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五百年前灵武帝尊帝焰神尊六界神君鸿元至尊极品透视万界天尊
  秀儿……

  张保闻言,微微一怔,撂下了手里攥着的烙铁,转身回到了陈福的旁边。

  对秀儿这个名字,二人其实并不陌生,却也不是特别熟悉,毕竟是在先福晋跟前儿伺候过的,总是见过几次面的,就是因为不算陌生,他们才会觉得如此惊讶,因为这个秀儿的年纪太小了,好像还是未及笄的小丫头。

  陈福更为果断些,上前两步,厉声问道:“你说的秀儿是何模样?”

  为了能够免受皮肉之苦,傻柱子是有什么就说什么,连点犹豫都没有,便将这个他曾经颇有些好感的小宫女出卖了个彻底:“秀儿瞧着年不过十五,不过到底是何年纪,奴才也没有问过,瞧着柔柔弱弱的,模样也不甚特别,只眼角有一点泪痣,显得多了些秀美妩媚。”

  “好……”陈福闻言,点点头,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扭头吩咐人去抓秀儿了。

  虽然傻愣子的表现很诚恳,但是本着挖掘出更深层秘密的原则,和对傻柱子这种对收买他的主子毫无忠诚可言的无耻表现,陈福和张保都觉得和他同为太监是一种耻辱,所以就在傻柱子以为自个儿交代出秀儿就能平稳过关的时候,一对看起来就很是阴狠毒辣的老嬷嬷就接替了陈福和张保的位置。

  月嬷嬷和齐嬷嬷,这二人是四爷府里的一对传奇人物。

  具体年龄不详,瞧着她们那头银灿灿的白发,完全可以将二人视作八十老妪,但是她二人又有着一身娇嫩胜雪的皮肤,便是比起花季少女都不差分毫,而瞧她二人深潭水般高深莫测的黑眸,又好似是见识丰富的智慧老太。

  二人的出身来历,亦是不详,便是连陈福和张保这二位四爷跟前的亲近人,也是不知道这一对活宝似的老太太是四爷从哪里淘换来的。

  别看她们的出身来历、身世背景都如此神秘,但是因为这二位嬷嬷常以老身自称,所以但凡是在粘杆处供职的人都会尊称二人一声嬷嬷,而且粘杆处的人就没有一个人不知道这二位嬷嬷是掌刑高手。

  这二人只要是不想让被施以酷刑的人死,便是那人咬舌自尽,亦是白费力气。

  陈福和张保能将这两尊大佛请出来伺候傻柱子这个不起眼的小太监,可见二人对傻柱子的恶劣观感是如何强烈了。

  不过月嬷嬷和齐嬷嬷被请过来,却是高兴坏了。

  随着她们将越来越多的掌刑手段,一一教给粘杆处地牢里伺候的这些小太监,这需要她二人出手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她二人都闲得浑身痒痒了,好不容易来这么个不知道死活的东西撞到她二人手里,怎么能不高兴呢!

  越是高兴,这二人就表现得越是和蔼可亲,瞧着旁边那些伺候的小太监都腿软了。

  齐嬷嬷穿着一袭素色绣银丝滚边的大襟半长旗装,脚下踩着厚底的绣花鞋,一副经年伺候的老嬷嬷做派,脸上写满了心疼二色地凑到傻柱子跟前儿,抬手拂过傻柱子脸颊上的一处擦伤,带着哭腔道:“瞧瞧这可怜见的,你们这些个崽子就是不知道心疼人,还不抓紧去把上好的跌打损伤药取来,再给这孩子送些吃食过来……”

  “我说老姐姐,你这人就是太心软,这是粘杆处的地牢,你也别为难这些个跑腿干活的小太监了,我这还有两颗主子赏下来的宁神丸,里面有上好的野山参末,虽然是比不得主子们喝得参汤滋养人,但是也算是不错的补药了,快给这可怜的孩子吃下吧!”比起齐嬷嬷那副悲天悯人的模样,月嬷嬷则是一副嘴硬心软的模样,顺手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鹅颈小瓶,塞到了齐嬷嬷的手里,然后就好似不想再瞧见齐嬷嬷那副模样似的,快步往旁边的暗室里走去。

