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长宁_第329章 万籁此俱寂

推荐阅读:10415
  剑起剑落,带起漫天血光,如湘妃洒泪,将竹林染得一片凌乱

  黎夏和谭易水后退一步。

  林蔚然带着些淡淡的笑,目光落在黎夏身上。

  “是你啊。”他轻笑一声。

  就像风灭认出黎夏一般,林蔚然的话音和他一般无二,他认得,黎夏便是一直跟在那荆长宁身边的人,她手下的若敖军,便是由此人领着。

  “王上,要不要抓活的?”身侧传来问询。

  林蔚然看了眼前方浴血而战的两个人。

  黎夏凭竹而立,步伐沉沉后退。

  数杆青竹的韧性被压迫到极致,黎夏脚尖在地面上一动。

  身形借着竹竿的反弹之力,向前越出近十米之远。在这样的过程中,他手中的长剑挥出。

  数十米内,血光绽放,如雨夜惊雷。

  “是个人才。”林蔚然道。

  “那王上的意思是……”

  林蔚然想了想:“这样的人想留下活口不易,那就不用留了。”

  他没有惜才之心,在他的眼中只有能不能利用。

  这样的人,再过惊才艳艳,终究不是他的。

  那便不用留了……

  ……

  从竹林到墨凉的锦园,一路上竟是安静地有些可怖。

  文逸不知道墨凉是怎么做到的,在这数千米的距离内,连一个禁卫都没有。

  或许是因为竹园本来就是一处禁地,而锦园,同样是这林王宫中最安静无人的一处。

  这或许是巧合,却又巧合得过分。

  文逸却陡然间停下步伐。

  “黎夏呢?”

  身后,黎夏没有跟上来,谭易水也没有。

  文逸看了眼前方还有数百米的锦园,而身后,还能听见竹林中的厮杀声。

  她好似明白了什么。

  于是她定下心神。

  “暗道就在前方锦园最里面的那间屋子,床榻里侧,自左手边数约莫三寸的位置,有一处机关。暗道就在墨凉的床中间。”文逸看着风灭,语速很快。“出了暗道,是一处乱坟岗,血月湾的人如今应该已经在临秋城中制造混乱,只要出了王宫,便不会有太大问题。”

  “你这是什么意思?”

  文逸回头,只说了一句:“他们会死。”

  风灭沉默。

  “所以呢?”他问道。

  文逸看着风灭:“我不能看着他们死。”

  “如今境地,你要回去?”风灭问道。

  文逸点头,话音却在重复:“我不能看着他们死。”

  风灭眉心一蹙,只见文逸神情认真,眼眸之中那抹坚定,灼灼而滚烫。

  “珍重……”风灭叹声。

  “多谢。”文逸道。

  她没有犹豫,转身。

  却在转身的那一刻,肩头被一记重击。

  “你这是……”羽眠看向风灭。

  “回去会死。”风灭看了眼倒在自己怀里的文逸,“我不能看着她死。”

  羽眠听着风灭和文逸之前几乎一般无二的话,有些微怔。

  “走吧。”风灭看了眼身后,“不要辜负了他们。”

