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法之妖孽符神|第0800章 绝望与重逢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异世无冕邪皇冠绝新汉朝穿越之路在脚下都市奇门医圣灵武帝尊神武战王极品透视茅山捉鬼人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燕赤刚是‘法监部’的第一副部长。

  他来‘神巽山’见弘巽老祖也就不算什么出格的事,何况他还有燕氏现任族长的这个权位在身。

  不过就‘神巽山’的出入规格来讲,副部长的级别是不够的,来这里最少也得‘部长’以上的大人物啊。

  当然,燕氏自己人又是‘族长’就是另外一说了。

  换个人的话,没有地位和身份就不可能进入神巽山。

  燕赤刚不仅来了,还携其第三夫人一起来的。

  看这架式有点拜望族中‘长辈’的感脚。

  如果纯粹是因为政务而至,他就绝不会带着女人来。

  ---

  燕赤刚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是燕赤岚的‘通知’他还是深信不疑的。

  既然人家点名通知道让你带着‘罗三娘’那就肯定是有说法的,只是燕赤刚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原因是什么。

  罗三娘也是疑惑重重,但她就更不敢问了。

  直到在神巽大殿见到了弘巽老祖和燕赤岚,他们夫妇才知道今日的‘相见’怕是不简单啊。

  无论是弘巽老祖还是燕赤岚,他们任何一位都是目前影响着燕氏一族的大人物,甚至都比‘族长’更重要。

  毕竟族长只是有氏族中推选出来的一个代言管理者,但是燕赤岚却是代表燕氏一族在联邦军方的出头人。

  弘巽老祖就更不用说了,他是撑起燕氏在整个联邦中巨大影响的那个巨佬级存在,上一任的燕正宣退下来后,燕弘巽就是第二代燕氏代‘擎天之柱’;

  燕赤岚基本就是族内共举的第三代在联邦的代言。

  在此之前,没有更优秀的子嗣能与燕赤岚相比,直到无匡两个嫡孙‘燕尘罡’和‘燕尘诸’横空出世,但也有些迟了,因为培养燕赤岚是亿年前的事了,她在军方夯实的基底可不是那两个‘尘’字辈子嗣堪比拟的。

  就算这时候着力培养‘尘罡’‘尘诸’他们,也要经过一段不短的时期,军方可不光看你的‘修为境界’,更注重的是‘素养’‘韬略’‘胸怀’‘智识’‘德行’等等方面的综合资质,再就是在军方的‘资历’;

  就资历而言,那两个尘字辈的和燕赤岚就不能比。

  ---

  此前,正宣老祖有找过燕弘巽交流,关于两个尘字辈子嗣的着力培养,他的意思是在燕弘巽退下来之前,还是由尘罡或尘诸中的一个‘顶’上去。

  至于燕赤岚嘛,毕竟是女儿身,非要推她出来站在联邦权枢之中代表燕氏发言,还是有点不妥当啊。

  甚至在外界,早有传出燕氏内‘牝鸡司晨’的说法,这就是很明显的在针对燕赤岚嘛。

  另外从氏族老传统来说,也没有让女子扛鼎这一说,难道燕氏男儿都是废物吗?燕氏没人了吗?

  总之,正宣老祖之前同意让燕赤岚‘暂扛’族鼎也是无奈之举,因为三代四代都没有更出色的人物了,哪怕是前后两任‘族长’,也算非常出色,可在联邦军政两界能得到的认同度也是极低的,他们能坐到‘法监部’副部长的高度也已经是超级优待了,不然以他们的‘格局’顶塌天就是一‘司’级,副部一级是勉强的,若是公平公开的去竞争这一位置,他们都要排在百名以外的。

  权职要位和本身的修为境界没多大关系,同样是讲资历的,你在这两界过人过硬的‘资历’那就没用的。

  混‘军’‘政’两界和修行是不一样的。

  ---

  已经得到了正宣老祖‘授意’的弘巽老祖,其实心里面也有一些赞同老爷子的意见,主要还是因为赤岚的女儿身问题,她们不可能成为氏族的扛鼎灵魂人物。

  即便力扛一时,也不可能叫你一直扛下去。

  在燕赤岚来之前,弘巽也隐晦的向燕赤岚说了一下正宣老祖的建议,只着重说要着力培养‘尘罡’‘尘诸’这两个尘字辈的,倒没有说要把赤岚‘顶’下去。

  当然,有些话是不用明说的,燕赤岚又不傻。

  燕赤岚也知道这些老头子们的老观念,自己迟早出族姓了别人,就算终生不嫁,矢志修行,氏族也不会把扛鼎巨责交给一个燕女的。

  所以她没有多少失落,有肯定是有的,但没那么重。

  而这件事却让她下了一个决心,那就是接受侄女尘薇的‘皮’条之邀,燕族之事自己始终是要放手的。

  既然正宣老祖都下了这个决策,自己也不会死乞白赖的不‘挪’位,正好挪开了跟着某些人去‘古域’。

  尘薇说了,方堃此来的目的就是要去古域的。

  至于说去古域做什么,人家没有言明。

  ---

  “那这届族长之争……”

