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魂枪风|0750章:摇篮里的她(750)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闪婚娇妻:老公,深深爱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百炼成神帝少的独宠娇妻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明末之奴隶的咆哮绝色妖娆:鬼医至尊龙血武帝
  “哦!走!”一边被岳天龙拉着手跑、一边望着岳飞与穆桂英消失的地方、贺子琼感觉内心有些谱了……

  “来!这边!”正在一边整理思路,一边逃跑的贺子琼、突然被岳天龙一拉、就加快了奔逃的步伐!

  “来、这边躲躲!”正在奔逃的贺子琼突然见前面有一栋两层建筑、拉着岳天龙就“噔噔噔噔”地冲了上去。

  两个人身影一闪烁、正好闪入隔拦内、两个人猫着身子、往吸血鬼那里望去……

  只见那个吸血鬼的残影:一高一低、在节奏微妙地走着。

  也就是说:吸血鬼此时处于魂不附体的阶段----它的灵魂,是被村民炮轰击打后,倒下去一个女人;而它的外形----则是最后吃掉的那个人

  复活后的吸血鬼,本来体积是先前的两倍、可不曾想:其灵肉分开----才导致一高一低,向这边跑来的。

  “岳天龙:倘若那个吸血鬼找到这里来了,我们该如何是好?”贺子琼是一个行事非常谨慎的人,遇事总喜欢未雨绸缪。

  “搞不定:这里是吸血鬼的家呢!”岳天龙吹吹口哨、吓唬着战战兢兢的贺子琼的生灵。

  ……

  “他们两个与她的关系、已经多久了?”正在他们两个惶惶不可终日,在逃命的时候、突然从二楼的201室传来的谈话声。问话者是位青年女子,大约30岁左右。

  岳天龙与贺子琼拉着手往后一退、闪到201号房间的窗户下----窃听!

  “大约有六万年了?”听话人语音清晰地回答。

  ……

  很是奇怪,当岳天龙与贺子琼找到了窃听的最佳方位,准备大有所获之时,突然就听不见刚才的两位女子谈话的声音了……

  然后,房间里就再也没有声音了----岳天龙突然间感觉气氛怪异,就赶快站起身,朝远方望去----

  “哦,贺子琼!那只吸血鬼竟然没有了踪影!”岳天龙吃惊地喊,但他的喊叫声被他压得很低、只够贺子琼勉强听得见……

  此时贺子琼机灵、她形体一闪、就闪到窗户一边、然后那手指轻轻地挑开窗帘:“啊!?”只听贺子琼惊叫一声,声音掉入了他的耳孔、房间内接着没有动静……

  岳天龙趁着安静至极的时刻,也挑开那个窗帘:“啊!?”同样的、岳天龙也那样惊叫了一声……只见那只失踪了的吸血鬼、正在用左手按压一个大活人;右手也按压一个大活人、在贪婪地吸血呢!

  两位少女,被她贪婪的鬼爪、抓得牢牢地……贺子琼想要掀开窗帘看得更加仔细一些,突然就听见只吸血鬼警惕地大喊:“谁!”

  ……

  “呵呵:花儿姐姐、我们玩捉迷藏吧!”突然那朵鲜红的玫瑰花瓣、碰触了洁白的玫瑰花瓣一下,就发出了这样的对话声。

  “好呀、朵朵妹妹、找我呀!找花儿姐姐呀!”只听见那朵洁白的玫瑰花声调柔和地说,紧接着、它猛然往被褥上一扎、就象一个小孩子凫水前扎猛子一般!

  “啊!”幻变成被褥的柳玉飞这下儿可倒霉了、她的胸前、被刺绣了一朵洁白的玫瑰花、玫瑰花的百分之九十、都在她心口刺绣着……

  “呀!好疼!”柳玉飞在内心暗暗苦叫----但却不舍得打扰那对、神秘的姐妹难得的安静……

  “花儿姐姐!花儿姐姐!”不见了姐姐的踪影,那朵鲜红欲滴的玫瑰花一个冲突、就穿墙飞到院子里去了!

  柳玉飞的双眸睁着。

  “呼呼!呼呼!”突然一阵飓风吹来----就连幻变成一床被褥的柳玉飞,都听得清清楚楚……

  “花儿姐姐救命!花儿姐姐救命!”正在花儿为自己找到了一个扎实的去处、而欣然得意之时,突然传来了朵朵焦灼的救命声!

