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帝妖妃|第24章 查出主谋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灵武帝尊都市奇门医圣绝色妖娆:鬼医至尊燃钢之魂帝少的独宠娇妻超级兵王赤龙武神劫天运
  “奴婢不敢推却,只好应承了,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奴婢事先真的不知情啊……”乔姑姑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说道。寒墨语抬眼望去,只见那乔姑姑的衣衫沾满了灰土,头发不整,脸上也憔悴不堪。就像原本好端端一朵娇花打了蔫儿一般,让人唏嘘不已。

  “拖下去,杖毙!”皇上脸色阴沉的说道。

  乔姑姑一听,立刻瘫软在了地上,待左右侍卫上前来拖她出去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着,一面尖声叫着:“皇上饶命啊!奴婢知错了!”直到乔姑姑被拖出去了很久,她那凄惨而绝望的哭叫声仿佛还回荡在大殿里一样,让寒墨语的腰不由得弯的更低了。

  “传太子上来问话。”皇上说道。

  肖公公传了令,不久,太子殿下就被带了上来。原本那个儒雅而高贵的人,现在也被折磨的憔悴不堪,让人不忍直视。太子殿下一到了大殿,就连连磕头认错,一面喊着:“父皇,儿臣冤枉啊!”

  “你***后宫,朕亲眼所见,怎么就冤枉了你?!”皇上面露怒色。

  “皇上,儿臣真的是被冤枉的啊!”太子殿下哭着说道:“在酒宴上,儿臣多喝了几杯酒,觉得有些晕晕乎乎,就想出去吹吹风,透透气。

  一个宫女给儿臣递了醒酒的果子露,儿臣也没有多想,就接过来喝了,没想到就晕了过去。等儿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翔銮殿里了啊!儿臣什么也没有做,真的!!请皇上明察!”太子殿下说完,伏在地上又叩了一叩。

  “那名给你递醒酒果子露的宫女,你还认得是谁吗?”皇上问道。

  太子殿下想了想,犹豫着说道:“儿臣当时也没有注意细看,但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皇上,要不要召唤当日执勤的宫女?”肖公公问道。

  “也好。”皇上点点头。口谕立刻传了下去。没过多久,大殿里就进来了一群穿着粉衣的宫女,纷纷跪在了地上。

  “当日里,给你递果子露的,究竟是哪一个?”皇上问道,“去好好看看她们每个人的脸!”

  那些宫女们,惊恐万分的抬起了头,让太子依次辨认。太子看了一圈,目光落在了一个宫女的脸上,指着她说道:“就是她!就是她!”那个宫女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她连忙伏在地上,不敢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抬起头来答话!何人?”皇上问道。

  “回皇上,奴婢名叫铃兰。以前,以前是浣衣局里的粗使宫女,因为会斟茶,被兰贵人赏识,救出了浣衣局。后来被皇后娘娘讨了去,现在在皇后身边,是最普通宫女。”铃兰回答。

  “哦?这么说来,你是皇后的人?”皇上又看向太子,“难不成,是你的母后要害你?”

  太子符宏脸色苍白,他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肖公公这时,站出来说道:“回皇上,这个宫女以前是丽妃宫里的,后来,因为犯错,被丽妃逐出了椒兰宫,到了浣衣局当了浣衣宫女。”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难道和丽妃有关系?”皇上直起身子问道,“一个被主子逐出了宫,做了浣衣局最低等的粗使宫女的人,为什么还要帮曾经的主子卖命?”皇上问道。

  “老奴觉得,被丽妃逐出椒兰宫,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肖公公说道。

  “这么说,丽妃也参与进来了?……”皇上的脸色变了。

  “来人,将这名宫女带下去,严加拷问!”皇上说道。那宫女哭道:“皇上饶命,奴婢冤枉啊!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还没哭完,就被侍卫们拖了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有侍卫进来禀报道:“皇上,丽妃和大皇子求见。”

  皇上皱了眉,道:“传他们上来!”

