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肴记|第八百五十六章 大结局终章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灵武帝尊帝焰神尊万界天尊文化入侵异世界鸿元至尊六界神君极品透视
  有人把周佳瑶引到偏殿之中。

  周佳瑶走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

  凤藻宫她也来过几次,每次来,她都要感叹一回。

  太后如今凤袍加身,却依然过着像以前一样朴素的生活。听说凤藻宫以前特别华丽,但是太后娘娘住进来以后,把那些特别贵重,华丽的东西都搬走了。屋里的陈设都是她自己挑着布置的,看起来温馨淡雅,少了几分贵气,多了几分烟火气。

  宫里,是最血腥,最冰冷的地方,可是凤藻宫里却给人一种家的感觉,这是很不容易的。

  太后信佛,估计这会儿在礼佛!那她不防等一会儿。

  跟在周佳瑶身边的那位嬷嬷一言不发,只是把周佳瑶请到座位上坐了,就离开了。

  有人悄悄的给周佳瑶上了茶,就又退了下去。

  周佳瑶知道自己九成是怀孕了,所以也没动那杯茶,只是静静的坐着。

  她在想为什么太后会派人把她叫到凤藻宫来!

  她现在是阶下囚,虽然还没有定罪,但是这种事情对于天家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太后她叫过来,绝不是想庇护她。

  虽然听说太后年轻的时候,与郡主关系不错,但是太后是皇上的生母,做母亲的又怎么会让儿子为难呢!

  相反,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想要去维护她的孩子,全了他的心意和面子。

  皇上对自己起了疑心,对李浩的话深信不疑,但是碍于他和云霆霄的关系,他也不好直接发作。

  所以,这个恶人,很可能要由太后来做了。

  毕竟她是以施厌胜之术的罪名关起来的,对付的人又是皇后,这种事情交由太后处理,简直不要太合情合理啊!

  就在周佳瑶思量对策之时,远处有非常轻微的脚步声音传来,与此同时,周佳瑶还听到了衣裳料子在一起摩擦的声音。

  周佳瑶没有动,而是等那脚步声走近了,才装作刚发现的样子,看向那一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皇上的生母,太后景氏。

  周佳瑶连忙起身,行跪拜礼。

  太后景氏落座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免礼,云国公夫人快起。”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起来仿若少女一般,你完全想象不到这声音的主人,是在深宫待了三十多年的人,好似一点也没有沾染到宫里的风霜似的。

  周佳瑶起身,站起来的时候,还微微晃了两晃,她连忙用手扶住了额头,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太后景氏连忙让人扶住了她。

  “快扶国公夫人过去坐。”

  周佳瑶喘了几口气,才道:“失礼了,还望太后娘娘不要怪罪!”

  “不打紧!你身子虚,倒是哀家忽略了。”太后景氏看了看那位老嬷嬷,吩咐道:“去给国公夫人端一碗燕窝来,这几天她没吃好也没睡好,也难怪她会她头晕了。”

  那老嬷嬷点了点头,“是,老奴现在就去安排。”她起身时,朝屋里看了一圈,那些宫女就全低下了头,跟在她身后一起出了屋。

  此时偏殿内就只剩下太后景氏和周佳瑶。

  周佳瑶知道,景氏是有话要单独跟她说,故而就一直静静地等着。

  太氏景氏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茶,趁机打量着周佳瑶,见她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淡然,心里不由得道了一声可惜。

  就在景太后打量周佳瑶的时候,周佳瑶也同样在打量她。

  保养得宜的妇人,明明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看起来却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岁月似乎对她颇为关爱,几乎没在她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

  景太后眉眼如画,既有少女的灵动,又有成熟的妩~媚,通身气质让人眩目,但是却不会给人咄咄逼人的感觉!

  这样的奇女子,也难怪会跟王皇后那样的人平分秋色。

  “有时候,哀家真的很羡慕你。”景太后放下茶杯,没头没脑地对周佳瑶说了这么一句。

  周佳瑶脸上露出几分茫然之后,随后连忙垂头,“太后娘娘,千金之躯,乃是天下女子的典范,又何至于羡慕别人?臣妇实在惶恐。”

  景太后微微挑了挑嘴角,道:“你这孩子,太不实诚了。同为女人,你我境遇怎能一样?先帝在时,后宫虽不是佳丽三千,但是如花美眷常伴君侧,莺莺燕燕好不热闹!就算不是帝王家,那些王公之家,朝廷重臣之家,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即便是民间富绅,也是一样流连花丛。这满朝上下,又有几个像云国公一样的?身边连个服侍的丫头都没有?哀家看得出来,那孩子是真的心疼你,你比哀家有福气。”

  “说起来,你那三个哥哥也是好样的!品性心智都是上佳,倒是跟你父亲很像。”

  她父亲不是过是一介布衣罢了,景太后这是拐弯抹角的说周幽的不是呢!

