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高门|1066 止戈罢戎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尊上五百年前我老婆是鬼王文化入侵异世界灵武帝尊帝焰神尊六界神君鸿元至尊
  当庾曼之一行赶到洛涧的时候,沈哲子其实早已经知道了军械失窃的消息。如果扣除信使赶路的时间,他得知消息甚至比郗鉴还要早一些。

  得知此事后,沈哲子也并没有怠慢,即刻召集亲信属官们商议一番。所讨论的内容,大体也与郗鉴并其属官们讨论内容差不多,主要就是谁做的,意欲何为以及会给局面带来怎样的影响,还有就是该要如何处理此事。

  不过相对于郗鉴的不知所措,沈哲子的目的则要明确得多,那就是坚持接手徐州这一目标不变。眼下没有比这件事更重要的事情,就算需要做出什么应对,也要以这一目标为前提。

  所以等到庾曼之到来的时候,所接受的指示就是行程照旧,只不过交接的地点从盱眙改到了淮阴。换言之郗鉴待在老窝不要动,沈哲子将亲自前往完成交接。

  听到这一指令,庾曼之则有些紧张,他虽然平日嘻嘻哈哈看似没有心机,但也并不是一个蠢人。眼下在大都督面前,周遭也无闲人,言谈不必忌讳,便叹息道:“府库重地,能悄无声息盗走强械,本身便是一疑。此事若不追查究竟,大都督实在不宜犯险前往啊!而且刺史府下不乏恶揣,大都督直入镇中,只怕将更添口实。”

  眼下徐州刺史府已经有人怀疑是淮南做的这种事,大都督若再不顾凶险前往,无疑会更增加嫌疑。

  沈哲子闻言后便笑起来:“与长者约,岂敢逾期,况且还是此等国务之重。至于些许闲人碎语,不过井蛙窥于苍鹰,徒惹笑柄罢了。”

  若是往年为了求一名正言顺,沈哲子说不定真要这么做,可是现在他要收拾徐州那些乡众,实在没有必要再耍这种手段。

  “但强械遗失于外,终究是一桩隐患,不知大都督于此可有良策?”

  庾曼之又问道。

  “庾长民你是否久离战阵磨砺变得更蠢,这种事还有什么所谓良策?失职者重罚,遗失者严查,你难道还能将遗失之物凭空变出?”

  萧元东在一侧笑语说道。

  庾曼之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一黑,沉声说道:“就是因为难作严查广索,所以才感困顿啊!这当中微妙,实在难与你这蠢物言尽。”

  “这件事,我倒是赞同元东所言,就事论事,索查失物刻不容缓。”

  听到庾曼之的话,沈哲子又表态道,他倒是理解庾曼之所言之顾忌,丢失雷车弩这样的重械,无论在什么时期都是极为敏感的事情,最好是能够悄悄追查,快速破案,一旦流传开来,则必群情骚然。

  但凡事都不可一概而论,眼下时机本就微妙,人皆侧目警惕,一旦被原因不明的骚扰,则不免更加惶恐有加,而这件事又不能不查。

  与其让人惶恐揣测,不如明明白白的追查,最起码那些于此无涉的人能够稍得安心,不再患得患失的胡乱猜测,甚至关键时刻还能作为耳目,让盗窃者感受到全民皆敌的压力。

  “但如此一来,只怕……”

  庾曼之还有几分迟疑,旁侧萧元东便又笑起来:“你庾长民也非敏于智谋之选,这件事大都督自有安排,你也不必因此劳神了。”

  听到萧元东的调侃,庾曼之反倒安心几分,那也是出于长久以来对大都督的信心,既然萧元东都这么说了,他也乐得省省脑力,继而便指着萧元东笑骂道:“谢二等人实在乏于胆色,你在河滨没被人打死,也真是莫大运气!”

  损友重逢,自然难免互贬,如是斗嘴一番,庾曼之反倒轻松下来。

  既然徐州之众已经到来,沈哲子也就不再继续在洛涧逗留,待到庾曼之等人休息一夜,第二天便坐船沿着淮水抵达盱眙。

  盱眙原本是定做双方交接的一个地点,淮阴发生的意外也并没有扩散出来,因此当沈哲子一行抵达盱眙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大量前来迎接并观礼的徐州乡众。

  淮阴发生那种事情,都督府一众人员们对于大都督安全问题自然不敢怠慢,随队护卫们先行靠岸,进行了长达数个时辰的戒严与搜查,确定没有潜在的危险之后,沈哲子的座船才缓缓靠上码头。

  既然已经准备直往淮阴,加之当下安全问题很严峻,沈哲子也就不打算登岸再与这些徐州乡众做什么宴饮。

  座船靠岸后,便将近百名徐州乡众首领们请到船上来,过程中自然难免搜身并控制随员数量等诸多苛刻要求。

  徐州乡众在此久候多时,结果又遭遇到如此无礼对待,心情之恶劣可想而知,甚至有几人直接拂袖而去,剩下的一个个也都面黑含霜,没想到这位沈大都督从一开始就毫不掩饰其跋扈姿态。

  沈哲子没有让这些人久等,很快便在护卫们簇拥下戎甲整齐的行入船舱大厅中,还未开口便先抱拳对众人深施一礼,继而便叹息道:“今日作此姿态,其实也是被逼无奈。早数日前,淮阴城府库遭贼,有奸徒盗取重械雷车弩三具,至今还未捕获。奸徒恶念如何,不敢深想,因是只能稍作戒备,若因无礼冷落诸位乡贤,还望能够见谅。”

  听到沈哲子的话,厅中嗡一声便爆发出极为刺耳的议论声,可谓人人色变,俱都不能安定。至于跟随在大都督身畔的庾曼之脸色也是陡然一黑,雷车弩这种重械,失窃一具已经极为严重,怎么大都督还要夸大事实?

