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高门|1086 旧事奸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万界天尊进入电影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神武战王倾天娱后都市奇门医圣纯阳鬼胎
庾翼经营自己的势力,从很早之前便开始,但那更多只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还谈不到有什么强烈的动机和明确的目标。

  可是从去年王愆期投入他的门下开始,庾翼的意图就变得明显起来,开始刻意加强自己尤其是在军力上的配置。而王愆期的效忠,也的确是让庾翼的私兵部曲有了一个从量到质的变化。

  越动荡的年代,民众越容易被裹挟蛊惑,可是随着边事开拓,历阳转为内镇,甚至连乡野之间都乏甚强梁凶横可供招揽。

  王愆期给庾翼带来的最大帮助还不是其本身部曲并资货,而是其人所代表的一种流民帅武装渠道,借着王愆期,庾翼才得以与这些人进行交流。而在此之前,庾翼在那些乡豪们眼中,不过只是一个得于家荫的膏梁纨绔罢了,不值得投效。

  虽然历阳周边是没有太多成规模的乡豪部众们存在,但总有一部分不甘于老死乡野的豪强想要再搏一程,庾翼的招揽便给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而且庾翼也不是要组建多么强大的私兵队伍,他只需要能够在关键时刻能够发挥出关键作用而已。况且以他的财力也养不起太多的私军,要知道去年年末他才被沈充刚刚搜刮一次狠的。

  饶是如此,过去这一年的时间里,庾翼的私兵数量也是激增,单单有战斗经验可称作精兵之选的便超过两千众。若再加上隐匿于郊野庄园屯所中的兵众,他所拥总兵力已经达到五千之巨。

  当然这个数字,无论是跟都中宿卫六军还是跟各处军镇兵力相比,都不值一提。但这可是完完全全,独属于庾翼自己的兵力,甚至于就连他的几个兄长都无从插手。

  在组建起这么大规模的私军之后,庾翼才意识到钱粮的可贵。他在历阳,能够获取到的收入便是商税与此前二兄庾怿坐镇于此所组织的屯田亩数,而这些收入既要上交台中一部分,还要往荆州运输一部分,他能够截留的也是有限。

  所以,虽然部曲组织起来了,但真正能够武装起来的,不过只有两千余众而已。但就算是这样,庾翼都是捉襟见肘,拆东墙补西墙。也正因为如此,他将一部分淘汰军械援助王允之时,都要明码标价的售卖,实在是大方不起来。

  王愆期通过掳掠在畿外获取到一部分军资,算是解了庾翼的燃眉之急,又能让台内与沈氏俱都陷入焦灼中,可谓是一举数得。

  可是很快,庾翼便发现他高兴得太早了。这一部分资货虽然是成功运到了历阳,但仍需要变卖成钱财而后才能转变成资粮军械。

  沈充被惹怒的后果,便是对历阳进行全面的封锁,上及合肥、江夏,下及江州鄱阳,那可都是沈家能够影响覆盖的区域。各地俱都接到指令,针对历阳进行全面的禁运,又有各路强梁充斥商途,大凡发现靠近历阳所在区域,那就是直接劫掠哄抢!

  当然,这种禁运的私令能不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还在两可之间,乡野之间诸多豪宗,总有一部分人贪财忘命。只要有钱,也不愁买不到货品。

  可问题是,沈充摆出这样一个姿态,就算有人敢于罔顾沈氏态度而选择与庾翼继续进行交易,但这转而就成为那些人漫天要价的理由。毕竟在目下这样一个形势,跟历阳贸易本身就是极为危险的事情,敢做的人也实在太少。

  如此一来,庾翼就彻底陷入了困境中。王愆期虽然带回价值千数万钱的物货,但这一部分物货想要售卖出去,本身就要被盘剥一次,价格急剧缩水。而再将这些钱财购买粮草等急缺物资,又要面对高昂达于数倍的价格。

  如此一来,从江东运回的这批物货非但没有让庾翼状况得以好转,为此付出的代价之高简直令庾翼不敢深思。历阳财政几近崩溃,以至于庾翼每天都要巡营数次,唯恐兵众们因为乏用而造成哗变。

  刚刚过去的新年,庾翼过得可谓是分外焦灼。而新年之后,状况仍然没有改变。

  虽然都内传来的消息表示出他与王允之的打算的确是凑效,极大程度削弱了沈氏留在近畿附近的部曲兵力,但被调走的这一部分兵力却并未如他们所预计的那样,护送吴人乡众返归故乡。庾翼怀疑其中绝大部分都被沈充撒在了历阳周边,以维持对他的劫掠封锁。

  随着局面的持续恶化,渐渐地就连王愆期等心腹部众都要丧失掉信心。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除非他们直接纵兵过江继续掳掠补用,否则根本不用台中或旁人做什么,他们自己就崩溃散尽了。

  所以近来这些人也都频频询问到底何时发动,而庾翼面对这个问题,也实在拿不出一个准确的时间。单凭他自己眼下的实力,不要说复制此前苏峻的举动,只怕还未靠近石头城,就要被闻讯赶来的宿卫击溃。