  这话让她怎么接?

  周佳瑶只好道:“太后娘娘过誉了。”

  “哀家说得是心里话!自古女子出嫁从夫,咱们女人生来就是命苦!”说话间,景太后的脸庞上,竟然升起淡淡的愁绪。

  周佳瑶没敢说的,脑筋转了半天,也没猜透景太后的意思。

  “你也是争气,一进门就生了两个儿子,你婆婆走得早,倒是个没福气的,倘若她还在世,指不定有多欢喜呢!”

  提到郡主,周佳瑶就更不敢说话了!

  她公公可是还活着呢!虽然整天不干正经事,但是那也是长辈啊!万一太后再说郡主之前如何如何命苦,她该怎么说?

  太后能说,她这个当儿媳妇的人却是半个字也不能提的。

  “哀家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咱们女人啊,这一生都是身不由己。在家里的时候,要为家族牺牲,到了夫家,为了丈夫面子上过得去,为了儿女又要忍气吞声!好不容易孩子们都长大了,咱们也老了,人生一点盼头都没有了,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景太后的话有点儿多,句句颇为深意。

  周佳瑶假装没听懂,笑道:“太后娘娘,您是有福气的,皇上是有名的孝子,天下谁人不知?况且,您可年轻着呢!说句僭越的话,臣妇与您站在一块,明明是两辈人,但瞧着却像是姐妹似的。”

  好话人人爱吃,景太后也不例外。她笑了笑,虚点着周佳瑶,“你哟,这是嘴巴上抹了蜜的。”

  客套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景太后才说起正事来。

  “皇后跑到哀家这儿来哭诉,说让哀家给她作主。哀家一问才清楚,闹出了一个什么厌胜之术出来!”

  周佳瑶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起身,老老实实的在太后面前跪了下去,“臣妇冤枉。”她低着头,多一句话都没有说,更没有为自己辩解。

  景太后盯着周佳瑶乌黑的发顶瞧着,突然道:“哀家也觉得,这件事应该跟你无关,你这孩子是最不爱凑热闹的人,也没有什么野心。”

  周佳瑶脑袋嗡嗡的,她只是一名女子,能有什么野心?

  女子只不过是男人手中的棋子罢了,送进宫的女子想方设法的为自己固宠,是想自己有一天能更好的为家族争取利益。与世家联姻的女子,也不过是家族战略布置上的个卒子罢了!

  用好了,便是关键一步;若是这卒子不争气,但也只能成了弃子。

  野心,她何来有野心?

  周佳瑶依旧一言不发。

  景太后叹了一口气,不由得道:“哀家明白,皇帝自幼聪慧,又有雄才大略,也正因为如此,先帝才会对他格外喜爱!只是帝王家的舐犊情深,又哪里是什么好事呢!”

  景后突然提起了皇上,周佳瑶心里便是打起鼓来!

  如果说之前她隐隐察觉出太后是要为皇上背锅的话,那么此时此刻,她已经能够确定太后的意图了。

  皇上听信了李浩的谗言,觉得她身上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想要一探究竟。可惜有些事,就仿佛一层窗户纸,没被捅透之前,即便你如何猜想,都猜想不到正确答案。

  李浩前世是个理工男,也许对穿越,空间之类的小说不感兴趣,但是林如红却是知道这些的,因为她本身就是穿越者,所以早就把周佳瑶怀疑上了,只是没有证据罢了。

  或许是林如红对李浩说得不太详尽,又或者是林如红对李浩有防备之心,总之李浩对她的事只知道一点,并不知道全部。所以即便是他投靠了皇上,但是因为拿不出有力的证据来,结果依旧是毫无收获!