  ……

  《广陵散》在一场音乐的盛宴中,落下了帷幕、弹琴人苏惋儿却在此时恰好碰见了那两个老家伙!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苏惋儿一个飞身,落在两位胡子拉渣的强盗跟前,提溜着他们一飞、跃上房顶!

  “扑通!扑通!”两声闷响,两个面目铜黑的强盗、便被她用力摔在了房顶。

  “说!你们两个,为何迫害我们全家!”此时的苏惋儿若不生气----她就绝对配不上“生命”二字了。

  两位畜牲一般的东西,此时已经跪在了苏惋儿的脚下……

  苏惋儿怒气冲冲地望着他们的奴才相、等待他们的回答!

  “苏家大小姐饶命!苏家大小姐饶命!我们是受命于一家青楼女子、前往栽赃陷害的----无奈、你父母武功高强,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了拿到那家青楼的赏钱、我们就……”那两位杀人越货的强盗浑身筛糠一般地、承认当时闯入苏家的就是他们。

  因为苏惋儿一家已经去世了15年、所以、即使两位强盗说是受雇于人、也无从对证。一想到这些,苏惋就怒火中烧起来:她的双目放射着罕见的机关“古铜”!

  只听“啪啪啪!……”无数箭镞从她的眸光中喷发而出。绕着两个强盗的身体、四处乱窜!

  “机关‘古铜’”是生鬼修炼的一种神功、据说修炼到最高层次、可直接从秋水中喷射出尖锥锥的古铜钉子、直接将敌人万箭穿心----从而穿透敌人的心脏,再合在一起,变成铜剑、将顽敌一剑削死!

  对,就像刀削面一般、敌人会被削成一片一片的----永远无法转世!永远无法超生!只能被压迫在地狱十八层,享受血淋林的被枪杀的结局。

  苏惋儿温文尔雅,心地善良----若不是有灭族之仇,打死她、她也不会修炼如此狠毒的功夫的。

  “苏家大小姐饶命!苏家大小姐饶命!”那两个杀人越货的强盗被一堆横飞竖飞的尖钉围住,已经顾不得磕头跪求了、他们跪在房顶、腰板直耿耿地跪求着苏惋儿……

  “呵呵,爷爷原来带我看电影!”程小丰眼前的黑夜骤然间消逝、浮现在他前面的、竟然是一块放映电影的幕布,而且、幕布上已经开始晃动起了人影儿……

  风雨交加之夜,枪雨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在被雨水淋湿的土地上。

  手内的小伞、已经折断了三根伞骨。

  举着这样一把伞,还需要步行一千里、才能找到那位叫做苏惋的、卖唱的鬼姑娘。

  “假如不步行呢?”

  “假如不步行、你既找不见你的亲生兄弟枪风、也找不见那颗玉魂朵朵!”那位在整个人界神界魂界鬼界妖界仙界混沌界与空界、漂游了整整十万年的占卜大师、眼神清澈、语气执着地说。

  语气如此不容置否的占卜师,只可能有两种。

  一种是真正的、名扬人界神界魂界鬼界仙界妖界混沌界与空界的真正的、料事如神的占卜大师。

  一种是、名不见经传的江湖骗子。

  闭上双目、枪雨整理了当时在魔界的一切生世、他当即判断,这位叫做空火龙的占卜大师、虽然名字有些古怪、但是、在占卜的本事上,他应该是属于前一种类的、料事如神的占卜大师。

  枪雨这样一想、内心似乎感觉暖和了一点。

  他的裤脚满是泥水。浑身湿透。

  突然一群野鸭子、灰溜溜地躲着雨、冲向这团灌木丛。

  “啪!啪!啪!……”它们一只只扑向那团灌木丛时、飞腾在半空的身体、构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野鸭流。

  这奇异的一幕,恰好被路过的枪雨碰见、“呵呵!”枪雨朗笑着,那群鸭子已经全部泊在那团郁郁葱葱的灌木丛上了。

  它们竞相拍打着黏乎乎的翅膀、想要奋力地飞、却又落在土地。

  那群野鸭子,竟然成了整个旷野最为吸人耳目的风景。

  正在枪雨目不转睛地望着这群野鸭子、恍然大悟之际、只见一个一边唠叨一飞跑的女人身影闯了过来。

  “张海大哥、谢谢你的血液、本小妹才可摇身一变、变成一枝铜桃叶。”

