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华记|番外十六、荣归(全文终)

推荐阅读:异界建筑师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华山神门神脉至尊五百年前合租医仙绝色妖娆:鬼医至尊灵武帝尊帝道传承天域神座
  由于沿途不断有官员来拜见朱泓和谢涵,因而谢涵一行到达石南镇时已经是十天之后了。

  童家和童家送嫁的队伍在镇上包了一个客栈住了下来,谢涵近乡情切,加之镇上也安排不下这么多人,和朱泓商议了一下,直接踏着暮色回家了。

  马车刚一拐上通向村口的小路,谢涵便透过车帘看见了村子大门口的两排整齐的火把,同时也看见了大门口跪着的那堆黑压压的人。

  领头的是谢耕田、谢耕山兄弟两个,接着是谢家的族老们,再后面便是谢沛谢沁等一干人等。

  “两位大伯请起,各位长辈们都请起吧。”谢涵和朱泓两个亲自上前扶起了谢耕田和谢耕山。

  “孩子,孩子,来,大伯好好看看你,你,你如今是皇后了,是皇后了,可惜,你祖母和祖父都没有等到这一天。。。”谢耕田拉着谢涵的手呜呜哭了起来。

  “是啊,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二伯还记得那年你回来时那个小小的身影,一路哭着跑来,摔了一跤又一跤的,孩子,这些年你也。。。”谢耕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他想起来谢涵这些年的不易,也想起了他对谢涵的愧疚。

  “两位大伯,不哭了,来,认识一下,这是我和涵儿的三个孩子。”朱泓把安安三个推了过来,同时把谢涵的手从谢耕田的手里拉了回来,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安安带头行了个抱拳礼,“两位外祖父好。”

  谢耕田和谢耕山见此忙不迭地又跪了下去,“殿下好,公主好。”

  “大伯二伯,这不是在宫里,这是在家里,不用动不动就下跪的。”谢涵看着谢耕田两鬓的白发,忍不住有些心酸。

  不管怎么说,谢耕田那些年对她真是尽到了一位长辈的责任,尽可能地给了她一份长辈的呵护。尽管,这份呵护有些略显单薄。

  可那是现实使然,不是他本性如此,因而,谢涵对他的感念比要谢耕山深切多了。

  “对对,回家,你们是回家来了,我们回家,孩子们,我们回家,我们回家了。”谢耕田一听谢涵说回家,激动得语无伦次了,伸出手来想要抱抱两个孩子,可一伸出手去又自觉不妥,忙把手缩了回来。

  没办法,做了一辈子农民,骨子里的自卑是改不了了。

  谢涵主动弯腰把盼盼抱起来放到了谢耕田的手上,转身对仍跪在地上的乡亲们说道:“各位长辈各位亲朋,大家都起来吧,我这次带着夫君一起回乡,一是为了祭祖;二是我小弟高中了探花,要回乡摆酒娶亲,到时请大家来吃喜酒。还有,我们夫妇会在家里住几天,你们就当是一位远嫁的女儿带着丈夫孩子回娘家走亲戚,没什么好稀奇的,大家该做什么仍做什么,千万不要因为我们回来耽误了你们的农活。”

  “那不一样,庄稼年年可以种,可皇上和皇后这辈子估计也只能见这一回了。”有人大着胆子回应了一句。

  “就是,我们谢各庄的祖坟冒青烟了,二十多年前出了一个探花郎,如今又出了一个皇后和探花郎。”有人附和道。

  “我更好奇的是,皇上这么大的官也和我们普通人一样愿意陪女人回娘家?”有人质疑道。

  众人正七嘴八舌地说着时,忽然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走到了谢涵和朱泓面前,一边比划一边说道:“皇上,皇后,你们还记得我吗?当年就是我算出来你们要大富大贵的啊,可他们都不信,说我是疯子,你们两个能不能行行好,帮我正个名,我不是疯子。”

  老人的话令谢涵和朱泓同时想起了那场葬礼,还有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没想到这世上果真有如此巧合之事,看来冥冥之中真有天意,要不也不可能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提示和暗示。

