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殿下太腹黑63章:蠢东西,本殿交你个任务

推荐阅读: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绝世剑神绝色总裁爱上我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斗战神人间鬼事都市奇门医圣帝焰神尊
  第二日一早,苏绵绵醒来的时候殿下已经不再床上了,她抱着被子起来,侧耳就听到外间传来殿下冷若冰渣的声音。

  苏绵绵心头一凛。她轻手轻脚下地,趴着屏风探出半个脑袋往外看。

  只见外间地上躺着名不知死活的姑娘,秋姑姑面色苍白地跪在一边,殿下背着双手长身而立。

  “秋姑姑,你是听本殿的还是贤妃的?”九殿下口吻平波无澜,半点都听不出喜怒。

  秋姑姑很是颓然,她叹息一声道:“殿下,不管是在殿下面前,还是娘娘面前,老奴就只是个奴婢罢了。”

  听闻这话,九殿下冷笑出声:“如此,那就按规矩办吧。”

  “苏伯!”殿下扬起下颌,对候在门外的总管喊了声:“将这擅闯本殿秋芜苑的宫娥打死了,本殿怀疑她意图行刺。”

  苏绵绵眼尖看到秋姑姑身子一抖,就又听殿下说:“秋姑姑,人怎么领回来,还怎么给本殿送回去。顺便告诉母妃,本殿已与秦家姑娘定亲,大婚之前,本殿绝不会做出那等不尊重秦家姑娘的事来。”

  话落,九殿下一挥手,月白就领着护卫进来将地上的那名女子和秋姑姑一并拖了下去。

  苏绵绵正在看秋姑姑,不料。殿下一回头,就正正逮着她。

  苏绵绵一愣,她干笑几声,朝殿下像招财猫一样地摆摆手:“殿下,早。”

  少年不自觉眉梢稍缓,他几步过来,将人捉住丢床上,然后他往床沿一坐,倨傲的道:“蠢东西,本殿交代你个任务。”

  苏绵绵一下挺起小胸脯,精神抖擞的问:“殿下,尽管说。”

  少年浅笑了声:“秦关鸠,本殿将此人交由你应付,别让她来烦本殿,懂否?”

  苏绵绵呆了下,不过在殿下冷然的目光中,她鬼使神差地连点了几下头。

  少年让她这小表情取悦了,他伸手拍了拍她小脸,低声

  虽说是在殿下那领了要对付秦关鸠的差事,但苏绵绵也清楚,凭借目下的她,除了像上次一样跟秦关鸠动手能占到一些便宜,旁的却是压制不了她。

  她恢复了往常那样上午练小楷字,下午练大字的作息,偶尔与凤鸾书信,从凤鸾嘴里听闻一些秦关鸠的事。

  比如,苏绵绵就晓得最近秦关鸠很是风光,作为圣上亲赐的准九皇子妃,她在贵女圈里,可算的上是人人称羡。

  且近日还传出,九皇子尊重秦关鸠,连贤妃娘娘送来伺候的宫娥都给打死了。还许诺,大婚之前,他都不会做出对不住秦家姑娘的事。

  瞧瞧,九皇子天潢贵胄,还这样的情深专一,叫哪个姑娘不羡慕秦关鸠的呢。

  凤鸾对秦关鸠很不屑,直跟苏绵绵嚷嚷,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当然九殿下是鲜花,秦关鸠是牛粪。

  对此,苏绵绵只眯着眸子笑,旁的倒也不多说一句。

  六月里,天气渐热,苏绵绵主动跟殿下讲,她要考取京城有名的麓山女院。

  麓山女院,于京城东郊麓山,依山而建,隔壁就是大殷第一的白鹿书院,不过麓山女院专门招收女子罢了。

  这所书院最为出名的,便是历任皇后都曾在此就读过,而京中的高门贵女,但凡有点学识的,每年八月都会去考考。

  若能考上,日后结业,便是许人家,这点历经摆出来,那都是莫大的荣耀,没考上的。自然不必说。

  从前冥殿下给她制定的教养册立,其实有这么一条,她那会不太在意,觉得可去可不去。

  但,秦关鸠就在麓山女院!

  苏绵绵捏着小拳头,雄心勃勃的跟殿下道:“我要用智商碾压秦坏鸟,从各方面将她比下去!”

  彼时,殿下正翻着她写的簪花小楷字在看,盖因是跟着他写的字帖描的,故而苏绵绵这一手的小楷子,越发的与他的笔锋相近。

  他抬眼看了她一脸的壮志酬筹,泼冷水道:“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会哪些?”