  “王深猷内中焦灼远甚于我,以小博大尤赖时机,眼下良机未到,仍须稍假耐心。”

  面对部众们一次次焦灼询问,庾翼只能以此回答,如果没有内应配合,他的力量是很难直达京畿的。

  新年之后又过几天,庾翼苦苦盼望的机会还没有到来,却先迎来了他的侄子庾羲。庾羲并没有直接抵达历阳,而是停在了濡须口,派人邀他前往相见。

  “道恩这是虚辞诈我,看来二兄今次派他来是厉命相随啊。”

  接到家人传报,庾翼忍不住叹息一声,二兄一贯以来的心意如何他不是不知,而他已经筹备到这一步,心意也可谓坚定,已经不是区区几句话就能劝说回头。

  “无论道恩是受于何人所命,没有长辈去迎拜晚辈的道理,他要见我,直入镇中来见即可。我虽然内持厉念,但怎么可能加害庭门之内的嫡亲骨血。”

  庾翼再使家人传告,庾羲无奈之下,只得入镇来见。而与其同行的,还有一个王恬。

  王恬自然不是来拜会历阳,他跟庾翼也没有什么交情。之所以跟随庾羲一起,实在是大江沿途封禁严重,他又没有函文在身,难得通行。

  一俟抵达历阳之后,王恬便请庾翼帮忙准备车船送他一程,老父病危,他实在是无暇旁顾停留。庾翼为此也未作刁难,点出一部分部众护送王恬过江而去。

  待到叔侄相对时,庾羲尚在斟酌辞令,庾翼衣襟开口说道:“道恩你此来何意,我也心知。亲长有什么分歧争执,无谓让你这小辈为难。无论你二父叮嘱你什么,你且都先收在腹中,不应付过眼前事务,其余我都无暇分神。”

  “叔父你又何苦?二父教我……”

  庾羲听到这话后已是一脸为难,还想再出声力劝,但却被庾翼挥手打断。

  “莫非你也与你二父一同见识,认为我是求于非分,绝不能成?”

  庾翼听到这话后,脸色陡然一沉,继而又肃容道:“这么说吧,我与沈氏反目有我不得不如此的道理。眼下你我父子私对,秘话不传六耳,我怀疑你父是为沈氏所害!那么你是否觉得,我家还应该继续与沈氏媾合相安?”

  “什么……”

  庾羲听到这话,顿时惊得从席上跌出,满脸的难以置信,死死盯住庾翼:“叔父此言,可有实证?”

  “我如果有证据,会按捺到今日?当年京畿大乱,你父出奔,我与沈维周并从相随,恶事发乎猝然,就连我都惊愕当场,然则沈维周却似是早有定计,率引我等奔回京畿险地,及后种种,都似预设一般,而沈氏也因于此乱,大盛于世道之中!”

  庾翼讲到这里,又深吸一口气:“我自然没有证据直指沈氏,但思及旧年亲历,总觉有几分蹊跷。或许你要说我以奸恶中伤故亲,但若是你父当年不死,时局绝对不会达于今日如此!”

  “沈氏与我,名为亲善,实为霸凌。此前我不过稍忤其意,略取别计,沈士居便穷厉制我。而今,他更是鼓动乡本,要将我钳杀于此处!即便你二父能够庇我安危,但若舍于此搏,来年我也必将隐匿私门之下才能稍得苟活延命。既然如此,我宁可求于壮烈。”

  听到庾翼这一番话,庾羲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作为一个二十多岁、长久受于家门庇护的年轻人,庾翼言中透露出这些险恶讯息,他一时间实在难以消化,诸多杂念纷至沓来,甚至让他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你既然到了这里,便且先留下吧。待到此间事毕,无论在内在外,也都由你。”

  庾翼说完这些,便起身离开房间,只是临走的时候又叮嘱庾羲一声:“我此前道你这些,切记不可私泄。没有我的允许,连你二父都不可告知。”

  大兄之死究竟与沈氏有没有关系,庾翼并不能确定,并且也已经不甚在意。

  时过境迁,最重要还是当下,他之所以旧事重提,主要还是打算来日都下事成之后提出这样一个旧事的可能解读,以此游说二兄对他加大支持。

  至于将他这满怀恶意的揣测宣扬于外,庾翼想都不敢想,因为那意味着将要与沈氏彻底撕破脸,不死不休。

  此前过境的王恬,庾翼也知道其人归乡后必然会给王允之造成一定的困扰,但那都是王门家事,庾翼也不愿出面做恶人。他也希望王恬的归乡能够反过来给予王允之一定的敦促,尽快营造机会,否则他这里都要支持不住了。

  而王允之也终究没让庾翼失望,待到王恬过境旬日之后,他苦苦盼望的机会终于到来!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汉祚高门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hanzuogaom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汉祚高门http://m.owolove.com/hanzuogaomen/汉祚高门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汉祚高门》版权归原作者衣冠正伦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