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三百二十一章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尊上五百年前我老婆是鬼王文化入侵异世界灵武帝尊帝焰神尊六界神君鸿元至尊
  诗晴闻言,手下的动作稍顿,轻声回答道:“奴婢觉得这也挺正常的,毕竟这府里有个芝麻绿豆的小事都能传得沸沸扬扬的,何况这事关系到弘晖这位嫡长阿哥呢,那底下人传得不就更欢了。”

  今天在水榭通往堤岸的曲径回廊上,尔芙被陆格格几句话说动,不但接过了陆格格的示好披风,更是当着阖府上下的女眷面儿,将披风披在了身上,显然是接受了陆格格的示好,那会儿别人都是看好戏的模样,但是李荷茱李侧福晋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

  虽然李荷茱李侧福晋未必在意身边是否有陆格格这样一个小跟班儿,只是她可以嫌弃陆格格,将陆格格从自个儿的身边赶走,却决不允许陆格格半路傍上其他人的大腿儿,比如傍上尔芙这位嫡福晋,损害到自个儿的颜面,所以李荷茱李侧福晋的脸色,才会那般难看。

  尔芙不相信这些事是陆格格考虑不到的,但是陆格格就这么无所顾忌地做了……

  ——这只能说明陆格格的所图甚大,这让她不能不放。

  想到这里,她扭过头,背对着妆台镶嵌的铜镜,难得认真的吩咐道:“你先别忙着伺候我了,去趟赵德柱那边儿,让赵德柱盯住园里各处的动静,尤其是陆格格那边传出来的任何口风,一定都要报到我这里。”

  说完,她就摆摆手,催促着诗晴快些下去安排了。

  “奴婢这就去,那您这边儿?”诗晴闻言,抬眸瞧瞧尔芙已经拆了一半的发髻,喃喃问道。

  对此,尔芙无所谓地指指旁边捧着铜盆候着的晴岚,笑着道:“有晴岚呢!”

  诗晴见她都这么说了,也不再多言,应声就往外走去。

  而就在她闷头往外走的同时,四爷刚好迈着大长腿从外面往里走,他抬头瞧瞧窗棂上倒影着的倩影,又瞧瞧正整理袖管的诗晴,沉声问道:“这时候,你不在里面伺候,这匆匆忙忙地是要去哪里啊?”

  正撞上四爷……

  诗晴有些惊慌地屈膝见礼,脑袋瓜儿飞速运转着,她总不能老老实实地交代说,自家主子吩咐她去盯着主子爷您后院里这些爱惹是生非的女人们吧……

  好在,她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她头垂得低低的,恭声答道:“主子交代奴婢说,过两日要和主子爷一块去庄上,命奴婢趁着这会儿得空,收拾收拾要带着的行李,免得到时候忙活不过来,丢三落四地乱了手脚。”

  在这寂静无声的夜里,诗晴答话的声音,显得有些高。

  她并非无意高声,而是为了给内室里卸妆梳洗的自家主子通风报信。

  四爷倒是没有想到这些,点点头,便让诗晴下去准备了,还不忘交代一句:“给你家主子多准备几套比较随身的衣裳,那些宽袖长袍的,便不必带了,另外别忘记把胡太医开的药包多带些,虽然是到了秋日里了,但是田庄上的蛇虫鼠蚁太多,还是要多小心些。”

  “奴婢记下了。”诗晴闻言,忙应声道。

  四爷点点头,这才摆摆手,让诗晴下去了。

  而他自个儿也迈着大长腿走进房间里,去见尔芙了。

  “这么晚,怎么还过来了?”尔芙也听见动静地迎到了堂屋里,她披散着一头青丝长发,身穿不薄不厚的玫瑰色交领盘扣紧袖中衣,笑吟吟地望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四爷,柔声问道。

  四爷快步走到尔芙身边,伸手摸摸尔芙的小手,答非所问的回答道:“这夜里天凉了,你怎么也多穿件衣裳,不怕冻坏自个儿!”

  说着话,他就将自个儿身上披着的披风,搭在了尔芙的身上。

  墨色银丝绣万字不断头领边的披风,裹挟着四爷的体温,从头到尾,严严实实地罩在了尔芙的身上,尔芙感觉到身上的暖意,心里更是甜滋滋的,她笑吟吟地抱住四爷的胳膊,笑嘻嘻的回答道:“房间里暖和,不觉得冷,这走到外面堂屋来,我才觉得身上凉飕飕的,不过还没等晴岚将披风给我取过来,您就进来了!”

