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姬_第十五章 相见

推荐阅读:9332
  薛青记得笃大人这个称呼,那夜薛母与郭怀春夜谈提过一句,笃大人不回来心里不安,似乎很依赖敬重这位大人,看卖鱼的妇人欢喜失态,再看打铁的捡粪还有货郎虽然没有像妇人般欢呼雀跃,但也难掩激动....这位大人很受敬重。

  薛青看着这男人翻身下马,一眼就认得是适才那五名黑甲人骑的马...他到过自己适才所在的地方,审视间那男人看过来,罩住头的披风揭开,须发散乱中一双眼犀利。

  薛青没有回避,也没有靠近,只带着几分好奇,然后施礼,表现无甚奇特....那男人没有再看她,卖鱼的妇人抓住了他的胳膊。

  “笃大人,果然是你来了。”她喊道。

  笃大人看她点点头,又看其他几人,几人都对他点点头,纷纷伸出手,笃大人与他们重重的伸手相撞,激动欢喜感慨等等情绪尽在这一拳中。

  “把人引到这里来,吓到你们了吧?”笃大人道。

  卖鱼的妇人道:“怎会。”又不屑,“只有那些文人吓到了。”说到这里哎呀一声,“有五名黑甲卫...”

  话没说完看到了笃大人身边的大黑马。

  货郎已经激动道:“大人已经解决他们了!”神情欢喜佩服。

  笃大人却似乎几分惊讶看了货郎一眼,道:“不是我。”又道,“不是你们吗?”

  卖鱼的妇人等人闻言惊讶,齐声道:“我们是准备伏击...但还没见到。”

  笃大人道:“五人已经被人杀了。”

  卖鱼妇人四人神情惊讶。

  笃大人道:“此地不宜久留,回去再说。”

  卖鱼的妇人应声是,招呼人要走,看到薛青忍不住道:“大人,你看她...”

  笃大人自然已经看到薛青,适才已经疑惑,自信他的手下纵然多年不见,也能认得,只是这个....

  卖鱼妇人道:“她是...”

  货郎抬手制止,打着哈哈道:“她是城里的乡亲..”对卖鱼的妇人使个眼色。

  卖鱼的妇人回过神道:“是啊。”又对薛青招手介绍,“青子少爷....”

  笃大人接过话道:“少爷?”看着那女孩子。

  卖鱼的妇人等四人顿时愕然,似乎这一刻才想起来眼前的少爷变成了女孩子,而他们还没有表现震惊...现在表现是不是有点晚?

  气氛再次尴尬。

  薛青笑了笑道:“有什么话回去再说吧。”

  笃大人看她一眼,亦是道:“回去再说吧。”

  这种情况下的确说什么都不合适,卖鱼的妇人哈哈笑两声,道:“好啊好啊...我们有马,青子少爷我们一起回去吧,你娘要急坏了。”

  薛青施礼道:“多谢了。”

  .....

  一行人回程却没有进城,而是先来到城外一处宅院,这是捡牛粪老者的家。

  “青子少爷您现在这里稍等,我们去请你娘来,你如今这样进城只怕不便。”货郎说道。

  薛青应声是,施礼道:“有劳货郎大哥了。”按照卖鱼妇人的引路进了一间屋子,并且提出要洗澡换衣服梳头,“免得我娘见了受惊伤心。”

  如果不是此时知道这孩子做出离家出走的事,真要真的以为她无比的乖巧听话,卖鱼的妇人不知道该做什么感叹,也不敢跟薛青表现的过于熟悉免得引起怀疑,虽然从遇到的那一刻无处不怀疑了.....扶额,一切交给薛母来吧,她自去安排。

  那边薛母得到消息疾步来到货郎家。

  “青子在哪里?你们怎么...啊。”她话没说完就看到了屋子里站着的高大男人,纵然须发散乱几乎遮住了面容,纵然已经七八年未见,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发出尖叫,人也扑过来,“大人啊。”竟如同孩子般抱着男人的胳膊放声大哭,激动欢喜还有委屈自责。

  男人抬手抚了抚她的头,道:“不要哭,没事了。”

  薛母道:“不,就要哭...大人,你不知道...”

  笃大人道:“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辛苦了。”

  薛母闻言更是大哭,又心酸抬头看着沧桑以及须发也盖不住脸上伤痕的男人,道:“你们才是真辛苦..咱们还有多少人?....”拭泪,“我们这些年不辛苦,也就是...这一年才辛苦些...”又恨恨,“都是那些读书人来了之后发生了好多事...”

  她的话因为激动语无伦次七零八散,笃大人认真听,只道:“好,你与我慢慢说。”

  货郎在一旁急道:“戈姐,先说要紧事吧。”女人就是这样一激动就主次不分啰啰嗦嗦。

  薛母擦着泪哦了声,又看货郎:“你们找到她了?在哪里找到的?...”

  货郎苦笑道:“在野外,我们伏击黑甲卫的时候。”

  薛母愣了下,道:“怎么...那你们岂不是暴露了?”

