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火主宰|0812

推荐阅读:穿越那些年的人和事儿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校花的贴身高手小农民修真百炼飞升录神级农场最强医圣邪医修罗:狂妃戏魔帝华山神门你好,少将大人
  陆一伟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隔着门缝看到佟欢六神无主的样子,心情格外难受。他轻声走了进去,双手放到肩膀上道:“佟欢,我们还是听医生的吧。”

  佟欢身子打了下冷颤,一下子软瘫到地上。在陆一伟眼里,佟欢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很少把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而今天面对亲人的生离死别,她有些坚持不住了。

  佟欢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陆一伟的胳膊,指甲深深地嵌入肌肤。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松开手,闭上眼睛道:“佟欣,佟磊,给爸收拾东西,我们回家。”

  陆一伟立马替佟欢挑起担子,赶紧联系救护车,紧张地处理一切事务。佟欣虽老大不小了,但大场面的事完全傻眼,根本不知道该干嘛。而佟磊还在读大学,啥事都不懂,现在有陆一伟操持,似乎一下子有了主心骨,听候陆一伟发号施令。

  陆一伟来不及和家人道别,只是电话里说一声,跟着佟欢往西州市赶。可到了半路上,佟欢的父亲停止了呼吸,与世长辞。

  佟欣和佟磊哭成一团,而佟欢则一滴眼泪都没有,硬着咬着牙一直坚持到家。

  三天后,佟父入土为安。这些年来,陆一伟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可每一次都有不同的感觉。他突然想起夏瑾和母亲的葬礼,是那样的凄惨草率。人是渺小的,抵不过生命中的一粒尘埃,被人手捧着呱呱坠地,享受着父母的宠爱,经历了坎坷的人生,到最后悄无声息地谢幕,走完平凡的一生。

  葬礼结束后,佟磊因马上期末考试匆忙返回了学校,而佟欣也借口工作忙匆匆离去,空留下佟欢一个人守着冰冷的家。

  佟欢因操劳过度病倒,陆一伟专门请了假留下来陪她。

  这些天,佟欢除了父亲葬礼上哭过一回外,再没流任何眼泪。陆一伟看着心疼,道:“佟欢,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在心里。”

  佟欢眼神在陆一伟身上停留了几秒,摇了摇头道:“我以后不会再哭了。”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佟欢想起这些年经历的许许多多事,她突然厌倦了,低下头沉默许久道:“我也不知道我能干什么。”

  陆一伟道:“你以前办得舞蹈工作室不挺好的吗?”

  佟欢闭着眼睛道:“我以后不会再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了。”

  陆一伟替她有些可惜,道:“你舍得吗?”

  “有什么舍不得?”佟欢坐起来情绪激动地道:“我不想再成为别人手中的玩物,我想堂堂正正活着。”

  没想到陆一伟的话戳到了佟欢的痛处,他连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觉得有些……”

  “对不起,我不是针对你。”佟欢意识道自己的话有些重了,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我真的有些累了。有时候想,找份安稳的工作平平淡淡度过一生也是不错的,可我不甘心。我现在特别迷茫,真的。”

  陆一伟宽慰道:“既然没想好那就暂时休息一段时间,等过了年再说吧。不管怎么说,我不希望你被眼下的困难击垮,振作起来好好生活。伯父虽然走了,如果可以,我就是这个家今后的顶梁柱。”

  陆一伟的话直抵佟欢心间,眼泪顿时如断了线的珠子哗啦哗啦流了下来。上次陆一伟的一席话,让她很长一段时间难以平静。以前,她一直渴望成为陆一伟的女人,可真正直面的时候,脑子里一片空白,无所适从。

  自己的过去毕竟不光彩,即便陆一伟不在乎,可她在乎。她不想给其带来压力,如果因为自己影响到他的仕途和声誉,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一伟,谢谢你!”佟欢擦掉眼泪道:“从小到大,我就是个没人疼的孩子。家里穷且姊妹多,早早地就承担起家庭的重任。我父亲不怎么喜欢我,初中毕业就不让读了,让我早点嫁人补贴家用。要不是我咬着牙打零工赚钱攻自己上学,也就没有今天的我。大专毕业后,其实我完全可以自食其力,可我真的穷怕了,弟弟妹妹还要读书,无奈之下走上了歧途,我现在真的好后悔。”

  陆一伟以前对佟欢的行为不耻,可进一步接触后觉得她确实不容易。一个女人为了生活而舍弃尊严,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安慰道:“过去的事并不代表一切,谁没有过去?如果你过度沉溺于过去,人生永远是灰暗的。我说过,不在乎你的过去,只要你愿意,我随时等你。”

  佟欢愣怔了半天,拼命摇头道:“一伟,我知道你对我好,可……”

  陆一伟急忙打断道:“你不必立马回答我,好好考虑考虑吧。等你想明白了,再回答我也不迟。”

  刚回到江东市,喜讯传来。陆玲生了个大胖小子,陆一伟心情激动,连忙往医院赶。刚走到半路上,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一伟,你在哪呢?”

