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之妖孽符神|第0270章 秀婕过劫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华山神门神恩魔法师桃运大相师女校长的特种校医灵武帝尊乱舞刀塔穿越那些年的人和事儿大魏宫廷内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
  第二个倒在内糜整顿中的周氏周义山,畏罪自杀的消息天亮后就传开了。?网 W≥W≤W≤.≥8≈1≥Z≈≠

  “畏罪自杀?”

  月梓欣拿着这个汇禀材料,眼神狐疑的望着师秀婕。

  师秀婕有些心虚,“嗯,是监牢人报上来的,弟子也不知详情。”

  看到月王眼神中的狐疑色,师秀婕心里咯噔一下。

  “去给我查清了,我不信周家人有‘畏罪自杀’的坚定意志和勇气,这里面有问题。”

  师秀婕那个心虚啊,周家人也太坑了啊,居然没人信他们有自杀的胆量和勇气?

  “是,弟子去查。”

  她出了月王殿,没去查事,直接到刑殿找方堃了。

  方堃虽在刑殿历练,但是仝万峰这个殿主已经看出这个烫手的山竽不好安置,直接拔在师秀婕身边了,一个宗主亲传,一个宗主宠肉,你们爱怎么折腾是你们的事,我是管不了也不敢管啊。

  别人不认识方堃这个生面孔,但现他和师秀婕走的近,俩人还偶偶交头接耳,一看就是师秀婕提拔上来的新人,长相又那么俊逸无匹,八成是师秀婕‘师姐’的小宠宠喽?

  如今的师秀婕,谁人不知?谁人不识?虽小长老‘术宗’,但‘术尊’见了她都含笑问好呢。

  宗主为了这个爱徒,大开杀戒斩诛亲侄,这种宠爱谁人能比?

  如今的师秀婕暂掌宗主法器‘玄真御尺’,‘术尊’都架不住她一尺之拍,无不两股战颤。

  就是各殿的殿主都要称呼师秀婕一声‘婕长老’的,谁不给三分颜面?

  师秀婕现在敢在‘术尊’面前拿捏亲传弟子的架子了,但是在术王们面前,还要保持恭敬。

  尤其是月王,现在如日中天啊,就是她这个宗主亲传弟子,其它术王不敢动她,月王也敢,因为月王和宗主的关系那是共事一夫的姊妹,这一点师秀婕比谁都清楚。

  她跑来找方堃是唯一的求助目标了,不然就要跪到月王面前坦承‘失误’了。

  方堃闲坐殿中,翻看一些案宗,皆是腐贿贪事的陈述,刑殿最近就忙这个了。

  倒是不骨敢指派他做什么,摆明是师秀婕‘婕长老’的肉,谁敢使唤?

  只是婕长老跑进来也得给这位大爷揉肩捶臂。

  话说没事献殷情,非那啥就那啥啊。

  “哎哟,师姐,这么好给我捶肩呀?”

  “好师弟,姐求个事,”

  “你真不拿心呀。”

  方堃笑讽。

  师秀婕吐吐舌头,双手改捏他的肩窝,身子前俯,把一双怒耸直接压他背上了。

  这时候能吝啬吗?就算勾搭也得显出点‘诚意’不是?

  柔绵弹韧的两陀,压的方堃顿感心酥。

  师秀婕吐气如兰,柔柔轻声道:“救命啊,好师弟,我、我昨天一冲动,把周义山给阉了。”

  “我去……”

  方堃往后侧仰脑袋,和师秀婕俯着的俏脸几乎挨蹭住。

  “你不知道周义山是宗主亲兄啊?你这胆子,我也是服了。”

  “人家太冲动了嘛,那周义山‘奸’杀我多个师妹,我、我真没忍住啊……”

  “你说阉了,那怎么传出死讯?还畏罪自杀,刑殿众人皆在议论此事。”

  “他死了,管我什么事呀?受不了被阉的痛苦吧?”

  指使人灭口的事,她还真不敢说。

  方堃回手捏她撅起来的翘T一把,“你糊弄我啊?那自己去找月王坦白真相吧。”

  师秀婕吓的腿一软,吊在了方堃背上,“好我的小爷爷,你不如直接恁死我得了,好好,我承认,阉也阉了,我怕事败,就、就……”

  “就指使人把他给‘畏罪自杀’了是吧?”

