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制造_第185章 毕业了

推荐阅读:10238
  尽管在苏联作出了很了不得的事,但这是最高机密,两人在国内仍旧是毫不起眼的学生,顶多家里比较有钱,.

  王强负责接送他们,同时也承担保护他们的责任。但国内前几年刚严打过,本来大环境就非常安全,又是在大学里,根本没有需要他保护的地方。他一个身上带着兵味的大男人走在校园里,反而显得格格不入特别打眼,确认两人的情况不需要特别保护后,王强就离开了。

  只是离开前告之他们:“虽然没有情报部的特别保护,但公安部已经备有你们的档案,有事直接报警,你们立即就能得到重点保护。”

  两人回到学校前,上面就已经帮他们办理好返校的各种手续。在学校的资料档案中,他们就是普通的出国留学交流生,并在苏联已完成学业,如今回校□□而已,连毕业论文都给他们省了。最后两人只要到教务处签字,就可以等着拿毕业证回家了。

  他们的同级生还要半年后才正式毕业,这次是破格提前给他们办的毕业证——毕竟两人唯一的要求就是拿毕业证回家,总不至于连这点奖励都给不出。

  签完字,向老师道谢,两人离开教务处。老师说他们不需要再上课,回家等几天来拿毕业证就行,但两人暂时没有回家的打算。

  拖着行李箱,他们去拜访蒋教授。

  蒋教授不是季椽和宋冀宁的专业老师,但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对他们颇多关照,还心心念念着两人将来读研时来当他的研究生。原本季椽和宋冀宁也是这样的计划,心里早就将蒋教授视为导师,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留学苏联一年半,回来时就研究核/武去了。

  考研……或许将来还是会考,但不可能再当蒋教授的学生了。

  睽违一年半,蒋教授没什么变化,身体硬朗,还在学校带研究生,还记着季椽和宋冀宁。

  他见到两人很是高兴,将他们带到办公室里谈话:“你们两个终于回国了,当初不声不响的离开,也不通知一声,我开学才知道你们居然做为交流生留学苏联去了。我当时还奇怪呢,我们学校根本没有苏联的交流生项目啊!”

  见季椽开口想解释,蒋教授摆摆手:“别说,前几个月我已经被政审过了,也被叮嘱过要对你们留学的事情保持缄默,我就不问你们到苏联干嘛去了。”上下打量两人,他露出欣慰的目光:“你们现在看起来很好,这就够了。”

  季椽露出微笑:“抱歉,让您费心了。”

  双方默契的避过敏感话题,聊起各自近况。蒋教授还是老样子,在学校带研究生,偶尔出差参加一下各种技术交流会。他的学生中,最优秀最喜欢的简彭已经博士毕业,现在留校当了老师,明年有望升为副教授。而他本来的计划是继续带季椽和宋冀宁,如果他们两人继续在学校读书的话,这时候应该已经获得保研资格了。

  提到这里,蒋教授问:“你们还打算考研吗?”

  季椽点头:“应该会考,但我们稍后要参与一项研究,短时间内没有办法读研。而且……”

  他露出为难的神色,不忍心拒绝期待的蒋教授。

  宋冀宁接口:“如果读研的话,我们可能要考别的专业……专业不对口了……”

  蒋教授叹了口气:“唉,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你们在苏联学的一定不是我能教的知识,我的专业可不需要过政审……”

  季椽和宋冀宁只能再次对蒋教授表示抱歉,随后将一直拖在身后的行李箱打开,呈上出国伴手礼。

  “教授,我们这次回国给你带了礼物。”

  箱子里装满了各种专业论文杂志,这些原本是苏联研究院图书馆里的公共杂志,当初回国时全部都被情报部搜刮来了,季椽和宋冀宁挑拣了一些回学校当礼物。他们虽然在苏联呆了一年多,但没有机会出门逛街,买不到任何特产,只能拿论文杂志当伴手礼了。

  蒋教授极为惊喜,苏联的专业论文杂志,原本就有很高的技术价值,而且因为苏联解体,这些杂志还可能成为最后的孤本,收藏价值巨大。

  他略懂一些俄文,翻看了看,拿起一本就去敲隔壁的办公室门:“老韦,出来一下,你上次不是提到激光测距分辨力的问题吗,看看这篇论文怎么样?”

  “什么什么?”隔壁办公室门打开,韦教授走出来,接过杂志看了看,兴奋的笑起来:“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问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蒋,这篇论文哪来的?”