  听到是熟悉的声音,陆一伟怎么也想不起来对方是谁,可又不能询问,道:“我在江东呢。”

  “我知道你在江东,具体位置?”

  “哦,在滨江路上。”

  “哦,那行,你到国税大厦这里接一下我。”

  挂掉电话,陆一伟倍感莫名其妙。对方是个女士,而且声音又那么熟悉,电话里和自己说话的语气应该很熟,到底是谁呢?他考虑了几秒钟,决定过去看看。

  到了国税大厦,陆一伟看到张志远的妻子谢玉芬站在路边焦急地左右观望。

  陆一伟连忙停好车,下车道:“嫂子,你怎么在这里?”

  谢玉芬上了车,搓了搓双手道:“这鬼天气,冻死人了。一伟,你这两天有事没?”

  “我在上课,怎么了?”

  “哦,那算了。”

  在陆一伟的追问下,谢玉芬道:“这不志远把我从北州调到江东齐扬区教育局了,我们在这里没有房子,我刚租下一套单元楼,里面乱七八糟的,需要收拾一下。你也知道,志远忙得整天不着家,什么事都靠不上他。还想着让你帮帮我,你要忙就算了。”

  张志远好歹是个县处级领导干部,现在又调任省委工作,却在外租房子住。寒碜到如此地步,像这样的领导实在是凤毛麟角。陆一伟当即道:“租什么啊,我手里还有点闲钱,干脆买一套吧。”

  听到陆一伟如此大方,谢玉芬有些吃惊。这些年来,张志远从来不接受他人的送礼,就是送,也是些不值钱的东西。家里完全靠那点死工资日常开支。虽有点积蓄,都因楚楚生病全花光了。

  别人家男人在外当官耀武扬威,女人走出去腰板也能挺起来,可谢玉芬从来没享受过如此待遇,一肚子委屈不知该和谁倾诉。她本想拒绝,可家里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一狠心跺脚道:“一伟,你要是能借给嫂子俩钱,我就感激不尽了。如果让你买房子,志远知道了非骂死我不可。”

  “行,我借给你!”陆一伟给谢玉芬台面下,不至于过于尴尬。

  “谢谢,谢谢!”谢玉芬连声道:“志远当初果然没看错你,有你这样的兄弟帮衬,是我们的福气。他就是个死脑筋,永远都不开窍,我和楚楚跟着他可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谢玉芬一直不停地数落张志远,陆一伟打断道:“嫂子,你别这么说张书记,他有他做人的原则,我很敬佩。即便将来走到任何一个岗位上,都是清清白白,堂堂正正,谁敢说个不字?”

  谢玉芬哑口无言,没再说话。

  陆一伟开着车径直来到位于齐扬区的高档小区楼盘,经过询问都是未装修的。如果装修,年前肯定住不进去。刚好,有一家住在16层的住户因工作调动出售房屋,而且已经装修好,包括家电都置办齐了。陆一伟带着谢玉芬上去看了看,当即就拍板决定,要了!

  当天下午,各类手续全部办完,谢玉芬拿到钥匙后简直不敢相信。上午她还在为房子的事到处奔波,下午就有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且地理位置好,就像做梦一样。感激陆一伟的同时,她心里惴惴不安,该怎么和张志远说呢。

  陆一伟猜透谢玉芬的心思,道:“嫂子,你别多心,随后我和张书记说。我想他不会怪罪你的。”

  “但愿如此。”谢玉芬怯怯地道:“他那个人固执的很,认定的主意八头牛都拉不回来。这要是让他知道了,非臭骂我不成。”

  “行了,你先住着。一切由我担着,他要冲你发脾气,就说我自愿的。”陆一伟宽慰道。

  “一伟,真的谢谢你。你放心,等我们有了钱一定还你。”

  “不急,再说吧。”陆一伟压根不打算让她还。张志远对自己有恩,从北河镇拉出来,提拔到正科,又顶住层层压力弄到副处,现在又到了党校。做了这么多事,张志远从来没提过任何要求,更没有伸手主动讨要。陆一伟几次想表达一下,都没张志远撅了回来。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报恩,这次全当是报恩了。可他心里也没底,依照张志远的性格,肯定会大发雷霆的。

