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后一个太子_第五十章 收复赤嵌城

推荐阅读:5045
  一场又一场的偷袭,荷兰人不知出现了多少俘虏,多少逃兵。随便抓几个舌头就把荷兰人自以为遮得严严实实的东西给摸了清楚。

  战象虽然调教得很好,又是蒙步,又不吵闹,可总得吃东西,总有粪便出现。再用排除法算一算,很容易就知晓了里面是个什么东西。

  有了情报就有准备。

  明军早就备着这一场围点打援,岂能不做足了预备?

  眼下,杨朝栋见荷兰人终于亮出了自己遮遮掩掩的秘密武器,顿时放松一笑:“有句话叫什么来着,黔驴技穷。这说得是个什么故事?驴子啊,他在老虎面前用尽了一切可以吓唬对方暂时不行动的计策。最后……所有表面的虚张声势都结束了,该猛虎,释放属于自己的威严了。勇士们,大明帝国勇敢的战士们,保家卫国而来的同胞们,发出你们的怒吼,进攻!”

  “杀!”

  “杀!”

  “杀!”

  ……

  简短而极具节奏性的口号下,是行动迅速严整的明军。

  林鸿飞艳羡地看着杨朝栋麾下这支精锐之师的行动,这支混杂了老营与新营兵马的第一营毫无疑问是台湾国民警卫队的第一强兵。

  因为,除了从大陆母国支援来的老营以外,就是新加入的新营兵马也是郑氏希望公司从日本带来的老兵。他们的经历,可以追溯到进攻日本人的夜袭之战上。

  这样一支精锐之师的加入,让杨朝栋麾下的武力无比可靠。

  战象的迎头冲锋之下,九百名明军士兵毫无慌乱,排着没有经过一点骚乱的阵列向前进发。他们勇敢而强大,自信而沉着。

  一直到两军相距两百米的时候,这时,一直游骑从明军身后突兀地冲出。林鸿飞认出了这支游骑的带领人。

  那是郑成功的从弟郑省英,一个年轻而骄傲的少年郎。

  他骑术精湛,麾下的骑士也是一个个的行动果断利落。他们冲出明军本阵,斜刺里地冲向荷兰人的战象。

  相比于人类,战马颇为巨大。但相比较于高大威猛的战象,几匹战马又显得那么细小,脆弱得好似玩具一样。

  一共八名骑士冲去,却悲壮得好似绝望的突袭。

  战象对于军阵的破坏性是无比巨大的,在严密而厚实的板甲下,缺乏破甲条件的燧发枪难以击破。只有火炮才有这样的威力。

  但是,短时间里显然难以调集火炮过来。如果离得远,准头又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似乎有点死结,以至于明军派出了仅有的八名骑士。

  毕竟,海船的运输量十分有限,运送战马代价高昂。

  “中国人面对战象,果然已经吓坏了脑子。几名骑士,难道就能划破战马的铠甲?”

  “也许已经绝望了,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或许,当战象将他们的肉体踩成肉泥的时候,才能让他们找到唯一的弱点,那些没有甲胄覆盖的脚底。”

  “哈哈哈,真是勇敢而愚蠢啊。也许,中国人还是有一些勇气,那就是送死的勇气。”

  ……

  赤嵌城上,无数议论声响了起来。

  “伯尼,也许你应该准备更多的犒劳物资。胜利越是巨大,欢呼就应该更加猛烈。对吗?”雅各布看着伯尼,笑容不怀好意。

  “雅各布阁下,我会准备好的,您请放心。”伯尼无可奈何地应了下来,但心中却是思绪乱飞,很是不解。

  骑兵的出现显然不是偶然,这说明明军已经有了准备。

  但是,孤零零的八名骑士就是中国人的准备吗?

  难道,这就是杨朝栋引以为傲的优势?

  如果中国人的战斗力只体现在嘴皮子上的话,那也太让人失望了。回忆着杨朝栋从容与自信的表情,伯尼恨不能理解。哪怕以他对陆军战斗并不成熟的理解也明白,八名骑士想要解决五头钢铁巨兽一样的战象几乎没有办法。

  但有的时候……

  战争的艺术,就是这么不可理喻,就是这样出人意料。

  郑省英骑在马上,看到了眼前荷兰人眼中的不解、嘲弄以及喜悦。

  八名送死的骑士,似乎就是他们对郑省英的评价。

  但真相只是如此么?

