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之妖孽符神|第0592章 无比跋扈!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我的老婆是双胞胎都市奇门医圣灵武帝尊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帝少的独宠娇妻超品战兵极道天魔万域天尊
  “放肆!”

  “大胆!”

  “还不跪下?”

  苏万川、苏万勇、苏万滔纷纷叱喝,一个个惊怒之色溢满脸上,五官都扭曲了,哪有一点圣尊的风度?

  也不怪他们,都想在圣王哥哥面前表忠心啊。

  苏裳这么大胆,这么嚣张的鄙视一尊圣王,这简直是不想活了,活腻味了,对了,她就是找死,好叫苏氏不能威胁她儿子吧?但是,不对,她要死,谁拦得下?

  难道她那个孽畜之子,真的有所安排?

  那又怎么样?苏氏一尊绝代圣王已经在此,谁敢轻捋圣王之威,那无疑是要向苏氏开战。

  一尊圣王的威严是不容挑衅,那等于向一族挑衅。

  圣王是任何一族祖祠中最‘年轻’的老祖了,是一族的中坚核心战力,他们做事或言行,都能代表一族。

  所以,一族中的绝代圣王绝不容轻辱之。

  王辇上的苏万峰哑然失笑。

  “苏裳,当年你也傲气凌云,甚至修为还在我之上,但最终还是我先迈出了这一步,成就了绝代圣王,你这辈子是没有指望了,念在我们同族同宗,我给你一个机会,与苏氏合作,做你该做的事,我会叫你们母子团聚。”

  成就了绝代圣王之后,苏万峰再不将苏裳放眼了。

  女人啊,什么女尊,骨子里还是天生的弱者,死一个儿子就倍爱打击一蹶不振,这是成大事成大器的毅志?

  苏裳淡淡哼了声,“我若不答应呢?”

  “你也就是嘴硬,可有用吗?”

  苏万峰淡淡言来,自有一股难言的王者气势和威仪风度,“我不会对你出手的,万川,你们拿下她吧!”

  既然谈不拢,就不谈,实力决定一切。

  给脸不要脸,就拿下了抽她的脸。

  跪在辇上的苏辽大叫,“苏万峰,你先杀了我,”

  “苏万峰,你小人得志,你碰我姐一下,我……”

  “你再多言一句,我剥成你白‘羊’!”

  圣王苏万峰语色一转,变的无比凌厉,圣王言出法随,每一个字都刮起无俦圣气,吹拂的苏棠法袍欲裂。

  苏裳眼里惊现无边愤怒,“苏万峰,你敢?”

  “哈哈哈。”

  苏万峰仰首大笑三声,“我先剥你,苏裳!”

  他脸上终现狰狞本色。

  苏裳脸色狂变,苏辽苏棠失惊呆楞。

  就见圣王苏万峰抬手微微一伸。

  一道圣光凝成的大手就抓向了山峰上的苏裳。

  苏辽苏棠两个悲鸣出声,一个个目眦欲裂。

  苏裳看着压顶的圣光之手,心中也是悲哀无比。

  儿子,你看见了吗?

  这刻,她心唤爱子。

  蓦然,一股扑天盖地能裂碎乾坤的无上威势从虚空深处猛然降临,直接就崩碎了苏万峰的圣光之手。

  那圣光之手在这股威势面前连根毛也算不上。

  亿万里虚空在瞬间就被无俦神威冻结。

  虚空龟裂、塌陷、崩开,万千黑洞漏透次元风暴。

  连圣域太阳的光辉都被封锁在这片虚之外。

  一切静止,一片死寂。

  然后苏万川、万勇、万滔身上的中品法袍在威势碾压下碎成齑粉,他们赤果果给夺诉跪倒,口鼻冒血。

  王辇上的绝代圣王同样被封冻了一样,上品圣袍啪的一声就碎成尘屑,手中的琉璃宝幢砰一声化为飞灰。

  同一时间,绝代圣王在威压下跪倒,双腿并立的跪着,无边屈辱让他恨不能死去,但他怀想死,只有恨,无边的恨在心中衍生,眼神无边怨毒盯着虚空。

  王辇伞盖同样碎成粉沫,八个媚Y的薄纱女圣尊也崩碎了饰纱,一个个跪了下来,额触地,臀向天。

  而本来跪着的苏辽和苏棠刹那间就恢复了自由,圣王封印他们的禁法啵啵两声碎消,无影无踪。

  这一瞬间他们知道,我们那外甥出手了,啊啊啊!