  果不其然。两天后,陆一伟正在上课,张志远的电话就进来了。气冲冲地道:“陆一伟,你立马给我滚过来。”

  陆一伟知道啥事,请了个假赶忙过去。

  路上,他给谢玉芬去了个电话。谢玉芬在电话里哭哭啼啼道:“一伟,我在这个家可是受够了,我要和他离婚。”

  陆一伟一边开车一边安慰道:“嫂子,你别说这些丧气话,等着,我马上过去。”

  到了住处,只见张志远坐在沙发上一个人抽闷烟,谢玉芬则站在阳台上绷着脸哭泣,茶几上还扔着房门的钥匙,气氛异常紧张。

  楚楚看到陆一伟来了,连忙上去拉着衣角道:“叔叔,爸爸妈妈又吵架了。”

  陆一伟摸摸楚楚的头,蹲下身子道:“没事的,爸爸妈妈不是吵架。楚楚,如果你相信叔叔的话,你先进屋里做作业,好吗?”

  楚楚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一伟,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楚楚刚进去,张志远就拍着茶几怒斥道。

  “关人家一伟什么事,他做错什么了,自己没本事别往人家头上撒气,有本事你给我买套房子啊。”谢玉芬把这些年积压的火气都撒出来道:“我跟着你快二十年了,享过一天清福吗?你看看别人家老婆,那个不是打扮的光彩耀人,唯独我,还不到四十就成了黄脸婆。如果你觉得我配不上你,给你丢人了,我们今天当着一伟的面说清楚,该离就离,我绝不拖你的后腿。”

  “我是那个意思吗?”张志远梗着脖子道:“买房子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事前和我商量一下?有困难你可以和我说嘛,为什么要给一伟打电话?”

  “我没和你说了八百遍!”谢玉芬越说越来气,道:“早就和你说了,可你一直借口忙,连个人影都抓不住,你让我和谁说?我和一伟说了又怎么了,他是自己人,我不找他找谁,难道找你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亲戚?”

  “你……”张志远气得发抖,说不出话来。

  “一伟,你也来了,今天就把话说清楚。”谢玉芬道:“如果他非要把房子退了,我立马离婚。”说完,转身进了卧室。不一会儿,卧室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

  陆一伟无意间闯入了张志远的家务事,很是懊悔。他坐下来小声道:“张书记,你别生气,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怪就怪我吧。”

  “哎!”张志远叹了口气,起身道:“你跟我来。”

  进了书房,张志远还在气头上,劈头盖脸训斥道:“一伟,你怎么可以这样做?你嫂子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吗?我一辈子小心谨慎,战战兢兢,万一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抓住把柄,你让我怎么是好?”

  陆一伟倒没有想这么多,鼓起勇气道:“张书记,我觉得您也应该体谅下嫂子。这么多年了,她跟着您没有抱怨过,现在楚楚的病也快好了,您也到了省城,好日子刚刚开始,何必因为这点小事大动肝火呢。”

  “小事?这是小事吗?”张志远怒目圆睁道。

  陆一伟不以为然道:“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您有气就冲着我来吧。”

  张志远气得发抖,把钥匙丢给陆一伟道:“钥匙你拿着,乘早把房子给我退了。我知道你现在有两个臭钱,怎么?烧得不行?不就是个住的地方嘛,租房子住和买房子住有什么区别?丢人了?我觉得一点都不丢人。”

  陆一伟不接钥匙,道:“张书记,卖房子的人已经去京城了,你让我去哪里找人去?再说了,这事就我们几个知道,即便是有人追查起来,以你的身份还不至于连套房子也买不起吧?”

  “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张志远坚持道:“如果你找不到卖主,随便你处置,但房子我坚决不能要。行了,就这样吧。”

  张志远果然是一根筋,认定的事不会改变。陆一伟不泄气,继续开导道:“张书记,我都和嫂子说好了,钱是借的,等你们有了钱还我就成。即便是你不乐意,那你应该为楚楚考虑吧。转眼她就要上初中了,没有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怎么行?从前你都没怎么管过她,不应该弥补下她心灵的创伤吗?”