  ……

  长剑刺入一个禁卫的腰腹间,谭易水用力地向前送去。

  他的手已经开始颤抖,周身各处的伤口迸开。

  后背上中了几刀,鲜血淋漓,新伤叠在旧伤之上,深可见骨。

  他咬牙,用力地将手中的剑又是向前送了送,整把剑一直没入到剑柄,眼前的那个禁卫军总算是没了声息。

  谭易水面上露出一丝笑。

  身后,又是一个禁卫冲了过来,已经没入的长剑来不及拔出。

  竹叶飒飒作响,带着血的尘土凝结成片,在半空中被凌乱的脚步踢得到处飞舞。

  黎夏看着几个禁卫被谭易水用力地踢了出去,便这样不偏不倚地落在自己面前。

  没有犹豫,手中的剑刺了下去。

  谭易水看着黎夏擦了擦满脸的血水,咧着嘴露出白亮的牙齿,笑得明亮。

  地面似乎在颤抖着,不断有人被摔到地面上,竹叶被撕扯着离开竹竿,又在半空中裂开成一段一段。

  黎夏的身上也是落了不少的伤,最可怖的那一处在左肩上,深可见骨。

  “有趣。”林蔚然右唇勾起,露出一丝奇怪的笑。

  便在此时,两个禁卫从身后向着黎夏扑过去,黎夏反手回挡,剑锋正中其间一人的胸口。

  而也是在此时,另一人凭空跃起,两手从身后死死钳住黎夏。

  电光火石。

  “小夏!”谭易水甩开前面两个禁卫,朝着黎夏的方向冲过去。

  黎夏用力地拔出剑。

  身后那禁卫死死钳住他,几乎动摇不得。

  又是几名禁卫冲了过来。

  黎夏眉眼微敛。

  右手剑锋一反,从左向后刺去。

  钳住他的那禁卫向右躲去,竟是死死不放。

  再抬头,前方剑光已现。

  躲不过。

  “这样啊……”他低声一叹。“那就这样吧。”

  ……

  “英雄迟暮……”林蔚然微带笑意,“所谓的壮志热血不过笑话。”

  “……小夏!”

  竹叶随着鲜血飞舞,整片天空黯淡无光。

  一片竹叶落在血水之间。

  林蔚然的眼眸却骤然一眯,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慕。

  黎夏反手握着剑,竟是毫不犹豫地朝着自己的胸腹间刺去。

  仿佛还能听见肋骨断裂的声响,旋即剑锋带着血从他身后穿了出来。

  但还没有停歇。

  黎夏的眼眸中带着些释然,手按在剑柄之上又是用力一拍。

  剑锋没入末端。

  仿佛又刺入了什么,然后,又穿了出来。

  身后,那禁卫不可置信地望着从自己颈项间喷薄而出的血。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怎么会有人对自己这样狠……

  那柄剑从黎夏之间穿透,直接刺穿了身后那人的咽喉。

  黎夏感觉到后背被血浸没,不知是身后那人的,还是自己的。

  “这样啊……”他笑了笑,仿佛有些小小的自得,“原来是这样的。”

  黎夏的脑海中想起当初郎君用命去陷害易修时,那柄剑便是这样从胸腹间穿透的。

  “原来是这种感觉。”黎夏吐出一口血沫,“还真痛。”

  然后,他用力地拔出剑,看向前方。

  当初,她中了一剑之后,步伐若舞,布下一幅在世人眼中几乎不可能的局。

  黎夏冲了出去,剑光扬起。

  这一幕有些悲凄。

  林蔚然微微垂眸。

  这世上有些人是不怕死的,一种是了无生趣,心生死志之人比如谭易水。另一种则是内心赤忱,心中有了一个方向,其它的一切便都不放在眼中,包括生命。

  比如黎夏。

  “可结局没有什么不同……不过都是死罢了。”

  林蔚然轻轻抚了下掌心的骨扇,然后将扇端抬了抬。

  他的骨扇,是淬了毒的,死在其下的人太多太多。

  下一刻,数十枚利刺从扇端射出,像一场华丽的舞蹈。

  落幕。

  “小夏!!”

  黎夏双膝重重跪倒在血水之间,身后,数十枚利刺穿透而入。

  泥壤间,被血水粘住的竹叶轻颤几下。

  谭易水冲了过去。

  “二哥,我没事。”黎夏看着谭易水,扯出一个笑,眼睑却越来越沉。

  “是我害了你……”

  “别担心,二哥马上就来陪你……”

  “你们这些人都该死……”

  谭易水的话从喉咙里嘶喊出,已近癫狂,但落在黎夏的脑海中,却渐渐飘渺了起来。

  恍惚间,他又想起了那个很低很小的念头。

  ……如果她能这样为他哭一场,他愿意用一切去换,哪怕是生命也无妨。

  他快死了啊,他真的要死了……她会不会为他伤心,为他哭上一场呢……他求的不多,若是她能为他落下一滴泪,他竟觉得,这一生便圆满了呢。

  可是……

  黎夏用力地抬了抬眼睑,看了眼抱着他的谭易水。

  “二哥,别告诉她……”

  黎夏眼底的迷茫焕出最后一丝清明。

  “我不想……要她……难过……”

  ……

  最后的最后,仿佛有一朵灿烂绚丽的花在这个世界绽开。

  大地仿佛燃烧起来,灼烫地像是一滴泪。

  有人嘶喊着,有人愤怒着,有人疯狂着……

  黎夏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带着一抹很淡很淡的笑。

  他这一生啊……
乱世长宁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luanshichangning/,欢迎收藏
手机看乱世长宁http://m.owolove.com/luanshichangning/乱世长宁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乱世长宁》版权归原作者橙色葫芦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10415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