  苏绵绵一下就被这盆冷水淋懵了,她摇头。

  九殿下淡淡的道:“秦关鸠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坊间更是有她的诗集在流传,有众才子说秦关鸠是真正的才貌双全。”

  苏绵绵睁大了眼睛,心头就一个感觉——

  妈蛋,这溅女表竟然还是个学霸!

  她犹豫片刻,厚颜无耻的道:“我……我也会诗词。”

  九殿下挑眉:“作一首来听听。”

  苏绵绵努力回想,九年业务教育中她曾背过还被考过的一些诗词,慢吞吞的道:“小桥流水人家……”

  殿下看着她,示意她继续。

  苏绵绵扭了扭指头:“枯藤老树昏鸦。”

  “哼,”殿下当即冷笑:“你作的?”

  苏绵绵哭丧着脸,老老实实的道:“不是,是我家乡别人作的。”

  九殿下屈指轻敲桌沿:“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让本殿晓得你再敢剽窃,看本殿不抽死你!”

  苏绵绵心戚戚地点头,心说,不见得他就是个君子啊。

  这话她自然没敢说,只苦着张包子脸为难的道:“那殿下。我还考不考麓山女院了?”

  殿下点头:“如何不考?”

  苏绵绵低头,她觉得有些沮丧,秦关鸠不是个草包,是实打实的有真本事,她去了麓山女院,约莫不是她踩秦关鸠,而是被秦关鸠踩吧?

  苏绵绵想什么,全在那张脸上,九殿下嗤笑一声,弹了她额头一下:“既然要去学,就给本殿好生学,需知本殿十来岁就从国子监结业。不指望你这蠢东西能有本殿的能耐,至少一半要及上。”

  苏绵绵捂着额头,控诉地看着真学神殿下,当真累觉不爱。

  九殿下半点都没开玩笑地看着她:“既知不如人,当奋起追之,苏绵绵,别让本殿失望。”

  他最后的话,以一种浅淡的语调说出来,可一字一字地砸在苏绵绵心上,却字若千钧,沉甸甸地让她轻松不起来。

  隔日,殿下比苏绵绵还雷厉风行,一大早就请了好几名西席进府,说是帮苏绵绵备考,免得考不上丢人。

  苏绵绵结束了轻松写意的日子,每天一大早起来,先是擅舞的西席教她热身,练几个柔体的动作。

  那擅舞的西席说,学会一整套的动作,日日都练。便可增加女子身体的柔软、柔韧度,练至大成,像古时宠妃赵飞燕那样掌上起舞都不是问题。

  苏绵绵其实对歌舞并不感兴趣,不过这些能人奇士的西席,个个当真是有本事的,她也就明白过来殿下的苦心。

  遂,再是辛苦也不吭声,很是认真的去学。

  练完舞,便是古琴大家过来上课,苏绵绵即便四肢再是酸软,都憋着,她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些声乐天份,反正努力勤奋就是了。

  毕竟,距离八月的麓山开考,不过也就不到两月的功夫。

  浑沦学下来,晌午她都还要读一二十首诗词。

  殿下说了,诗词歌赋这种事,简单的很,她读的多背的多了,往后随意将其中的字词挑出来,应景的重新组合。从她嘴巴里出来的,就是她作的了。

  晌午随意用点垫肚子的吃食,她只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待到未时初,她就要学手谈。

  到了申时,她要学计数。

  苏绵绵甫一见那黄头发蓝眼睛的计数西席,还愣了片刻,这分明就是个真真的外国人。

  然后外国人教她阿拉伯数字,才教一个一,苏绵绵就接连写到了一百。

  紧接着她在西席吃惊的目光中,写了一两个最简单的加减法和乘除法,惹的西席大呼天才。

  且殿下从翰林院下值回来的时候,那外国人西席还在殿下面前好一通夸赞了苏绵绵。

  苏绵绵心虚地抹了把汗,随后在殿下清冷的目光中。她一五一十的交代:“我以前在家乡上学那会学过计数。”

  殿下很平淡的接受了,顺势将她的计数课排了出去,只让她继续练字。

  用完晚膳后,苏绵绵还不能休息,殿下会挪出一个时辰,专门教她画画。

  然。殿下看着她的第一幅画,就沉默了。

  书案上专门摆了一盆兰花,九殿下与苏绵绵同样照着画,一刻钟后,殿下画完搁笔,白纸上,淡淡几笔,深浅勾勒,便是一幅惟妙惟肖颇为传神的水墨兰花图。

  他转头看苏绵绵画的——

  漆黑一坨,干梆梆的线条!

