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殿下太腹黑22章:不准理会外面的男人

推荐阅读:重生影后小军嫂异世无冕邪皇绝世剑神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冠绝新汉朝合租医仙九幽天帝奥特曼战记
  只见他皱起眉头,将人又塞回怀里,裹上被子,一脸认真的问她:“绵绵想不想做贵女?”

  苏绵绵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猛一听这话,顿愣住了。

  冥殿下继续说:“我想给你最好的,让你和京城那些贵女过一样的快活日子,春来踏青,夏日游湖。秋收狩猎,冬来投壶,再交上三五个手帕交,没事就去赏赏花,互赠个头面首饰胭脂水粉之类的。”

  “当然,”冥殿下忽的板起脸:“不准理会外面的野男人。”

  他记得,从前秦家有个小子,老是围着绵绵转悠,恁的惹人厌烦。

  苏绵绵白了他一眼,当真想了想,然后摇头在他手上写道:“我想学点东西。”

  冥殿下似乎半点都不意外:“学什么?”

  “推拿。”苏绵绵早设想过了。按理按摩推拿之中手艺是从古至今传下来的,她从前学的并不成系统,很多都是自个在琢磨,目下她还能看到人体内的气,要有机会,自当再多钻研一些。

  苏绵绵信奉,手艺是自个的,学会的东西,也是自个的,旁的其他都是浮云。

  她没发现冥殿下目色瞬间加深,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事,单手松松搂着她问:“那学会了,绵绵打算给谁推拿?”

  苏绵绵顿觉这人问了个白痴问题。自然是谁有需要,谁给银子,她就给谁推拿。

  冥殿下一下抿起薄唇:“你学会了,我给你找几个机灵的婢女,你教她们,让她们给旁人推拿。你只准给我推拿,若做不到,那便不学也罢。”

  苏绵绵转念一想,也觉得冥殿下话在理,这大殷素来都说男女有别,她自然是不能给男子推拿的。

  她大大方方的将冥殿下后本句话给忽略,对他点头应承。

  冥殿下的心头这才舒坦了,就着夜色看怀里的小人,顿觉得他的绵绵怎么能这样招人,这样可爱?

  瞧那乖乖巧巧点头的小模样,真是暖的人心都软了。

  眼见外面时辰不早,冥殿下便拍着她后背道:“你再睡会。”

  苏绵绵也是困,她刚才已经是撑着眼皮在同他讲话,便毫不客气扒着他暖和和的胸膛,拱了拱当真睡了。

  要睡熟之际,她还在想着,明个一早,九殿下不得踹她下床?

  眼见心念念的人依偎着自己,再多的空寂,冥殿下也觉得满足了,一时他也有些困,但舍不得合眼。

  他单手撑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晓得他要睡着,再醒来,便不是他了,如此他又要等上一天才能见到她。

  他多舍不得呢,最是失而复得眷恋正浓之际,他是半分都不想离开。

  不过,一刻钟后,他不得不起身,给苏绵绵掖了掖被角,随意披了件外裳,去了小书房。

  他难得出来一次。自然要先将绵绵想做的事一应安排好了。

  至于十四岁的九殿下会不会同意,肯不肯照着他的意思去做,冥殿下表示,那不要紧。

  作为二十九岁,虚岁三十的冥殿下,想收拾十四岁的嫩小子,即便那个人就是他自己。他也觉得不过分分钟的事罢了。

  手下留情一说,更是滑稽可笑,不多挖一些坑,坑的那小子鼻青脸肿,往后怎么能长成他这样优秀的人物?

  且年少那会,若不那样嚣张,目中无人。他后来能输的那样惨?最是对不起绵绵!

  既然现在有这么个现成的报仇机会,他哪里会放过!

  是的,他早看十四岁的自己不顺眼很久了!