  不只韦教授,其他办公室里的教授们都出来了,听说季椽这里有来自苏联的专业论文杂志,都跑来翻阅。蒋教授大怒:“不准抢,这些都是我的,想看就登记借阅,不准给我弄丢。”

  “我又不懂俄文,老蒋,帮我看看有没有关于傅里叶变换光谱的论文?”

  “对,我也想看看苏联有没有关于微结构光纤的相关论文,老蒋帮我找找看。”

  “自己去外国语学院找翻译!”

  季椽和宋冀宁被挤出办公室,无奈的相视一笑,对蒋教授挥了挥手,转身告辞。

  蒋教授在他们背后喊:“晚上来我家吃饭,我叫简彭去接你们!”

  告别蒋教授后,两人前往A栋实验楼教室。

  根据课表,他们的班级正在这里上课。两人悄悄的从后门进入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下,安静的打量同班同学,发现很多人都不认识了。他们以前在学校时醉心于实验,和班级同学不过是互通姓名的泛泛交情,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分别一年多,还记得同学们的脸,但有些人的姓名已经忘了。

  有些微遗憾,学生时代的友情其实很珍贵,季椽和宋冀宁在高中情感不明朗时还记得与同学交好,到大学时,宋冀宁眼里就只有季椽了。而季椽,他的世界本就只有小宋哥和研究两个主题。

  他们错过了珍贵的大学时光。

  下课铃声响起,两人没有在教室中滞留,转身离开,并肩慢慢走在校园林荫道中,走出校门。

  大学时光,还没有享受过,就这么结束了。

  晚上简彭师兄开车到住处接他们,四人到蒋教授家吃了一顿告别宴,之后季椽和宋冀宁也没有闲着,开始整理资产。

  他们当初出国前,把钱都拿去买房了,这时候房价很便宜,到出国前钱都没花光,宋冀宁找了委托机构继续买房,因为季椽说想要四合院,宋冀宁就让人把剩下的钱都买四合院。究竟买了多少个,买在什么位置,他们现在才有空理清。

  尽管在苏联作出了很了不得的事,但这是最高机密,两人在国内仍旧是毫不起眼的学生,顶多家里比较有钱,.

  王强负责接送他们,同时也承担保护他们的责任。但国内前几年刚严打过,本来大环境就非常安全,又是在大学里,根本没有需要他保护的地方。他一个身上带着兵味的大男人走在校园里,反而显得格格不入特别打眼,确认两人的情况不需要特别保护后,王强就离开了。

  只是离开前告之他们:“虽然没有情报部的特别保护,但公安部已经备有你们的档案,有事直接报警,你们立即就能得到重点保护。”

  两人回到学校前,上面就已经帮他们办理好返校的各种手续。在学校的资料档案中,他们就是普通的出国留学交流生,并在苏联已完成学业,如今回校□□而已,连毕业论文都给他们省了。最后两人只要到教务处签字,就可以等着拿毕业证回家了。

  他们的同级生还要半年后才正式毕业,这次是破格提前给他们办的毕业证——毕竟两人唯一的要求就是拿毕业证回家,总不至于连这点奖励都给不出。

  签完字,向老师道谢,两人离开教务处。老师说他们不需要再上课,回家等几天来拿毕业证就行,但两人暂时没有回家的打算。

  拖着行李箱,他们去拜访蒋教授。

  蒋教授不是季椽和宋冀宁的专业老师,但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对他们颇多关照,还心心念念着两人将来读研时来当他的研究生。原本季椽和宋冀宁也是这样的计划,心里早就将蒋教授视为导师,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们留学苏联一年半,回来时就研究核/武去了。

  考研……或许将来还是会考,但不可能再当蒋教授的学生了。

  睽违一年半,蒋教授没什么变化,身体硬朗,还在学校带研究生,还记着季椽和宋冀宁。

  他见到两人很是高兴,将他们带到办公室里谈话:“你们两个终于回国了,当初不声不响的离开,也不通知一声,我开学才知道你们居然做为交流生留学苏联去了。我当时还奇怪呢,我们学校根本没有苏联的交流生项目啊!”

