  ……

  散了宴后,萧燕华叫宫人们去了辇,领着人信步散着。

  她今夜里也高兴,多吃了两杯酒,这会子散了宴,酒气反倒有些上了头。

  季兰扶着她,看着她走的这方向,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主子,这离咱们延禧宫,越来越远了。”

  萧燕华咦了一声,站住脚,瞧这前头的宫殿,眯着眼想了会儿,而后抬手一指:“那是,永寿宫了吧?”

  季兰勾着头看了会儿,才点了点头:“是,再往前就是明妃娘娘的永寿宫了。”

  胡媛啊。

  萧燕华嗤了一声,说了声回去吧,脚尖儿转了个方向,就要离开。

  可是她还没走出去,身后胡媛的声音就已经响起来:“宫人们说远远地看见庆妃行驾过来,我想着你不会到我这里,以为是她们看错了,没想到,你也会到我这儿走走吗?”

  萧燕华脚步一顿,回过身来,看着胡媛:“那我面子可大了去,明妃多少日子不见人了,先前晋封大典,今日的立后大典,这种大事儿,你都不露面了,今夜为着我来,轻易地就出了门吗?”

  “我只是很好奇,对你。”胡媛站在那里,声音不大不小的,却随着夜晚的微风,正好飘落进萧燕华的耳朵里,“你这一向,帮衬着卫皇后,到底,是为什么呢?”她一面说着,一面歪了歪头,“我近来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昭嘉皇贵妃去了,静妙师太也离宫了,连太后都搬到了行宫去。这禁庭中,看似是卫皇后一人独大了,可实际上,你庆贵妃不才是坐收渔利的那一个吗?”

  在胡媛的眼中看来,卫玉容和徐高二人的争斗,不管是明里还是暗中,一直都是存在的。

  可是萧燕华呢?

  这个人自从进宫后,就看似避世。

  但是实际上,打从一开始卫玉容得协理六宫之权时,就有她分了一杯羹。

  再后来,董善瑶被废之后,万岁爷亲自送着永平去了延禧宫,而她本以为,永平那样刁蛮的性子,绝不会接受萧燕华。

  可是事实出乎她意料之外,萧燕华和永平,反倒处的不错。

  如今呢?

  一个月前高令仪离宫,卫玉容晋皇贵妃位,她萧燕华也跟着就晋了贵妃位,与卫玉容一同协理六宫。

  这一切,胡媛都觉得,根本没那么简单。

  她眯了眯眼:“庆贵妃,你的野心,怕不是这么点儿吧?”

  萧燕华起先愣了下,可是旋即就放声笑起来:“我道明妃这些日子闭门不出是为什么,原来是为了想明白这件事吗?”

  胡媛眯着眼,不吱声,也不否认,就那样静静地站着,似乎是在等着萧燕华的后话。

  萧燕华的笑声收住,沉默了许久,示意季兰松开手,她身子晃了晃,稳住了之后,才近前了几步去:“明妃,别总叫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迷住了眼,蒙住了心。我有没有野心,与你无关,我今后走什么样的路,更与你无关。你觉着我坐收渔利,是觉得,太皇太后和万岁爷,都是傻子吗?”

  胡媛面色一沉:“你……”

  萧燕华却一抬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一路帮着皇后,是因为我比你看的透彻,也比你更早看清楚。万岁爷心之所向,才是这禁庭中人,最该追捧的方向。”

  这禁庭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和卫玉容同日而语。

  徐明惠算什么,高令仪算什么,她萧燕华,又算什么呢?

  她们这些人加起来,都比不过当日卫玉容的一个“贞”字为号。

  那是忠贞不渝,更是珍而重之。

  这才是,元邑的心之所向啊!
陈宫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cheng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陈宫http://m.owolove.com/chengong/陈宫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陈宫》版权归原作者春梦关情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