  说着,她还指指落地罩旁,抱着一件叠得齐整的披风,正不知该进该退的晴岚。

  四爷见状,抬手刮刮尔芙的鼻尖,摆手将晴岚打发出去了。

  晴岚如蒙大赦般地将披风放到身旁的高几上,屈膝一礼,便一路小跑地出去了。

  尔芙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柔声打趣道:“瞧瞧我屋里这些丫头都被你吓成什么样子了……”

  “你就闹吧。”四爷有些无奈地屈指轻叩尔芙的脑门。

  不疼,反而有些痒。

  尔芙有些不自在地拍掉四爷的大手,拉着四爷往内室里走去,边走边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打算和阿兴阿夜游前湖么,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难道是阿兴阿没有应邀而去,放了你的鸽子?”

  “那倒不是,只是他太过一板一眼了,实在无趣,爷便回来了。”四爷沉声答道。

  “你就是挑剔多多,他是晚辈,更是臣子,难道你还指望他能够和你把酒言欢,畅所欲言,我倒是觉得阿兴阿这孩子挺不错,温淳有礼,谈吐不俗,相貌也好,一看就是个憨厚耿直的孩子,让人放心。”尔芙却有些不同的看法,她想着宴席上看到的那幕,轻声说道。

  四爷闻言,歪着脑袋瓜儿,稍显不快的吐槽道:“瞧瞧你那形容词,憨厚耿直,他又不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身在官场,耿直憨厚有何用,还谈吐不俗,吞吞吐吐的,连句利索话都说不全,哪里来的谈吐不俗,再说温淳有礼这事儿,他倒是想摆出跋扈嚣张的派头,问题是他也没有那股子张扬劲儿啊!”

  说完,他还不满地哼了两声,丝毫看不出他在阿兴阿面前的稳重深沉模样。

  “你这就是太挑剔,看不到阿兴阿的优点。

  其实我倒是觉得你不必如此费心费力地考较他的功课,咱们选他做茉雅琦的夫婿,本也没指望他在官场有何建树,不然你又何必舍弃那么多的寒门贵子。

  那些寒门贵子个顶个都有一张利嘴,且满肚子算计,但是他们能从始至终地善待茉雅琦么,而咱们看中的不就是他憨直厚道的优点么,有这个优点在,其他的那些缺点,也就不算是缺点了!”说到这个问题上,尔芙不得不替阿兴阿辩解两句了,免得四爷忘记了他选中阿兴阿的初心。

  四爷也确实是有些得陇望蜀了。

  他见阿兴阿和茉雅琦相处得不错,便希望阿兴阿在其他的地方都能更优秀些,比如希望阿兴阿是饱学之士,希望阿兴阿是权谋高手……

  正因为如此,他也就越发看不上在其他方面都不算优秀的阿兴阿了。

  所幸,四爷并没有在阿兴阿面前表现出来任何不喜,也不曾让阿兴阿觉得自个儿被嫌弃了,这会儿尔芙一提醒,他就缓过神来了,连连点头道:“你说得有理,倒是爷有些贪心了。”

  “那你现在还觉得阿兴阿不够好么?”尔芙笑嘻嘻地追问道。

  “从目前看呢,他还算是个不错的丈夫,几次考验,他都顺利过关了,待茉雅琦也挺好的,爷能看出来,便是他在园子里陪爷散步遛弯的时候,也经常提起茉雅琦,而且瞧着也不似是装出来讨好爷的,而是真惦记茉雅琦,不然爷也不会这么早就放他回去,希望他们能一直保持这样蜜里调油的日子吧!”四爷被问得有些尴尬,但是却还是将他的真实感受说出来了。

  尔芙见气氛正好,笑着凑在四爷的耳边儿,轻声提醒道:“其实要想一直这么蜜里调油下去也容易,但是就需要咱们茉雅琦做出一些牺牲,比如让阿兴阿房里的两个通房丫头停了避子汤药,快些替阿兴阿开枝散叶,到时候阿兴阿必是对茉雅琦怜爱不已。”