  见季椽开口想解释,蒋教授摆摆手:“别说,前几个月我已经被政审过了,也被叮嘱过要对你们留学的事情保持缄默,我就不问你们到苏联干嘛去了。”上下打量两人,他露出欣慰的目光:“你们现在看起来很好,这就够了。”

  季椽露出微笑:“抱歉,让您费心了。”

  双方默契的避过敏感话题,聊起各自近况。蒋教授还是老样子,在学校带研究生,偶尔出差参加一下各种技术交流会。他的学生中,最优秀最喜欢的简彭已经博士毕业,现在留校当了老师,明年有望升为副教授。而他本来的计划是继续带季椽和宋冀宁,如果他们两人继续在学校读书的话,这时候应该已经获得保研资格了。

  提到这里,蒋教授问:“你们还打算考研吗?”

  季椽点头:“应该会考,但我们稍后要参与一项研究,短时间内没有办法读研。而且……”

  他露出为难的神色,不忍心拒绝期待的蒋教授。

  宋冀宁接口:“如果读研的话,我们可能要考别的专业……专业不对口了……”

  蒋教授叹了口气:“唉,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你们在苏联学的一定不是我能教的知识,我的专业可不需要过政审……”

  季椽和宋冀宁只能再次对蒋教授表示抱歉,随后将一直拖在身后的行李箱打开,呈上出国伴手礼。

  “教授,我们这次回国给你带了礼物。”

  箱子里装满了各种专业论文杂志,这些原本是苏联研究院图书馆里的公共杂志,当初回国时全部都被情报部搜刮来了,季椽和宋冀宁挑拣了一些回学校当礼物。他们虽然在苏联呆了一年多,但没有机会出门逛街,买不到任何特产,只能拿论文杂志当伴手礼了。

  蒋教授极为惊喜,苏联的专业论文杂志,原本就有很高的技术价值,而且因为苏联解体,这些杂志还可能成为最后的孤本,收藏价值巨大。

  他略懂一些俄文,翻看了看,拿起一本就去敲隔壁的办公室门:“老韦,出来一下,你上次不是提到激光测距分辨力的问题吗,看看这篇论文怎么样?”

  “什么什么?”隔壁办公室门打开,韦教授走出来,接过杂志看了看,兴奋的笑起来:“没错没错,就是这个问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蒋,这篇论文哪来的?”

  不只韦教授,其他办公室里的教授们都出来了,听说季椽这里有来自苏联的专业论文杂志,都跑来翻阅。蒋教授大怒:“不准抢,这些都是我的,想看就登记借阅,不准给我弄丢。”

  “我又不懂俄文,老蒋,帮我看看有没有关于傅里叶变换光谱的论文?”

  “对,我也想看看苏联有没有关于微结构光纤的相关论文,老蒋帮我找找看。”

  “自己去外国语学院找翻译!”

  季椽和宋冀宁被挤出办公室,无奈的相视一笑,对蒋教授挥了挥手,转身告辞。

  蒋教授在他们背后喊:“晚上来我家吃饭,我叫简彭去接你们!”

  告别蒋教授后,两人前往A栋实验楼教室。

  根据课表,他们的班级正在这里上课。两人悄悄的从后门进入教室,在最后一排坐下,安静的打量同班同学,发现很多人都不认识了。他们以前在学校时醉心于实验,和班级同学不过是互通姓名的泛泛交情,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分别一年多,还记得同学们的脸,但有些人的姓名已经忘了。

  有些微遗憾,学生时代的友情其实很珍贵,季椽和宋冀宁在高中情感不明朗时还记得与同学交好,到大学时,宋冀宁眼里就只有季椽了。而季椽,他的世界本就只有小宋哥和研究两个主题。

  他们错过了珍贵的大学时光。

  下课铃声响起,两人没有在教室中滞留,转身离开,并肩慢慢走在校园林荫道中,走出校门。

  大学时光,还没有享受过,就这么结束了。

  晚上简彭师兄开车到住处接他们,四人到蒋教授家吃了一顿告别宴,之后季椽和宋冀宁也没有闲着,开始整理资产。

  他们当初出国前,把钱都拿去买房了,这时候房价很便宜,到出国前钱都没花光,宋冀宁找了委托机构继续买房,因为季椽说想要四合院,宋冀宁就让人把剩下的钱都买四合院。究竟买了多少个,买在什么位置,他们现在才有空理清。
国家制造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guojiazhizao/,欢迎收藏
手机看国家制造http://m.owolove.com/guojiazhizao/国家制造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国家制造》版权归原作者千萌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10238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