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疑案三内|第十一章 灭门案性质已定

推荐阅读: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我的绝美老婆神恩魔法师灵武帝尊无敌战斗力系统武神至尊绝色总裁爱上我疯骑士的宇宙时代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萌娃招父:娘亲是鬼医
  这个结论非常重要,因为它完全推翻了、否定了陶嫣红、陶嫣然姐妹俩不是陶为良亲生的猜测。这样一来,陶为良杀死自己的老婆和两个女儿,然后畏罪自杀的判断就完全站不住脚了——两个女儿是不是自己的,陶为良的心里最清楚;数学上有负负得正的定律,遗传学上也有负负得正的说法,一对长相非常一般——甚至有点丑陋的父母孕育一个标志漂亮的女儿的例子有很多。凶手杀害了陶为良一家四口人以后,还精心伪造了现场,两个女儿房间里面的,楼梯上的拖鞋印(陶为良的拖鞋印)是凶手伪造的,两个女儿房间里面的头发(陶为良的头发)也是凶手伪造的。连匕首抓手上的指纹(陶为良的指纹)也是凶手伪造的。凶手作案的时候,既穿了鞋套,又戴了头套,所以才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凶手作案的整个过程干净利索,可见,凶手在动手之前,是经过精心谋划和准备的。

  “72117”案的性质能定下来,刑侦的大方向就定下来了,这就是新的刑侦技术和手段的优越性。

  那么,在警方面前说谎的人会是谁呢?

  陈杰将陶为良社会关系图中所有人写在笔记本上,他们是:

  陶为良的哥哥陶为善,陶为良的妹妹陶为英(丈夫余伟杰),陶为良的表弟戚建军(陶为良姑母的儿子);

  陶为良的表弟索大友、索大贵(陶为良舅舅的儿子);

  陶为良的小姨子宁志美(包括宁志美的丈夫龚明扬);

  陶为良单位的同事——副科长吴启超,崔凯敏(包括崔凯敏的老婆黄乔巧);

  陶为良的高中同学唐旭东;

  陶为良的邻居魏大妈、祝大鹏和袁发展、雷景华夫妻俩(在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中,是没有这几个人的。陈杰觉得应该把他们列到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中去。第一,从某种角度讲,这几个邻居是和陶家联系最紧密的人,把他们纳入警方的视线,是理所当然的;第二,他们长期生活在陈家大院,那些和陶家接触往来的人,他们是最清楚的,所以,案子的线索可能就隐藏在他们的记忆之中。)

  陈杰还把陶为良好朋友戴顺利也写在了笔记本上(在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中是没有这个人的,他的情况是郝队长口述的。戴顺利从小就和陶为良在一起玩耍,又是住在一起的邻居,后来又成了好朋友,他也应该是对陶家社会关系比较熟悉的人之一。)

  在暂无头绪的情况下,陈杰决定还是从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入手,目的有两个:第一,对陶为良社会关系图中所有人重新调查,看看能不能发现一些线索——这还是同志们调查的重点;第二,通过这些人做一些深度的挖掘,看看陶为良的社会关系图有没有遗漏掉什么人。

  同志们接触的第一个人就是陶为良的哥哥陶为善。地点在陶为善的家,陶为善的家在下关粮库宿舍区一个筒子楼里面,门牌号是七号大院三幢304室。陶为善的老婆赵碧莲也在家。

  夫妻俩都已经退休,陶为善有哮喘病,老婆赵碧莲的身体还不错。夫妻俩育有一二两女,都已经成了家搬出去住了。

  陈杰说明来意以后,陶为善沉默良久,脸上似有悲切之情。

  赵碧莲给大家泡了几杯茶,然后坐在老伴身边:“自从为良家出事以后,为善的心情一直不好,我们和为良虽然很少走动,但他们兄弟俩毕竟是同一个父亲所生,为良出事以后,老爷子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只撑了四年就撒手西去了。”

