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阳武神_第一百四十七章 论道,圣人出征!

推荐阅读:1898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山谷幽静,而这一刻动静有点大。



  苏乞年身不动,肉身气机散溢,镇压抚平扭曲的虚空,将音浪抹灭。



  再看向山谷一角,宛如一轮金黄神日冉冉升起,那是一匹通体如黄金琉璃铸成,能有一丈来高的神骏天马,一对黄金天翅展开,能有五丈宽,尤其是四只马蹄,燃烧着熊熊黄金火,却连周围的空气都未曾生出半点扭曲的迹象。



  苏乞年挑眉,却能够感受到那黄金火中蕴藏的灼热,宛如真的太阳真火,似乎又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难以洞悉。



  这是……



  远处,连成辟两人相视一眼,有些难以置信,这就是不久前不过一尺来长的小家伙?这转眼间,就长到这么大了,这种变化之大,简直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如非是那一双依旧如故的狡黠的大眼睛,两人根本不敢相认。



  再看曾经的小家伙,而今能有一丈来高的神骏黄金天马,眉心处,一颗古朴的荒星缓缓转动,如金玉琉璃铸成,流溢淡淡的太阳火花,宛如一颗真实的太阳烙印其上,散发出来一股至大刚阳的气韵。



  轰!



  下一刻,小家伙动了,一对黄金天翅猛地扇动,平地里如有一轮神日炸开,虚空壁垒猛烈颤动,这是一种极速,连成辟两人的精神意志,也难以捕捉到一丝一毫的影子,唯有苏乞年眼中浮现一抹异色,一只手闪电般探出,蕴藏光阴路的精髓,拍落向左前方的虚无之处。



  砰!



  瞬间,小家伙的身形浮现,轰隆一声,一如过往一般,四蹄张开,趴在了地上,只是相比于当初,更有一条条狰狞的大裂缝蔓延开来,都能有百十丈长。



  大脑袋猛地晃动几下,小家伙露出几分难以置信之色,看向苏乞年,本来以为自己步入了成长期,力量极速有了长足的精进,这个人已经不能再阻碍它交朋友,却没有想到,还是被一掌击中了,它引以为傲的极速,在对方面前依然稚嫩,那一只手虽然不能伤到它,也拍得它脑瓜子震荡,眼冒金星。



  殊不知苏乞年同样有些心惊,小家伙看上去依然未曾成熟,但分明在那鲲鹏血肉的滋养下,提前步入了成长期,现在尚未凝聚出第二颗荒星,这极速都不逊于寻常不借助洞虚世界进行虚空跨越的开天境大能。



  而其刚刚震动天翅,所生出的力道,怕就是寻常辟地境大圆满的高手,都要退避三舍,足以与寻常半步开天境的尊者媲美。



  苏乞年有些无言,这个来历神秘的天马一族的破孩子,提升的速度未免太过离谱,本来以为己身融合玄黄大地与浩瀚星空两大修行体系,提升之速已经堪称惊世骇俗,但现在与这个小家伙相比,就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这也愈发令得苏乞年觉得,对于这天马一族神秘的熊孩子,还是敬而远之,他的麻烦已经不小了,刚刚立下了无上战名雏形,又有劫数将至,光明道似乎也不再太平,那休命之劫再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出手,这一切种种,他的修为战力提升虽快,与之相比,依然远远不足以应付可能生出的无穷变数。



  这一夜,于鹊山灵星,乃至三十六颗卫星上的众人族而言,注定了是一个难眠之夜。



  明月西落。



  一名身着青袍,拄着碧翠手杖的老人出现在了山谷外。



  鹊山氏圣者



  看到来人,连成辟两人霍地自盘坐中起身,躬身行礼,这是一位圣者,俯瞰一方星河的存在,走在超脱之路上,超凡入圣,相比于他们出身的兵部,实在可以算是传说中的境界与人物。



  苏乞年面露异色,微微躬身,这是一位老圣者,是修行路上的先行者,值得他给予足够的礼敬。



  不过鹊山氏圣者却是错步,避开了他这一礼,摇摇头,笑道:“小友战力高绝,禁忌加身,可以与圣者争锋,就不必多礼了。”



  哪怕在人界星空,无论是哪一方部族或是血脉世家,对于强者,都会给予足够的尊重,甚至不止是人族,放眼浩瀚星空,诸天百族皆如此。



  苏乞年一战惊世,震动了整个鹊山灵星,连巡察圣者都不敌,鹊山镇海自问远远不及,或许借助了那口圣甲之力,但放眼浩瀚星空,轮回之下,有几个人能借助圣兵之力压制圣者,若非是己身足够惊艳,绝难做到。



  而鹊山镇海早已看出来,眼前这个年轻人参悟执掌两种禁忌之道,有极大的可能,是年轻一代少有的半步祖禁,超越圣禁之王之上。



  或许对于锁天一脉不甚了解,但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一方强大的传承,在中域祖地也非同小可,即便再不受待见,也还有一位震古烁今的人物存世,关于那一位的传说,就是鹊山镇海幼年时,也听闻过许多,至少在鹊山镇海看来,如苏乞年这样一位天资非凡的传人,无论是否是正统传人,只要消息传达,多半不会袖手旁观。



