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文魁|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陛辞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冠绝新汉朝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神武战王穿越之路在脚下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
  紫禁城。

  皇极门暖阁。

  九卿廷议。

  申时行主持廷议后有些精疲力竭。

  申时行虽说已是五十五岁的高龄,但自问身体除了有些小病外,每日处理万机之政还是应付的过来。

  但此刻他却是感到深深的忧虑,令他忧虑的并非是云南永昌卫兵变,并非是土蛮犯义州,致使把总朱永寿一军皆没,也并非是李圆朗在广东起义。

  因为申时行知道这些都是腠理之疾,虽然觉得很痒很疼,但一时要不了人命。

  令他真正忧心忡忡的是这场遍布全国的大旱,这才是这个庞大帝国真正的威胁。

  这一次不仅是北直隶,山东,陕西这北方数省,连南直隶,浙江,江西,湖广这样的江南,甚至是朝廷的产粮重地,也是发生了大旱。

  民以食为天,这样的大旱是足以动摇大明的根本。

  按照天人感应之说,这是上天的示警。大旱是因为朝堂不靖,人君不德。

  下面的官员们普遍将此归咎于国本未立,张鲸作恶,天子不朝不庙不郊这三件事上。

  现在张鲸已除,反而旱情更重,于是官员们就集中在国本,天子不朝上作文章。

  申时行并不如此认为,特别是他学生林延潮屡次与他进言说,天灾最后一定会导致人祸,但人祸却未必引起天灾,朝廷应该组织百姓自救,而非消耗于人事上。

  林延潮屡次向他推荐屯田御使徐贞明。

  徐贞明申时行是知道的,当初他主持在北方兴修水利,开垦荒田,结果触动了权贵的利益。

  申时行已将徐贞明罢官,但是林延潮却在自己面前屡屡保荐,最后让徐贞明起复,而且在对方屯田的事上,林延潮还动用了自己关系,可谓是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就在申时行细思之时,突然宫里传诏,天子召见。

  申时行当下放下手头的事,赶往乾清宫面圣。

  果不其然,天子召见申时行还是因为今年大旱的事。

  天子问申时行有什么应对之策?

  申时行回答道:“下面的大臣议论,眼下南北都有大旱,朝廷应当在‘二造’上节约用度。”

  天子听了不悦了,这二造是什么,就是景德镇的烧造,苏州的织造,二者每年都大量入贡皇室。

  天子道:“烧造织造,也费不了朝廷多少用度,但既是先生与大臣们都这么议论了,那么朕再酌情减去一些。”

  “对了,京畿屯田之事进行的如何了?朕记得屯田御史还是那个叫徐贞明的吧。”

  申时行心底一凛,当即道:“皇上明鉴,正是此人。”

  天子道:“朕记得当初此人提倡兴修水田,人情多称不便。”

  申时行道:“确实如此,当时他奏说,京东地方,田地荒芜,废弃可惜,相应开垦。京南常有水患,每大水时至,漂没民田数多,相应疏通。故有此举。”

  天子摇了摇头道:“南方地下,北方地高。南地湿润,北地碱燥。且如前几年天旱,井泉都干竭了。这水田怎能做得?朕早说过此人迂腐,怎么还在用他?”

  申时行谨慎地道:“眼下他已不开水田,只作开垦荒地,并试种旱稻,番薯等耐旱之物,以作备荒之用。”

  “番薯?”天子冷笑道,“这是前礼部侍郎林延潮从海外进献的吧,此物多食易胀气,岂可作备荒之用,徒然浪费田力民力,若非皇后,郑妃她们爱吃,朕早不让民间多种了。”

  申时行心想,他虽看不懂林延潮,徐贞明的垦荒之举,但他看得懂林延潮,徐贞明二人,所以信之用之。

  可现在天子不满,若是林延潮在时,他还会向天子保徐贞明一二,但现在林延潮都称疾还乡了,他也不必因此顶撞天子。

  再说了天子未必不知道徐贞明是林延潮保荐的,在林延潮辞官后,天子故意打压徐贞明这也是一等权术和手腕。

  申时行当即道:“既陛下觉得此人迂腐,那么臣于屯田御史任上再另择他人。”

  天子点点头道:“说起林卿称病还乡,先生事先可是知情?”