  皇上是什么人?他若是个好糊弄的,只怕早就被这深宫给吞了,哪里还能活到今天!当初他装疯卖傻,还把自己弄成男不男,女不女的模样,为的不就是能活下来吗?这样心智上佳,头脑灵活,又能忍辱负重的人,只会把她的问题无数倍放大,绝不会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从她进宫那一刻起,一张大网已经朝着她兜头套了过来!皇后被人叫走,再到厌胜之术,最后直到她和李浩分别被关入天牢,再到如今她被太后叫到凤藻宫里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皇上事先安排好的!为了测试她,探她的底!

  周佳瑶想到这里,后背上当下见了汗!

  不给她饭吃,不给她水喝,就是在猜测她有没有生存的办法!如果她不是谨慎惯了,只怕早就暴露了!还好她稳住了,只偷偷喝了一点灵泉水,也没有放出红毛去通风报信,若不然,如今她怕是……

  这些念头在周佳瑶脑中一闪而过,她伏在地上,额头贴在双手上,掌心之下的大理石,传来了丝丝的冰冷,一如周佳瑶此刻的心!

  “太后娘娘,臣妇惶恐!”

  景太后竟然对她说起先帝和当今圣上种种,这是不打算让她活了啊!

  “唉,一切都是命啊!”景太后只道:“你是个聪明的丫头,应该知道自己怎么做。”

  这是让她把秘密交出来吗?

  “太后明鉴,臣妇确实冤枉!那个人偶并非臣妇所做,那件事,与臣妇无关啊!”

  景太后就道:“若是人能一直糊涂下去,倒也是好事,只是哀家觉得你非但不糊涂,还特别的聪明!”

  周佳瑶趴在那,一动没动。

  虽然她是孕初期,但是她的身体可是被灵泉水滋~养过的,比那些女眷不知道强了多少,故而她没有任何不适。

  她不想让人看出她怀了身孕,这样对她来说,只会更危险。

  “皇上是哀家的亲儿子,哀家就他这么一个孩子,自然是希望他好的!他从小,与云国公感情浓厚,二人称兄道弟,感情绝非一般人可比!说起来,我儿能登大宝,与云国公亦有很大关系!哀家不能眼看着他们兄弟反目,自此成了仇人。”

  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想让云霆霄继续心甘情愿的为皇上卖命罢了。

  “太后,臣妇不明白……”

  “你起来吧!”景太后的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仿佛地上的大理石一样,冷硬彻骨。

  周佳瑶低声道:“是!”然后缓缓起身,立在原地没动。

  “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哀家的意思!”景太后到了这会儿,大概也失去了耐心,毕竟周佳瑶已经在宫里待了好几天了,虽是用厌胜之术这等罪名将她留下来了,但是大理寺不立案,不审,还是不合常理的,时间一长,外头必然诟病皇帝的这种做法。别的不说,单说周家,云家,真可能善罢甘休吗?

  “进来~”

  早就立在外头听侯命令的嬷嬷,推门走了进来,她身后跟着四名身强体健的老妈子,手里端着一碗燕窝!

  那燕窝肯定有问题!

  红毛在仙府小筑里,已经叫翻天了!

  “这些人要干什么?毒死你吗?主人,您可是百毒不侵的,他们除了鹤顶红,就没点新鲜玩意了吗?”

  周佳瑶:……

  她面上露出两分惊恐之色,实则一直在跟红毛沟通,“我喝了那东西,真不会有事?我现在怀着孩子呢,不会伤了孩子吧?”

  “自然没事!您放心,孩子也不会有事的!”

  周佳瑶暗暗松了一口气,心里隐约有了一个想法。

  但是她现在,需要确定一件事!

  “太后,您……您这是……”

  此时景太后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温度,她看向周佳瑶的眼神是那么的冰冷,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宫斗的胜利者,又有哪个是心慈手软的?若真的是那种善良无边的人,又岂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

  这后宫的女人们啊,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喝了吧!好孩子,你喝了这碗燕窝,你父兄,母族不会受一丁点的连累。云家不但不会受罚,还会为此加宫进爵,你的两个孩子也会安好!至于云国公,你放心,哀家会从景家挑选一位容貌,品性皆佳的女子嫁过去,替你照看他,照看两个孩子!她只是云国公的填房,对你行妾礼,百年之后,与云国公合葬的人是你,而不会是她。”

  吗拉个××

  周佳瑶真是惊呆了,如果不是计划有需要,她现在真想冲过景太后面前,喷她一脸唾沫星子,顺手打她几个耳光,再把红毛放出来,抓她满脸花,撕下她脸上那张虚伪的面具,让她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娘~的~

  你当老娘是病猫?