  苏绵绵浑然不晓得因着她,冥殿下毫不犹豫的对少年的自己下手了,她睡的昏天黑地,枕着殿下的床褥,她舒服的个根本就睡不醒。

  而第二天。少年九殿下一觉醒来,他初初睁眼就愣住了——

  他竟然手脚缠在苏绵绵身上,将人整个困在怀里!

  桃花一样的薄红轰的袭上他的脸,并以迅疾无比的速度蔓延上耳廓!

  他动也不敢动,就那样面无表情地僵着。

  苏绵绵小小地翻了个身,粉嫩的小嘴撅着的咋了咋,呼出的灼热气体喷洒在他胸口。并透过里衣蹿进他的肌骨,蔓延至四肢百骸。

  他深吸引了口气,猛地坐将起来,恼羞成怒的道:“苏绵绵,滚下去!”

  苏绵绵本是在他怀里,他这一起身,她裹着被子,眼睛都没睁开,咕噜一声滚下床,发生咚的声响。

  她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无辜而委屈地望着怒瞪她的少年,实在不晓得这人一大早的哪里来这样大的火气。

  “你又爬本殿的床?你还敢爬本殿的床,信不信本殿让你去睡柴房?”向来冷静自持的九殿下也有语无伦次的时候。

  苏绵绵揉了揉头发,细软的发兵不服帖,齐刘海前调皮地翘起一小撮,她感觉还没睡醒,又打了个哈欠,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外间自个的床走去。

  精分的殿下,不晓得自个做了什么事。把错怪到她头上,她大人有大量,懒得跟他计较。

  毕竟,精分就已经很可怜了。

  “苏绵绵,”九殿下赤着脚追出来,字字若冰霜的道:“告诉他,他再敢没羞没臊的把人往本殿床上带,本殿让你睡柴房!”

  没创意!苏绵绵歪着头看着略有气急败坏的九殿下,即便她去了柴房,冥殿下也会将她拎回来吧?

  九殿下一直以为,早上的事,就已经最是让他不能忍受了。

  然而,等他一到秋芜苑小书房,瞧着满桌子龙飞凤舞的笔墨痕迹,他差点没抄起砚台就砸出去!

  简直没有人比十几年后的自己更惹人厌了!

  好在,他理智尚存,从一堆白纸黑字的纸堆里整理出往后的京城局势,还有各方势力大小,以及朝堂之上,何人可用,何人不可用。

  酌情这些,他脑子飞快转开了,将自己原先的打算一步一步修正完善。然后书写成道道的密令,晚些时候月白一发出去,他手底下的人就会跟着他所预想的,步步谋划起来。

  一连奋笔急挥两个时辰,九殿下放下最后一张纸,他揉了揉酸涩的手腕,身子有疲惫,可他心头却是亢奋的,甚至连一向深邃的凤眼中,好似有星火在燎原,晶亮无比。

  尽管不待见重生的自己,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能未卜先知,确实让他少走了许多的弯路。能够更快更顺利的达成目的。

  九殿下顿了顿,他向门外候着的护卫要了个火盆,然后关上房门,将那一摞不能见光的纸张悉数烧的干干净净。

  确定不留半丝痕迹,他这才闲适地拿起案头那本前朝通史,然才翻开第一页,就从中落下一页纸来。

  那页纸,分明是他书架子上珍藏的左伯纸,一共就只有那么半卷,往日里除非他兴致很高,泼墨写意作画之时才会拿来用的。

  他皱起眉头展开那张纸,只见上面写着——

  “苏绵绵教养册,五岁,治嗓子养身子;六岁,开蒙,需亲自教导琴棋书画;七岁,作诗作赋,女红;八岁,医理穴位并推拿;九岁,准备考取京城女子书院……”

  满满的一篇,一直安排到苏绵绵十五岁及笄之年。那墨迹才堪堪顿住!