  不过当时朱泓因为抱着晕倒的谢涵离开了,并没有见过这位神秘的老人,只是事后听别人提过这件事,故而他对这位神秘的老人还真有几分好奇。

  正打量对方时,只见谢耕田低声说道:“自从皇上登基后,他便有些魔症了,非说自己是半仙,可村子里的人找他算命他又不肯,说只给皇上皇后算,我们也不好跟他计较,怕他出去惹是非,干脆把他养了起来,左右他也是一个人。”

  “正名就不必了,我和皇后的天命如此,也不是你算出来的。不过我和皇后会给你一栋屋子,保你此生衣食无忧。”朱泓对老人说道,打消了找他问话的念头。

  对方一听朱泓会给他一栋房子并给他养老,也顾不得正名了,乐颠颠地转着圈走了。

  朱泓看着他的背影拐到了暗处,这才对谢耕田道:“我们回家吧。”

  随后,谢耕田抱着盼盼,谢耕山抱着朱察,谢涵领着安安,众人进了村子的大门,一路都有火把照亮,一直到谢涵的家门口。

  进了家,一家人厮见完毕,简单地盥洗后,各自找到各自的屋子休息了。

  次日一早,谢耕田早就备好了斋饭和各种果品,一家人浩浩荡荡地出了门往村后走去。

  为了以示隆重,也为了让先人们看看她如今的样子,谢涵和朱泓都特地换上了朝服,不过由于路途不远,两人并没有乘坐龙撵和凤辇,而是一路步行。

  只是谢涵没想到从她家门口出来一直到后山的祖坟,沿途都挤满了闻讯而来的村民,本村的说是昨晚天黑没看清他们夫妻两个有什么变化,外村的说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面圣机会,说什么也要来沾点龙气和凤气。

  朱泓一路笑着和众人挥手,偶尔也会和身边的村民聊几句收成和税赋的问题,这么一耽搁,原本平时只需一盏茶的工夫就能走到的路程花了有一顿饭的工夫。

  祖坟已经修葺一新,坟前的泥土路换上了青石板路,坟前的空地也铺上了青石板。

  谢耕田领着家人按照辈分年龄大小先跪到了谢春生和张氏的墓前,朱泓也陪着谢涵跪了下去,他说老太太生前就受过他的头,如今她仙逝了,更受得起。

  “夫君,谢谢你。”谢涵感动了。

  她知道朱泓是替她回馈那些年张氏对她的抚养和关爱,是张氏抚平了她失怙失恃的伤痛,也是张氏一路护着她才能躲过顾家的数次纠缠,总之,张氏在谢涵的成长过程中有着不可忽略的作用。

  而朱泓正是感念于此,所以才和她一样敬重这位老人。

  “涵儿,我是你的夫君。”朱泓回了谢涵一个笑脸,随即拉着谢涵的手一起磕了三个头,大声说道:“祖父祖母,我是朱泓,我带着涵儿回来看你们了,祖母,你放心,这些年我把涵儿照顾得很好,我们生了三个孩子,这次也一并带来了,孩子们都很聪明,也很健康。对了,祖母,我现在做了皇帝,涵儿做了皇后,这几年谢家在我的扶植下也壮大了,成了京城的大户,大姐夫做了翰林院的学士,二姐夫在吏部,顾錾在。。。”

  “打住,怎么到我这就成了顾錾了?”顾錾不干了,转身抗议道。

  主要是他明白,今儿在老人家的墓前,朱泓是不会和他计较什么失礼不失礼的。

  “小妹夫,我去翰林院的时候你好像还不是皇上吧?”杜廉在前面听见这话也不干了,扭头说道。

  “打住,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方才说到哪里了?对了,顾錾如今在军情处,元元今年刚被点了探花。。。”

  “姐夫,这话我要自己和祖父母还有我父母说,你怎么抢词呢?”谢澜在他们身后抗议道。

  “抗议无效,你们谁要是再捣乱,我一律发配你们去边疆。”朱泓高声嚷道。

  “你敢?你要是不怕我们天天去烦小妹,你尽管把我们都打发走。”新月说道。

  她和弯月分开这么多年,着实很是想念,这些年也没少在谢涵面前抱怨,故而一听要把顾錾他们打发走,她第一个不干了。

  朱泓瞥了她一眼,直接无视了她,看向谢涵道:“夫人,方才我说到哪里了?”

