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器大时代|596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闪婚娇妻:老公,深深爱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百炼成神儒武争锋帝少的独宠娇妻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血武帝大剑神
  张承斗抱在人头,按住了自己心头的悲痛,他自然知道此时正是万分危急,不是放纵悲情之时,向后叫道:“都快回来,我们要快冲出历城,崔归元早有准备。”但是除了他手下几十个亲近的人,都跟着张承禄冲进了门,没有什么人听他的,看到此景,张承斗颇为焦急,后面的一个伙长上前道:“斗少爷,我们也跟着杀进去吧。”张承斗骂道:“你疯了么?你们将马看好,等会儿等他们冲出来时,我们也好快快逃出城去。”那伙长喏喏下去了。

  门口一片混乱,标营兵们大叫着:“造反了,造反了……”便向后退了去,辽兵们高叫着:“杀崔归元,杀崔归元……”也冲了进去,终于将巡抚的大门挤了开,那朱红的大门让辽兵们挤开了,人群一哄而入,两边的标营兵们四下逃散。

  张承禄看到众标兵逃走,只看到那江朝栋隐身而走,逃向了二进之中,便高叫一声,带上身边的几十个人,跟着冲杀进去,一路上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许多跑路不及的人都让乱兵杀死,一进的院中尸身相叠,流血染红的青石路板。张承禄一心寻到崔归元,然后将其杀死,每遇一人,必扯至身前,问:“崔归元在何处?”若是不答,便一刀杀死。

  一群人冲进了二进院中,张承禄正在高叫,便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两边的院墙上一声呼哨,几百个标营兵从墙头立了起来,都张开了强弓,一个百总样的人一声令下,箭便射了过来,顿时让挤在一起的辽兵们吃了个大亏。

  张承禄从地上扶了一死尸体,挡在自己身前,四面的同位也寻了物品,抵挡四下射来的冷箭,一时间辽兵们不得再冲,势头顿时停了下来。

  正不知道如何打算之时,突然后面一声喊叫,正是张承斗,听得一声弦响,一只箭反飞向墙头,那个挥旗子的百总一个倒葱,便让张承斗射了下来,原来张承斗取了自己的骑弓,来射那个百总,张承斗的射术自然是极为了得的,这一下子得手,他身后的几十个人也张了弓,向墙头的标兵们射去,顿时让标兵们了下来,标营兵们一阵子慌乱。

  张承斗扯了张承禄,叫道:“且走,安远门还有许多兄弟,也有危险,我们正要去救。”正在此时,巡抚衙门三进门口“轰”的一声大开,几百个身披了重甲,持了重盾的标营兵们向这边涌过来,这些兵都是崔归元为了防万一布置的,不想竟然真的用上了。

  这些兵都披了重甲,张承斗射了几箭,都没有射入,当下扯了委顿不下的张承禄一伙人,向后退去,好在辽兵们身上只有牛皮甲,跑还是跑得过披了三十多斤重甲的标营兵的,一群人奔到了巡抚衙门口,便看到马匹们都空着,原来张承斗吩咐手下将马看好。

  巡抚衙门口早已是一片混乱,尸身相叠,人群也是乱走,街上的行人个个惊叫不已,有的还以为流民兵又打进了城中,众辽兵上了马,张承斗一声大叫道:“我们先冲安远门,几位叔伯兄弟都在安远门,我们要将他们救出来。”此时辽兵还有一百多,不到二百之数了,却是刚才撕拼死了许多。

  一群人冲出去,冲向十字街心,再也顾不得行人,也撞到了许多,一群人奔了老远,披了重甲的标营兵们才冲到了门口,看到人影也只得放几箭,然后打烟花,召集城中的其他伏兵。

  一群辽兵冲出,看到行人便撞,此时张承斗再也顾不上照顾这引起无辜百姓,惊叫声中,马踏死了许多,一些伏兵也从各处巷子中冲出来,不时有辽兵骑士被射中落马,张承斗也在马上张开了弓,他手下的几十号人也张了弓,向两边伏兵射箭,只是苦了城中看热闹的老百娃,也不知被双方射死多少,也不知被马踏死多少,一路上惨呼之声不绝于耳。

  冲到距安远门不远处,一队毛兵骑兵来挡,正是毛兵副将孙大功的骑兵,当下两群人也不多语,张承斗等人仗着射术精准,又久经战阵,两下一冲击,毛兵们吃了大亏,孙大功在城头招呼兵士架拒马枪,张承斗一箭射过去,正中孙大功左眼,孙大功的亲兵急忙将家主扶到了后面,安远门的毛兵骑兵失了指挥,哄然散开,让辽兵们杀到了门口,守瓮城内门的毛兵步兵看到杀气腾腾的骑兵杀过来,扔了兵器便跑,张承禄犹不放过,持了弓,将这些逃跑的步卒一一射杀。