  苏裳在这一刻,热泪盈眶,儿子,是你吗?

  不可能,你才是初阶元圣境,不可能。

  是你背后的伟大存在出手了?

  苏裳抬起望着虚空时,弟弟苏辽、妹妹苏棠飞至,一左一右在姐姐身侧,一起仰头望着威势遮蔽的虚空。

  但虚空中除了满布的压塌虚空界壁的威势,什么也没有,只有万千黑洞张着黑洞洞的口子,在演绎次元风暴。

  苏万峰虽跪着,但还能开口。

  “谁?哪位轮回圣帝?又或道源圣皇?难道要与我苏氏开战?今日之辱,只能血洗,只能血洗……”

  他疯狂的怒吼,太屈侮了,太悲哀了。

  圣王之尊,光着P股跪在这里,这传出去他还能活?

  虚空界上之界,再次传来一个女声。

  “苏氏苏万柔,在此给圣皇问安,不知前辈是哪位?如此羞辱我苏氏绝代圣王,可是要与苏氏一族开战?”

  苏万柔语气虽然恭敬,但暗含强硬态度,抬出苏氏一族威压对方,她也是不信,谁要和苏氏这么大闹?

  居然剥‘光’一尊圣王,跪在这里,百万年没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在圣域,谁敢这么挑衅一大氏族?

  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条贯穿界上之界的银索,这银索长不可量,威势大不可测,横跨亿万里虚空。

  喀嚓,虚空被银索捅穿,瞬间就缠绕着一个女圣王甩下来,啪!女圣王被摔在王辇之上,身上的上品圣袍噼啪暴裂化成齑粉,同样让她赤果果的和其弟苏万峰跪一起。

  啊啊啊!

  这是什么存在?

  这是何等凶残霸道的手段?

  这是何等无视一切霸绝圣天的作风?

  这是摆明了要和苏氏闹的地覆天翻的态度吧?

  不然何止于把一对血亲姐弟就这样赤果果逼跪一起?

  就今天这事传开,苏氏这对圣王姐弟何面目生存?

  不死不休,必然要血战到一方跪下磕头认输了。

  那怕也不行,有可能演变成灭族之祸。

  无数有形无形的存在,都在窥视这片空域中发生的一切,他们震惊、震撼、不敢相信,不能置信。

  下一刻,一声惊世狂吼从虚天之中传来。

  “我苏氏怕过哪个?要战便战!露面吧,畜生!”

  随着这话传至,当空烈日都抖了三抖。

  然后就见一只弥天及地的大手从天边虚无之中探出来,抓向那王辇,这只手要把苏族丢的脸面拿回去。

  是苏氏老祖苏正河出手了,九阶道源后期境大圣。

  他这一手之威摧毁了无数虚空中的黑洞。

  所有关注这一幕有形无形的存在都知道,苏氏和神秘存在不死不休了,这场大战可以波及圣域无数势和。

  圣廷震动。

  圣城学府震动。

  鸿器宝阁余下的九大股东家族全部震动。

  无数世家豪门大族震动。

  冰武圣宫震动。

  东西南北四大异族也为之震动。

  概因九阶大圣在虚空中交手,圣域本源也会波动,所以该被震动的都会被震动,除非在‘界上之界’交手。

  苏正河的大手必需要挽回这个面子,不然……

  所有人都盯着虚空中的变化。

  看那神秘存在会否出手?

