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世录|第五百四十六章 临别托手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灵武帝尊都市奇门医圣绝色妖娆:鬼医至尊燃钢之魂帝少的独宠娇妻超级兵王赤龙武神劫天运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临别托手

  其实当故事讲到这儿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了后来发生的——如唐鬼一诺所言,他在完成一些事情后重新回来了,而齐孤鸿也在这一过程中做了些事儿,蛊族五门对于他们体系内发生的事情会有一定记录,类似大事记,看起来像荒诞离奇的志怪小说,与1927年蛊族五个年轻族长联手在一起做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相比,那年冬天,齐孤鸿和唐鬼分道扬镳之后发生的事情实在显得不值一提。

  可我们必须要说,倒不是想念叨齐孤鸿和唐鬼身上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而是因为在那个过程中,死了很多人。

  唐鬼走得很匆忙,一方面因唐冕着急,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不停催促唐鬼尽快出发,而另外一面,南郊那座被布置成了婚房的宅子、横野下二那些家伙迫不及待对齐孤鸿和弥光做出的掌控和安排,这些是唐鬼不愿意面对的。

  他得走,得尽快。

  齐孤鸿和唐鬼在婚宴上的古怪反应让刑三等人根本不敢过问,向来嘴碎的盲丞也一反常态地对此事讳莫如深,他们没能得知原因,只是突然接到唐鬼要走的通知。

  “我们这就去收拾行李!”

  刑三和魏大锤理所当然地这样说着,唐鬼并未做声,而盲丞也是一动不动,仿佛早已猜到唐鬼的下一步安排般,刑三和魏大锤不解地看了看唐鬼又看了看盲丞,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大当家的,”刑三忍不住焦急起来,刀尖舔血的日子他并不担心,哪怕死也是跟在当家的屁股后面,可若唐鬼不带着他,这却会让他如个三岁的孩子离了亲娘般慌乱不已,“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呢?”

  “咱几个死都跟你死一块儿!”魏大锤忍不住一拍桌子道:“天大的事儿?!怎么不带着我们?”

  唐鬼笑了,他试着故作洒脱,可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这笑容透着酸涩,唐鬼故作不在意地伸了个懒腰道:“都想什么呢?死啊死的?你知道老子到哪儿去就算计着我要死?就是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小到用不着你们。”

  事实上呢?唐鬼其实早已给自己这一行冠上前途未卜的帽子,只是,男人大概都是如此,到了一定年纪便懒得将自己的事情告诉旁人,甭管有多亲近。

  刑三攥了攥拳,忍着担忧,沉声道:“大当家的,您好歹告诉我们这到底是去哪儿?我们这些年又没添过麻烦,您这……”

  “别说了,一说他就烦了,”盲丞坐在角落里,天光半明半暗,笼着他那一张脸看起来灰蒙蒙的,他穿着一身玉色长衫,不慌不忙地整了整衣摆,翘起的二郎腿换了一边,“他不想说的事儿,几时多过一句嘴?”

  “还是我瞎子懂事儿,”唐鬼笑着在盲丞肩头拍了一把,一把之后,又着重几分力气再拍了一把,手拍在肩膀上,竟有些硌得慌,原来不知几时起,瞎子又不动声色地瘦了那么多,“老子给你留了好东西,晚上去摸摸枕头底,够你偷着乐的!”

  “那我可先谢过当家的!只怪瞎子这眼睛是个摆设,反正瞧不见,也就不送您,我这就去看看我那好东西了!”

  盲丞说着,摸索着墙壁往门外去,唐鬼知道他是在赌气,他最懂自己,话不用多说,他知道瞎子知道自己为何不带着他,正因这缘由才和自己生闷气,但他既然还有工夫赌气,便也是知道自己总会回来,想到这里,唐鬼竟轻松几分,笑着对刑三和魏大锤道:“愣着干嘛?我走了,这瞎子就全指望你俩,你们就这么替我照看他?”