  一群辽兵一齐将瓮城的内门用力打开,便看到了血腥一幕。

  上千的尸首列在小小的瓮城中,马尸和人尸相叠,一面旗子倒在血泊中,正书一个大大的“张”字。尸体上插满了箭支,甚至有弩箭头,还有扔下来的石头。

  张承禄迎天大吼,一声惨叫,原来安远门也是一个骗局,所谓来领饷,原来就是将辽兵们带到这个翁城中,然后一关城门,从城头上射下箭来,扔下石头,倒下火油,将这群兄弟们全都坑在这里,显然人都已然被杀了精光了,从张率教从辽镇带来的二千五百多骑兵,现下所剩的,就只有张承禄、张承斗身后这百多人了。

  张承斗早想到可能会有这种结果,真的发生,虽然一再提醒自己不要沉浸的悲伤之中,一时间竟然也伤神。

  一众辽兵也不语,个别的便痛哭起来,在死尸中寻找自己的兄弟叔伯,辽兵们都是同一镇所出,兄弟叔伯同时入军的情况也不少见,现下这剩下的百多人,兄弟大都死在这瓮城中了,叫他们如何不悲伤。

  张承斗在人群中翻了几下,在一马尸体下寻到了半死的张承志,此时张承志被一巨石砸死了双腿,胸膛又中了一箭,正好在一匹马尸压在他身上,是以没有被发现,现下正在衰叫。

  张承斗本想将张承志扶起来,不想张承志一把将他的手打开,高叫道:“报仇、报仇,答应我,你答应我,报仇……”声嘶若狂,嘴角出血。

  张承禄上前,道:“你放心,我要叫这满城的人,都为大爷,为叔伯兄弟们殉葬,你安心去罢。”说罢提了一刀,一刀猛下,张承志脸带微笑,安心而去。

  张承禄长身而起,叫道:“我们要先冲出去,然后再打机会杀了崔归元,大家马上上马,寻了好的兵器、弓箭、盔甲、干粮,我们要冲出去。”剩下的辽兵们虽然人人悲痛,却知不久毛兵又来到,便从亲人的尸首上寻了箭支,取了弓箭,干粮一类的东西,武装自已。

  众人还没有收拾好,瓮城外门城楼一面旗子升了起来,正是孙大功,孙大功虽然伤了一支眼,却没有下去,醒了过来以后,痛恨辽兵让自己伤残,当下便在城楼升旗再战。

  数以千计的毛兵,本地齐兵从各处涌出来,许多人手中拿了弓箭,张承禄正正欲上前,张承斗一把将他扯住,叫道:“你们有看见他们人多么?你想将最后的一定兄弟都葬送在这里么?”当下趁张承禄清醒的功夫,对身后的人叫道:“跟我上马,我们向承恩门冲,承恩门的龙世忠一向同情义父,与义父有几分交情,承恩门是我们唯一有可能冲出去的街道。”众兵都上了马,听了此言,跟上了张承斗,剩下的百多号辽兵,便向承恩门冲去。

  后面的毛兵齐兵步卒追赶不至,毛兵的骑兵又让刚才一阵子给杀散了,也追之不及,便眼看着众辽骑策马而去。

  一路上张承斗命部下四下放火,制造混乱,由于崔归元要保密,好突然发动,是以也没有通知各处守兵,以至于让这百多辽兵四下得手,城中顿时火起,本来是庆功的日子,却大火四起,行人四散,惊叫不已,不多时便听到城中警号四响,城中更加混乱,追兵们也不顾城中的百娃,策马狂追,辽兵们更不客气,遇到挡道的人,便一刀劈了。

  不多时,众辽骑冲到了承恩门口,此时又少了许多人,都是被追上杀死的,承恩门的兵马好似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一般,看到冲到了跟前的辽兵,慢吞吞的搬拒马,那城门也没有关上,只有一群步卒在城头叫喊。

  张承斗喜道:“龙世忠必竟是同情义父的,要不然,他早将城门关上,将骑兵派出牵制,将步队列好了阵势,现下我们正要冲出去。”一群人拼命策了马,向城门冲进去,后面的数千追兵也看到了影子。、