  九殿下指尖一用力,名贵的左伯纸就被捏出个洞。

  “真是大好,一晚上就悉数安排出来了?”九殿下咬牙切齿,汹涌的愤怒在他胸腔之中翻滚呼啸:“十五岁,怎的不继续写?十五就该嫁人了,莫不是还舍不得她嫁人想自个截胡留着,哼?”

  年少无知的少年哪,根本不晓得自己这会的愤懑之言,十年后,当真一语成谶,真的不能再真!

  少年简直气的心口都痛了,他的左伯纸,竟然还裁了那么大一张,就为了给苏绵绵写个教养册,什么白纸不好使,非的动他的收藏?

  从来都冷静自控的少年鲜少这样失控愤怒,有心想一并给烧了,但见那左伯纸飘到火盆里,火星还没燃起来,他已经动作飞快地捞了起来。

  他越发笃定就是为了防止他将这劳什子教养册给烧了,那重生老鬼才故意用的左伯纸!

  他痛恨自己!

  是以当月白依着时辰过来拿密令的时,就见睿智优雅的殿下捧着张用过的纸,神色既是阴沉又是颓然,总是很复杂难辨。

  “殿下,”月白将要回禀的事在心头默默过了一遍,没觉得有会惹怒殿下的,适才大胆开口:“昨个三司会审的事有定论了。”

  听闻这话,九殿下眸色厉色一闪而过,泠然道:“说!”

  月白道:“圣上定了于家私贩官盐的罪,因着殿下已经提前将于家灭了,故而圣上裁定的抄家。还说要殿下将抄了于家后的家财清点出来,上缴朝廷。”

  这也是在意料之中,九殿下将左伯纸搁一边,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于家的家财……

  他微微眯眼:“于家的家财不都偷运到北疆去了?本殿追了,但没追多少回来。”

  月白露出个了然的笑,他继续道:“但凡是给于家作证说好话的那帮人,依着崔建那本账本,圣上也是挨个定了罪,只是……”

  九殿下看过来,缓缓勾起嘲讽的嘴角:“只是,那账本牵连后宫和七皇子,还有朝中重臣的那几页不在了吧?”

  对殿下这样料事如神,月白同样讥诮道:“是,正如殿下所说,那账本后几页听说是让一太监不小心撒了茶水在上面,糊成了一团什么都看不清了。”

  九殿下冷笑一声。他摆手表示不在意:“本殿就没想过要用于家的事将谁彻底弄垮,老七逃过这劫,也是再自然不过。”

  “不过,圣上说七皇子德行不足,需的好生研习圣上之道,还说七皇子母妃德妃娘娘慈母多败儿。是以让七皇子禁足三月,待这三月一完,就出宫建府,不可再居于后宫。”月白不无幸灾乐祸的道。

  九殿下点头:“其他的呢?”

  月白接着往下说:“云霞宫那边,圣上只是口头上说贤妃娘娘不该多管闲事……”

  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九殿下意味深长地笑了。

  “多管闲事?”他看向月白,凤眸黑沉而灼亮,可其中的寡情薄义却犹如刀光凛冽:“他自己儿子的死活,竟然是多管闲事!”

  月白只是为自家殿下倍感不值,分明殿下这样龙章凤姿的人物,才华也不输给任何人,可偏生吃的委屈最多,仿佛宫里的人谁都看不见他身上的长处,只是一门心思地忌惮他。

  “殿下……”月白唇动了动,汪蓝如海的眸子迷离沉寂,他觉得自己该说几句安慰的话,可偏生又不晓得说什么才合适。

  九殿下闭眼,几个呼吸后。他重新睁眼,犹如深渊一般黑沉的眸子里,锋锐精光一闪而逝。

  这一刻,他又是那个早不对任何血脉亲情心存希望的冷漠少年:“继续说。”

  月白舌根发苦,只好道:“那个假于小满,贤妃娘娘说自己是受了她的蒙骗,可又念在她年幼,便差人将她送走了,但还没出宫门,假于小满遇上七皇子,假于小满忽然像发疯了一样,企图行刺七皇子。被当场格杀。”