  郑省英冷笑一声:“这些蛮夷,永远不会知道天朝上国的强大。匠作大院里的东西,今天……就用你们,来证明一下新武器的威力!”

  说完,郑省英低着身子,从战马的包裹里掏出了一个琉璃瓶子。

  随后,双手松开,火捻子迅速从怀中拿出。火星冒出,蹭在了琉璃瓶子的口子上。一点火光迅速冒起,郑省英显然训练多次,流利地将琉璃瓶抛出,丢向身前的战象。

  他距离战象已经不到十步了。

  抛出去以后,琉璃瓶子准确地落在战象的身下。

  随后,在战马转身离去的过程里,郑省英眼疾手快地将余下一共四个琉璃瓶子纷纷点燃,动作干脆利落,甚至带着一点行云流水的美感。

  余下的七名骑士同样如此,他们迅速地将琉璃瓶丢出,纷纷落在了战象的脚下。

  看着这一幕,贝德尔心中升起了浓重的不安。

  “拦住他们,杀死他们!”眼看这八名骑士已经开始调转马头,贝德尔急了。尽管,这个命令已经晚了。

  荷兰人纷纷列队射击,可惜他们显然没有骑兵,只能指望火绳枪的射程击中明军。

  但重要的显然不是这一点。

  四五十个琉璃瓶子落在了战象的脚下身侧,有的直接撞在了战象的铁甲上,迅速破裂。随后,五颜六色的妖冶火光腾地冒起。

  “救火!”阿尔多普怒吼着,不顾一切地领着孤零零的几人冲过去。

  贝德尔浑身发寒,他明白了中国人的应对之法。

  火攻,一个古老而屡试不爽的计策。

  没错,战象皮糙肉厚,加上了厚实的甲胄以后,就是子弹也难以攻破。他们是移动的城堡,是钢铁的巨兽,看似不可抗拒。

  但是,战象显然也并非没有弱点。

  一个老鼠爬进战象的耳朵,就足以让这个庞然大物疯狂。

  更何况……当火焰燃烧在战象的脚上?

  这些庞大的巨兽虽然已经被驯服,但一旦火焰燃烧起来,这些战象却会陷入疯狂。不像战马,战象这种有不低智慧的哺乳动物是很敏感的存在。一旦他们发狂起来,根本不会对昔日的主人有任何感情。

  他们可以踏破敌人的战阵,也可以踏破自己人的。

  一想到这样一个可怕的后果,贝德尔整个人仿佛跌入了北极的海水之中,遍体发寒。

  那样恐怖的后果,是他无法承担的。

  阿尔多普扑了过去,贝德尔万分感谢:战后,一定要给他一个大大的功勋!

  但是,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如果那么容易扑灭,郑省英岂会对此感觉骄傲?

  阿尔多普提着水桶疯狂撒过去,但是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火焰依旧熊熊燃烧,并未熄灭。

  一名荷兰士兵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拼命扑打,换来的结果却是身上的衣服也被燃烧起来。

  甚至,有人试图扑打火星,反而被溅起来的火星沾染上,火势猛烈燃起。

  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迅速让外壳的铁甲升温,战象已经开始嘶鸣,他们躁动不稳,感觉到了极度不舒适的触觉。

  贝德尔的心都揪在了一起,他冲过去,扬起尘土,试图扑灭他们。

  但火势已经燃起,越来越大,无法被水浇灭,无法被扑灭的大火击溃了所有人的信心。

  “魔鬼!魔鬼的力量!”

  “地狱之火!”

  “是拜占庭的魔鬼火焰,他们在海上甚至都可以燃烧起来。恐怖的中国人,魔鬼驱使的中国人!”

  “上帝啊,拯救你的羔羊吧!”

  ……

  无数鬼哭狼嚎的声音响起,阿尔多普绝望了,他身边仅有的几名士兵看到了这样可怕的场景再也无法维持战斗的信念。

  贝德尔这会儿猛地响起了另一个事情,一下子也顾不得阿尔多普的绝望。

  “明军杀过来了……中国人,该死的,为什么在这样的关键时候杀过来了!中国人,中国人,中国人!”贝德尔看着眼前的事情,心凉透了。

  他们排着严整的阵列,冲到了距离荷兰人六十步外的距离里。

  这已经是中兴一式步枪可以重创敌军的最佳射程。

  而这会儿,中国人的对手,荷兰人的军队却因为战象浇下无法熄灭的大火已经乱糟糟,队伍散乱,士气低落,无数恐慌的声音不断响起,腐蚀着他们的信心。

  “嗷!”