  你让我死,我就得死?我死后,你还弄个你娘家的女人来恶心自己,睡她的男人,打她的孩子,还他~娘的说什么对着自己行妾礼!

  她都死了,那个女人就是行妾礼她也看不到!对着她的牌位行礼吗?

  她活着的时候,尚没受过这种气,死了以后还要看着别的女人霸占她的一切!?

  呵呵~

  周佳瑶原本想着给皇上留两分体面,给太后……不,是这老太婆留几分体面。可是现在听完太后的的话以后,她改主意了!

  不弄死她,她就不姓周!

  周佳瑶使劲憋了点泪水出来,唯唯诺诺地道:“太后,臣妇做错什么了?”

  “有句话叫,怀璧其罪!”景太后眼中没有一丝的温度。

  果然!

  周佳瑶又问道:“你能让臣妇死个明白吗?为何臣妇什么都没做,却落得如此下场?”

  景太后到底是个女人,当下抱着让周佳瑶死个明白的想法,轻声道:“要怪,你就怪那个李浩吧!他与哀家说,仙家宝物,皆有灵性,若是宿主身死,便可自动脱离宿主残躯,寻找下一个有缘之人。”

  周佳瑶呆住,这个想法是李浩的,还是林如红的?她不得而知,但是她知道,他吗的这两个人一定是小说看多了!

  或许,这也是真相吧!

  周佳瑶心知肚明,皇上信了李浩的话,对她身上的那件仙家宝物很有兴趣。他甚至会觉得,有这样一个宝物落在别人身上,是件非常危险的事!万一那人借着机缘造反呢!?那他不是很被动?只有把那件所谓的仙家宝物放在自己手里,他才会觉得安心!

  周佳瑶真相了!

  皇上认为他是九五至尊,有什么好东西,都应该是自己的!况且这件奇物若是能延年益寿呢?又或是能撒豆成兵呢?

  总之不能落于旁人之手便是。

  于是,周佳瑶才会陷入如今这个境地!

  周佳瑶是不怕的,她心中早有对策,又有仙府小筑加身,所以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臣妇尊旨,只是有一件事,想求太后您~”

  景太后闻言,脸色倒是好了许多。

  “你说!”

  “请太后给臣妇一些体面,若是臣妇气息残存,请不要再……再动臣妇,臣妇宁愿痛苦些,也不愿意身上多些莫名其妙的伤痕。还有,不要让别人妄动臣妇的尸体,让国公爷来认尸,可好?”

  景太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她用眼神示意那个嬷嬷上前。

  “云国公夫人,请吧!”

  “请太后娘娘发个毒誓吧!”周佳瑶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她的话音刚落,她身边的那位嬷嬷就大声斥责道:“放肆!竟敢威胁太后,你是不想活了!”

  周佳瑶苦笑,“太后娘娘,您说呢?”

  太后迟疑了一下,还是举起两指发誓:“黄天在上,厚土在下,哀家在此发誓,必定按照周氏所言行事,若违此事,它日定受万鬼缠身,不得好死!”

  这也算是毒誓了,太后信佛的,自然相信因果。

  周佳瑶把那一小盏燕窝端过来,拿勺子搅了搅,便毫不犹豫的大口吃了起来。

  燕窝有毒,但是周佳瑶感受不到一丁点的难受,可见这毒对她来说也是无用。

  周佳瑶吃完燕窝,真想说再来一碗!

  戏还得演下去,她放下碗的那一刻,弯腰装作腹痛,紧接着便摔倒在了地上。

  躺到地上那一刻,周佳瑶立刻让神识进入了仙府小筑。

  最初她拥有仙府小筑的时候,因为身体虚弱,只能让自己神识进去,身体却是不能进去的。后来她身体慢慢恢复了,神识和本体都可以很顺利的进入仙府小筑。到最后,她受灵泉水的滋养长了,身体和神识都有了几分灵性,以至于她可以随便控制自己的神识和身体,不受束缚。

  周佳瑶想了一个主意,就是假死!

  她让太后发毒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太后就不能再让人碰她。她的神识进入仙府小筑以后,身体却是一点意识都没有的,只要她不咽这口气,太后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皇上自然也不能!或许他还会以为,是仙家宝物在保护她,让她进入了这种状态。

  周佳瑶所料不差,她‘假死’后,太后命人查看她的气息,发现她没死的时候,可把那个老太太吓了一跳呢!