  “嗯。”

  师秀婕低眉顺眼的承认了,贴过俏脸幽幽求道:“救命啊,师弟。”

  “去告诉你那个属下,把罪责承担下来,等这事过了,好好提拔人家。”

  “我就怕他不肯承担。”

  “没种的人你也敢用?墙头草你也敢用?你别告诉我你的眼神有问题啊。”

  “人家没想太多,只是觉得这个人还算聪明,就暗示他了。”

  “那就看他有没有远见了,不堪造就的话,他也活不下去,事若败露,你呢,最多给打个皮开肉绽烂p股,月王那里我还是能保下你,至于宗主那边,她把处置全权给了月王,是对她的信任,你这么做是给月王找的麻烦,这一虽个教训,以后还敢乱来不?”

  “不敢了我,好师弟,姐可不想给打个烂腚,你就舍得我烂腚?”

  又撒娇了,这回更大胆,从后面绕过来,直接坐方堃腿上了,双臂缠绕方堃的脖颈。

  “你是要拉我一块下枯井啊?师姐。”

  师秀婕白他一眼,“我怎么不坐别人腿上去啊?我怎么不搂别人脖子去啊?”

  “赖上我了吧?”

  “那不赖你赖谁去?谁叫你乱摸啊?”

  方堃翻了个白眼,苦笑,“先去验证你那个属下的忠心吧,他能扛责,你就偷笑,不过我警告你,这种事就一次,不然会引偏你的心性,明白吗?”

  “人家不过是用他们的方法对付他们,让他们尝尝被‘无耻’欺压的滋味。”

  “你现在不用‘无耻’就能欺压他们,何苦呢?”

  “我气不过嘛,不‘无耻’点他们气不炸肺。”

  “我也是服了,师姐,你这念头。”

  “嗯,你要保人家啊。”

  “知道了,惹祸精,再惹来麻烦,我先收拾你。”

  师秀婕轻笑,“好师弟,你要是拿到收拾我的权力,我就敢把他们全部阉掉。”

  “我去……我还是当你属下比较安全,不然给你就害死了。”

  “人家准备向月王进言,让你当上司,我当属下,有事你全扛了,嘻嘻。”

  “你敢进言的话,我估计月王直接打你个烂腚。”

  “为什么?”

  “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师秀婕有点没想通,狐疑的望着这个神秀师弟一品男。

  “行啦,快去擦你的p股吧。”

  “哦。”

  ---

  罗汉已经给拿下了,浑体精赤,从牢狱监事变成了杀人疑凶。

  监牢里两列囚室,十数人一间,男女分监而囚,统统寸缕不着,半点人‘权’都没有了。

  造成周义山‘畏罪自杀’的嫌疑犯罗汉是被搁在独立囚牢中的。

  仝万峰得知了周义山的死讯,第一时间就拿下了监事人员,他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必须严查细究,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宗主追查下来,让他拿脑袋去交差啊?

  等师秀婕来到囚牢见到罗汉时,他已经给整的遍体鳞体,气若游丝,但不可能让他死。

  审讯的人赫然是殿主仝万峰,可见对这事的重视程度。

  两个副殿主,五六个刑殿长老,十来个刑殿执事,一群人都堆在这里,追查周义山的死因。

  这阵势也够吓人的,师秀婕都倒抽冷气,看来周义山的死还是让刑殿震惊了。

  看到师秀婕进来,一众人纷纷抱拳施礼,“见过婕长老。”

  她等若是宗主派在刑殿的监使,手握大权的角色。

  连仝万峰也要礼遇的。

  “婕长老,此人嫌疑重大,但一直咬定周义山是自尽,验尸是心脉断绝之因,死前被阉割,但不是致命原因,舌牙皆碎,也不是致命因,就心脉断绝而言,必为他人所致,因为入囚疑犯皆封经锁脉,没有自绝心脉的能力,婕长老,你怎么看?”