  “嗷!”

  “嗷!”

  ……

  一直以来沉默温顺的战象终于忍受不了越来越恐怖的高温,发狂了。一声声暴躁的怒吼,他们看向驯养自己的人,却因为蒙步遮住了他们的眼睛,耳朵听不到声音而陷入发狂。

  驯兽员们无计可施,火焰已经让两名驯兽员浑身沾染了可怕的火焰,脱得光光的,跑得远远的。

  终于,荷兰人崩溃的开端发生了。

  一头战象脱离了队伍,狂躁地朝着前方冲去,却是毫无目的,偏离了明军的军阵。

  而另外两头战象各自乱跑,试图靠着跑步让脚底炙烤着四脚的火焰温度稍稍低一些。还有两头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他们直接朝着荷兰人的军队冲去。

  战争巨兽还未杀敌,却将自己的队友冲击得七零八落。

  砰砰砰……

  郑省英看着眼前的一切,畅然大笑。他的身旁,明军主力开火了。

  排枪之下,是倒下的荷兰人的身影。

  只不过,让郑省英感觉有些以外的是,只是一轮排枪,他的敌人就已经失去了战斗的意志。

  逃跑的狂潮出现了,一个,两个。一个排,两个排……

  随后,一个个方阵崩溃。

  他们寄予厚望的战象没能杀伤敌人,反而将他们自己的队友杀得七零八落。无法被扑灭的魔鬼火焰让他们战斗的信心跌落云霄。

  当明军发起进攻时,没有任何人还有信心能够击败敌人。

  面对注定失败的战斗,如何指望这些来到遥远东方的荷兰士兵拥有忠诚的信念呢?

  投降,逃跑。

  四个简单的字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了战场上。

  当敌人逃跑时,就是骑兵们发挥最大威力的时刻。

  郑省英出现了,他们只有八名骑兵,却让余下超过八百名荷兰人放下武器,也失去了逃跑的信心。

  两条腿是跑不过四条腿的。

  战斗,就这样短暂而迅猛地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结束了。

  嘭……

  这时,一头战象一头冲进了赤嵌城的护城河里。

  在河底,战象脚下的火焰终于熄灭了。

  得到解脱的战象渐渐恢复了离职,嗷地喊出了放松的声音,随后看向城头上的人类。

  赤嵌城的城墙上,一片静谧。

  雅各布的双手死死地捏着城墙,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望远镜,已经被他重新挂在了脖子上,他就这么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幕。

  两军对垒,战象出列。

  八骑突出,魔鬼火焰。

  一朝接战,荷兰尽毁。

  时间流逝,不过转瞬……

  这么短的时间里,从希望到绝望,从天堂到地狱。余下的,只是面色苍白的雅各布。

  伯尼死死地捏着手中的单筒望远镜,眼见荷兰人的军队全面崩溃,终于才放下手中的望远镜。他看着城墙下,那头无辜的战象这时候也抬头看过来。

  他回忆起了杨朝栋离开时的那一幕。

  那会儿,杨朝栋笑着对他说:“噢,忘了和你说。很快,你们的热兰遮城就要派出援兵了。我会帮助你解决他们做决定的。”

  “我会帮你做出决定的……决定……决定……不,不,不。对于英国人而言,对于我伯尼而言,如果不想横死在台湾岛上。那么,这只是我最后的机会了。最后的机会啊!”说着,伯尼忽然间摸向怀里那病精致小巧的手枪。

  伯尼走向雅各布,低声温柔地说:“雅各布阁下,现在不是镇静的时候,您听我说。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利益,我们必须……”

  “是,是,必须团结在一起!英国人、荷兰人、还有西班牙人。我们团结在一起,还有机会守住赤嵌城!”雅各布癫狂地大喊。

  “不……不……不,我是说。您必须死,您死了,我们所有人才能平安呀。”伯尼掏出手中,迅速朝着雅各布一枪打去。

  嘭……

  雅各布握着心脏,感受着力量不断失去,瞪大了眼珠子等着有人给他复仇。

  但是,没有。

  有的,只是打开城门的声音。

  “欢迎这个世界的主人,大明帝国!”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damingzuihouyigetaizi/,欢迎收藏
手机看大明最后一个太子http://m.owolove.com/damingzuihouyigetaizi/大明最后一个太子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大明最后一个太子》版权归原作者几字微言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5045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