  “……”张志远突然愣在那里,无话可说。

  陆一伟继续道:“张书记,我的话可能有些重了,但希望你能理解。如果不是你,我估计现在都在北河镇刨地,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还不是你馈赠的吗?买房子不是报恩感谢,而是我已经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既然我是这个家的人,就应该替嫂子着想,替楚楚着想。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房子已经买下了。如果你非要把家里闹得四分五裂,我无话可说。”

  陆一伟还是第一次与张志远如此放肆说话。要换做从前,一直是下属和领导的口吻,而今天,是兄弟间的坦诚。

  张志远的眼眶红润了,偏着头默默抽烟。或许,陆一伟的话刺激了他的敏感神经,也让他意识到家庭的重要性。

  良久,张志远说话了。语气平缓地道:“一伟,我知道你为我好,可我这人有时候总是想不开,总觉得无缘无故拿别人的心虚。你说得没错,这些年我确实只顾自己了,忽略了你嫂子和楚楚,我也想弥补,可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眼下的企改工作忙得我焦头烂额,都没心思顾及她们的感受,哎!”

  话说开了,陆一伟顺势道:“张书记,如果你信任我的话,以后家里的事务我替你打理,你全心扑倒工作上。”

  张志远点点头道:“谢谢你,一伟。我是个失败的丈夫,也是个不合格的父亲,说到底还是自私,光顾了自己的事业不顾及他人的感受,深感惭愧。行了,这事我不追究了,房子既然买了就买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买房子的钱是我借你的,以后一定会还。”

  见张志远终于开窍了,陆一伟松了一口气,笑着道:“行。”

  “你过去看看你嫂子,别让她哭了。”张志远满是愧疚地道。

  陆一伟来到卧室门口,敲了敲门进去小声道:“嫂子,你别哭了,张书记已经答应了。”

  谢玉芬立马坐了起来,擦掉眼泪不可思议地道:“那顽固东西开化了?”

  看着谢玉芬像个小孩一样,笑着道:“张书记本来就同意,只不过总得找个借口下台阶嘛,行了,没事了。”

  “好,太好了!”谢玉芬破涕而笑道:“一伟,中午别走啊,嫂子给你包饺子。”说完,乐呵呵地去厨房做饭了。

  陆一伟回到书房,使了个眼色道:“嫂子开心了,您也别绷着脸了,多大点事啊,至于生那么大气嘛。”

  张志远弹了弹烟灰,无奈地道:“这女人啊,就是目光短浅。行了,不说这些糟心事了。一伟,这马上要过年了,我需要你的帮忙。”

  一到年关,对于各个阶层的大小官员都是考验,送礼成了每个人十分头疼的事。何况张志远刚到省委办公厅,上下打点的不在少数。而且面对的都是大领导,如果礼轻了,都不好意思拿出手。可礼重了,又有行贿的嫌疑。层次越高,尺度越不好把握。基层反而随便,只要物有所值,送啥都行。

  张志远道:“你觉得省委黄书记那里该如何安顿?”

  提出如此高深的问题,陆一伟一下子懵了。他那知道省领导有啥喜好,总不至于提着钱去吧。到了这个级别,钱只是数字,没有实质性的概念。

  陆一伟小心翼翼道:“这事您没问罗秘书长吗?”

  张志远摇头道:“这种事人家怎么可能告诉你呢,一切靠自己悟。我是怎么想的,他家在京城,要不我干脆去买几张超市卡送过去?”

  陆一伟总觉得不妥,道:“人家会要吗?”

  张志远长吁短叹,唉声叹气道:“吃不准,我也在发愁啊。”

  “那黄书记有什么喜好没?”

  “喜好?”张志远快速思考道:“喜好嘛,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听说他挺爱打羽毛球的。”

  “那就成了。”陆一伟道:“我替你买一支好一点的羽毛球拍送过去,不显山不露水的,他肯定喜欢。”

  “能行吗?”张志远疑惑地道。

  “应该没问题。”陆一伟道:“送礼就得送创意,千篇一律不见得人家记得住。可羽毛球拍不同,他闲下来总会打吧。你想啊,只要他拿起球拍就能想到你,这可比任何东西的价值都高啊。”

  “那行,就依你。”张志远道:“这事你得尽快,再过两天就要放假了。”

  “好,没问题。”

  “那罗秘书长和蔡教授那边如何安顿?”张志远又问道。

  陆一伟想了下道:“我觉得罗秘书长那里还不如直接送卡,至于蔡教授那里,送点稀罕的古董小物件,他肯定会开心。”

  “好,你来办吧。”
龙火主宰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longhuozhuzai/,欢迎收藏
手机看龙火主宰http://m.owolove.com/longhuozhuzai/龙火主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龙火主宰》版权归原作者爽神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