  仝万峰已经摆明了彻查的态度,并直指有人杀掉周义山。

  师秀婕秀眉蹙了蹙,“堆这么多人干什么?该做事都去做,围在这里看热闹吗?”

  监使的威严一现,就是‘术尊’副殿主和大长老们也都惟惟是喏。

  仝万峰摆摆手,“都忙你们的事去……”

  顷刻之间,人就走光了,只剩下淹淹一息的血人罗汉,和刑殿之主仝万峰、师秀婕。

  师秀婕这才开口道:“万峰长老,你看是不是监事失察,被有人心混进来灭口了周义山?”

  “呃,这倒是一种可能性。”

  仝万峰多聪明啊,顺着师秀婕的话就给出了态度。

  他瞪眼问那罗汉,“你昨夜可曾看到有人混入?”

  “弟子修为低微,纵有强者来行凶,弟子也不可能知道啊,不过弟子确实有一刻失去了意识,但这事说来神怪,怕没有信,弟子就不敢说。”

  这化还是聪明的,师秀婕一言替他开罪,他还不懂顺着编故事啊?

  仝万峰又转问师秀婕,“婕长老,那你看……”

  “万峰长老,此人不可再刑,不然弄死了我们交代不了,真有人要灭口周义山,又岂会让他看到?他给打成这样也没说出个所以然,可见不知隐情,现在周义山都死了,我们更应该考虑谁最怕被周义山揪出来?这个人的灭口嫌疑才最大,谅这个小小牢狱监事也没胆子动周义山半根毛。”

  “此言有理,那么,依据婕长老的推测,谁最有可能灭口周义山啊?”

  师秀婕道:“这个真不好说,但平素和周义山狼狈为奸的几个人肯定嫌疑重大。”

  “那倒是,本殿立即向月王禀明情况,这个监事如何处置,婕长老你定吧。”

  仝万峰太聪明了,搁下话就走了,他要看不出师秀婕来保这个监事的,那就眼瞎了,他要不知道昨夜师秀婕私临监牢怒阉周义山,他就不是刑殿殿主了。

  但是他更知道师秀婕是宗主亲传,眼下更和宗主的宠肉眉来眼去,勾搭上是迟早的事,这个师秀婕能得罪啊?那是万万不能的,反正周氏一门要倒霉的不止这几个,多分担点罪名也无所谓了。

  囚牢只剩下了两个人,一个血淋淋的罗汉,一个就是师秀婕。

  师秀婕释放元气罩住囚牢,才开口道:“罗汉是吧?”

  “是,属下誓死守口如瓶,请婕长老明察。”

  “你不错,养好了伤,我会调到身边来做事的,修为差点可以慢慢修,我看中的是你的忠。”

  “明白,弟子明白,愿为婕长老肝脑涂地,誓死追随。”

  “这事基本过了,你算立了一功,我会记住你的。”

  “不敢,为婕长老效死,是弟子的荣幸。”

  师秀婕微微颌,是个聪明灵伶又有硬骨头的好奴役,可以考虑拔用。

  出了囚牢,师秀婕最信任的一个俊逸弟子跟上了他,之前就是为了给他说情,被周少爷逼惨的。

  实际上这个俊逸术士是她堂弟,她不保谁保啊?

  “姐,摆平了?”

  堂弟师良固跟上来小声问。

  师秀婕微微点了下头,“你留下来,安抚一下那个罗汉,这是几粒疗伤妙丹,一并给他。”

  她从百宝囊中取出几粒溢香的药丹递给了堂弟师良固。

  师良固接丹应诺,就回转到了牢门那边。

  ---

  方堃很低调的在刑殿某厢翻阅案宗。

  路来路过的人都会瞥他奇异的一眼,暗中羡慕这个俊美男子被师秀婕看中得了小宠。

  当然,有不少人眼里也藏着鄙视,但没有敢表明鄙薄的,那是找死。

  回转的师秀婕钻进了方堃的厢,把门一关,隔绝了路来路过的目光。

  “搞定了,那个家伙不错,给打的半死,硬没吐露半句……”

  她接着把和仝万峰的讨议说给方堃听。

  然后补充,“仝万峰,好象挺顺着我的话说呢,这个人够聪明。”

  方堃一笑,“来够聪明能当了刑殿殿主?他要没看破你底牌,就不会顺着你说了,甚至我是怎么个情况,他心里也有数,咱们走的这么近,他也有数,他不会蠢的去得罪我们,但是……”

  “什么?”