  至于他东极星天战皇殿……



  鹊山镇海心中摇头,哪怕身为圣者,在东极星天战皇殿面前,他也要保持足够的敬畏,当中多少大人物,有一些就是他想要觐见,也未必能够得偿所愿。



  这样的人族重地,多少大部族,血脉世家在其中,诸多势力纠缠,一些恩恩怨怨,实在难以说得清。



  紧接着,鹊山镇海目光不禁看向山谷深处,静坐着的万物生身上,看这位人族前辈一身兽皮坎肩,灰白长发披肩,哪怕就是静坐着,落到鹊山镇海眼中,也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气韵,他难以寻到半点出手的机会。



  也就是这一位,刚刚一刀生生劈碎了一块青铜刑天印,连同那位绝雷圣人的烙印,也被强势斩灭,可以肯定,这位人族前辈,至少也是一位强大的圣人,甚至可能凌驾其上……



  鹊山镇海目光有些灼热,若是猜测为真,那么眼前的这一位,就真的是一位无上巨头,平日里觐见不得,却出现在了他鹊山灵巢之中,可以说是属于他的机缘,甚至可以说是造化。



  “鹊山镇海见过前辈。”



  鹊山氏圣者上前一步,朝着万物生躬身,行大礼拜见。



  万物生睁眼,看他一眼,又重新闭上。



  鹊山镇海目光一滞,如他这样的超凡入圣的存在,平日里得四方敬畏,威压一片星河,但今日今时,在这一位面前,却吃了瘪,还偏偏不敢生出半点不敬。



  无奈之下,鹊山镇海又不愿离去,只得暂时留下,与苏乞年坐而论道,静候万物生醒来。



  与一位圣者论道,还是一位浩瀚星空的无缺圣者,对于苏乞年把握玄黄大地天命准圣,与这浩瀚星空轮回圣者的修行差异,无疑有着很大的助益。



  不知不觉中,日升月落,朝霞满天,但对于人族修行者而言,只要完成炼血境的修行,就足以汲取天地间无处不在的精气,达到辟谷之境。



  短短的几个时辰,苏乞年就获益良多,连带着连成辟二人,也目光湛亮,不过相比于苏乞年,他们两人的道境参悟远远不够,很多东西只能够先行记下,等到日后境界达到,再一一体悟,收为己用。



  而随着与苏乞年交谈,论证道法,鹊山氏圣者愈发心惊,他发现自己还是小觑了这个年轻人,其看上去不过刚过弱冠之龄,但对于道法的领悟,以及诸多见解,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一些如道则神链,道纹,道符,再到道果的道法修行,令他匪夷所思,但深思下去,却又能够得见精髓,堪称穷尽玄妙。



  相比于浩瀚星空道法循序渐进,从初悟道,到道法大圆满,衍生道痕,再缔结道轨,道符,直至成就法则神链,或许更加细致入微,但于道境的眼界,就要相差不少,至少在鹊山镇海感来,若是以此修行,开辟出一条悟道之路,恐怕同境之中,道法的领悟将远超同侪。



  不过一条悟道之路的开辟,又岂是寻常而已,鹊山镇海也知晓,浩瀚星空中,诸天百族都有一些强者在独辟己道,想要开创出来一条契合己身的成道路,如血族,就曾有人吸食百族强者精血,融汇一炉,熬炼己身,最终立地成圣,还有妖族金乌一族,曾尝试将幼崽置入神日星核处,汲取神日星核之力成长,等到这一颗神日寂灭,也就真正出世,一举踏入轮回,乃至轮回九转,成为圣人。



  不过相比于浩瀚星空诸族经历无数纪元开创出来的修行路,独辟己道,只能算是其中的一角分支,有人因此修行大成,而更多的,则因此陨落,身死道消,或就此疯魔



  于鹊山氏圣者的惊叹,苏乞年并未过多解释,玄黄大地牵扯过多,相比于强者如云的浩瀚星空,玄黄大地还太过孱弱,贸然曝露进入诸天强者的眼中,绝不是什么好事。



  与此同时,苏乞年也请益圣者之道,鹊山镇海露出几分异色,但还是道出一些变化,都是寻常骨书玉册上不可能记载的,圣境修行放到任何一方部族、血脉世家,都是重典,不会轻易泄露出去。



  除此之外,苏乞年还请教前往中域祖地最快的路径,即便是他短时间内修为境界还有一次大的飞跃,哪怕光阴路极速无双,从这人界星空北域东极星天,到达中域祖地,也有着难以想象的漫长星途,怕是他穷尽眼下的寿元,也未必能够顺利到达。



  最重要的是,他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年!



  他人求长路漫漫,上下求索,他,只争朝夕!



  “星空古路!”