  苏裳、苏辽、苏棠全都震惊的麻木了。

  苏裳算有一颗大心脏了,可这时也感觉事态太严重了,严重的完全超出了她所能想象的范畴。

  她本来以为最多也就是绝代圣王一级的斗争。

  可万万没有想到,神秘存在出手对苏氏的惩罚太凶残太过份了,剥‘光’一对圣王亲姐弟让他们跪在一起。

  这时,苏正河的大手已经到了王辇之上。

  然而异变这在一刻发现了。

  天之虚无之中,突然溢洒下无边无边的金色光芒,在这金芒之中,一座莲花法坛万丈之大,悠悠飘下。

  法坛周围是亿万菩萨、亿万佛陀、亿万天龙、亿万金刚、亿万夜叉、亿万仙女、亿万佛母、亿万明妃、亿万宝幢、亿万莲台、亿万伞盖、仙万莲花、亿万法钟、法鼓、法磬、法锣、铙钹、法铃、木鱼、云板奏起响彻天地的佛音,伴随着亿亿万缕耀眼的佛光一起降临。

  法坛之上,佛幡如林、佛盖蔽日,无计其数的香炉、烛台、灯笼、佛龛、净瓶、香鼎、琳琅满目堆积如山。

  法坛正中最大的佛光华盖下,一尊大逍遥佛王的法相威势盘坐,一手捏超渡法印,一手握轮转圣轮,佛母明妃绕膝、护法天王簇拥,大逍遥佛乐中莲华降如雪片。

  苏正河的那只大手被这无边佛力封冻,进而震碎龟裂,寸寸骨碎,倾刻间就化成了漫空的光寸消淡……

  没一丝悬念、没半点疑惑,就被击溃击退击灭!

  这一尊笼罩亿万里圣天的佛力圣圈不容任何法则渗透、侵蚀、进入;它蕴含着秩序、规则、森严、荣誉。

  万丈大法坛还在悠悠下降。

  所有窥视到这一幕有形无形的存在都惊震万分。

  下一刻,天边虚空中圣光大暴。

  一杆遮天蔽日的血色大旗撕开天幕横扫过来。

  它挟着扫灭苍穹乾坤的无上威势。

  “啊,是苏氏的皇阶圣器‘血圣贯日卷魂旗’!”

  “完了,皇阶圣器都出来了,苏氏要拼命了。”

  “看,苏正河和七尊轮回境老祖一起催动圣器。”

  “闹成这样,圣宫不管?啊啊!”

  “两尊圣王光‘腚’跪了,圣宫也不好出面,总得让苏氏拿回面子吧?不然苏氏必然离心啊……”

  “皇阶圣器都祭出了,苏氏肯定要拼老命的。”

  “……”

  皇阶圣旗横扫过来时,万丈法坛只是缩小到千丈,但它仍稳稳的笼罩着苏裳他们和王辇所在的虚空之天。

  下一刻,神秘存在终于开声了。

  “冒犯我的威严,必须付出代价,血圣贯日卷魂旗吗?哼,这也不算什么,‘秩序之索’排布正序,‘规则法链’封锁虚空、‘混乱之手’颠倒法则、‘森严之禁’肃清不法、‘维和之剑’斩灭逆叛,‘盛世之歌’驱除邪障、‘权威之堂’震慑万界、‘荣誉之世’永固我域,一切虚空之空,皆置于我威严法度之下,一切法则之法,皆纳入我规制之中,一切忤逆宵小,皆封在我秘界天狱,法奥之奥,铸就我‘囚天之笼’,罩!”

  响彻万界诸天的女音,震荡出霸绝亘古的威仪。

  轰隆!

  八大空间法奥秘技交织融合,铸造出‘囚天之笼’。

  就一下,无视那皇阶圣器的无上威能,直接就把它罩进了这个连天都敢囚的牢笼之中。

  这是何等的霸道凶悍?

  皇阶圣器都没有用武之地,这是什么秘奥神技?

  这秘技,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个神秘的女圣,是哪一尊?

  自始至终,这神秘存在连面都没露。

  皇阶圣器都不能迫她露出本尊。

  这修为到达了何种高度?

  半神吗?啊?是半神吗?