  这一身影一晃而过。

  “呱!呱!……”高空中乌鸦仍在远飞、一只灰色的小鸟、在雨水中冲着、仿佛那些风雨、全是它修行的能量一般。

  这奇异的一幕,突然被飞在最后一排的那只乌鸦捉住、它一个飞扑、将那只灰色的小鸟抱在怀中。

  乌鸦开始啄食。

  灰色的小鸟开始逃飞。

  可那只乌鸦的利爪、就象一双钳子一般、死死地抠住那只灰色的小鸟。两片森林之间,还有另外一片小小的灌木丛。

  这片灌木丛比栖息野鸭子的灌木丛高些。这里居住着一只翡翠色的小狐狸。

  “咔嚓嚓嚓!……”突如其来的一阵雷鸣惊醒了这只正在酣睡的翡翠色的小狐狸,它纵身一跳、沿着闪电之光、很快飞到天边。

  抓紧一根闪电、倒悬在夜空。这让整个空旷的夜空,多了一份空灵之感。

  浩大的灵域、由一团翡翠之光、轻灵地笼罩着……

  突然间,整个走廊的灯火全部熄灭。

  整个教学楼区也变成漆黑一片。“啪!”地一声,何圭英摔倒在地。

  “憨哥:你快回来呀、我说我们灵魂夫妻幸福着、快活着、利用那个可恶的长命的柳冰冰与那个冰雪聪明的云娘吧、你能够做到么?你的正妻柳冰冰的父母,倒是普通人、看不透我们这些灵魂夫妻内心只有如焚之爱的毒鬼、可是那个云姨、她会识破我们灵魂夫妻耍的伎俩么?”这不,暮年青楼女何圭英、她是刚刚离开了她的第三任灵魂丈夫张憨小半天、就如临深渊一般地想小她十三岁、还有一位刚刚做过割乳手术重病在床正妻的张憨呀……

  “必须先除了柳冰冰:就像这三年五个月隐藏我与27个男人灵魂夫妻真相、而去迫害与利用云娘一样……”

  “假如云娘、手握我27家灵魂夫妻的真相、呈现给世人、我是连柳冰冰也戕害不了了呀!”

  “想来也是:我无理取闹、养了灵魂***一双----才导致柳冰冰的***被割……”

  “想来也是:就是……”暮年青楼女,48岁的暮年女教师何圭英式越想越快乐!

  “假如我靠与他灵魂夫妻,而迫使她失去生命、那将是多么伟大又成功的事情呀!”这样一想、暮年青楼女,48岁的何圭英就觉得浑身暖暖的、等柳冰冰真被自己灵魂强烈的爱、迫害至死了、张憨、那位小自己13岁的小白脸、就会彻底成为自己的现实丈夫了。

  一想到这里,正在逃出教学楼的何圭英、她暮年的老脸可是开得暗黄菊花一般鲜艳……

  云雾袅绕的仙界:一身白衣的冰盈仙子、在以她的生命奋力而舞。

  而在离她大约20米远的地方,她默默地望着。

  雪凌仙子望着自己亲手救出的无辜受害者:割掉一颗***的姑娘柳冰冰。

  突然一股冰冷的眼泪从内心激流而涌。

  “冰冰:抱歉哟、你的丈夫张憨与48岁的暮年青楼女何圭英可是灵魂夫妻哟。雪凌看得一清二楚。他们是如何勾结的、在一起high过多少次、雪雪凌都看得一清二楚……”雪凌仙子的双眸望着眼前这位水灵灵如花似玉的、被无耻的婚外恋剥夺掉身体最为重要一部分的女生、她的心真是疼了又疼……

  “雪凌:你发给我的国际邮件、我都看了、我知道那个坏女人叫做何圭英、今年48岁、拥有过28个婚外丈夫……、倘若我要在此说出她的名字,恐怕张憨又要无休止地黑你。所以、我们提到何圭英的名字时、可要压低声音说、免得被那两位人间禽兽再次迫害与利用我们……”

  “冰盈仙子:无论你的丈夫多么狼心狗肺、肺腑多么漆黑、都无法阻止我以生命去守护你!真可惜、假如你的丈夫张憨、他果真灵魂只爱你一个人、你也不会痛苦到灵魂飘溢而出肉体呀。

  想当初,大周后鹅皇、临去世前不也没有说过李煜那个窝囊废一个‘不’字么?