  这算是这两位在掌刑一道折腾了大半辈子的老嬷嬷,无意中开发出的恶趣味吧,她二人就喜欢瞧着那些个即将被施以酷刑的人流露出感激涕零的模样,然后再听这些被施以酷刑的人恶语相向,也正是因为这种恶趣味,二人才会被粘杆处的人敬畏如鬼神,毕竟能将这两种如此极端的气质融为一身的人,基本上就如同恶魔般邪恶了。

  地牢里,这些对齐嬷嬷和月嬷嬷二人习性知之甚深的人,很是果断了溜走了。

  不过傻柱子并不知道这二人的恶趣味,这会儿正被二人如母亲般温暖的关心,感动得是一塌糊涂,却不知道就在不远处的暗室里,那位丢给他几颗宁神丸转身就走的月嬷嬷正熟练地倒腾着柜子里的瓶瓶罐罐,为稍后就要开始的酷刑大礼包,准备着提神的上好药汤,免得傻柱子吃力不住,一不留神就被齐嬷嬷玩死了。

  少时片刻,月嬷嬷就兑出了一瓶淡褐色的药汤,满意得露出了嗜血般的恐怖笑容。

  而又惊又喜的傻柱子,这会儿已经在宁神丸的作用下昏昏欲睡了,就在他即将进入深度睡眠的刹那,一阵如针扎般的尖锐刺痛唤醒了他,他迷茫望去,正好瞧见那位带给他如慈母般温暖的月嬷嬷,正拿着一根闪烁着寒芒的绣花针往他左手虎口位置上刺去。

  “啊……”一阵可以媲美十指连心般的剧痛,让傻柱子毫不意外地哀嚎起来……

  他疼得扭曲的脸上,写满了不解二字,直到此时,他还未曾发现月嬷嬷和齐嬷嬷那层菩萨外表下的恶鬼心思,颤抖着声音的问道:“嬷嬷,您这是在做什么?”

  “嬷嬷瞧着你好似晕厥过去了,便想了这样个笨法子,弄疼你了!”月嬷嬷闻言,笑着将手上掐着的绣花针扎回到袖摆上,带着几分歉意的回答道,同时拿出了一块叠得齐整的素白色绣帕,轻轻替傻柱子擦拭着额头上的冷汗。

  “嬷嬷,这不怪您,实在是我又惊又怕的,这一松懈下来就不自觉得睡着了,反倒是让您惦记着了!”傻柱子扭头瞧着已经被解开束缚的双手,笑着摇头道。

  “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对了,刚刚嬷嬷瞧着那些人将你捆得那么紧,你这是犯了什么错了?”月嬷嬷扶着还坐在老虎凳上的傻柱子走到一侧墙边摆着的长凳上坐好,带着几分好奇的试探问道。

  “嬷嬷不问也罢,都怪小子这人太贪心,明知道这烫手的银子就算是拿到手里,也没有个好下场,却还是管不住手地被人收买做出了背主的事儿,得亏这事儿不算太大,不然怕是嬷嬷您也看不到小子这全须全尾的模样了!”傻柱子闻言,叹了口气,带着几分感慨和惋惜的回答道。

  “你这小子是真糊涂,明知道银子烫手,还往怀里揣,真是糊涂!”月嬷嬷似是怒其不争地敲着傻柱子的后背,摇头道,“这粘杆处的地牢进来容易,怕是出去就难了,而且就算是你能出去,你做出这种背主的事儿,谁还敢留你在跟前儿当差,必是要打发你去做那些苦重不堪的差事。”

  “是啊,小子也是后悔极了,那时候就想着这白送到跟前儿的银子,不拿白不拿,却没想到收买我那人是真毒,竟然是想着拿捏着我的把柄,开始就是出银子问我些无关轻重的消息,无非是正院的嫡福晋什么时候安寝、什么时候用早膳,这些事儿,哪里算得上事儿,我也没当回事,想着用这些无关紧要的消息换些散碎银子,我将这些消息卖给了收买我的人,我也就越陷越深了。”傻柱子也不知道自个儿是着了什么邪,竟然将陈福和张保二人都没问出来的消息,便这样闲聊似的说给了月嬷嬷听。

  月嬷嬷听完,一阵叹息,将一杯清茶递到了傻柱子的手里。

  傻柱子也是觉得有些口渴了,端起茶碗就喝了个精光,还好似没喝够般地拎起茶壶替自个儿续了杯茶,只不过这两杯茶水下了肚,还没等他觉得解渴,便浑身发抖地滚到了地上。

  “嬷嬷,嬷嬷,救我……”他状如疯癫地挠着又痛又痒的脑门,低声哀嚎道。

  “哎呦喂……这可怜见的……这是怎么话说的呢,刚刚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这副模样了,该不会是有什么隐疾吧!