  无数有形有形的存在惊的魂不附体,惊的海底抽搐。

  要战要杀的苏氏一败涂地。

  连皇阶圣器和九阶老祖都被困成了无上囚笼。

  能看到他们在那光影波动的囚笼中拼命摧动圣器,那圣器之威全数透出囚笼,漫空飞舞激窜,但伤不了囚笼分毫,圣威全部被囚笼过滤出去,一点辙都没有。

  就见那囚天之笼不断凝缩,从万丈到千丈,从千丈到百丈,从百丈到十丈,最后固定在十丈大小。

  这小囚笼中,拘禁八尊苏氏的老祖,一位九阶,七位八阶,苏氏祖祠的老祖们差一点被一笼囚尽。

  这基本算全军覆没了。

  “苏正河,蝼蚁一般的东西,你配冒犯我?你拿什么和我战?有皇阶圣器就可以张扬跋扈了吗?”

  女音还是从界上之界传递下来。

  她继续道:“我现在就告诉你,皇阶圣器在我眼里真的不算什么,‘大自在佛王普度金印’给我度化它!”

  娇叱再次响彻周天。

  一枚散荡出遮天佛光佛辉的金色佛光法印从天而降!

  唵!嘛!呢!叭!咪!吽!

  亿万的菩萨、亿万的金刚、亿万的法王、亿万的佛陀、亿万的佛母、明妃、天龙、夜叉、齐声高颂六字真诀,无量的普度佛光冲刷那血圣贯日旗,亿亿万的佛光篆符灌进那血圣贯日旗,那旗剧烈的颤抖,器灵在嗥哭!

  “啊,啊,不,不要度化我,不,不要……”

  苏正河为首的八老祖齐声怒吼,可根本无法阻止普度佛光和佛咒符篆对血圣贯日旗的冲刷普度。

  九阶大圣的器灵都在惨嗥,都快抵挡不住了。

  凶残、霸道!

  这一幕太凶残太霸道了。

  居然是要直接度化皇阶圣器的器灵,无比跋扈啊!

  界上之界又有一宏亮声音传来。

  “皇友?老夫苏氏苏昌奇,给老夫个面子,这事是苏氏的不对,回头让他们致歉赔礼,到此为止,如何?”

  是苏氏又一尊九阶大圣苏昌奇开口认错了。

  此人名誉不错,淡泊与世,受圣域无数人的敬仰。

  “苏昌奇,我不为难你,但这事你不要参与,”

  “道友,我必竟是苏氏族人,族中危难至此,我没有独善其身的道理,老夫自认不是道友对手,但为了苏氏的尊严,也不得不出手,请道龙恕罪……”

  “你不是我的对手,就算苏昌青来了也不行!”

  听听这口气?

  何等的自信、自负?傲视诸天横扫道源境圣皇了?

  苏昌青是苏氏第一老祖,相传三千万年前就进入了道源颠峰之境,是真正无敌无量的道源圣皇大强者。

  而三千万年后的今时此日,苏昌青若在,有可能触摸到半神的门槛儿,甚至修成了半神啊。

  此女怎么敢如此的狂妄?

  这女圣到底是谁?

  就在苏昌奇喟叹一声要动手时。

  又一缕声音传来,这声音隆隆正响在虚空深处。

  “昌奇。稍安毋躁,”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人都知道是苏氏第一老祖苏昌青回归了,而且这隆隆震荡在虚空之中的声音太强大。

  这,似乎是修成了半神才有的异相啊。

  所有苏氏的人,在这刻激动的哇哇暴叫起来。

  “我们第一老祖回归了,修成了半神,哈哈。”

  “半神老祖回来了,哈哈。”

  一只直接捅破了虚空的手,探向了佛光金印。

  女音却淡淡一声冷哼。

  终于,在这刻,所有人看到虚空另一端伸出的一只雪色凝脂般的皓腕,这只手,蒙上一层混沌之色。

  此时,她终于露出了一只手。
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末法之妖孽符神http://m.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末法之妖孽符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末法之妖孽符神》版权归原作者浮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