  这个问题不好说,申时行若说事先知情,天子肯定不高兴。若说不知,那肯定天子也是不信。

  申时行道:“臣只知道他这半年来身子一向不是很好,称疾数次无法署事。”

  申时行这话有说如同没说,天子却没有深究,反而道:“当初朕说不许林延潮入阁,这话是否有人传出去?”

  申时行当即道:“陛下,此事是否有人外传,臣尚且不知,但臣守口如瓶,绝不敢有半点泄漏。”

  天子伸手按了按道:“先生的为人,朕信的过。”

  “事君者忠也顺也,忠而不顺者,顺而不忠者,都不可为肱股之臣。”

  “朕知道林延潮对时政多有异见,主张变法。朕也没怪他,且看他一看。他林延潮却连上五疏辞官,说什么进而尽忠,退而全节,就是避风险而保富贵。”

  申时行明白天子的言下之意。

  在官场上对付这样忠而不顺的下属,可以让他办个难事犯个错,然后自己再重责后赦免,如此对方一般就‘顺’多了。

  一次不行可以几次,顺了以后,就可以用心栽培了。

  申时行当即道:“陛下之言,臣听起来是句句求贤爱才之心,此情纵使尧舜亦不能及也,臣闻之实不胜仰戴。”

  “以臣之愚见这忠而不顺,总好过顺而不忠,眼下不能用,将来却未必不能用,留着就算为国储才也是好的。”

  听了申时行的话,天子龙颜舒展点点头:“先生言之有理,真不愧是三朝元老。”

  申时行又道:“陛下谬赞了,臣侍奉三位帝王,为官二十八年,已是老迈多病,不久也要致仕还乡。臣恳请陛下增补阁臣入阁辅政,早作筹谋。”

  天子摆了摆手道:“枢辅之臣,岂可轻忽,若所托非人,则不仅祸国殃民,甚至动摇社稷之根本。”

  “论到任劳任怨,朝中除了先生恐怕不会有第二人了,还请先生勉为其难,再辅佐朕十年。”

  申时行则道:“陛下之恩,臣万死难以报答,老臣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但这增补阁臣之事,臣再三烦请陛下定裁,臣告退!”

  天子当即派太监送申时行出宫。

  申时行走后,天子也是有些心烦。他随手从御案上拿出一张纸来,这纸凑巧正是林延潮的‘留诗’。

  “腰佩黄金已退藏,个中消息也平常……”

  天子念至这里,斥道:“什么柯村赵四郎,分明就是洪塘林二郎。”

  想到这里,天子忽道:“来人!”

  侍驾的司礼监太监田义入内。

  但见天子道:“传朕旨意,赐罗衣,玉带,铁柱杖,坐墩,裘马于前礼部侍郎林延潮,给驿还乡!”

  次日,林延潮于皇极门陛辞。

  天子不朝,当然也就不见,所以也没有面辞之说,但作为大臣入宫辞行,却是必备的礼仪。

  林延潮头戴儒巾,身穿襴衫来到皇极门,听着太监转述旨意,然后天子还赐了一顿酒饭。

  这也是朝官陛辞天子时的惯例,天家的恩典。

  这酒饭有羊肉,有御酒。用完饭后,天子又赐了罗衣,玉带,铁柱杖,坐墩,裘马五样器物。

  罗衣就是赤罗衣,大臣的官袍也是罗衣所制,不同的是没有纹饰与补子。

  至于玉带……明朝一品官方允着玉带,如林延潮平日穿是金带,这也就是绯袍腰金了。

  御赐玉带,也是一等越级的赏赐。

  至于铁柱仗,也就是铁制的手仗,苏东坡诗中就有‘柱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而官员到了一定年纪都喜欢持拄杖,特别是高官,持此铁拄杖常有些老干部的感觉。当然这也是朝廷常给致仕官员的赏赐。