  这件事,本该大李氏主动去提醒茉雅琦,毕竟大李氏是茉雅琦的生母,开解提醒茉雅琦是她的责任。

  只是大李氏的性格……

  尔芙根本不相信大李氏能主动提及此事,而她和大李氏的关系素来不睦,她也怕自个儿主动提起此事,反而引得大李氏和茉雅琦误会,所以她才会选择通过四爷去提醒大李氏,再由大李氏去提醒茉雅琦那丫头,免得这事一拖再拖,最后让阿兴阿和富泰一家人都没了耐心等待嫡子,坏了茉雅琦和阿兴阿之间的情分。

  四爷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想明白了尔芙未曾言明的那点秘密。

  是了,胡太医虽然通过特殊的手段,补全了茉雅琦手臂上的那枚守宫砂,茉雅琦身边的陪嫁嬷嬷,也动用手段,顺利地伪造了要烧给祖宗们报喜的元帕,但是她身体上的缺陷,却到底未能通过药物调养好,便是现在,仍然是不易有孕的体质。

  虽然两位太医都未曾斩钉截铁地确认茉雅琦不能生养,不过一个不易有孕的判断,也足够尔芙和四爷替她担心不已了。

  “需要这么急么,万一茉雅琦很快就有孕了呢?”四爷不大高兴的反驳道。

  尔芙闻言,勾唇笑笑,低声道:“需要,而且越快越好,要是等过个半年一载的,茉雅琦再免了两个通房丫头的避子汤药,又如何让阿兴阿对茉雅琦心怀愧疚呢,毕竟那就属于是理所当然的事儿了,而且就算是两个通房丫头先产下庶子,也威胁不到咱们茉雅琦的地位,既然是有利无害的事儿,你又何必犹豫呢!”

  四爷不大赞同的坚持道:“只是庶长子的存在,确实是不利于嫡次子啊。”

  “若是咱们茉雅琦是普通官宦人家的格格,我是不会如此建议的,但是咱们茉雅琦是正儿八经的皇室格格,有你这个亲王阿玛做靠山,别说是庶长子,便是他阿兴阿有曾经记养在茉雅琦名下的嫡长子,也威胁不到茉雅琦的亲生血脉。”尔芙则觉得这件事是必须在今个儿说清楚了,不然怕是就要耽搁了,所以她明明看到四爷的脸色不太好,却仍然坚持道。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但是爷还是觉得这样安排会委屈了茉雅琦那孩子。

  不过算了,爷也知道你是好意,这样安排对茉雅琦有好处,那爷改日就过去问问李氏的意思吧,只希望李氏能够明白利害,不要再从中搅合就是了。”四爷端起手边的凉茶,微抿了一口,叹气道。

  他也是男人,怎么能不明白尔芙这样的安排是最有利于茉雅琦的呢……

  不高兴是不高兴,不甘心是不甘心……

  不过他到底还是要认清现实,不然任着茉雅琦的性子胡来,三年五载地不曾有孕,又不肯停了阿兴阿房里那些通房丫头们的避子汤,便是有他这位亲王阿玛压着,阿兴阿他们家里也会有怨言,最后闹得阿兴阿和茉雅琦离心离德,便是茉雅琦空有嫡妻的名分,却无阿兴阿这位夫婿的疼爱,也是悲凉凄苦。

  想到这里,四爷的脸色有些难看,一双眼睛粘在尔芙的身上都拔不出来了。

  因为他担心大李氏不会趋利避害地选择开解茉雅琦,毕竟大李氏这会儿正忙着和茉雅琦缓和母女情分呢,怎么可能提起这些破坏母女情分的话题呢,而他是阿玛,却到底是外男,不适合和茉雅琦说起这些私房话,现在他也唯有指望尔芙出面去开解茉雅琦,让茉雅琦能够明白该如何选择。

  只是尔芙和茉雅琦的关系……

  四爷有些担心尔芙不肯接下这个倒霉差事。

  不过担心归担心,他总要试试,所以就在尔芙暗觉不好的时候,四爷开口了:“李氏那边儿,爷会过去提醒,但是你也知道李氏的性格,爷怕她会阳奉阴违地糊弄事儿,所以还是需要你找机会和茉雅琦好好说说。”

  尔芙闻言,心里有无数句的脏话想骂,恨不能将茉雅琦和大李氏的十八辈祖宗都骂个遍,但是当着四爷的面,她也唯有笑呵呵地应承下来了。

  这倒霉的差事啊……尔芙在心里暗叹道。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