  燕赤岚心知,怕是正宣老祖要一力支持无匡系了。

  弘巽老祖苦笑,“老头子的意思是,这届族长大逐决就不要比了,直接由‘五祖’提名……”

  听到这个话,燕赤岚的脸色微微一变。

  “那祖父您就没说点什么?”

  “唉,老头子的脾气你丫头还不知道?我说什么有用吗?大该‘混沌古物’给了老头子不小的信心吧,就实际情况来看,决逐还有意义吗?赤刚这边肯定输,老头子的意思也是全了赤刚的颜面,被‘五祖’拿下好过被小辈们的‘打’下来要强吧?”

  弘巽老祖大该也是这么认为的。

  “祖父,尘薇,加上她两个朋友,您觉得赤刚这边会输啊?还是说您就没有考虑这些因素?”

  “丫头,别折腾了,方小友志不在此,你又何必把他拉入泥潭?真要进来搅风搅雨也未必就是好事,老头子排外心理极重的,这么说,你应该理解了吧?我与小友有过一番交流,他最终只是‘过客’,怕是去了古域之后都不会再回来这边,那你说燕赤刚还拉他做什么?”

  “那祖父您的意思是……”

  “祖父都心动,你能不心动啊?老头子正好有这打算了,我们就借坡下驴嘛,把你摘出来,你不是也可以做些你自己想做的事?”

  弘巽老祖此言,感情是为自己孙女谋划呢。

  “祖父,那岚儿要去古域,您不会阻拦吧?”

  “你又不是小娃子,祖父管得了你呀?此前你为氏族扛鼎坐镇,是为了大局,既然现在要给踢出局,你也正好耍耍小脾气,老头子那边自然不会‘怪罪’喽!”

  燕赤岚也微微一叹,“我走倒无所谓,可是这些年不少人跟着我,我怕这么一去,燕系的动荡就免不了。”

  “那是老头子和无匡系要去操的心,你管他们那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凡事有利就有弊,人家做之前也是有考虑的,也就是准备要承受的,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只听老爷子这话说的,就知道他对正宣老祖的安排也不是很满意,分明就是卸磨杀驴嘛,而且他一直以来并不看好‘无匡系’,可正宣老祖非要偏扶这一脉。

  “祖父,要不您也……”

  “闭了嘴吧,丫头,祖父还用你操心?既然老头子要把燕氏大舵握于一手,祖父也学大兄静修便可,至于其它的也不想太多的去过问了,族盛族衰,其实也是天注定的宿命,无可逃避,非要扭转,就是人为的破坏,也只会惹来‘人祸’,其实就是人与人不同观念及认识的分岐,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争就是‘祸’,何苦来哉!”

  争,就是祸!

  精辟啊!

  一个‘争’字道尽万祸之源。

  小争到一口气,大争到生死存亡,争?不争?

  小的可以不争,也就是憋一口气。

  大的若是不争,也就是丢一条命,或灭一氏族……

  认识上一但有了分岐,‘争’就是下一阶段的主题,这一演变从古至今不曾改变过,直到争亡你的对手。

  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但这口气你咽得下否?

  ---

  燕赤刚只在神巽大殿呆了半个小时。

  再出来时已经没有什么豪情壮志了,满眼都是失落。

  他和弘巽老祖谈话时,燕赤岚领走了罗三娘。

  再次见到三娘时,是在神巽宫外的‘神巽台’上,迎着山巅之凛冽寒风,似麻木的‘族长’丝毫未觉冷意。

  他的心比此时吹拂他的风更冷更冰。

  一心一意为氏族所谓,最终只落了这个下场。

  燕赤岚和罗三娘在‘神巽台’边的悬涯处,山巅狂卷的风不能吹动她们分毫,不然早将她们卷下无底深渊。

  修行者的脚跟立地,如同生了根般,巍然不动。

  “爷啊,赤岚妹子说要给我们引见个人……”

  罗三娘说了半句,就发现丈夫神情不对,后面的话就没有声音,因为她在丈夫眼底看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