  坐墩,又称鼓墩,乃陶瓷所制的圆凳,看上去令人爱不释手。

  至于裘马就是乘马上精致的鞍饰。

  林延潮看到这些赏赐后,倒是十分平静,这些的风光都是给别人看的,自己在乎的却不是这些。

  自扳倒张鲸后,朝堂上的人事也有些变动。

  孙承宗升任中允,担任起新民报之事来。

  反而是叶向高任北京国子监司业。

  李廷机去内书堂教习,升为司经局洗马。

  另外林延潮的门生彭健吾在南京户部主事任上病逝,此事令林延潮着实惋惜了好一阵。

  还有一位门生侯执躬调京任吏部主事。

  冯琦升为翰林院侍讲,经筵讲官。

  其余的也在酝酿之中,但是对于林延潮而言,那些消息再传到他耳中时,已是在他还乡的路上了。

  陈济川与数名下人捧着天子的赏赐搬运到宫外的马车上,已是平民百姓的林延潮一人出宫。

  沿途上官员往来,看见林延潮离宫都是站在原地作揖,目送他离去。

  也有一些久在宫里的官员不由道:“当年林部堂上天下为公疏时,也是从这个广场上离去,时天下壮其行。”

  “是啊,当时老夫刚刚入朝为官,目睹一幕,忍不住拭泪。现在一转眼六年过去了,今后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林部堂。”

  “不论是否再见,但几百年后他人著史定有林部堂的一笔。”

  “不错,后世的读书人看到这里,会感慨一句‘为官者当如林宗海’!”

  “未必,林部堂还不过三十,难说不会再启用。”

  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说起来,而几名年轻的官员聚在一旁听了不由心生向往,纷纷道:“两位大人,说说林部堂当年的事吧。”

  “是啊,就说说林部堂当年上谏的事。”

  二人闻言笑了笑,当即道:“好吧,你们不要说是老夫这传出去的。”

  那人看向广场上,仿佛看到当年慷慨激昂,为民请命的那个年轻的林延潮。

  而此刻林延潮已是飘然离去,天下少了一个林部堂,而多了一个洪塘林二郎。

  此时此刻。

  离京十余里的郊外,一道僻静的小路上,一辆普普通通的牛马车停在路边。

  牛马车上坐着正是昔日权倾天下的东厂督公张鲸。

  从高位上退下来的张鲸,头发已是苍白精神不振,他坐在马车上勉强支撑着,却仍不知觉的打了个盹。

  等醒来时,张鲸浑浊的眼睛警惕的张望四周,等到看到马车四周站着数名从属他多年的死士后,方才放下心来。

  他知道他的名声不太好,这一次天子允他生还家乡若半途上为人撞见,是少不了麻烦的,眼下他之所以冒险侯在这里,是为了等一个人。

  不久来路上行驶来一辆马车,张鲸犹如惊弓之鸟,一下子握住了车杆,左右死士也是戒备起来。

  但驾驶的马车只是一名普通的汉子,但见他将马车一停,朝张鲸这里打量了几眼,然后他挑开车帘从车中请出了一名中年女子,以及一位少年。

  张鲸见了这女子啊地一声,当即跃下马车。

  二人一见即拥在一起,相扶痛哭起来。

  然后张鲸看向了那少年,那少年有些胆怯,那女子道:“快,叫大伯。”

  张鲸摆了摆手道:“十几年没见,别吓坏了孩子,以后我们三人死也不分离。”

  那女子点了点头,张鲸走到那男子面前,忽然道:“多谢林部堂言而有信,让咱家与家人团聚。”

  “这女子本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奈何当年家乡大旱,家里没有一颗米,咱家为了一家生计就入宫……后来她就嫁给了我族弟……”

  说到这里张鲸抹泪道:“这些话让你见笑了,请你转告林部堂,咱家与他虽为政敌,但他的为人,咱家心中是佩服的。”

  说到这里张鲸从怀中掏出了几封书信然后道:“这是林部堂要的东西,咱家从来没有将它放在自家的地库,而是贴身藏着以免不测,今日奉还给他,也算完璧归赵了。”

  那人将书信看了几眼,然后揣入怀中当即道:“多谢了。”

  张鲸点了点头,当即搀扶那女子和少年上了自己马车。

  随即张鲸一行驾车远去。

  而那代表林延潮而来的人,自是展明,他目送张鲸马车远去后,同时朝两旁树林里作一个手势。

  但见树林里埋伏着几十名刀手,也是悄无声息地退去。
大明文魁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damingwenku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明文魁http://m.owolove.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文魁》版权归原作者幸福来敲门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