  闻言,九殿下沉思起来,他屈指轻敲桌沿:“这里面有问题。差人去查查假于小满的真正身份,本殿的母妃和老七?不该有这样默契的时候才是。”

  “是,属下这就去办。”月白抱着长剑领命,尔后他迟疑道:“贤妃娘娘放了假于小满,圣上亲口称赞娘娘心善,是菩萨心肠。”

  九殿下冷飕飕地瞥了月白一眼,月白提着长剑的手一紧,赶紧寻了个借口告退。

  九殿下又坐了好一会,他才施施然起身,余光瞄到那张左伯纸,他顿了顿,还是捏了起来,准备给小哑儿看看。

  苏绵绵今个风寒已经好了很多,月清开的方子很是见效,不过碎玉还是觉得她该多补补,便没让她做事,只同意她在东厢房外头的回廊上走动。

  九殿下过来的时候,苏绵绵正坐在廊上,两条小短腿从凭栏空隙垂下去,一晃一晃的,好似十分惬意。

  眼尖见着他,她一骨碌地翻身爬起来,还动作隐晦地拍了拍裙裾。

  九殿下斜眉微挑,将手里的左伯纸递给她,见她一脸疑惑地打开,他才问道:“识字?”

  苏绵绵点点头,她毕竟只是少数的繁体字和简体字对不上号,但大部分的字还是认识的,故而连蒙带猜,将一篇教养册给看懂个七七八八。

  然后,她小脸瞬间就皱紧了,这种东西,怎么看都像是怪叔叔的萝莉养成游戏计划表啊。

  她看着九殿下,深深的怀疑起来。

  九殿下一恼,耳根几不可查地就开始发烫:“再用这种眼神盯着本殿试试?”

  他威吓完,又道:“不是本殿安排的,是……他安排的,你若没意见,本殿也可照着上面的来。”

  笑话,她当然有意见!

  于是她蹬蹬跑进房里,想也不想就去拿架子上搁着的笔墨,哪知个子太矮。就是踮起脚尖都够不着。

  她小脸憋的通红,怎生一个憋屈了得。

  看着她那蠢笨的模样,起先还心情郁郁的九殿下,默默就好了几分。

  他走过去,抬手。

  轻轻松松就取了笔墨,尔后扬着挑眉看她。

  苏绵绵当场就想啐他一脸口水,长的高了不起?能拿到东西了不起?不就比她多吃了几年饭么?

  早晚她也会长高的!

  忽的意识到自己这种幼稚的举动,少年转身板起脸,将砚台往桌上啪的一搁,冷言冷语的道:“拿过来!”

  苏绵绵不晓得他犯什么蛇精病,但还是乖乖的将手头那教养册拿过去摊开了,手指头对着不想学的就点点,再画个叉。

  九殿下帮着她划掉,这一划下来,通篇最后仅剩的,唯有启蒙、医理穴位和推拿。

  考取女子书院这一项,苏绵绵犹豫半晌,最后还是留着。

  打小她就觉得,多读点书,总是没错的。

  九殿下瞧着满篇的叉,简直不忍直视,他又一想,这可是他的左伯纸,实在暴殄天物。

  他瞥开眼,转而说起其他,顺带将昨天三司会审的结果说了一遍,连同假于小满的死也没瞒着。

  完事,他一瞥苏绵绵,就见她小脸煞白,仿佛被吓到了的样子。

  她怔忡看着他,尔后比划了下于小满的身高,似乎不愿意相信,那个和她同岁的小女孩就这样没了。

  顿一股子透彻骨髓的寒意自她背心冒出来,她也忍不住会想,是不是有一天,她也会那样突然就没了?

  她苏绵绵,万事都不怕,也无从畏惧,但唯有一点——她怕死!