  陶为善干咳了几声之后,然后用沙哑的声音道:“这个案子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年,”陶为善望了一眼郝队长,他竟然还认识郝队长,“这个案子,郝队长他们查了大半年,都没有查处一点眉目来,连为良自杀还是他杀,都没有一个结论性的意见。你们现在查这个案子,是不是太迟了?”陶为善对同志们重拾旧案不以为然。

  “这个案子确实很复杂,确实难度很大,当时,刑侦技术和刑侦手段即单一,又落后,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已经对陶为良一家四口人进行了da鉴定,鉴定结果是,陶嫣红和陶嫣然是陶为良亲生的,所以,陶为良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嫣红和嫣然当真是为良亲生的?照这么说,宁志秀并不是不守妇道。”赵碧莲道。

  “过去,关于宁志秀的一些猜测都是没有根据的,da鉴定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么,凶手是如何进屋的呢?”陶为善一直没有忘记案子的事情。

  “这——我们已经找到了答案,陶为良家一楼从东向西数第四对窗户有一个比较大的缝隙,我们已经用工具试过了,凶手凭借工具,既能从外面将窗户的插销拨开,又能从外面将插销插上。”

  “一定是为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要不然,人家也不会下这么重的狠手。”

  “你们对陶为良比较了解,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好色成性,别看他人长的不怎么样,但对付女人上很有一套。我早说过,他要是出事的话,肯定出在这上面;他还比较贪,他占着自己是房管科科长,捞了不少好处。”

  这两个方面,笔者在前面曾经提到过。

  “陶为良确实不是玩意,但凶手一夜之间杀了为良一家四口人,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这就是我们来找你们的目的。二十二年前,凡是和陶为良有关系的人,郝队长他们都逐一进行了调查,所有被调查过的对象都没有作案的时间。这是郝队长他们当初调查过的人,请二老看看,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重要的遗漏。”

  陶为善从陈杰的手上接过笔记本,将老伴递到他手上的老花镜戴在鼻梁上,然后慢慢看了起来。老伴赵碧莲也和他一起看。

  三四分钟以后,陶为善取下眼镜:“和为良走得比较近的人全在里面了,老太婆,好像没有什么遗漏。”

  “是啊!这个名单已经很详细了,我们知道的也是这些人,”赵碧莲道,“你们还可以去问问为英。”

  “对,你们再去找为英问问,自从我母亲去世以后,我们和为良,包括老爷子走动的就少了,为良和为英是一个母亲生的,他们之间走得很近,为英对为良的情况知道的比较多。”陶为善道。

  “我们之所以和老爷子走动的少,是不想给老爷子增添麻烦,我们夫妻俩的工作都是老爷子安排的,我们的经济条件比较好,老爷子带着为良和为英过,生活勉强能过得去,所以,我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都是自己解决,从不去打扰老爷子。虽然我和为良不是一母所生,但为良对我们还是很不错的,他条件好了以后,还经常帮助我们。”

  陶为善是想说,他和陶为良之间没有什么恩怨。

  “我们认为,杀害陶为良一家四口的凶手,应该就藏在这些人中间——”陈杰指着笔记本上的名单道,“一定是这些人中的某一个人对警方说了谎话。

  陶为善沉思片刻道:“你们可以再和这两个人接触一下——”陶为善重新戴上眼镜,俯下身体,指着笔记本上两个人的名字道,“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案子的事情,我总觉得这两人有问题。”

  陶为善所说的两个人就是陶为良的两个表弟索大友和索大贵。

  陶为善的想法和郝科长的想法不谋而合。郝队长曾经说过,他担心和索家相关的证人证言可能有问题,因为和索家相关的证人基本是索家的亲戚。索大友说案发当晚,他在老表陈怀仁家打麻将,一起打麻将的还有李正林和蒲永江两个人,后经调查,李正林是陈怀仁的连襟,蒲永江和李正林是远房表亲。郝队长不能排除李正林和蒲永江做假证的可能,总而言之,索大友想找人证明自己没有作案时间,应该是一件非常简单容易的事情,因为,索家在当地的亲戚太多,一根棍子倒地上,就能砸到好几个索家的亲戚;至于证明索大贵案发当晚在他家打八十分的范小军和另外两个证人的证词也很值得推敲。搞不好,他们也是索家的什么亲戚。至于索大贵的儿子,索大贵想让他说谎,也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那么,陶为善是怎么想的呢?他把目光投到索大友和索大贵兄弟俩的身上,总应该有一些东西做支撑吧!

