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一千一百零八章 抓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进入电影圣墟不负娇宠纯阳鬼胎都市奇门医圣神武战王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若是林延潮在此听了薛敷教这一句张鲸同党,一定会从心底感叹,原来东林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这一套理论,原来在成立之前就有了。

  孙承宗,陶望龄等人听了心底都有气,他们只是坐在那边不说话,不掺合,什么时候就成了张鲸同党。

  袁可立立即起身道:“这位仁兄不要信口乱说!”

  薛敷教,高攀龙,叶茂才走了过来,高攀龙拱手道:“几位多有得罪,我们并非是恶意,只是张鲸在朝中已是搅得天怒人怨,我等都愤慨不能平,但见几位在那说说笑笑,倒是有些奇怪。”

  袁可立冷笑道:“我自笑几句与你们慷慨激昂何干?你们要骂张鲸也没什么,但你们既在茶楼里公然说话,哪里有要人闭上耳朵的道理。我又不是故意偷听你们的,何来张鲸同党之说!”

  叶茂才冷笑道:“之前我还有怀疑,现在看来尔等必是张鲸同党无疑!”

  几名举人当下挽起袖子,则是高攀龙拦住,而是拱手道:“这位兄台所言有理,那么可以请教几位高姓大名吗?”

  徐火勃欲言。

  “无可奉告!”袁可立一句话挡了回去。

  薛敷教疾言厉色道:“存之与他们呱噪什么?先打了再说,出胸中一口恶心。”

  高攀龙道:“不,这几人不像是东厂的耳目,算了吧!”

  然后高攀龙行礼道:“几位方才实在抱歉,茶钱算在高某的身上,给自己赔罪如何?”

  见高攀龙如此,几人也不会追究,陶望龄出面道:“正是,我们也有言语不当的地方,还请见谅。”

  高攀龙笑着道:“多谢兄台。”

  徐火勃笑着道:“是啊,是啊,相逢即是缘分,不要因为一些不紧要的事情起了冲突。”

  眼见一场干戈就要消解,这时候高攀龙一行人中有一人道:“这几人就算不是张鲸同党,也是一群没卵子的家伙,不然也不会连张鲸也不敢骂。”

  孙承宗等人都是大怒。

  袁可立气笑道:“没错,这位仁兄猜对了,我们就是张鲸同党,眼下我们听了消息,就去东缉事厂,将你们有一个是一个的都检举了,别说功名,小命都难保!”

  “慎言!”孙承宗刚要阻止,已被袁可立一口气说了出去。

  薛敷教等人此刻已是色变,他当下道:“大家把住楼梯口,别让这些人跑了。”

  袁可立冷笑道:“怎么要动手吗?”

  刘元珍当即道:“是又如何?今日你不把话说个清楚,就别想出这个门!”

  袁可立点点头道:“好……”

  话音刚落,袁可立突然上前一个膝击撞在了刘元珍的小腹上,但见刘元珍已是弯着腰倒在地上。

  另一名举子喝道:“你敢动手!”

  对方正要伸手抓住袁可立,却被袁可立反手一带,整个人扭在身后,顺着势被反按在茶桌上。

  袁可立冷笑一声,稍一使力。

  “我的亲爹啊!”

  但见对方大声直叫,鼻涕眼泪一口气都出来了。

  “手下留情!”高攀龙急忙劝道。

  袁可立笑了笑道:“放心手断不了!”

  说完袁可立手一松,对方连忙抽身,脸色仍是泪涕横流。

  薛敷教已是变色,他仗着人多势众,本以为对付袁可立他们五个人不成话下。但哪里知道对方一人如此厉害。

  薛敷教当然不知道,打架不是作算术,一加一就能大于二。袁可立自小习武,到林府后又在展明等林府出身于俞家军的家丁身边练过拳脚。

  这俞大猷当年是上过少林寺单挑的猛人,俞家军各个也是身经百战,所以袁可立功夫和实战都不缺,收拾眼前这十几人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读书人自然不在话下。

  就在薛敷教两难之时,这时候听得一阵楼梯响!

  薛敷教大喜道:“必是元广兄他们来了,哼,他们昨日就与我约定在此,看你们几个哪里跑!”

  袁可立冷笑就算再来几人他也是不怕。

  说话之间,高攀龙,薛敷教看清楼梯上来人都是一并叫苦。

  原来来人各个戴尖帽,着白皮靴,穿褐色衣服,系小绦,这些人是东厂番子,不,是张鲸的走狗。

  但见这些人一上楼梯当即道:“接到大熏坊百姓举报,尔等敢妄议朝政,图谋不轨,奉督公令谕,一律拿下带回厂里拷问!”

  薛敷教等人纷纷道“我们是赴京赶考的举人,你们居然敢拿我?”

  “王法何在?”