  你宁愿以生命挽救他灵魂对你的爱,只可惜、在他内心却没有一丝一毫灵魂之爱对你、‘人性之恶、莫过于此’呀。”身为局外人的雪凌仙子、可是看得清清的、对那对灵魂媾和的黑畜生……

  雪凌仙子一直望着这位无辜的被恶灵迫害者、她的内心满是担心与难以言表的愤懑与忧郁……

  各个院落似乎都有人或者牲畜出没、打眼对比一下,属前方的那家院子安静----除了几棵排列整齐的果树,就剩下一方菜畦了----那方菜畦里有郁郁葱葱的小白菜、还在伸着腰杆、卷着内心往上拱……

  “就这家了!再不能拖了!”想都这里、灰衣男子就抱着白衣女子一个沉落、落在了一个角落里的小柴房前。

  从窗户往内望了望:发觉里面有灶台、有锅碗瓢盆、还有堆玉米秸秆----玉米秸秆堆放地很整齐,就像一个草铺子!

  “嗯!就这里了!”灰衣男子很是小心地推开柴门、抱着白衣女子进去了,在他转身关门前、他又十分机敏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或者鬼怪注意这里,就“哦!”地一声舒了口气,将门闩牢牢地插上了……

  抱着白衣女子,他很小心很小心地走到玉米秸秆铺子前,将白衣女子轻放在上面,之后、他拿手背在白衣女子鼻子前一伸、却感觉有那么似有似无的一丝气息……

  灰衣男子见状,满脸惊喜、赶快身体往后一退,先“嚯嚯嚯”挥几拳,将白衣女子衣服吹干、接着他再凝神吸气、重新将身体往上一提、后退了一下、离白衣女子大约有两米远、他就稳稳站定、调节内力……

  ……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父母离奇离家出走后、柳玉飞感觉自己有点胆子小了,遇见事儿、第一反应就是隐藏----目前,她修炼的是整个人神魂鬼灵五界当中最为炙手可热的功夫,叫做“随乡入俗”神功。

  “随乡入俗”神功,虽然听起来挺大挺泛泛、但在实际修炼上,却是极其精微的事情,就像这次用的、就是当敌人出现时、她浑身就变成周围贴身环境的样子----而不露一丝破绽……

  嘿嘿:柳玉飞此时果真颇像一枝巨大梅花树的一枝呢----可见她的“随乡入俗”神功修炼得如何细致精微!

  ……

  正在此时,突然“嗒嗒!”一阵马蹄声掠过,随之而逃的、还真有一只经年的骚狐狸----浑身棕色……那只骚狐狸在路过时,还忍不住望着桃花人面的柳玉飞一眼……

  “哦!?”见状柳玉飞一个惊愕、在马匹错过之时,她就想提身而走。突然,那几个骑马人、转身,朝向柳玉飞藏匿的巨大梅花树这边走来……

  柳玉飞一个提身,着实就像一枝梅花一般、“噌噌噌”透过枝桠间的缝隙、就如蛇一般窜出枝头、滑上山崖火速向上逃跑了……

  连飞带滑、很快地、柳玉飞就跑到绝崖顶了……

  只身战在陡崖,柳玉飞突然“扑通”一声,放倒身体、伏在陡崖、在细致入微地往下望……

  ……“丰儿!你来!”见到程小丰怔怔地呆在那里,只见他的爷爷突然出现、一手拽着孙子;一手拉着儿子----在坟穴中没命地奔跑着!……

  -----------

  程小丰听见他爷爷的喊声,一下子就懵了:“爷爷、爷爷”他忽然张大嘴巴大声地喊……

  “哦!贺子琼!”见到漂浮于身边的贺子琼,岳天龙大吃一惊!他已经顾不上什么杀人越货的强盗了,他也顾不得挥剑造风、从而削弱强盗的视觉了----他直接惊诧于自身所见到的那一切!