  不过二人有约在先,太后也不敢违背誓言,只能让人先把周佳瑶抬到了一间偏僻的小院子里,让人看守着,每隔一刻钟的时辰,让人上前查看周佳瑶的状况,并向她汇报。

  同时皇帝那里,也得到了消息。

  他心里没底,让人把李浩叫了过去,问他:“吃了毒物而不死,沉睡,这是何道理?”

  “或许是仙家宝物在保护她吧!皇上,您大可让你把她直接了结了。”李浩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中很兴奋。

  红儿,我终于为你报仇了!眼下她虽未死,但是也离死不远了!

  皇上皱眉,并不赞同。

  一来周佳瑶是朝廷命妇,又是无罪之人,就算赐死,也该体面点,替皇家遮羞!

  二来太后发了毒誓,事先应允了她,他即便再心急,也不可能不顾太后。

  皇上挥手,示意李浩退下。

  皇宫外面的人,无法知道宫里的情况,皇上使出雷霆手段,将关于周佳瑶的消息全都封死了!

  他是天子,若是连这点事儿也做不到,岂不废物?

  夜色深沉,太后等了足足大半天的时间,周佳瑶那边依旧沉睡着。

  老嬷嬷劝她:“太后,您歇着吧!若是有事,奴才们自然是不敢怠慢,老奴再叫您便是。”

  太后实在熬不住了,这几天她心力交瘁,精神实在不济,就点了点头,去休息了。

  太后很快就睡着了!

  她梦见自己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一派天真无邪的样子,在花海中奔跑,无比的自由和快乐!

  但是突然间,天地变色,原本的晴空万里,瞬间变成了一片混沌。无数的厉鬼从四面八方涌出来,他们面目狰狞,脸上全是血,指甲长长的,向她抓了过来!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那些凄惨之声,一声盖过一声,让人胆寒!

  太后想喊,想跑,可是嘴里发不出声,脚像是生了根似的,一动不能动。

  她看到了小杏,那是自小跟着她的丫头,后来因为先帝夸赞了一句她的眼睛有灵性,自己就将她处理了。

  还有旗美人,她怀了皇上的孩子……

  太后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仿佛下一刻自己就要被这些恶鬼吃掉了似的。

  此时皇上也是进入了睡梦之中。

  他觉得自己走入了一片迷雾之中,久久不能离去,心里十分恐惧。

  就在他万分惊恐之中,迷雾突然散去,一个人影显露出来。

  皇上吓了一跳,那人穿着一身奇怪的官服,面庞黝黑,一脸的大胡子,看起来一身的煞气,好不吓人!

  “你是何人?见到朕为何不跪?”

  那人却是一笑,“我乃北阴酆都大帝……”

  皇上猛然睁开了眼睛!

  “来人……”他也顾不上别得,只惊叫着外面的人。

  孙连海连忙跑了进来,“皇上,您,您这是……”

  “赶紧,去凤藻宫。”

  皇上顺手扯过一件龙袍,七手八脚的穿好,风似的冲到寝殿外面。

  一群人连忙跟上,都不知道皇上这是怎么了。

  凤藻宫内,太后仿佛被恶鬼缠身了一样,在梦中挣扎着,痛苦着,却无论如何也醒不过来。

  皇上一来,凤藻宫的宫人们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似的。

  “皇上!”

  “皇上,您快来瞧瞧太后吧,太医施了针,可人还是不醒。”

  太后脸上全是细密的汗珠,身上也都湿~透了,身子不停的打着摆子,瞧着痛苦。

  皇上挥手上左右的人全都退下,等屋里就剩下母子二人时,他握住了太后的左手,将太后的衣袖向上推了推。

  一条黑色的蜿蜒曲线,赫然出现在了太后的手臂上。皇上一惊,连忙喊了人来。

  什么太医,宫女,太监,所有的人都攆了出去,他还下旨,让孙连海去云国公府,连府请云国公进宫。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云霆霄赶了过来。

  皇上二话不说,直接让人带路,他和云霆霄一起去了周佳瑶住的那个院子。

  云霆霄一见到周佳瑶,眼窝就热了起来,才几天的工夫,他却觉得像过了一百年似的!他心爱的人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是不是不好了?

  云霆霄咬牙切齿,愤然转身,怒目梁奕!