  “我们举子身有功名,你们此举是有辱斯文。”

  带头的人冷笑道:“普通老百姓我们东缉事厂还真不敢拿,但就你们这些举人老爷,我们还真不怕,就是当朝一品在面前,只要督公一句话下也是锁了,带走,敢呱噪之人,就赏他们几个耳光子!”

  当下众人都是吓住了,而徐火勃上前道:“我们并非与他们一起的,只是恰逢其会。”

  “是不是一起,一会到了厂里就都就问出来了!不要啰嗦,与我们走一趟!”

  袁可立待要出言,却被孙承宗拉住向他摇了摇头。

  就这样一干人都被带走。

  林延潮此刻正在巡视顺天贡院,几十名贡院里的监试,巡场官都是陪着小心跟在林延潮身后,这巡视的排场极大。

  林延潮仔细看过,然后吩咐几处,下面的官员都是一并认真听好。

  林延潮讲的是考场的纪律,提到舞弊夹带。

  林延潮正色道:“眼下天子甚寒,考场搜检时要脱去考生衣裳,此举不仅侮辱了这些考生,万一搜查久了,考生容易受了风寒,一旦病了还要在考场上苦熬三天两夜,甚至丢了性命,此乃几百年来科场之弊。”

  “部堂大人所言极是。”一众官员都是附和。

  林延潮继续强调道:“天子求贤若渴,故而科举举士,举才于野。这些举子们都是从四方千里迢迢来京赴考的,同时官兵搜检,令考生衣衫褪尽,不仅有辱没读书人,也不是朝廷礼贤下士之礼,今科春闱不论头场次场,官兵搜检之时,若没有特许,一律不许脱去考生衣裳,此事你们以为如何?”

  一名官员上前道:“启禀部堂大人,若是不褪去衣衫搜检,考生夹带舞弊,如何是好?”

  “是啊,我看过不少坊间书肆,都将字写得如同蚂蚁大小,巴掌大的一卷,可以写上万字,若是不搜检,万一考场上出现大量夹带,就失去朝廷公正举贤之意了。”

  林延潮看了这个官员一眼,当即道:“问得好,过去科举首重头场三道四书题,四道五经题,故而夹带者都针对于此,但自万历十四年起,朝廷将四书五经题与策问并重,四书五经已并非中式的唯一途径。这四书五经题尚有可抄袭,策问题又从哪里去抄?何况策问题,朝廷是允许考生带笔墨书籍入场的。”

  众人点点头,一名官员道:“部堂大人所言极是,第二场取消搜检就是。”

  “至于头场四书五经的题,当然有夹带的可能,但就算这些舞弊之徒能侥幸过第一场,但第二场也是无法蒙混,当然我们官兵仍是要入场搜检,但不褪衣裳是底线,若是担心出现夹带舞弊,我们可以在加强考场巡逻上下功夫。”

  但这名官员还是问道:“只是下官不知,若万一头场出现了大量夹带舞弊,这个责任怎么当?谁来当?”

  林延潮看了一眼这名官员,然后仰天道:“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这举贤之道,所看者唯有天意!”

  说完林延潮负手转身离去,这名官员愣在原地,心想这是什么答案?

  但见他身后的官员都是笑了笑,露出这里有个老实人的表情,有人好心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林部堂都这么吩咐了,你就不要多问了。部堂大人怎么说,咱们怎么办就是了。”

  林延潮在场下巡视一圈后,已是到了中午,他就在致公堂后用饭。

  下面的官员端上了三菜一汤的饭食,用托盘摆在林延潮面前,林延潮问道:“这是哪等饭食?主考官?同考官?外帘官?或者是巡场夫役?官兵?”

  下面官员禀告道:“启禀部堂大人,这是主考官,提调官用的。”

  林延潮再看了一眼道:“考场的饭食向来是由大兴,宛平二县供给,二县不会穷到这个地步吧!”

  一名官员禀告道:“确实如此,今年两县都不宽裕,这考场内外加上官兵,以及杂役,书手,一共有五千余人比考生还多,这考期前前后后有一个月。主考官有三菜一汤已是不易了,同考官只有两菜一汤,我等是一菜一汤,至于巡场官兵每日只有干馍馍。”

  “若是要加菜,大兴宛平两县今年就要向老百姓另外派征了。”

  林延潮闻言点了点头:“真是难为你们了,但切不可苦了百姓,就这样吧。”

  说完林延潮举筷吃饭,林延潮吃了小半碗,这时外头陈济川入内在林延潮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林延潮听了眉头一皱问道:“此事当真?”

  陈济川道:“还没有查,但赵南星赵大人已是找上门来了,正在礼部衙门。”

  林延潮霍然站起道:“立即回衙。”

  当下林延潮大步离去,然后停下对桌上的饭菜一指,陈济川会意,当下吩咐人打包带走。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damingwenku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明文魁http://m.owolove.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文魁》版权归原作者幸福来敲门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