  他!一个泛泛的读书人,竟然可以看见贺子琼的生灵!

  此时的岳天龙内心一阵窃喜----与此同时,还有更大的担忧深深袭击着他。

  贺子琼!被他亲手靠“绝掌功”融入山崖的贺子琼----被他解穴后,竟然跑出来的不是她的肉身,而是生灵!……

  岳天龙赶快俯视一下,刚刚隐藏起贺子琼的山崖洞穴----贺子琼的躯体!竟然纹丝不动的、还镶嵌再那里----就象是天然长上去的、一块石头一样!

  “难道这个女孩子,她天生就是一块岩石不成?”岳天龙第一次搞丢大活人,这让他不自觉地感觉十分急躁、但深呼吸、他很快就安静了许多。

  “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岳天龙在知道自己身怀了父亲书上所有绝技的秘密之后,又发觉自己对“绝掌功”的感悟,竟然一知半解、导致自己内心喜欢的女孩子----贺子琼!她的肉体就被镶嵌在那块石头内。

  “嗨!岳天龙----我们赶快去看‘吸血鬼’被斩杀的真相呀!”见岳天龙整个人的神情恍恍惚惚、贺子琼百思不得其解,她将柔软的小手晃荡在岳天龙的眼前,希望他看看轻盈无比的自己!

  “哎!这如何是好!?”岳天龙抬眼望了望漂浮眼前,还说着人话的贺子琼,着急得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正在此时,那个强盗似乎瞅准机会,一个拔腿就跑!“噌”地一声,见强盗逃跑、岳天龙的反应特快----一等一地快、他持剑提身、已经火箭一般将自己发射出去了----站在她身边的贺子琼惊呆地张大了嘴巴,就差一点儿没有喊出来了……

  “哪里逃!?”岳天龙没有想到自己反应与出手的速度那么快,他一个飞身----就已经“唰!”地一声,耍剑站在已逃跑出大约有20米远的强盗身前了……贺子琼则象一个阴魂不散、但忠贞不二的跟班、她感觉身手柔软若飞----一个飘忽、就闪到了岳天龙的身边了……

  -------------------------

  “哦!这大概就叫做‘阴魂不散’?”岳天龙因为自己没完全掌握“绝掌功”而懊恼不已,可是没用、他必须时时刻刻地关注这个溢出肉体的小空人儿……

  “呵呵、漂飞如云似缕的感觉真好!”贺子琼望望那个满脸杀气的、气势汹汹的岳天龙----在内心感觉良好地轻叹。可她哪里知道、岳天龙由于初次见到灵魂与肉体奋分身的实例----贺子琼!他过度紧张、才导致的气势汹汹的杀气的……

  ------------------

  此时,在旷野对峙的这三方:岳天龙手持长剑,等待强盗拿出杀人真相或者是亲眼见证他杀死的就是“吸血鬼”;而那个强盗想要的、则是赶快脱身;贺子琼:她想要的就是与这个萍水相逢的少年同生共死、共同处理与解决一些江湖上的事情!

  此种对峙十分微妙、但它的确就像事件的核心一般存在着。突然,那个强盗再次腾空飞起!

  “哪里逃?快带路!”岳天龙大喊一声,长剑又横在了强盗身前……

  说真的,第一次参加真枪实弹的打斗----岳天龙感觉自己是百发百中,每一次都能阻止强盗出逃,为此、他在内心暗暗窃喜……

  “岳天龙加油!岳天龙加油!”只见漂浮在左右的贺子琼、在鼓掌为岳天龙当着拉拉队!

  ……

  灰衣男子再次施展内功、将一股股真气、送入白衣女子体内……正在此时,突然听到了一种十分奇怪的言语声……

  “啊!----啊!----”只听一个女孩似乎在说话,但没有更多更柔和的声音发出,她的声调有些粗、有些怪、还有一点失衡……

  “哦,莫非那个小女孩是……”灰衣男子确切地听到了小女孩的言语声,内心禁不住“咯噔”一下……

  随即赶快调整内力、又轻柔地收手……

  灰衣男子停止输送内力----轻轻地推开一那扇柴门、从柴门裂开的门缝、往外望去----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手里提着急救箱、在房门口喊着!除了“啊!----啊!----”一种怪异的言语声,她并没有说其他话……

  灰衣男子赶快关好门窗、再次小心地走近那位白衣女子、很小心地整理一下玉米秸秆……

  随后,他轻手轻脚地确认、是否关上了柴门、插牢了门拴。

  之后、灰衣男子稳稳地站定,先前感觉一进那间坐落在整个院子角落的厨房、就似乎听见有个女孩的声音传来!