  “他会绕过我们,把实情向月王汇禀,不信你看着。”

  师秀婕翻白眼了,“姓仝的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啊?”

  “也不能怪他,人家是宗主一手提拔起来的,你又咬不了人家一截,对不对?你认为他真怕你啊?他是不想得罪你罢了,但他绝不替你隐瞒一些事实,甚至他会把怀疑你下手恁死周义山的事向宗主秘呈,只有这么做,他才得到宗主更大的信任。”

  听完方堃的话,师秀婕腿有点酥了。

  “那我怎么办啊?这事给师尊知道,还有我的好啊?吓尿了啊,师弟救我……”

  真快尿了,软的蹲到了方堃面前,抱住了他的大腿,仰着惊惧布满的俏脸。

  她再是宗主爱徒,可‘虐’杀宗主亲兄这个事,也不好交代。

  要说宗主对她没一点看法,她自己也不信。

  “婕,就算我站出来,替你顶雷,你觉得宗主会信?毕竟我和周义山无怨无仇,你呢?”

  “我、我、我尿了我,呜呜,怎么办啊?师弟,郎,你救我啊。”

  师秀婕真挤出尿了,手更往方堃裆里伸,要揪住救命的东西啊。

  方堃哭笑不得,“眼下就一个办法。”

  “啊……什么?快说。”

  “你去找宗主,主动坦承这件事,把你几个师妹的遭遇再说惨点,你就说拼着一死,也要替她们报仇,所以就下了歹手,大胆点,就说任凭师尊处置。”

  师秀婕一屁股坐地上了,手都抖,“那、那师尊真处置我呢?你不管你啊,你没良心的你。”

  哭吧,不在男人面前哭,在师尊面前哭就没用了。

  “我让你去认罪,就是给你创造机会,自然替你说话,去吧。”

  “那你及时点啊,别等人家给师尊收拾了你才来,记住啊。”

  “知道了,去,现在就去。”

  ---

  玄真殿上,宗陛之下,跪着战战兢兢的师秀婕,她是全交待了,该说的全说了。

  看着师尊脸色铁青,师秀婕心胆俱寒,不管怎么说,她惩办亲族,甚至杀了亲侄以示决心,但也只杀了一个,心里还指不定怎么自责,大兄周正山废功下狱,但活着,二兄周义山却一命呜呼了。

  虽然周玉仙嘴上放了狠话,但把彻查一事全权交给月梓欣处理,就是不想别人说闲话,杀与不杀和她没关系了,月梓欣可以严惩甚至剥夺他们的资产,甚至废功逐出宗门,但杀人的事肯定会慎重。

  另一层让月梓欣处置的隐意不想杀更多人,给周氏一族留下根脉,哪怕平凡终老也好。

  周玉仙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人非太上,孰能无情?

  乍闻爱徒‘虐’杀了二兄,她也震惊,但师秀婕是替多位师妹报仇,铁了心要杀周义山。

  于法于规,周义山是该死的,可毕竟是宗主亲兄,能留一命自然不想杀他,阉就阉了,人毕竟还活着,不至于让她更愧对泉下的父亲魂灵,但诛杀了的话,她就感觉有点太重了。

  “你、你、你……小‘贱’人,谁给你的胆子?你不知他是我亲兄?”

  周玉仙都气结巴了。

  既气二兄做事太歹,又气爱徒下手够狠。

  “徒儿甘受任何处罚。”

  事以至此,师秀婕也只有硬着头皮扛了。

  “我给你权力,你就真去杀人啊?你要不要把周氏一族屠尽?阉了好几个,不够你出气的?”

  “徒儿义愤不过,周义山又说出来报复什么的,徒儿也害怕,就、就……”

  周玉仙气的拍法案,“那你就宰了他,是不是?”

  “徒儿当时气晕了头……”

  “哎哟,气死我了,我把你宠坏了是吧?”