  一瞬间她知道,今天来神巽宫见弘巽老祖没好事。

  可能正如丈夫的猜测,族长大选要他‘让’,法监部的职务让他‘辞’,这对丈夫来说,是最大的打击。

  赤刚一脉若就此失势,都不知道无匡系那些人要怎么来欺侮他们,过去亿年赤刚执掌族务,把无匡一脉的可得罪狠了,那么,可以预见,他们的报复会惨烈百倍。

  即便他们不敢把燕赤刚如何了,但是赤刚一脉的其它人肯定是好不了的,那些亲近赤刚系的更是打击报复的目标,所以这次族长换届之后,会有一次大‘清’洗。

  至于说这个时候引见谁给燕赤刚‘认识’,他已经不放在心上了,因为在上一刻,他失去了几乎所有。

  以他的能力来说,把自己这一脉护个周全就算不错了,但是可能性不大,那两个‘尘’字辈小子狂妄嚣张到极点,此前已经为了打击族长,就发出数次挑战了。

  而且这种‘挑战’是对族长的不敬,很大的不敬,但是‘正宣老祖’从不过问,假装不知道一样。

  其实谁都看出来了,正宣老祖是默认了这种给赤刚族长施压的做法,即使‘不敬族长’,他也选择无视。

  燕赤岚暗里给了一个评论:主家不正!

  ---

  燕赤岚心死如灰。

  罗三娘战栗不停,她知道赤刚一族要面临什么处境。

  这时,燕赤岚朝那边一指。

  “人来了。”

  燕赤刚和罗三娘木然回首,其实心乱非常。

  下一刻,他们视线中的那个人,让他们灵魂震颤。

  “是、是、是薇儿吗?啊,是薇儿吗?”

  罗三娘首先开口。

  神巽台上出现的一飘逸如仙的女子,可不正是当然绝然离去的心爱女儿燕尘薇吗?

  修行者功成,就是永驻容颜的一刻,她当然离开是的模样一丝一毫没有改变,所以,一眼,就认得出来。

  罗三娘泪盈满眶,浑身发抖。

  燕赤刚虎目圆睁,两股战栗,不是吓的,是激动的。

  一个刹那后,燕尘薇已经和生母罗三娘紧紧相拥,也把燕赤刚最后一丝惊疑给抹消掉了。

  “娘亲!”

  “薇儿啊,我的薇儿啊,你可想死为娘了……呜!”

  罗三娘放声大哭。

  她死死抱着女儿,不松开丝毫,生怕一松手人没了。

  “薇儿,这、这、这是……”

  燕赤刚终于被失踪了亿亿万年后出现的女儿把他陷在绝望中的心境给打破了,有什么事比女儿失而复得更重要呢?这一刻,燕赤刚感脚女儿的失踪和‘家族’有关。

  当自己放弃一切之后,他们把女儿还给了自己?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此时此刻的燕赤刚只会这么想,氏族,如此无耻?

  恨,下一刻,燕赤刚,恨填满胸。

  他赤红如血的目光,转向了燕赤岚,似在问她。

  燕赤岚苦笑,微微摇头,淡淡道:“堂兄你想多了,尘薇的事与氏族无关,还有些话,弘巽老祖不好与你说,但是这不妨碍我们兄妹间交流……”

  于是,她把一些事归为一道神念,贯入燕赤刚脑海。

  燕赤刚微一闭目,深呼吸……

  他睁开眼时,心境就平复了许多,苦笑道:“我错怪了弘巽老祖,岚子,你向……”

  “堂兄多心了,我祖父的心胸,你不知道?”

  “是是是,是为兄的不是……可他们怎么能如此对你啊?若你也离开了……那、那不是要大动荡?”

  “那不是我们要操的心了,现在,堂兄可有想法?”

  “为兄……唉,你如何想的?”

  燕赤岚其实一向很看重燕赤岚的建议,事事商问。

  而这次燕赤岚没给他回答,只是看了眼那边相拥的母女二人,“堂兄,也不急在一时,你们一家先聚。如今尘薇也不是一般角色,你们一家人先合计合计……”

  燕赤岚似有所指,燕赤刚隐有所悟。

  ---

  赤刚府。

  族长所居之府第,此时门前一片狼籍。

  赤刚四子两女伤残了一半,第二子燕尘俊腿断、第三子燕尘良臂折、第六子燕尘飞五脏俱伤、第九子燕尘泯最惨,已倒地气绝身亡、魂消;

  两个女儿燕尘秀、燕尘芸双双负伤甚重。

  其余族长府护卫,死三十七人,伤百人,场面血腥;

  行凶者却毫发未损,屹立族长府前,昂着一张冷峻的面孔,一双眼中尽是暴戾神色与冰寒杀机。

  “……今日只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教训,哼,族长不接受我的挑战,就是对我燕尘罡最大的羞辱,羞辱混沌古物拥有者的无知之辈,下场一般会很凄惨……”

  原来在赤刚族长府前逞威杀人者竟是‘燕尘罡’;

  ---

  燕氏祖地,‘正宣宫’;

  “……老祖,闹出人命了……”

  “谁?”