  “您觉得索大友兄弟俩有些可疑,根据是什么呢?”

  “为良的舅舅索梁栋在沿江一带名声很不好,他常做一些欺男霸女的事情,手上有好几条人命,他还开过烟馆,经营过鸦片,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恶棍。他仗着家里有钱,一次次化险为夷。我们陶家是军属,是‘光荣之家”。我爷爷是二等残废军人,爷爷平时告诫我父亲和索家人少来往,保持正常的关系即可,不要走得太近。为良他母亲也不希望和娘家人多走动,土改的时候,土改工作队领着乡亲们分索家的不义之财,索家得到消息后,连夜拉了几箱子东西到我家来,我爷爷虽然不高兴,但碍于亲戚情面,就把东西收下了。索家之所以把东西藏到我家来,就是看中了我家是军属和’光荣之家’这块招牌。风声过去以后,我爷爷就让索家人把东西拖走了,我爷爷怕这些东西给家人带来灭顶之灾。所以,跟索家人说好了存放几天,时间一到,就请索家把东西取回。我爷爷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亲戚遇到了困难,肯定要帮忙,但索家人也要为我们陶家人想一想,万一事情败露,连累了我们陶家,以后连亲戚都没得做了。到规定的期限,索家把东西拖走了,又藏到了别的亲戚家,结果被工作队的人知道了,于是,派人把三箱东西抄走了,为此,索家恨死了我们陶家人,如果不把东西转移到别的亲戚家,那三箱子东西就不会出事了。后来,连为良他娘都不怎么回娘家了。”

  陶为善提供的情况已经超出了郝队长了解到的情况,“72117”灭门惨案的历史背景比卷宗里面反映出来的背景还要复杂。

  陶为善涉及到了一些细节。

  “有一次,为良的母亲回娘家——女人吗?她走的再远,娘家总是要回的,她敲了半天门,竟然没有一个人开门。最后,为良他母亲是哭着回家的。可见索家人有多恨陶家人,连自己的女儿都拒之门外。其实,我们陶家对索家人一直很好,索家在当地是一个大家族,七大姑八大姨,亲戚特别多,只要他们进城,那肯定是要到我们陶家来的,好酒好菜招待不说,临走的时候,还要带一点礼物回去,索家的亲戚,不管是结婚还是死人,连过生日,我们陶家都上份子,每次份子都是最高的,我父亲在部队当团长,索家人扛着我父亲团长的牌子,为自己撑门面。为良的母亲在娘家吃了闭门羹以后,回到家就生病了,看为良的母亲整天郁郁寡欢,我父亲就亲自出面,备了一份大礼,亲自上门致歉赔礼,索家人才勉强把气消了。为这件事情,我爷爷越发瞧不起索家人,但看在为良母亲的份上,也就把气憋在了心里。一九五零年秋天,”陶为善也提到了一九五零年秋天,他提供的情况或许会比郝队长了解到的情况更详细一些。

  “刚解放的时候,索梁栋整天是惶惶不可终日,他发现天真的变了,过去,有好几个仇家到上面去告索梁栋,都被索家用钱一一化解了。解放以后,情况不一样了,一个又一个恶霸被人民政府枪毙了。仇家见机会来了,就写联名信到市政府去告状,上面就派了一个工作组住在沿江专门调查索梁栋的罪行。
古城疑案三内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guchengyiansanna/,欢迎收藏
手机看古城疑案三内http://m.owolove.com/guchengyiansanna/古城疑案三内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古城疑案三内》版权归原作者独眼河马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