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之妖孽符神|第0054章 阴谋得逞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华山神门神恩魔法师桃运大相师女校长的特种校医灵武帝尊乱舞刀塔穿越那些年的人和事儿大魏宫廷内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玉霁斋的房东终于换人了,之前的东主‘成功’的将它盘让出去。㈧ Ω㈠中Δ文 网

  夜幕降临时,方堃一行五个人入了‘一品斋’庆祝门店搞定一事,16oo万买下了玉霁斋。

  因为方堃没有身份证,不能成为新房东,萧芮也不想给萧家积累更多产业在名下,秋之惠也是这心思,谁叫她父亲是省委大员呢?最后还是便宜了悟真,他成了玉霁斋的新房东。

  不过悟真代表的是方堃,根本不怕他从中捣鬼。

  这个门店等于是三方合作的结果,方堃是‘技术’入股,不需要出钱,秋之惠和代表萧芷的萧芮各出一半,每家八百万,对于这俩女富绅来说,八百万还是拿得出来的。

  这么一来,等于摊薄了秋萧她们的股份,方堃的技术入股是占一半的,肯定是5o%,而秋萧二人各占25%,秋之惠担任门店法人,悟真被聘请为门店的执行经理,方堃不挂名,但坐镇门店是肯定的。

  无论是秋之惠还是萧芮,她们肯定还要忙自己的事,门店只会扔给悟真,方堃也不可能天天在这呆着,开学之后他还要上学,有生意上门他去解决就可以了。

  席间,方堃指示悟真,明天就回一趟山,让他向紫婴汇报这事,并请紫婴老道下山,来玉霁斋主持法事,消除玉霁斋因命案而积的凶名。

  “……芮姐,市广电局和报社这边,你应该有熟人吧?请他们出面报道一下这个消息,钱,我们花,必须的上上地方新闻嘛,拿紫婴老道来说事,一定会引起各方的关注。”

  紫婴在华青省内有盛名,他肯为哪家主持法事,那一定不得了啊。

  萧芮道:“新闻这边没有问题,不过法事可以推迟一两天再做,让报道酵一下效果更佳吧?”

  “嗯,我同意萧芮的建议。”

  秋之惠也开了口。

  “你们俩股东这么说了,我还能不同意啊?就这么办,涉及到新闻报道和市里的事务,拜托芮姐你全权处理,涉及到法事的都由悟真你搞定,都没问题吧?”

  萧芮和悟真都表示没有问题。

  萧芷却道:“那我做什么?”

  “你是老板娘,啥也不用做喽。”

  方堃干笑着道。

  ‘老板娘’就是对萧芷身份的认可,她自然心里喜欢,一脸甜孜孜的美样儿。

  秋之惠暗说,这小混蛋就是会哄人,看萧芷喜欢的样子就知道了。

  其实秋之惠很在意名声,她现在是寡妇了,被人前人后没少说,在外少抛头露面也是正确的,所以不嫉妒萧芮揽去更多事务,她巴不得藏得更深点才好。

  表面上,秋之惠和萧氏姊妹也很融洽,骨子里怎么个情况,方堃都说不准。

  在悟真丢了眼色,说要去卫生间,方堃说一起,俩人就出去了。

  在卫生间放水时,悟真才道:“小师叔,从瀚海湖回来,我们好象一直被人跟踪呢。”

  方堃微微点头,“我有察觉,应该是沈绪的人吧。”

  “那我们怎么办?”

  “他要玩,我们就奉陪喽,”

  “小师叔,我和唐棠警官也算熟了,要不要让她帮个忙?”

  悟真朝方堃挤眉弄眼的,看这小子那意思,大该是动了唐警花的心思吧?

  “你小子不会在暗勾唐警花吧?”

  “明勾也正常啊,她又没嫁人,我泡她不行啊?还是小师叔你也对她有兴趣?别和我抢哦。”

  方堃翻了个白眼,“你****的,还嫌我不够忙?”

  他自然不会盯着唐棠,那女警身材是火爆,但颜值还到了叫方堃心动的高度,比萧芮还要逊半筹以上,当然,美是美,可注定不是方堃的菜,他目前都有秋之惠、萧芮,更有正牌女友萧芷,京城还有个孙倩,就这几个交集在一起也够他焦头烂额,哪还敢惹更多?

  “嘿嘿,小师叔,那我就泡唐棠啦。”

  “你小子准备破身是不是?不修练了吧?”

  这才是方堃关心的问题。

  悟真一听这个就蔫了,苦笑道:“小师叔,我忍的好辛苦呀,你就别逼我了,我也没有你那么高的天赋,就算破了身,有你指点,将来也能探到我师傅的高度吧?”

  方堃微微摇头,“难,你师傅应该破身较迟,不然很难修成‘白虎道意’的,你想达到你师傅紫婴的高度,那就修成‘白虎道意’再破身吧。”

  “我艹,就是意化白虎吗?那得修到猴年马月啊?”

