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妃娇_第一百七十四章 药

推荐阅读:9675
  朝堂中的气氛十分激烈,后宫的气氛也有些低压,连宫妃们都小心翼翼安静低调了不少。不过这并不包括姜钰,她此时在紫宸宫过得甚是逍遥。

  浔阳长公主还住在紫宸宫里并没有出宫去,除了时不时跑到紫宸宫来闹着要见浔阳的皇后之外,浔阳长公主这日子过得还算清静。

  此时两人一人端着一碟的荔枝,两个人都吃得满嘴汁。

  刚刚从岭南快马加鞭进贡到宫里来的荔枝妃子笑,枝头上成熟的第一拨,看起来个个膜如紫绡、皮薄肉厚,剥开后果肉晶莹剔透,香气清远,吃起来甘甜多汁——难怪是当年杨贵妃最爱吃的荔枝,吃起来果然就是好吃。

  姜钰手里掐着一个刚剥开了皮,看起来晶莹剔透的荔枝,忍不住叹了一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浔阳长公主听着“嗯嗯”了一声,吐掉嘴里的荔枝核,对姜钰竖起拇指赞叹道:“好诗!”然后又道:“都说宫里淑妃才情了得,冠绝京城,臣妹听嫂嫂作的这句诗,恐怕姐姐的才情不在淑妃之下。”

  姜钰:“……”姑娘,这可不是她作,而是当年唐朝一位叫做杜牧的老先生作的,而且还是讽刺唐明皇和杨贵妃穷奢极欲荒淫误国的诗句。

  不过当然,这个时空大约跟她原来那个时空不一样,这里以前没有一个叫做唐朝的时代,自然也没有一个叫做杜牧的诗人,所以也没有人念出“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这样的诗句。

  姜钰将自己碟子里的荔枝拿起来放到浔阳长公主已经空了的碟子里,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长公主多吃点,不够了还有。”

  正说着墨玉从外面走了进来,对姜钰和浔阳长公主屈了屈膝,道:“娘娘,公主殿下。”

  姜钰抬起头来问她:“怎么样,荔枝都赏赐到各府上去了?”

  墨玉道:“是,都分下去了,按照娘娘的吩咐,周府和宁远侯府都多赏了一筐。”说着顿了顿,又问道:“只是,娘娘,奴婢不知道宁国公府和安国侯府此时还应不应赏。”

  姜钰听着想了想,还真的有些犹豫,一时也拿不准宇文烺的意思。

  按理来说,宁国公府和安国侯府是国舅府,安国侯府还是国丈府,本该是头一份。但此时宇文烺好像还在跟崔家干架,她此时赏了,会不会与宇文烺的意思相背。

  浔阳长公主这时候开口道:“赏,为何不赏。皇上现在明面上只是绑了一个崔冕,又没说要让崔家受崔冕的牵连,不赏于理不合,也会得罪崔家和太后。事后皇兄要是和崔家‘握手言和’了,嫂嫂到时倒是不好找补。不过嫂嫂此时不好出面,您让皇后去,皇后非要赏自己的娘家,您一个贵妃总拦不住,皇兄就是不高兴要怪也怪不到您头上。您说是不是。”

  姜钰听着想了一下,于是转头对墨玉道:“你让人给皇后透个消息过去,说今年给宁国公府和安国侯府的荔枝还没赏下去。”涉及到了崔家的面子,到时候皇后自然会亲自来“督办”给宁国公府和安国侯府赏赐荔枝的事。

  浔阳长公主吃完最后一颗荔枝,拿帕子擦了擦手。

  姜钰见了问她道:“公主还要不要再来点,荔枝还多得是。”

  浔阳长公主摇了摇头,道:“荔枝虽然好吃,但吃多了也湿气重,还是要节制些好。”说着又道:“对了,今日皇兄好像去了椒兰宫见淑妃去了。”

  姜钰摊了摊手,道:“可不是嘛,椒兰宫说是淑妃的病情恶化,你皇兄就火急火燎的去了。”

  浔阳长公主握了她的手笑道:“嫂嫂就别吃醋了,在皇兄心里,三个淑妃加起来也没有嫂嫂一个重要。皇兄去看她,也不过就是可怜她罢了。”

  姜钰可真的一点都不吃醋,不过她有些好奇的看着浔阳长公主,问道:“浔阳,你是在我一个人面前这么会说话呢,还是在所有人面前都这么会说话。你不会在淑妃面前,也会说三个贵妃加起来都比不上一个淑妃吧?”

  浔阳长公主笑瞥了姜钰一眼,撞了撞她的手臂,半撒娇道:“看嫂嫂说的,臣妹是那样的人吗?”在别人面前也就算了,在淑妃面前她可一定不会这么说。

  浔阳长公主叹了一口气,道:“淑妃这个人可不好打交道,心机太深了,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她卖了还要帮着她数钱。臣妹愚笨得很,还是远着些好。”她这人不能得罪,但也绝对不宜走得太近。

  姜钰听着这才有些舒服了,于是又玩笑一般的对浔阳长公主道:“你怕淑妃心机深,就不怕被我卖了。”

  浔阳长公主捂着嘴笑了起来,道:“嫂嫂,臣妹要是说了实话您可别生气。”

  姜钰道:“你说,我不生气。”

  浔阳长公主道:“嫂嫂比臣妹还傻,嫂嫂怕是卖不了臣妹。”

  姜钰:“……”有这么说话的吗!

  姜钰故意装作生气的瞪着浔阳长公主道:“浔阳,本宫觉得你今天最好滚回你的公主府去。”说完哼哼的站起来,进了内殿。

  浔阳长公主在后面捂着嘴呵呵的笑,看姜钰的背影眉眼都是笑意。

  而此时的椒兰宫里,宇文烺看着床上的孟萱玉,脸上有些面无表情,一边听着旁边的陆太医跟他禀报:“……淑妃娘娘的病情加重,是因为这段时间淑妃并没有按时服药的缘故。只要按照方子重新按时服药,必然会慢慢痊愈的。”

  孟萱玉看着宇文烺有些生气的脸,勉强笑了下,伸手扯了扯宇文烺的袖子,对他道:“皇上,臣妾并不是不喝药,只是这药实在太苦了,实在喝不下。”

  一旁的徐昭容却在这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宇文烺道:“……皇上,根本不是这样。淑妃娘娘不喝药,全是因为这药是贵妃娘娘宫里煎好送来的,所以不敢喝。”

  宇文烺冷声问道:“贵妃宫里煎好送来的又怎么样了?”

  徐昭容道:“皇上不是不知道,贵妃娘娘一直讨厌淑妃,上次因为淑妃娘娘小产的事她被皇上发落进了冷宫,心里肯定不知道多恨淑妃。您看皇上前些日子离开宫里才几天,她就把椒兰宫的宫人全都换了。此时她非要将淑妃的药拿到紫宸宫煎,哪里会这么简单,她送的药如何能令淑妃放心的喝。”

  孟萱玉连忙斥道:“徐昭容,你别再胡说。”说着又一副为孟蘅玉说话的语气,道:“皇上,您别听这徐昭容瞎说,蘅玉怎么会害臣妾,蘅玉一定不会害臣妾的。”

  宇文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望向旁边一碗已经冷却却还没喝的药,指着问她道:“这碗药就是紫宸宫送来的?”

  徐昭容点了点头,道:“是。”
帝妃娇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difeijiao/,欢迎收藏
手机看帝妃娇http://m.owolove.com/difeijiao/帝妃娇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帝妃娇》版权归原作者梅雨知时节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9675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