  周玉仙也觉得师秀婕胆子太大了,本以为她会做事,识轻重,没想到胆大至此。

  又一拍桌子,元气震荡,刮的下面跪俯的师秀婕一身蛇装尽裂,碎成齑粉。

  师秀婕赤条条寸缕不着了,吓的尖叫,“师弟,救命啊!”

  她可不管那么多了,再不呼叫方堃,师尊一怒拍扁自己就迟了。

  “小贱人,你不是任凭处置吗?怎么喊人救命?和方堃窜通好了是吧?我灭了你贱人……”

  “啊……”

  周玉仙怒怒挥掌时,师秀婕身前就出现了方堃,他挺挺站在赤躯的师秀婕身前。

  “一个无耻蛀蛆糜烂之毒瘤,宰就宰了,犯得着动这么大气?”

  听到方堃声音的师秀婕,哭着前扑抱住他的腿,呜咽有声的,救命的终于来了啊,等尿了都。

  她所跪的地上真湿了一片,衣裂时就尿了,尿骚味弥漫。

  周玉仙的一掌可不是谁能接住的,方堃出现时就弹指重叠了空间,把一掌之威隔到另一空间。

  砰,空间隔壁碎崩,掌势也化解了,重叠的空间也消失了。

  即便如此,周玉仙看到爱郎时也撤掉了一半掌势,本来就没准备拍死爱徒,再撤一半更没威力了,但也怕伤到了爱郎,全撤是来不及了,所以撤掉一半,见空间重叠抵消了掌势,她暗赞空间法则的神妙,爱郎应运之纯熟,足以使他以越境对抗更强的敌人。

  嗔目瞪了眼方堃,周玉仙道:“这小贱人没那么大胆子,就知道有你在后面撑她,哼。”

  “事以至此,揭过了吧,她把积怨尽释,以后就没事了,我担保,再没下次了,成不?”

  “哼,这个小狐媚子,很会勾人啊?这么快就把你搞定了啊?”

  “什么嘛,我和婕师姐很清白的,她可还是贞身,你看不出来呀?”

  “我看出个屁,你求情也不行,我非收拾她,太胆大妄为了。”

  方堃道:“你大宗主多忙啊,收拾人的小事,我代劳了。”

  他说着,把师秀婕手里的‘御尺’接了过去,“撅起来吧?婕师姐,总得受点活罪吧?”

  师秀婕也顾不上什么羞,俯翘起T,“甘受责罚。”

  总算是躲过最大一劫了,也就他能保住自己,月王估计都不敢这么和宗主讨价保人的。

  方堃挥尺拍打下去,啪,声音是很脆,但就没什么力道。

  师秀婕楞了一下,师弟啊,你这水放的太大了吧?我一点不疼啊。

  方堃却提醒她,“你倒是惨叫啊,我打这么用力了都,配合点成不?”

  师秀婕差点没哧出笑来,赶紧就补叫了一声。

  “啊,好疼。”

  宗陛上的周玉仙气的都笑出来了,真是没辙了。

  “滚,赶紧滚,两个死不要脸的狗男女……”

  “宗主放心,我一定狠狠收拾她。”

  方堃直接抱起师秀婕就窜出去消失了。

  ---

  某厢中,有细吟微呻,时而急促,时而粗缓,时而……就听不到了。

  被师弟破了瓜的师秀婕还在云里雾里呢,这都给恁了一下午了,黄昏出晚霞了好不好?

  “师弟,惩罚完了吗?人家不行了。”

  “怎么也要多惩一阵吧?”

  “骨头都惩酥了啊,真要死了,好师弟,要不搁嘴里吧?”

  “你说的哦?”