  沈哲子两臂一展虚压,待到议论声稍微停顿下来,才又开口说道:“军械失窃,人情难安,我也不讳言惜命,非唯重于此身,更在于不敢轻负王命。为江北军民群情以计,绝不轻涉贼众所布险局之中,因此盱眙便不做停顿,稍后便直往淮阴拜望郗公,还望诸位能够见谅。”

  众人听到这话,又能有什么反对意见,他们甚至巴不得沈哲子赶紧离开此境,因为这件事当中所隐含的讯息实在太多了,多到让人一时之间都无法尽数消化。

  这会儿自然没人讥笑沈哲子胆小怕死,诚如其人所言,若是沈大都督发生什么意外,所引发的局面惊变简直不可想象。可以说其一人之安危,便关乎在场人众之安危,对自身性命的珍视,便是对江北稳定之重视。

  所以在一番捧高夸赞之后,大厅中又响起许多破口大骂声,咒骂那些盗窃军械的奸贼。虽然他们各自也因梁公将要入主徐州而不乏忐忑,但刺杀这种念头,真是想都不敢想,对于那暗中破坏稳定局面的奸贼也就尤其的痛恨。

  又不乏人因于自身安危而计,询问是否已经有实际的追查举动,并且表态愿意帮忙追查。

  “雷车弩乃防守强械,每具弩身俱有铸码标刻,稍后我府下吏员会将遗失三具铸码公告诸位,也希望诸位能够广而告之,若有人能追查索获,府下必有厚谢重酬!”

  讲到这里,沈哲子便又叹息一声,说道:“恶事猝临,执位者难辞其咎。究竟何人因于何念生此险谋,我其实是不愿深究。今日众位乡贤于此汇聚,我也不妨一言有告,郗公久执徐镇,劳苦功高,我年浅德薄,不敢奢望取代尽责,但唯有一事可明告诸君,自我入镇之后,淮下徐边将再无戎事扰民,籍民俱可止戈耕养,若有违背,无论老弱妇孺,俱可面斥相唾!”

  众人听到这话后,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又爆发出一片盛赞颂德之声。

  沈哲子话还没有讲完,待到众人称颂声稍有停顿,才又继续说道:“正因持此仁念,即便盗械此等重罪,我也不愿厉念穷逐,广涉无辜。所以还想暂借诸君之口传告乡野,与隐匿贼众做一约定,自此刻开始,无论何人作此恶事,大凡稍念乡情不愿引祸于众,可暗作舟筏于无人之际投械水上顺流漂出,我将不作追究扰民。”

  众人听到这里,又是一连串的惊诧之声,过后不久便又爆发出一连串更加猛烈的斥骂声,都道如此奸恶事迹一定要追查到底,不能轻饶凶徒。

  而沈哲子却不管群情激涌,继续说道:“此刻开始,此约已经生效。我不愿入镇之初便以穷厉姿态示众,还请诸位能全我义气,即便途中撞见,请掩目避走。但若待我抵达淮阴之后,仍有贼徒持恶不改,那我也绝无姑息,必要追查到底,为乡众杀此奸贼!”

  一番话语讲完,沈哲子也不管在众人心中激起多大的波澜,即刻命人将在场这些乡众礼送下船,而后船只便又离开盱眙码头,直往淮阴而去。

  船上,庾曼之还是没能想清楚大都督这番举动深意,皱眉道:“雷车弩明明丢失一具,大都督却言三具,即便乡众不知,那贼徒难道不知?况且刺史府下不乏属官知悉内情,如此宣声,又能收效多少?”

  “那贼徒就算心知,他敢宣扬于众?此等凶事,父子尚要隐瞒,余者又如何得知?就算流言阴传,难道比大都督聚众宣告更有说服力?至于你们刺史府下一众僚属,不能谨守府库已是一错,若连自己口舌都守不住,留之何用!”

  萧元东闻言后便大笑起来,继而揽住庾曼之肩膀说道:“今次意外,你们徐镇上下难辞其咎,待到夜中,陪我潜入下游放置械具,千万不能被人察觉。待到失物次第归来,群情自可安定。”

  “可、可终究还是有一具遗失在外,那贼徒厉胆偷窃,未必就会轻易归还啊……”

  庾曼之仍是大惑不解,不能释怀。

  “若真失械尽归,反而不算好事。”

  旁侧行过的田景听到庾曼之这疑惑,阴恻恻回了一句。
汉祚高门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hanzuogaom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汉祚高门http://m.owolove.com/hanzuogaomen/汉祚高门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汉祚高门》版权归原作者衣冠正伦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