  鹊山镇海眼中浮现一抹异色,看苏乞年一眼,沉吟道:“不是一般的星空古路,而是星天级的古路,可以横跨四极星天。”



  星空古路!



  苏乞年眼前一亮,当初自玄黄大地登临星空古路,到达神界边缘,后来回到人界星空,却发现无论是出云将部,还是这鹊山星河,星空古路所跨越的星途,都与玄黄大地那条古路相差甚远,乃至是天壤之别。



  虽然神界那条古路已经毁去,但随着修行精进,人界气运眷顾,己身气运不断壮大之后,苏乞年隐隐感应到了己身与玄黄大地气运的纠缠,循着这种感应,他可以把握大致的方向,但漫长的星途,却令他望而却步。



  星天级古路!



  苏乞年认真请教,这或许是目前看来最可能的捷径。



  鹊山镇海没有隐瞒,告知他在东极星天,有一位立在绝颠的阵道大师,移星列斗,手段通天,除了东极星天战皇殿之外,其熟知的,只有这一位,有构筑星天级古路之力,当初他鹊山灵巢,乃至引动三十六颗生命古星,缔结而成的天极星空大阵,就是出自这一位的手笔。



  当然,东极星天广袤,还有一些阵道高人,隐世不出,哪怕身为圣者,也不能尽知。



  最后,鹊山镇海以精神意志,将星图烙印传递给苏乞年,并告诫,那位阵道大师胃口不小,想要请动其出手,怕不会容易,即便有他的引荐,也未必有用。



  苏乞年点头,阵道玄奇,玄黄大地上精通阵法者并不多,真正的阵道高手,多在拥有残缺星空传承的妖族,当初跨越时空,重回黑暗岁月,曾经见过一位妖族阵道宗师,现在想来,怕也是因为传承残缺,自封的宗师,在这浩瀚星空,真正的阵道宗师,在鹊山氏圣者口中,可以星河为阵,转动日月,乃至挑动时空长河的水源,威严之盛,足以与无上王者媲美。



  ……



  石界一隅。



  一颗通体如黄金浇铸而成的庞大古星,灵气氤氲,瑞霞交织,星光璀璨,比之不远处的神日,也不过稍弱一分。



  轰隆隆!



  这一刻,一辆古老的战车自这颗庞大古星上升起,这战车为灰色石质,古朴无华,拉车的乃是一头石兽,形如狮虎,生有灰色双角,一双眸子炽盛,有可怖的气机迸溅,将星空撕开一道道细密而狰狞的口子。



  而在这辆古老的石质战车上,端坐着一名生有灰色发丝的老者,石质躯体,脸上的褶皱清晰,其周身缭绕混沌气,一双眸子成金黄色,神光开阖间,宛如有两轮神日在其中沉浮,无形的威严散发,令这片星空颤栗,战车下的庞大古星,也隐隐生出了摇晃的迹象。



  “圣人!”



  这一刻,古星上,无数石族匍匐在地,顶礼膜拜,圣人出灵星,驾驭战车和石兽,这是要出征吗?



  为何没有师部战师踏星空,辟路开道?



  轰!



  也就在这一刻,古星上,同时有数道圣者气机升腾而起,圣者精气如天柱,直入星空。



  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有石族高手察觉到异样,觉得这极不正常,圣人深居不出,哪怕几日前震怒,令星空变色,天外陨星炸碎了百万颗,都碎成了流星雨坠落大地,也没有如今日这般郑重,驾驭战车登临星天,引动几位族中圣者关注。



  古星一角,一座万丈高峰之巅,其中一道圣者精气的源头处。



  这是一位通体如赤金铸就的石族中年圣者,如一尊赤金神,立在绝颠之上,在其身后,一名上去体态雄健,面若刀削的年轻男子凝神而立,一身赤金甲胄,生有狰狞的倒刺,看上去十分英武,仿佛一尊圣子临世,气质卓绝。



  若是苏乞年于此,就会识出,这正是当初石界碎片中,有过数面之缘的赤阳圣王子。



  “父亲。”



  赤阳圣王子看一眼星穹之上,又看向前方,沉声道。



  中年圣者摇摇头,一头晶莹赤发轻扬,沉吟道:“老来丧子,圣人震怒,需要用人族血来抚平。”



  赤阳圣王子沉默下来,那鹊山师部不过人族北域东极星天极寻常的一方师部,只有一位圣者,没有圣人,于一位震怒的圣人而言,几乎翻手即可覆灭,但不知为何,他总感到有些不安,那石界碎片传闻已经被那人族战皇殿带走,尝试炼化,融入人界星空中。



  他想到那尘封中复苏的无名人族先贤高手,诸天二字震动星空,又念及那一道年轻的身影,属于人族中域祖地,锁天一脉的传人……(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手机用户看纯阳武神请浏览m.shuhuangge.org/wapbook/10506.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纯阳武神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chunyangwu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纯阳武神http://m.owolove.com/chunyangwushen/纯阳武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纯阳武神》版权归原作者十步行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1898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