  寒墨语回过头,只见一个施着薄薄粉黛一身素衣的宫装女子散着发赤着足,袅袅的走了上来,旁边跟着一名身材欣长的锦衣男子,寒墨语认得那是大皇子苻丕殿下。

  素衣女子一上前就跪下了,嘤嘤的哭泣起来,“皇上,请您原谅丕儿吧!他也就是想逗逗那个宫奴玩,绝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他真的不知道太子殿下居然在那个大殿里啊……”

  皇上不说话,脸色却愈发的深沉,寒墨语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丽妃娘娘一面哭,一面说道:“皇上,臣妾知道您很生气。都是臣妾的错,没有管教好丕儿。不过,不管怎么样,丕儿都是您的孩儿呀!那个慕容凰只不过是个宫奴,您难道要为了一个奴婢,而降罪您的孩儿吗?”

  “你给我闭嘴!”皇上骂道,“那是一个宫奴的事儿?很明显,丕儿这是要嫁祸宏儿,明眼人一看便知!宏儿是皇储,却蒙上了这样的丑闻,你让朕的脸面何在?!若是轻饶了你们,我怎么向宏儿交代,向皇后交代,向文武百官交代?!”

  而大皇子殿下则跪在旁边,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几次他刚想抬头张口说什么,却被丽妃娘娘狠狠的瞪着,只好咬着唇,红着眼睛,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而太子符宏殿下,又趁机跪在地上一拜,说道:“求皇上为孩儿做主,还孩儿一个清白!”那一边,丽妃却在哭着求情。大皇子符丕殿下也跪着哭求皇上原谅,说只是无心之过。

  皇上有些厌烦了,一挥手,就见有侍卫上前来将丽妃娘娘架起,拖出去了。而大皇子殿下也退了出去。皇上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伸手按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睁了眼睛,伸出手。

  肖公公就走上前来,扶着皇上下了台阶,朝内庭走去了。临走时,肖公公给寒墨语甩了一个眼色,叫寒墨语起来。寒墨语却仍旧跪着不敢动弹。直到皇上的背影消失在了帘子后面,寒墨语才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然后揉着膝盖,缓缓的从大殿里退了出去。

  “奴婢不敢推却,只好应承了,没想到却出了这样的事……奴婢事先真的不知情啊……”乔姑姑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说道。寒墨语抬眼望去,只见那乔姑姑的衣衫沾满了灰土,头发不整,脸上也憔悴不堪。就像原本好端端一朵娇花打了蔫儿一般,让人唏嘘不已。

  “拖下去,杖毙!”皇上脸色阴沉的说道。

  乔姑姑一听,立刻瘫软在了地上,待左右侍卫上前来拖她出去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嚎啕大哭着,一面尖声叫着:“皇上饶命啊!奴婢知错了!”直到乔姑姑被拖出去了很久,她那凄惨而绝望的哭叫声仿佛还回荡在大殿里一样,让寒墨语的腰不由得弯的更低了。

  “传太子上来问话。”皇上说道。

  肖公公传了令,不久,太子殿下就被带了上来。原本那个儒雅而高贵的人,现在也被折磨的憔悴不堪,让人不忍直视。太子殿下一到了大殿,就连连磕头认错,一面喊着:“父皇,儿臣冤枉啊!”

  “你***后宫,朕亲眼所见,怎么就冤枉了你?!”皇上面露怒色。

  “皇上,儿臣真的是被冤枉的啊!”太子殿下哭着说道:“在酒宴上,儿臣多喝了几杯酒,觉得有些晕晕乎乎,就想出去吹吹风,透透气。

  一个宫女给儿臣递了醒酒的果子露,儿臣也没有多想,就接过来喝了,没想到就晕了过去。等儿臣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翔銮殿里了啊!儿臣什么也没有做,真的!!请皇上明察!”太子殿下说完,伏在地上又叩了一叩。

  “那名给你递醒酒果子露的宫女,你还认得是谁吗?”皇上问道。

  太子殿下想了想,犹豫着说道:“儿臣当时也没有注意细看,但现在想起来,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皇上,要不要召唤当日执勤的宫女?”肖公公问道。

  “也好。”皇上点点头。口谕立刻传了下去。没过多久,大殿里就进来了一群穿着粉衣的宫女,纷纷跪在了地上。

  “当日里,给你递果子露的,究竟是哪一个?”皇上问道,“去好好看看她们每个人的脸!”