  她宁可赖活,也绝不好死。

  九殿下眉头一皱,思量道:“那个于小满,本殿总觉得很是违和,她的一举一动并不像个真正的五岁孩童,眼里不清澈。”

  苏绵绵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她也不是真正的五岁孩童来着。

  “真正的于小满呢?”苏绵绵比划道。

  然后就见九殿下一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才猛的反应了过来,九殿下不是冥殿下,也不是月星,他根本不懂手语和简体字。

  她微微发窘,简直没法愉快的玩耍了。

  兴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明显,稍稍愉悦了九殿下,九殿下稍稍勾起点嘴角,漫不经心的道:“自然还活着。”

  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苏绵绵睁大了眸子望着她,嗳,他看得懂手语?

  九殿下轻咳一声,凤眼一眯:“你那是什么表情?本殿从前看不懂,还不会去学吗?还是本殿就是那等蠢笨如猪的,几个手势都看不懂?”

  想他从前还在上国子监的时候,所有皇子里,每次考试都是第一不说,还以十岁之龄,仅一年的时间就学完了后面几年要学的全部内容。

  是以,后来出宫不能去国子监了,他才无所谓。

  九殿下脸上的鄙视神色太明显,苏绵绵条件反射地蹭过去就谄笑起来,紧接着她比划道:“我能去见见真正的于小满吗?”

  九殿下眼神一厉:“你见她做什么?”

  苏绵绵眨巴着大眼睛,只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她,旁的却是不再多说了。

  九殿下让苏绵绵看的有些恼了,他一摆手道:“随你。”

  又抽了苏绵绵手里那张教养册,起身背着双手去了小书房。

  苏绵绵本以为九殿下只是说说,哪知晌午过后,碎玉就带着她径直往前院去。

  皇子府前院,苏绵绵却是从来没去过的,她熟悉的只有秋芜苑那地儿罢了。

  故而她被碎玉牵着,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左张右望,很是好奇。

  碎玉便小声的同她解释:“前院,是殿下处理庶务的地方,那边那座三层楼的是勤勉楼,殿下常与麾下幕僚议事之处。往日里不可随意接近,勤勉楼对面,是一粉荷园,建府之初,殿下特意划出来布置的,夏日粉荷盛开,很是漂亮,但是殿下有规矩,任何人都不能采摘。”

  听碎玉这样说,苏绵绵就更好奇了。

  碎玉轻笑道:“总是你记住就行了,莫去犯了殿下的忌讳,那粉荷的园子很得殿下看中。”

  旁的她却是不肯再多说。

  不多时,到了大门影屏处,一辆平头黑漆的马车正等着,月白正抱着长剑半靠在车辕上等着。

  他见苏绵绵过来,便顺手撩起帘子。

  苏绵绵冲他笑笑,在碎玉的帮助下跳到马车里,然她进去才一抬头,就让马车里的人吓了一跳,差点又跑出去。

  马车里,恰有两个人,一个人正是九殿下,另一个。却是削瘦短胡须的于家管家崔建!

  苏绵绵手脚发凉,顿感脖子疼的厉害。

  九殿下见她那胆小无出息的模样,讥诮一笑:“本殿还在,你怕甚?”

  崔建目光幽幽地看着苏绵绵,还对着她咧嘴森森地笑了。

  苏绵绵唆地蹿道九殿下背后。死死拽住他的衣裳,企图用他那并不高大的身躯挡住自己。

  九殿下那张俊美的脸一下就黑了,他反手将人从背后拎了起来,轻轻松松就像是在拎一直小鸡崽。

  “他是本殿的人!”九殿下一字一顿的道。

  苏绵绵当然晓得这点,那天三司会审的时,她就看出来了,但她还是会怕啊,崔建用白绫想要勒死她的瞬间太过真实,她想忘都忘不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jinwucangjiao_xiewangyouqichengh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http://m.owolove.com/jinwucangjiao_xiewangyouqichenghuan/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版权归原作者唐僧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