  “随便你喽,你要实在没那个恒心,也就是世俗中混这辈子,我总不会硬逼你。”

  “那小师叔你会不会轰我走啊?”

  “那倒不会,用你还比用别人强啊,毕竟我们这关系是别人比不了的,你又是我四师兄的关门弟子,我不照成谁,还能不照顾你?”

  “有小师叔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修练是一定要再坚持一阵子的,我也不会立即就把自己的童身给破了,怎么也得修成‘骨青龙’装装逼啊,不然都没脸说是你的师侄,如果顺利的话,我就坚持修至‘意白虎’,总不能叫我师傅失望。”

  方堃笑了,“你有这样的决心,我更高看你一眼,你泡妞儿玩玩暧昧也能解瘾汇小火儿,不是非要那个啥,对不对?关键在于‘精’,紧急关口‘炼精化气’就行了呗,这是我想到的取巧方式。”

  “呃,小师叔果然聪明啊,就怕玩出火时,我们能‘炼精化气’,妞儿就惨了,被拔撩的一身雅火儿,怎肯轻易放过我们呀?”

  “你****的有手有口,不会利用利用啊?再就是申明大义,让你的妞儿明白破身的后果,她能不支持你啊?当然,非要把你‘J’掉,也只能算你命歹了。”

  悟真龇了龇牙,“怎么可能?只要我J她好不好?”

  “那可不一定哦,那个唐棠武力值也不低,你未必就能吃定她。”

  “我肯定吃定她,我是谁的徒弟?连她也摆不平,我哪有脸见我师傅和小师叔你啊?”

  这倒也是,悟真的身手可不是一般刑警能比的,三五个也不是他的对手啊,虽然在道法符术方面修行差了些,但悟真的武力值充当一级打手是绰绰有余的。

  “那成,你联系唐棠,把跟着咱们的尾巴切掉,恶心恶心他们,找点借口什么的,拘了他们。”

  悟真露出个阴险的笑,“一定照小师叔你说的办,让姓沈的先吃吃苍蝇。”

  他们在厕所秘谋的时候,姓沈的也正在得意呢。

  ……

  同样是夜幕低垂,只是在京城。

  沈绪见到了来赴约的林静,也就是秋之明的老婆,秋之惠的嫂子。

  林静的年龄和秋之惠差不多,结婚也才三年不到,正是少妇风韵散的时期,她本人长相甜美庄秀,身姿修长,********腿也长,配以一袭检察服,是纯正的‘制服系’,比假扮那种更吸引人。

  她和老公一起参加过沈绪主持的多次派对酒会,在京城,沈绪就是上流名人的一个代言词,能出现在他的派对酒会上,那是一种荣耀。

  ‘京绪会馆’就是以沈绪之名命名的,也可以说是沈绪在京的老窝。

  平时各种派对酒会也都是在‘京绪会馆’举行,这里不对外经营,只招待会员。

  秋之明林静夫妻是沈绪要拉拢的目标,自然给他们‘京绪’的会员资格。

  这里休闲娱乐融于一体,会员一切享受都免费的,所以能拿到‘京绪’会员资格,等于拿到了享受资格,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

  林静是聪明人,她知道沈绪看上了秋家在华青省的影响背景,沈家产生要在华青展布,就得有省委大员的支持,自己公公秋东山正是华青省委大员之一。

  说穿了大家无非就是互相利用,利益相结合,其它的交集都是明面上的。

  沈绪在京名声响亮,但也盛传其风流不羁,所以林静与沈绪单独见面,心里还是忐忑的。

  但是沈绪说事件很严重,关系到她丈夫的前途,她就不得不重视了。

  在‘京绪会馆’某个房间,只留下林静一个人,看关于她丈夫的碟子,看的她愤怒至失控。

  碟子经过剪辑,镜头衔接的和拍出的电影差不多,丈夫秋之明和廖贞的偷情实况巨细无余的播放出来,结合部磨出的白色浆液都清晰可见,她象给雷殛了一下。

  怒火无以遏制的窜起来,林静美眸都要夺眶而出似的。

  可她并不傻,沈绪给自己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林静心绪大乱,努力想平静下来,但胸中怒火狂炽,整个人似要燃烤起来。

  她抓着茶几上的那杯饮品灌了下去,让清凉洗涮怒火。

  只是她太信任沈绪了,不认为他会在杯里的饮品中动手脚,但沈绪这次约她的目的就不纯,又怎么会放过摆平她的机会呢?

  饮品中有一丝特殊的异样,林静根本没有察觉,因为她从没接触过某些东西,压根不知道实况。

  另一间房里监控林静的沈绪看到她喝下了饮品,脸上的邪笑就更浓了。

  几分钟后,沈绪出现在了林静所在的房间里。

  “沈总,你给我看这些是什么意思?”