  来人啊,快来人啊……”月嬷嬷见状,赶忙扑到了傻柱子的跟前,慌张道。

  ————————

  兴许是上天听到了佟佳氏发自肺腑的祈祷吧,就在她快要坐不住的时候,出现了些许变化。

  之前,一直端坐在最前面当间位置听戏的太后娘娘突感不适,剧烈地咳嗽起来。

  台上的昆腔,登时停住了,在座诸妃亦是动作一致地围到了太后身侧,或是轻轻地替太后拍后背捋顺呼吸,或是孝顺地奉上热茶顺气……总之都在一瞬间就找到了一些事情去做,不让自个儿落在他人之后,尽量表现着自个儿最孝顺的一面,便是尊贵如贵妃的佟佳贵妃亦是如此。

  现场唯一一个还在圈外的人就是尔芙了。

  “还是吃块梨子吧,这是上好的雪梨,最是止咳润肺了!”这是恬静细腻的惠妃的声音,她性格恬静无争,既不想专美人前,也不愿落后他人,所以选择了稍稍晚些,这才端着已经切成小块的梨子来到桌边,低声劝说道。

  以此类推,其他人亦是如此。

  太后娘娘有些无语地接过这人递过来的茶抿一口,又接过那人送上的水果吃一块,再任由不知道谁在自个儿背上敲着,明明咳嗽都止住好半天了,愣是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因为她的嘴里都被各种吃食给塞满了,好不容易才摆摆手,给自个儿找到机会,忙朗声说道:“哀家身体不适,便不和你们在这里听戏了,你们自个儿玩耍吧!”

  说完,她对着身旁伺候的老仆招招手,如同逃跑似的离开了人群。

  说完,她对着身旁伺候的老仆招招手,如同逃跑似的离开了人群。

  说完,她对着身旁伺候的老仆招招手,如同逃跑似的离开了人群。

  太后这一走,一些心思通透、心细如发的嫔妃就也撤了,谁不知道康熙帝是一个极为孝顺的人,别看太后娘娘就是咳嗽几声,那也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一旦传到乾清宫那边去,康熙帝必然亲来探望,她们还得赶着过去刷好感度呢,而如宜妃、惠妃这些宫中老人儿就显得理智多了,待到那些小人物走远,这才各找借口地离开了漱芳斋。

  首先,宜妃和惠妃撤了。

  不过她们和那些小宫妃的想法不同,她们没有忙叨叨地追到宁寿宫去,而是选择先回到自个儿宫里去炖甜汤,什么川贝枇杷露,什么雪梨百合汤,反正都是些润肺止咳的甜汤,比起苦巴巴的药汤容易入口,止咳润肺的效果也不差,这端着送过去,也显得她们更有孝心些。

  首先,宜妃和惠妃撤了。

  不过她们和那些小宫妃的想法不同,她们没有忙叨叨地追到宁寿宫去,而是选择先回到自个儿宫里去炖甜汤,什么川贝枇杷露,什么雪梨百合汤,反正都是些润肺止咳的甜汤,比起苦巴巴的药汤容易入口,止咳润肺的效果也不差,这端着送过去,也显得她们更有孝心些。

  其次,成妃和荣妃撤了。

  不过她们没有回宫去炖甜汤,而是选择将太医院送过来的成品药丸和药包带着,直接到宁寿宫去献宝了,这些小病小痛的事儿,并不需惊动太医院那些老太医们,一点药包、药丸子就能很好的缓解症状,比起用甜汤效果快,也不难入口,有些更是只要挂在床边就能用的。

  再后来,漱芳斋里就剩下尔芙和佟佳氏,以及佟佳贵妃三人和众多宫婢了。

  尔芙既然知道佟佳氏是故意来宫里找佟佳贵妃说话的,她肯定不会留在这里碍事,而且她也不需要费心费力找借口,直接说自个儿身体不适要去后面更衣,叫过一个小宫女引路,便顺顺当当地离开了漱芳斋的戏台。

  至于好奇心,那完全可以留待以后在满足了。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