  他此时,不是臣子,只是一个丈夫!而梁奕此时在他心里,也不是什么帝王,只是一个被迷住了心窍的糊涂蛋。

  “是朕对不住你们夫妻二人,听信了谗言!”皇上叹了一口气,只道:“朕是来向尊夫人认错的!”说着,他意是一掀龙袍,直接跪在了周佳瑶面前。

  周佳瑶在仙府小筑里乐得直拍巴掌,她这待遇,也跟太后差不多了吧?一个皇上都能向她下跪,不错哟。

  只是云霆霄的模样,却让她很心疼,才几天的工夫,人怎么瘦成这样?眼底那乌青是怎么回事?

  “朕错了,还望你看在天下苍生的份上,醒过来吧!朕保证,日后必定勤公爱民,决不追究之日这事!”

  周佳瑶把手里的果子三下五除二的吃掉,拍了拍巴掌,心想你敢追究吗?

  皇上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响头。

  云霆霄觉得他一定是没睡醒,这是什么情况,他媳妇躺在那像是睡着了,皇上拉着他过来给自己媳妇磕头?

  不带这么玩的吧?

  此时皇上心里也是一般那啥了狗的感觉,他招惹谁不好,去招惹阎王爷的徒弟!人家不是有什么仙家宝物,而是真仙转世!

  他虽是天子,可到底是个凡人,如何能跟阎王爷的徒弟叫板?

  呃,他也是读过典籍的人,怎么不记得阎王爷收过徒弟?或许那些野史小记,本就不可信?佛家典籍里似乎也没记载阎王爷有个女徒弟吧?是他漏读了?

  倒是忘了问,这周氏是掌管哪一殿的。不过,估计问了也白问。

  在梦中,见了北阴酆都大帝的梁奕,跟着那黑面壮汉去了一趟阴曹地府,见了十殿阎罗,还‘顺便’看了忘川河,彼岸花,还翻了翻生死薄,他哪敢再放肆?

  “国公夫人,朕答应你,赐云家和周家各一块免死金牌,此事决不再提起,求您醒来吧!”

  周佳瑶见玩得差不多了,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这种事情,说起来也是荒诞,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

  不过,云国公夫人回府后,太后就醒了!皇上心里更加笃定了周佳瑶是真仙的事实,再不敢有非分之想了。

  李浩的下场自然很惨,皇上不敢把周佳瑶这尊大佛怎么样,还不敢对付他一个凡人吗?

  没有人知道李浩是怎么死的!

  太后醒来以后,大病一场,和皇帝谈了一夜之后,从此更加潜心礼佛,再不过问任何事。

  皇后倒是因祸得福,从此大权在握了!

  昭妃却是倒霉了,被打入冷宫不说,没出三天就死在了冷宫这中。

  周家一片欢声笑语!免死金牌早就已经赐下了,周翼虎又升了两级。

  宋氏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看着这些孩子们都平安无事,她也就放心了!

  云霆霄和周佳瑶躲在房里说悄悄话。

  “真的?”云霆霄双眼放光,视线落在周佳瑶的小腹上,惊喜过后,却是深深的愧疚感,“瑶瑶,对不起!”

  她受了那么多的惊吓,那么多的委屈,而自己却是束手无策,什么都没能替她做。

  “傻瓜!”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声!

  云霆霄突然想起一件事,把周佳瑶从怀里扯出来,问道:“你真的是那位的徒弟?”

  周佳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那年,她意外身亡,初见阎王爷,跟他讲条件!

  要完那么多的东西以后,她又道:“我是凡人,世途险恶,您总得给我一个保命的手段吧!”

  那老头特别倔,一开始说啥不给,后来好说歹说,在她的手臂上留了一个小红点!

  那红点,就是能唤出他老人家的法宝!

  周佳瑶喝下那碗毒燕窝后,神识进入了仙府小筑,她趁着没有人的时候,将手臂上的红点掐破,这才跟那个黑老头又见了面,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吧?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正是这话!

  云家,周家,俨然已经成了皇帝最信任的两条左膀右臂。

  周佳瑶在七个月以后,早产生下一对龙凤胎!

  老三是男孩,取名云晔。

  老四是女孩,取名云心宁!

  周佳瑶的故事,至此结束……

  至于他们以后的生活,我想应该是最幸福美满不过了吧!

  (全书完)
佳肴记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jiayaoji/,欢迎收藏
手机看佳肴记http://m.owolove.com/jiayaoji/佳肴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佳肴记》版权归原作者恕恕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