  一群人风驰一般冲出,经过承恩门的瓮城时只有一些老卒在城头呐喊,也不关城门,冲出了外城门,吊桥也早放下了,众辽兵策马冲过护城河,后面的追兵刚刚冲到了瓮城的内门,那内门突然“轰”一声关上了,将数千的追兵都挡住了,时间掐的极为准确。

  众辽兵刚则冲出城,冲到了承恩门外的旷野之处,这里就是前几日大战的战场,众兵无心再向后看,冲出了城内,个个都感到生存有望,个别的就喜极而泣,张承斗回头一看,城头上有一个穿了山文甲的身影,正是龙世忠,只是隐隐看到了一眼,龙世忠便转过身去了,然后那吊桥开始“吱吱”的响了起来,在众兵向远奔逃时,那吊桥就吊了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追兵们要开内城门,又要开外城门,然后又要放下吊桥,龙世忠可以用这些借口拖住这些追兵老长的时间,每出一次门,就要对方出未一次令牌,要对方的主将和自己对质一番,真地追兵追出来,只怕一个时辰是少不了的。

  众兵个个都面带悲容,今天之事,真是千古奇冤,张承斗怀中抱着装着张率教人头的盒子,心中却在打算着去处,历城的影子渐渐远去了,百多人在旷野中奔跑,日头便要落下了,张承斗看了一眼怀中的盒子,暗道:“义父一生耿直,死于奸抚之手,我一定要将义们的人头带回铁岭老家,也让义父安稳。”

  一群人在落日之下,向东而去,一边是流民军去的路,一边是向泰安去的路。

  剩下的辽兵们到了路口处,张承禄与张承斗两人策了马,却上了不同的路。

  张承禄看了看身边的人,叫道:“我们马上去投流贼,承斗,你也跟我们去。”

  张承斗却策马在另一条路上,正是去泰安的路,身后也跟着自己亲信的十几个人,这些人都想着去泰安,不想跟着张承禄去流贼大营,当下人群分作了两拨。

  张承斗道:“承禄,义父一生与流贼作对,现下你要带上义父的人头入贼营,岂不是污了义父一生的清名,想必义父也是不愿意看到的。”说罢策马向另一条路而去,他身后的十几个人也跟了上去。

  张承禄在身后大叫道:“义父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便是化作厉鬼,我也做了,区区投了流贼却算是什么,想来我也不是第一个投流贼的人物,张承斗,你不为义父报仇,以后便不要姓张了。”张承斗回声道:“一路上我们已然吵了不少时间了,我且不想再与你吵闹了,现下我只想寻一个好的地方,先将义你的头颅安葬再说,我绝不会将义父的人头带到流贼的营中。”张承禄对身后的人叫道:“我们不用去理他,我们去流贼大营。”

  两拨人各自分开,大多数都跟张承禄往流贼方向去了,也有一二个,不想再投身军旅,单人独骑往辽东的方向去了。

  胡权盘坐在大帐中,低头看着眼前的地图沙盘,后面几个流贼不敢上前。

  一个近侍上前道:“大帅,消息是真的,我们都核实了,张率教确实让崔归元给杀了,尸身碎后喂狗,几千辽兵都让他坑杀了安远门,去打探消息的人看到这两日守门的兵丁将死去的辽兵的尸体搬出城来,哨探看过了,真是那帮子我们做对良久的辽兵。”

  胡权应了一声问道:“这几日那张承禄在干什么?“

  那近侍道:“这几日吵着要见您,说欲为大帅献计攻下历城,还上书几道,都呈现在您的案头了。”

  胡权抓了起来,看了半饷,冷哼一声,扔了开去,不一会儿抓将起来,胡权沉呤一会儿,看了看地图,便对左右道:“也是一个办法,你们叫他上来。”

  张帆得意洋洋,与耿如纪一同走在工地上,此时泰安城外的工事基本完工,张帆的“工作组”却没有解散,现下正将这些工作组训练成不同兵种的民兵,不过当然训练时间也短正兵一些,粮饷也只给够用的,这还是耿如纪通力配合的结果。

  探马交替从城门出去,将消息一个一个的传回来,张帆这狂人还在泰安远达五十里之处修建了数十个堡台,都有双马的骑兵驻守,一旦看见流民兵大队就放烟火,而且还有值日查哨,如果某一个堡台没有在特定的时间传回消息,就要关闭城门,派出哨探,同时整军备战。
魔器大时代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moqidashidai/,欢迎收藏
手机看魔器大时代http://m.owolove.com/moqidashidai/魔器大时代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魔器大时代》版权归原作者大可可豆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