  “嗯,”

  “你是不太会说话,嘴也要严惩一下的。”

  “呜呜……”

  结果没一会儿就嫌师秀婕牙太锋利,不懂包裹,又换回老地方了。

  这下师秀婕哭了,“你没完了啊你……”

  “那憋着劲儿呢。”

  “那别憋了,好师弟了,我求你放了劲儿吧。”

  “那你用力挟啊。”

  “真没力了啊。”

  最后方堃恁够了,放了劲儿,才给她洗淬体质,授她大阴阳法,并引导雷威入体。

  第二天一早,师秀婕神清气爽,境界直接登入‘术宗’中期之颠,差一线入后期。

  这一次不仅没被严惩,还因祸得福,十数倍提升了修为,真要喜翻心了。

  别的不说,她成了方堃的女人之一,宗主以后都要叫‘师尊姐姐’了,月王就是月王姐姐喽。

  师秀婕能不得意吧?不过经历了周义山事件,她也沉淀下来,没有方堃保她,纵使不会给师尊打死,也要失宠失信了,再没有之前的风光,现在可谓数益全收,但也让她变的更聪慧了。

  最让师秀婕激动的是,方堃给了她一件下品灵器‘乌蚕衣’,这件灵器的作用十分神妙,能储蓄万顷元气供主人使用催动,同时提供主人极限防御,就是比师秀婕高一个大境的‘术尊’中期强者都别想隔着乌蚕衣伤她分毫,她却能凭万顷元气击伤对方。

  搞定了师秀婕,安排自己就更方便了,不似叫月王出面那么显眼引人关注了。

  孙倩、魏冰、宁碧秀、陈亦真这几个‘术士’先放出来。

  她们成了师秀婕的近随小师妹,以特召的术士弟子身份,跟随师秀婕小长老在刑殿历练。

  实际上,这四位都是师秀婕的姐姐们,对她们说话可是十分的客气,尤其孙倩,这是一婶啊。

  周玉仙和月梓欣都‘亲切’会见了这四位‘术士’女弟子,私下里也得叫‘姐姐’。

  然后,方堃把伊卡迦、福丽波、海菲亚、艾瑞芙也放出来了。

  艾瑞芙精于算计斗争,能帮着月梓欣出谋划策,是个不错的智脑,审个议案什么的不错。

  至于伊卡迦、福百丽、海菲亚都放在周玉仙身边,这三个人,手里三柄‘神器’,周玉仙都差点疯魔了,在她眼里这是三件‘仙器’,她们三个修为低微,挥不出威力来,但周玉仙能啊。

  三叉神戟、众神之弓、永恒之枪,就后者没有醒觉神性,在封印中,不然威力不比前两者差。

  仙器啊,仙器啊,仙器都有啊。

  周玉仙凌乱了,月梓欣凌乱了。

  于是,四个金碧眼的‘天使奴’成了她们的亲随近侍。

  当然,仙器可不敢暴露出来,那会惹来灭顶横祸的。

  私下里,周玉仙把三件神器反复祭练精熟,以备不时之须,仙器在手她溢出睥睨天下的自信。

  方堃左右思忖,把邢玉蓉也放出来,协助月梓欣做事,成为她的左右臂膀。

  邢玉蓉可不缺乏管理御下经验,曾经的局长不是白当的。

  另外让邢玉蓉有点事做,不至于老是想萧芷被劫走一事,这是方堃愧疚之一。

  再就是梅香珍、梅元生也出来吧,都是有才能的人,只是修为境界太低,在宗内别想独挡一面。

  紫婴师兄就没放出来,他道宗另类痕迹太重,自成一脉,与玄真门格格不入,不适合出来。

  还有几个修为没达术士的,暂时也留囊修行。

  袁裳和悟真、6玲、曹薇几个人是正儿八经的归回师门,他们都在月王殿听用。

  秘谋玄真门就谈不上了,看以后怎么合并吧,现在谈这个太早,要到方堃成长起来才能提。

  现在可以说有一派正宗做依靠了,方堃甚至动了‘未来城堡’的心思,那里还留着二千万的地球同胞呢,其中有近四百万的华族,但这么多人,怎么弄过来?还真是个事。

  思来想去有点不合适,还是放一放吧,就这事都不好和周玉仙说,只能再等等了。

  这日,方堃携孙倩、魏冰、宁碧秀、陈亦真四女来到了‘经芨阁’。

  玄真门的‘经芨阁’,存放着本门历代修行经典,可谓是重地。

  方堃执出月王给的‘阅经令’,再人没拦阻,就领着四女入了经芨阁。
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末法之妖孽符神http://m.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末法之妖孽符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末法之妖孽符神》版权归原作者浮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