  “可是,当家的……”

  唐鬼摆手,他这手一横,就是一个字儿都不想再听了,他拎起桌上的茶壶,对嘴儿灌了一口之后,絮絮叨叨道:“老规矩都记得清吧?他是老鼠胆子,晚上要等着你们都睡了才敢睡的,总怕人趁他睡着把他自己甩下,你们也早些睡,睡不着了也他娘装两声呼噜给他听,还有,吃喝记得伺候着,别怪老子没提醒,早上没有汤,他可要摔碗砸锅,再就是他的衣裳总要自己洗,你们瞧着点儿,若有没洗净的地方再洗上一遍……”

  话说到这里,唐鬼自己都忍不住笑了,“他娘的,老子又不是老妈子,这些破事儿你们自己去折腾,去吧,该干嘛干嘛去。”

  唐鬼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余光之中瞧见魏大锤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偏是这样,唐鬼就偏不去看,他拎着茶壶又灌了一口,“都滚蛋,老子得把好茶叶藏起来,免得你们趁我走了偷偷用!都不许偷看啊!”

  这是一份婉转的逐客令,唐鬼不想再说下去,也不想有人送他,离别这种事儿总要一个人做,书里都是这么写的。

  窗外的天色将要暗了,刑三不语,只是默默点起了油灯,魏大锤站在黑暗处,肩膀微微抽着,他狠狠吸了下鼻子,闷声闷气道:“我去给当家的把灯亮起来,总不能让你这么黑灯瞎火……以后谁给你点……”

  “别了,”唐鬼上前吹灭了刑三刚刚点起的油灯,“浪费,等老子回来再说。”

  那天晚上,唐鬼就着夜色出了门,灯火旖旎的上海街头,唐冕似乎是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他没有迎接唐鬼,而是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广告牌,涂脂抹粉的女人毫不吝啬地搔首弄姿,对每个人展现着笑容。

  “多看两眼,”唐冕仍穿着西装,手中提着行李箱,油头粉面的样子在唐鬼看来未免有些装腔作势的意味,可唐冕却是格外认真,“等你再回来,这一切如故,但你却不同旧日,到时眼里看见的什么,大概都是另一幅模样了。”

  “或许,”唐鬼耸了耸肩,“愿你此言不虚。”

  嘴上虽是这样说,唐鬼却没有唐冕的兴致,离别这种事儿像喝烈酒不能细品,要一口灌下去,要头也不回,他不耐烦地伸了个懒腰,也不理会唐冕,转身便混入了人流之中。

  南郊的宅邸里,弥光对窗而立,她对什么假惺惺地送别没什么兴趣,只是看着天上明月,他很快就会离开上海,此后看到的便是与自己所见不同的另一片月光,虽说有些伤感,但只要想到是他,弥光却有种坚定,那是一种暖洋洋的底气。

  就是连缘由都没有的坚定着他一定会回来。

  而在弥光的房间对面,盲丞的房里没有燃灯,但盲丞知道自己对面坐着个人。

  “我啊,是赌气,他知道的,倒是齐少爷也没去送送,该不会真是害怕吧?”

  盲丞的话阴阳怪气,让对面的齐孤鸿不知道怎么接,不过也真是被他说中了,齐孤鸿没有勇气亲自送别。

  “别总不说话啊,他走了,您又这么不声不响的,那我多没劲不是?”

  齐孤鸿沉吟片刻,才终于挤出来一句道:“我会替他照顾你。”

  “那可多谢,只不过,他留我下来不是为了让你照顾,”盲丞摆弄着自己的指头,晃着腿道:“他是留我顾着您。齐少爷,他有他要做的事儿,知道自己能做成,用不着我们,您就不同,是够让人费心的,不过既然把我留下来了,咱们也该念叨念叨接下来的事儿。”

  齐孤鸿何尝猜不到唐鬼的心思?只是这话从盲丞嘴里说出来,齐孤鸿不免觉得心头沉了几分,他看着盲丞枕边塞满现大洋的布包,唐鬼舍下他全部家当,留下他所有兄弟,这份担子着实让齐孤鸿觉得肩头不轻巧。

  “好好干,有我们,好歹闹出点儿响动,别负了他这份厚望。”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蛊世录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gushilu/,欢迎收藏
手机看蛊世录http://m.owolove.com/gushilu/蛊世录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蛊世录》版权归原作者柴特儿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