  货郎道:“何止我们暴露...她穿着女装。”

  薛母愕然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货郎将当时的情况讲了,道:“现在妙妙守着她,让我们来和你商量怎么解释,免得她生疑。”

  薛母握着手思忖一刻道:“那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说为了找你,我告诉你们她是女儿身,至于你们怎么出现在那里,就一口咬定是在寻找她。”

  货郎点头:“也只能这样了..”旋即又不解,“她怎么出现在哪里?原来真的没有去京城啊,这小子...丫头真够狡猾。”

  薛母伸手按着额头,道:“这个我回去再问。”

  他们说着话,笃大人在一旁安静的听,此时插话道:“你们说的是谁?”

  屋子里的人都看向他,薛母惊讶道:“你们还没告诉笃大人?”

  货郎道:“那时候怎么能说,她在一旁看着呢,我们的出现已经很古怪了,笃大人再失态的话,就真没办法解释了。”

  薛母点头:“你说得对,瞒着她不能让她起疑。”又几分激动看向笃大人,“大人,她就是殿下啊。”

  笃大人神情微怔,道:“那个女孩子?”

  薛母点头拭泪道:“是,我按照你的当初说的将她扮作男孩子,以薛为姓名青,你看到了她,她...可还好?”这可好问的是与过往曾经的对比,是追忆啊。

  笃大人沉吟一刻,没有追忆也没有激动,道:“她怎么在那里?而且身上还有伤?”

  .....

  “..这不是意外...”

  哗啦一声响,薛青从浴桶中探出头,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跟他们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相同,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

  虽然没有听清他们和那个男人说什么,但大概也猜到,肯定跟那五名黑甲有关.....又正如她曾经觉得奇怪的那样,原来这个总是出现在她上学路上的捡粪的老头,日夜开着门的打铁铺子,果然都有问题,他们都是知晓且保护宝璋帝姬的人...卖鱼的妇人和货郎倒是出乎意外。

  薛青将粘了草药的布盖在肩头的伤口上,刺痛让她更清醒。

  既然他们是保护宝璋帝姬的人,那么要伏击的就是敌人....

  “我本来是要去京城的,半路却被那五人抓走的。”薛青道,抬脚迈出浴桶,擦干身子,“...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要抓我?”

  衣衫一一穿上,必须瞒着他们,不管这个理由说得通说不通,一口咬定,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要逃走的意图.....否则就没有机会逃走了,而且他们也要瞒着自己,如此正好,也不敢不会来深究自己的行径。

  .....

  屋子里没有人能回答笃大人,大家似乎这个时候才想到这个问题,主要是发生的意外的事太多了。

  货郎苦笑道:“当时我们以为是黑甲来了,结果跳出来的是她,真是吓的魂都掉了...什么想法都没有了。”

  笃大人道:“她会功夫?”

  薛母道:“是啊,学了点,跟着郭家的武师。”

  笃大人道:“郭家的武师吗?”

  薛母点头,又不安的问:“她受伤了吗?难道是遇上了黑甲卫?...我还是快些去看她。”

  货郎道:“那再确认一下怎么跟她解释,大家就一口咬定是受你所托寻找她...”又看向笃大人,“至于笃大人..就说是跟郭大老爷一般是旧友,怎么样?”

  薛母看着笃大人,道:“好,好。”又泪光闪闪,“这也是事实。”

  笃大人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依旧什么都想不起来?”

  薛母点头道:“是啊,跟那时候一样,什么也没想起来,所以也一直瞒着她,怕她受不了...她的身子很弱。”说到这里忍不住拭泪,“..笃大人你不知道,好几次都差点死了.....”

  笃大人默然一刻,道:“我去看看她。”

  ......

  门被敲响,卖鱼妇人的声音也传来。

  “青子少爷啊,你好了吗?你娘来了。”

  伴着她的声音,薛母的哭声也响起,在这之前薛青已经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了,她也准备好了,将门打开喊了声娘。

  薛母一把抱住她大哭,旋即又抬手打:“你怎么回事啊?你要吓死娘了。”

  薛青道:“娘,我错了,我只是好奇想要进京去看看...”

  果然是要进京?薛母怔了怔:“那怎么..”

  话没说完卖鱼的妇人已经上前,“有什么话咱们屋子里说罢,青子少爷身上还有伤呢。”

  薛母闻言更焦急,薛青连连安抚说没事,于是一同进屋去,看着跟进来的沉默高大男人,薛母想到什么,欢喜拭泪道:“青子啊,你还不认得吧,这位是你爹的旧友。”

  薛青自然看到了,这个男人自进门来只安静的看着自己。

  很好,果然他们要继续隐瞒自己,薛青哦了声,上前施礼道:“见过叔父。”

  笃大人看着她,撩衣单膝下跪,道:“笃见过帝姬殿下。”

  咿!

  诸人愕然,满室凝滞。

  ....

  ....

  (三千字一更,还在外边,么么哒,大家周末愉快,感谢sumiregusa打赏一万起点币)
大帝姬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dadij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帝姬http://m.owolove.com/dadiji/大帝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帝姬》版权归原作者希行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9332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