  殿下一愣,额头青筋一跳:“你,画的什么?”

  苏绵绵不好意思地放下笔,瞄了眼殿下画的,又看了看她自个画的,终于意识到自己在画画这方面,是半窍不通。

  九殿下揉了揉额头,耐着性子,重新铺陈开张白纸,对苏绵绵道:“站过来。”

  苏绵绵挨过去。还没站稳,就让殿下拉进怀里,他将细管子毛笔塞进她小手里,自己大手再连她小手一起包住。

  少年微微俯身,带着苏绵绵的手蘸了点墨,指头桌案上的那盆兰花低声道:“墨有深浅。是以颜色并不同,水墨之画,当从中心一点而起……”

  他边说,边握着苏绵绵的手,在白纸上粗粗勾了兰花盆。

  “这里,当用力一点,使深墨,越是光亮的地方,墨色越浅……”

  “兰花素有君子美誉,故而笔下之物,也同样要有君子高洁的气神……”

  苏绵绵鼻尖能嗅到殿下身上那股子熟悉的冷檀淡香,还有偶尔他的长发从肩划下来,轻轻触到她的小脸,带来一点一点的轻痒。

  殿下的声音也很轻。低沉厚重,又还有少年人才有的清脆。

  随着他说话,呼出的气体拂在她齐刘海上,透过发丝,就带出点滴的暖意来。

  “记住了?”最后一笔落定,殿下低头问道。

  苏绵绵微微抬头,她弯起大眼睛。甭管自个记住了多少,都回答道:“记住了。”

  殿下十分欣慰,他松开她手,随手就要将那张水墨兰花图扔一边。

  “殿下,”苏绵绵赶紧拿在手里,撅起小嘴吹了吹没干的墨迹:“把这画给我吧?我要忘了就温习看看。”

  九殿下摆手,准备做正事:“随你。”

  苏绵绵小心翼翼的将那画放自个练字的小案几上,等着墨迹彻底干了,她才整齐地折起来。

  她见殿下在处理庶务,也不打扰他,自己摆开纸笔,深呼吸后,重新开始画兰花。

  但,不晓得是不是她始终用惯毛笔画画的缘故,她画出来的东西,和殿下的相比,简直就是一坨狗屎。

  她皱着眉头将毛笔扔一边,轻手轻脚的出了小书房。管碎玉要了一长条的小炭条。

  且碎玉还很贴心的将炭条一端包上了棉布,方便捏着,不弄脏手。

  苏绵绵拿着炭条试了试,果然感觉比毛笔顺手。

  她这下来了画画的兴致,照着书案边的兰花就画了起来。

  不多时,第一幅画出来,苏绵绵自己都觉得比毛笔画的好看许多。她正在兴头上,接二连三的一幅接一幅的画。

  待到九殿下处理完手头上的事,一撇头,就见苏绵绵脚边尽是画满兰花的纸张。

  他自然看到苏绵绵手里的小炭条,他正要呵斥她几句,冷不丁见着她正在画的那一张。

  线条干净,兰花姿态舒展,当真有几分像模像样,且她还将兰花盆底的暗影涂抹了上去,一幅兰花硬是让她画出了不同

  月余下来,在苏绵绵不知道的时候,所有的西席都跟九殿下回禀了她的情形。

  大抵不过一句话,此女勤奋好学,但毫无丝竹之天赋,诗词歌赋也是平平,计数出色,常举一反三,一手簪花小楷写的还不错,作画上独树一帜。

  而教苏绵绵《诗经》、《论语》等的老先生,则摸着胡子称赞道:“活泼灵动,不拘世俗,常口出惊世骇俗之言。还颇为有道理,是个难得的好苗子。”

  随后九殿下便让苏绵绵多多练习画画,音竹会听,诗词会吟便是,为此,九殿下还难得有心的将画痴六皇子从皇宫里拉了出来教苏绵绵。

  苏绵绵猜到殿下多半是想让她有一长傍身,往后说出去也好听一些,对此她并无异议。

  期间,四鸾趁九殿下不在的时候,过府一次,但见苏绵绵忙着学个不停,也没多少功夫招呼款待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jinwucangjiao_xiewangyouqichenghuan/,欢迎收藏
手机看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http://m.owolove.com/jinwucangjiao_xiewangyouqichenghuan/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金屋藏娇:邪王诱妻成欢》版权归原作者唐僧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