  那些宫女们,惊恐万分的抬起了头,让太子依次辨认。太子看了一圈,目光落在了一个宫女的脸上,指着她说道:“就是她!就是她!”那个宫女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情。她连忙伏在地上,不敢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抬起头来答话!何人?”皇上问道。

  “回皇上,奴婢名叫铃兰。以前,以前是浣衣局里的粗使宫女,因为会斟茶,被兰贵人赏识,救出了浣衣局。后来被皇后娘娘讨了去,现在在皇后身边,是最普通宫女。”铃兰回答。

  “哦?这么说来,你是皇后的人?”皇上又看向太子,“难不成,是你的母后要害你?”

  太子符宏脸色苍白,他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肖公公这时,站出来说道:“回皇上,这个宫女以前是丽妃宫里的,后来,因为犯错,被丽妃逐出了椒兰宫,到了浣衣局当了浣衣宫女。”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难道和丽妃有关系?”皇上直起身子问道,“一个被主子逐出了宫,做了浣衣局最低等的粗使宫女的人,为什么还要帮曾经的主子卖命?”皇上问道。

  “老奴觉得,被丽妃逐出椒兰宫,恐怕是为了掩人耳目。”肖公公说道。

  “这么说,丽妃也参与进来了?……”皇上的脸色变了。

  “来人,将这名宫女带下去,严加拷问!”皇上说道。那宫女哭道:“皇上饶命,奴婢冤枉啊!奴婢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啊……”还没哭完,就被侍卫们拖了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有侍卫进来禀报道:“皇上,丽妃和大皇子求见。”

  皇上皱了眉,道:“传他们上来!”

  寒墨语回过头,只见一个施着薄薄粉黛一身素衣的宫装女子散着发赤着足,袅袅的走了上来,旁边跟着一名身材欣长的锦衣男子,寒墨语认得那是大皇子苻丕殿下。

  素衣女子一上前就跪下了,嘤嘤的哭泣起来,“皇上,请您原谅丕儿吧!他也就是想逗逗那个宫奴玩,绝对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他真的不知道太子殿下居然在那个大殿里啊……”

  皇上不说话,脸色却愈发的深沉,寒墨语看得有些心惊肉跳,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丽妃娘娘一面哭,一面说道:“皇上,臣妾知道您很生气。都是臣妾的错,没有管教好丕儿。不过,不管怎么样,丕儿都是您的孩儿呀!那个慕容凰只不过是个宫奴,您难道要为了一个奴婢,而降罪您的孩儿吗?”

  “你给我闭嘴!”皇上骂道,“那是一个宫奴的事儿?很明显,丕儿这是要嫁祸宏儿,明眼人一看便知!宏儿是皇储,却蒙上了这样的丑闻,你让朕的脸面何在?!若是轻饶了你们,我怎么向宏儿交代,向皇后交代,向文武百官交代?!”

  而大皇子殿下则跪在旁边,咬着牙,一句话也不说。几次他刚想抬头张口说什么,却被丽妃娘娘狠狠的瞪着,只好咬着唇,红着眼睛,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而太子符宏殿下,又趁机跪在地上一拜,说道:“求皇上为孩儿做主,还孩儿一个清白!”那一边,丽妃却在哭着求情。大皇子符丕殿下也跪着哭求皇上原谅,说只是无心之过。

  皇上有些厌烦了,一挥手,就见有侍卫上前来将丽妃娘娘架起,拖出去了。而大皇子殿下也退了出去。皇上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伸手按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睁了眼睛,伸出手。

  肖公公就走上前来,扶着皇上下了台阶,朝内庭走去了。临走时,肖公公给寒墨语甩了一个眼色,叫寒墨语起来。寒墨语却仍旧跪着不敢动弹。直到皇上的背影消失在了帘子后面,寒墨语才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然后揉着膝盖,缓缓的从大殿里退了出去。
魔帝妖妃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diyaofei/,欢迎收藏
手机看魔帝妖妃http://m.owolove.com/modiyaofei/魔帝妖妃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魔帝妖妃》版权归原作者墨语薪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