  但是,很奇怪、当他侧耳细听,却什么声音没有了……

  直到刚才,再次听到----这才确定了这个院落,的确是住有人家。

  而之前出现的声音,无意就是那个提着急救箱的小女孩、发出的言语声……

  “那就在被发现之前,将小妹救活!”那位灰衣男子暗暗下定决心。

  赶快在白衣女子伤体旁边站定:双手抱拳、随即又猛然一挥一挥又一挥、连挥散拳之后,突然他一个腾空、身体玄妙地悬吊于半空、然后继续靠内功、为心上人疗伤----他拳力来势非常凶猛、等那些拳力为他运送至白衣女子身体时,只见那柄短剑直接被他的内力逼出!

  “噹!”地一声,短剑落地。随即、那位灰衣男子也降落于厨房地面、他紧接着飞快地发出三拳、直接运至白衣女子的肺腑----只见一阵黑紫淤血被弹涌而出!

  很快地,灰衣男子手指一伸“啪啪啪”地、朝向白衣女子的伤口四周点了三处穴位----白衣女子的身体轻微一震,然后是极其小声地咳嗽……

  “咳、咳!……”白衣女子竟然还有生命迹象,这让灰衣男子惊喜不已……

  “小妹!小妹!”灰衣男子赶快靠近、单膝跪地、附耳细听白衣女子微弱的生命气息……

  “高大哥!高大哥!”突然那位女子发出求救信号----仿若回光返照一般!

  “小妹!你要挺住!你要挺住呀!”只听那位灰衣男子悲痛难抑,他紧紧地握着那位白衣女子的手,只见她浑身筛糠一般地抖…………

  ……突然那几个骑马人之中,有一个抬头一望,竟然看见了柳玉飞朝下的天使面孔----“大事不好!”柳玉飞惊喊,随即提起身体,倒飞入流般返回她的闺房……

  “丰儿!这是爷爷的家!”突然爷爷松开了手----在一个五彩纷呈的神秘空间----“啪!”地一声,程小丰感觉他的双脚往下一陷……

  -----------------------------------------------------------------------------

  “哎!傻丫头:我弄得你魂魄溢出肉体----你还这么开心?”岳天龙望着贺子琼,在内心歉意十足地说。

  “女孩子家真让人搞不懂----有时竟然爱得得失全不顾!”岳天龙一边幸福一边痛苦。幸福的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竟然对自己如此忠贞不二;痛苦的是,由于自己参悟不全,竟然将一个大活人的躯体、给融入了低矮又卑微的小山洞。

  “岳天龙!加油!”正在兴致勃勃地为岳天龙加油的贺子琼、突然发现这个豪爽、又会照顾人的同伴、他正在打仗时、竟然会发愣!

  “刀枪不长眼,万一他中了子弹、那可怎么办好呢?”漂浮在岳天龙身边的贺子琼,为这个性格豪爽的大男孩深深地担忧着……

  “噌!”地一声,趁岳天龙失神的那一瞬间,那个杀人越货的强盗突然又纵身一跃、从贺子琼的头顶猛飞而过!

  突然,岳天龙眉头舒展:“吸血鬼!看剑!”大喊一声之后,他就挺身而起,朝向那个强盗狠狠地刺杀而去。

  “哪里逃!”岳天龙见了,气急败坏地说。

  试问,哪个男人、在他保护的女孩子面前、不冲冲威风呢?更何况是身怀无限绝技的岳天龙呢!

  岳天龙“唰!”地一声,提剑前往----但这一次,他没用真枪实弹、主要是追赶----只见那个强盗、慌里慌张地、以极快的速度、朝向他杀害的那个什么东西那里跑去……
魔魂枪风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hunqiangf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魔魂枪风http://m.owolove.com/mohunqiangfeng/魔魂枪风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魔魂枪风》版权归原作者落雪不止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