  林静虽未经历过这种事件,但也知道沈绪还有其它目的。

  “廖贞是我一手捧红的,我和她的关系,不言而明,你老公偷着勾她,你说我心里是什么感受?我已经怀疑廖贞这个贱货放荡难禁,可我没想到和她暗通的是你老公。”

  林静心乱如麻了,丈夫如此,这家庭怎么办?自己怎么办?才一岁的孩子怎么办?一但曝光,他的前途肯定毁了,自己的前途也完了,秋家都没有指望了,能把公公秋东山活活气死吧?

  “那,沈总你要怎么样?”

  “我?我还好说,廖贞毕竟只是个戏子,在我眼里不算什么,****无情,戏子无义,我更在意的是林静你的选择,是要和秋之明继续过日子,装什么也不知道,还是马上离婚?”

  林静顿时就傻眼了,是啊,沈绪这种人,还会在乎一个戏子?他过手的女人不知有多少了,可这个戏子偏偏毁了自己的老公,这令她恨的牙根痒。

  当然,林静也恨死了老公秋之明,这个伪君子,说多爱多爱自己,转过头就趴到廖贞腿叉子里去给她舔了,太恶心了,自己如何容忍?

  可是婚姻家庭还有孩子,都是林静要考虑的问题,根本不是老公单纯在外偷情的事,一但闹翻的话,秋家也跟着遭殃,自己父亲已经失势,公公秋东山再因此事载跟头,那两家全完了。

  当然,林静也曾想过,男人会不会在外面偷腥这种问题,眼不见为净吧,指望他们完全忠心婚姻怕是很难的,尤其秋之明也是官宦子弟,娇生惯养任性胡为,也不是没有。

  “怎么样?林静,我本人尊重你的决定,至于廖贞,我可以替你摆平,你不希望这事影响你们的家庭和谐,我就能保证她守口如瓶,关键看你怎么决定?”

  沈绪气场很强,他说到的肯定能做到,林静倒是信他的能力。

  林静虽恨,但也不想家毁家败,更何况还有孩子,要是没孩子,真想就此和秋之明离婚算了。

  她权衡再三,做出了决定,“我不希望这件事曝光,沈总,你肯定帮忙吗?”

  “你不希望曝光,那我们就得容忍你老公和廖贞的事了,其实,抛开廖贞不说,只是你男人敢染指我的女人,他就是对我的极度挑衅和不尊重,他太放肆了,你觉得我会放过他吗?”

  沈绪说这话时,隐含着一股杀气。

  林静一想也是,沈绪是什么人啊?是你秋之明能惹得动的啊?人家的情妇你也敢勾搭?你真行。

  “沈总……”

  她刚开口,沈绪就抬手打断了她的话。

  “这么说吧,你希望风平浪静呢,你就做个选择,今晚你留在这里,我们就当你老公和廖贞的事没生,他们玩他们的,我们玩我们的,这是我的提议,你要是不同意,现在可以走,至于明天生什么,也不用你们林家全部承担,还有秋家呢,对不对?”

  沈绪的威胁说的很明白,你们秋家林家一起承受我沈绪的怒火,看我怎么剌治你们吧。

  林静抬下了头,她明白沈绪的意思了,丈夫玩了人家的情妇,人家要报复他,自己就要付出,当然自己可以选择离开,但过了今夜,林秋两家肯定要大地震了。

  她心中不愤不甘,但也在强势的沈绪面前,没有抵抗的能力,那后果太可怕了,不如……妥协。

  十分钟之后,就在这个房间,林静捂着脸呜咽着,被沈绪从后面穿透了。

  被压实的那一瞬间,林静告别了自己的贞洁与尊严,沈绪的强大远出乎她的估测,被入的刹那她有种被扯裂成两片的感受,忍不住抽搐和抖。

  前几分钟还沉浸在羞辱和悲愤中的林静,在沈绪力的冲撞和摆弄中,灵魂渐渐迷失在喷涌的邪欲之中,在能干趴一头母牛的力量下,林静没撑十分钟就把压抑在嗓子眼儿里的呻吟喷出了出来。

  林静之所以选择留下,只她察觉到体内某些涌动,也就是说沈绪可能在饮品中动了手脚,自己想汗毛不损的离开京绪会馆是做梦,与其撕破脸,不如留下颜面,这是她聪明的地方。

  碟子里的画面在她脑海中形成另一种剌激,很快就让林静在沈绪的冲撞下放开了自己。

  既然一切已无可更改,不如接受新的命运安排,对合法丈夫的心,在这一刻死掉了。

  下一刻,林静反手扳住沈绪的大腿,嘴里的吐声儿更大了些。

  而沈绪控制秋家的第一步,就这样如愿迈进。
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末法之妖孽符神http://m.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末法之妖孽符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末法之妖孽符神》版权归原作者浮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