  “夫君,说到元元被点为探花。”

  “哦,对对,祖母,元元被点为探花,他要成亲了,祖母,我和涵儿完成了您的托付,谢家起来了。还请祖父和祖母看在我和涵儿为谢家不辞劳苦的份上,保佑我家涵儿一辈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谁知朱泓的话还没说完,顾錾再次抻着脖子抗议道:“这是什么话?凭什么就要祖母保佑小妹一个人,我们这些人就不要祖母的保佑了?”

  “就是,抗议,什么叫你和涵儿为谢家不辞劳苦,难道我们对这个家就没有贡献?”李榆也开口了。

  “干嘛,干嘛,你们一个个都反了,敢在祖母面前吵架,还有没有一点长幼尊卑啊?要知道我才是这家的大女婿。”杜廉不紧不慢地说道。

  “喂,我们这些正统的孙子还没有说什么呢,你们这些外姓人倒一个个吵起来了?”谢澜撇了撇嘴,说道。

  “这是什么话?你的意思我们不是这家人?”杜廉、李榆、顾錾、朱泓几个同时和谢澜怼了起来。

  周围看热闹的人哪里见过这阵势,不要说皇上,就连一个小小的族长或里长都是整天板着一张道貌岸然的脸,一副生冷勿近的样子,可这皇上倒好,跪了平民百姓不说还和这家的连襟们吵了起来,真是有趣的紧。

  “孩子,他们这么吵没事吗?”谢耕田爬到了谢涵面前,低声问道。

  他倒是想去劝架,可一看谢涵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又怕自己会适得其反。

  “不要紧,由得他去吧,他也是在宫里端的时间长了,出来正好放松放松。”谢涵笑着回道。

  她知道,朱泓是真心不喜欢那张龙椅,可为了她,为了他们的孩子,他不得不坐到了那位置。

  当然了,这里面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朱渊和朱济确实挑不起来,为了江山社稷计,朱泓也不得不把自己绑在了那个位置上,至于以后,他说了,等安安长大了,可以独挡一面了,他就把江山交给他,然后他带着谢涵去四处游历去。

  这不,谢涵正和谢耕田说话时,那边朱泓和顾錾已经交上了手,两人嫌吵架不过瘾,非要活动活动手脚,偏旁边还有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新月和李榆,更有周围一堆起哄的乡亲们,于是,朱泓真脱下了朝服和顾錾比划起来。

  谢涵见此摇了摇头,拉着谢澜跪到了父母的坟前,“父亲,母亲,我和元元来看你们了,元元出息了,中了探花,和父亲一样。到底是父亲的儿子,没有辱没父亲的名声。”

  “父亲,母亲,我能有今天,全仗着姐姐的教导,你们放心,从今后我长大了,会自己照管自己,不会再麻烦姐姐了,请你们在天上好好保佑姐姐和姐夫,保佑姐姐的三个孩子能平安长大。”谢澜说完磕了三个头。

  一旁的朱泓见了,丢下顾錾跑过来,也跪下去磕了三个头,“岳父岳母,我是朱泓,是你们的女婿,我今儿是特地来拜谢你们的,感谢你们生下了涵儿,也感谢你们把她教导得这么好。你们放心,这辈子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的,绝对不会辜负她的。”

  身后的顾錾、李榆和新月弯月等人均侧目,做了一个牙疼的表情,尤其是顾錾,特地用左手托着自己的脸颊怪声怪气地说道:“酸,真是酸。”

  “酸什么,我不但要这辈子对她好,下辈子,下下辈子,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的。”朱泓正色说道。

  “好。”谢涵灿然一笑,抽出了自己的帕子替朱泓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把自己的手放进了朱泓的大手里,“我谢涵也郑重承诺,生生世世,我们都要在一起。”

  一旁的顾錾新月等人再次做了一个呕吐的表情,倒是不远处站着的杜廉看着谢涵,微微一笑。

  (全文终)
闺华记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guihuaji/,欢迎收藏
手机看闺华记http://m.owolove.com/guihuaji/闺华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闺华记》版权归原作者千年书一桐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