  “尘罡那孩子,把赤刚族长家小九给……”

  “一个废物,死就死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正宣老祖连眼皮子都没抬。

  “老祖,还有一个消息,赤刚族长去神巽宫,见到了他失散有亿亿万年的女儿,燕尘薇……”

  “都是些‘外人’,说来何益?”

  在正宣老祖眼中,燕女都是‘外人’,甚至连忠实奴仆的地位也比不了,因为她们始终出嫁从夫的。

  “老祖,那燕尘薇为何是在神巽宫?这里面……”

  “这事我已经知晓,弘巽说过了,你去赤刚府,把尘罡‘带’回来,族长大会前禁足吧……”

  禁足?

  杀了族长的亲子,只是禁足这样的薄‘惩’?

  果然是混沌古物的拥有者,如此的优待?

  “就怕赤刚族长那边……毕竟他现在还是族长……”

  “他也拿来一件混沌古物,便给他个说法,他有吗?哼,燕氏一族想要获得更大的影响和地位,必须得有混沌古物镇着,这一点,很多人都心知肚明吧?”

  “是,老祖,老奴这就去……”

  ---

  赤刚府。

  燕尘飞重伤已极,但仍挣扎起身。

  “燕尘罡,你有种,把我也杀了……”

  “蝼蚁一样的东西,杀你比杀一只鸡更费事吗?”

  嗜杀如狂的燕尘罡突然五指箕张,五缕光芒就罩向了摇摇欲坠的燕尘飞,五道光芒迅如闪电,带起的磅礴气势把周围的人都卷的摔飞出去。

  眼见燕尘飞就要被这五缕光芒罩住绞碎。

  但是异变惊生!

  一个白茫茫的光球突然将燕尘飞罩住。

  那五缕无俦的杀威之芒砰砰砰砰砰全数撞击在光球上并雪化崩消,居然没带起一丁点波澜。

  下一刻,一伸白玉纤掌就遮天般的盖了下来。

  “杀人者,偿命!”

  气势滔天的燕尘罡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如坠冰窟,浩瀚无尽的极冰气息淹没了他感知中的‘世界’;

  他明站在赤刚府前,但他感觉自己置身在亿万冰界之中,茫茫无尽的冰天虚空,将他陷于其中,寒冷入髓的冰气无处不在的充塞这方‘天地’;

  “是谁?是谁?大胆,敢来燕氏祖地内撒野?找死啊你?混沌古剑,给我斩破冰界,斩灭这……啊……”

  燕尘罡右手的混沌古剑力劈出去时,此发现手中一空,什么剑?剑在哪?啊,我的混沌古剑呢?

  又一个冰色光球在视野中出现。

  那混沌古剑赫然被冰封其间,似乎成了一件死物。

  “不可能,不可能,混沌古剑,给我回来,我燕尘罡才是你的主人,回来,混沌古剑……啊,为什么?”

  但嗥叫的燕尘罡却丝毫感应不到自己心魂和古剑还有一丝一毫的联系,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不可能。

  “想知道为什么,去问阎君吧!”

  娇脆而冰寒的声音回应了燕尘罡。

  “贱婢,你是哪个?露相出来,艹……”

  燕尘罡要抓狂了,失了混沌古剑的他,没有了强大的元气后盾,他的修为暴跌了80%还多。

  他本来只是真皇初境,倚仗混沌古剑才把自己拔高到了真皇巅峰境强者的高度,可是现在……

  啪!

  那雪色纤掌盖下来,直接将燕尘罡拍成了一个肉饼。

  血雨残屑弥漫中,神魂未灭的燕尘罡惨叫连天。

  “大胆贱婢,还不住手?”

  虚空中传来一声惊天怒吼,一只枯爪凌空探来。
末法之妖孽符神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欢迎收藏
手机看末法之妖孽符神http://m.owolove.com/mofazhiyaoniefushen/末法之妖孽符神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末法之妖孽符神》版权归原作者浮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