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进入电影圣墟不负娇宠纯阳鬼胎都市奇门医圣神武战王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说完,她就摸着眼泪,抽抽搭搭地哭出声来了。

  四爷见状,心下稍有不忍,但是他也没有在长春仙馆久留,很快就离开了。

  并非是他绝情、无情,实在是无暇分身。

  一来,乌拉那拉氏犯错被禁足,本就是他下的令,他这会儿出现在长春仙馆,府里怕是早已非议不止,要是他在留在这里安抚乌拉那拉氏一会儿,让这样的消息传扬出去,那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乱子呢……

  二来,也是更为重要的一点。

  那就是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比如安排弘晖去军营历练所带的随从护卫等人选。

  弘晖是府里的嫡长阿哥,留在京里,身边有三五随从跟着,安全无忧,便是府里有人容不得他,却也不敢在天子脚下冒险对弘晖动手,但是要是到了外面,谁又能保证这些心怀野心的人,还能管住自个儿的野心呢,便是尔芙,四爷最是信任她的品行,也不能完全相信她不会伤害弘晖。

  正因为如此,安排弘晖出京历练所带护卫随从这些事,他必须亲力亲为。

  三来,则是弘晖一会儿就要过来见乌拉那拉氏了,而现在的弘晖应该也不希望见到他,为了避免尴尬,也是他怕不能狠下心来,所以他选择了早些避开。

  只是四爷的心思,不但弘晖没能领悟到,乌拉那拉氏亦是未能领悟到。

  她恭恭敬敬地送着四爷离开长春仙馆,却在一进门之后就将堂屋放桌上那个四爷用过的茶盏摔了个粉碎,那副怒不可遏、满目赤红的模样,将紧跟着进来伺候的锦兰,吓得都是一激灵。

  锦兰颤声劝道:“主子,您为弘晖阿哥的事儿如此激动,实在是不太理智了。”

  她实在是不明白自家格格怎么就对这个先福晋留下的嫡长阿哥如此上心,便是族中那些族老曾经有所交代,吩咐自家格格要多多照顾这位有着乌拉那拉氏和爱新觉罗氏双重血脉的嫡长阿哥,因为这位嫡长阿哥是乌拉那拉氏族阖族的希望。

  但是自家格格也不该这般,毕竟自家格格正值好年华,身体也被府医调理得极佳,早晚会生下自个儿的子嗣,说句难听的话,这弘晖阿哥的存在,对府里其他阿哥还未必有什么威胁,却是对自家格格还未出生的孩子威胁最大,自家格格怎么也不该如此糊涂地将弘晖阿哥的事儿太放在心上,做足本分就是了,也好早早替自家格格的孩子腾出位置来。

  乌拉那拉氏族真是京里的赫赫望族,光是嫡出一脉就有七郎八虎共十五位爷们。

  先福晋乌拉那拉氏的阿玛费扬古是嫡出一脉曾经的领头人,也是族中族老们看重的继承者,但是他不够长寿,又没有能够承继门庭的子嗣,早已经成为过去式,而现在这位乌拉那拉氏瑞溪的阿玛就是顶替他成为乌拉那拉氏族新希望的接班人。

  乌拉那拉氏瑞溪的阿玛在朝堂上的威望不高,却架不住人家能生、会生。

  就在锦兰胡思乱想着的时候,正满肚子火气不知该往哪里发泄的乌拉那拉氏横瞪了她一眼,冷声呵斥道:“弘晖阿哥的事上,你少管闲事,本福晋心里有数。”

  锦兰从小陪着乌拉那拉氏瑞溪一块长大,对乌拉那拉氏瑞溪的情分,岂是其他宫婢仆从所能比拟呢,她丝毫没有被乌拉那拉氏的冷言冷语吓退,尽职尽责地劝说道:“主子,奴婢也是为您好,毕竟您在府里的荣辱,还是要看王爷如何待您。”

  只可惜锦兰忠心以待的乌拉那拉氏瑞溪早就被先福晋乌拉那拉氏替代了。

  乌拉那拉氏哪里容得下身边有一个老是挑拨自个儿和弘晖关系的奴婢,她冷冷地看向锦兰,厉声斥责道:“本福晋看你是真的不知道自个儿是何身份了吧……”

  说完,她甚至都没等锦兰与所反应,便已经命人将锦兰拖下去杖责了。

  锦兰从进府到现在,一直都是乌拉那拉氏跟前儿最得脸的大丫鬟,也理所当然地压制住了内务府分拨过来伺候乌拉那拉氏的数位宫婢,这些一心往上爬的包衣宫女怎能服气,只是碍于她的身份和她背后站着的乌拉那拉氏侧福晋,不得不礼让她几分,但是现在乌拉那拉氏都开口吩咐了,对她也就不需要客气了。

  往日这些柔弱得似扶风摆柳般的宫女如狼似虎地冲进堂屋里,一把将锦兰抓住了,还不等锦兰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被人齐力压在摆在院子当间的长条板凳上了。

  “啪……”

  “啪……”重杖落在锦兰的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被按在长条板凳上无力挣扎的锦兰,也应声发出一声惊呼:“啊……”

  她如同折翼蝴蝶般,蔫头耷脑地趴在长条板凳之上,耳边尽是这些宫婢的嘲讽声,她却是充耳不闻,因为她心里满是疑惑和不解,她想不明白自个儿为何就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她从小侍奉在乌拉那拉氏瑞溪左右,事事以乌拉那拉氏瑞溪为重,便是不能成为传奇话本里的忠仆表率,却也不该被如此对待……

  锦兰努力地回忆着自个儿之前的所作所为,她心里闪过一丝怀疑。

  难道是自家主子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已经想到之前她几次惹得自家主子不快,好似都是和弘晖阿哥有所牵扯,不过她也没有想到是乌拉那拉氏瑞溪被换了芯,而是脑洞大开地想到了另外一种更加不堪的可能性,毕竟自家格格和弘晖阿哥的年纪相近,又曾在娘家的时候就有所来往,便是有着辈分上的差异,但是少男少女在一块,谁又真的将辈分放在心上呢!

  不得不说,锦兰这脑洞是够大了。

  不过也不能怪她有这样的怀疑是漫无边际的猜测,毕竟换做不知内情的旁人来看,乌拉那拉氏对弘晖的态度,也确实是亲近得过分了。

  一下下的杖责落在锦兰的身上,打断了她脑海里的胡思乱想。

  棍棒加身的痛苦,让她的双眸不可自控地涌出了热泪,也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

  这些宫女下手很有分寸的,因为乌拉那拉氏并没有明言要杖责多少下,她们已经将锦兰得罪死了,又怎么可能给锦兰爬起来的机会呢,下手自是要多重就有多重,不过十几杖下去,便打得锦兰的气息孱弱似无,二十几杖过去,便打得她彻底没有了呼吸。

  “会不会惹麻烦?”下手的小宫女有些忐忑地扭头问道。

  旁边按着锦兰,不让锦兰有挣脱可能的宫女,面色阴冷地挑眉笑道:“怕什么,要怪就怪咱们这位主子太心狠,要怪就怪她自个儿身子骨不争气,往常咱们受罚的时候,十几杖下来,还不是要照样当差伺候,哪个能像她这样,十几杖就没有了气息……”

  “是呢,这十几杖而已……

  这也要怪主子往常太娇惯她了,明明就是个伺候人的丫鬟,愣是养得和闺阁里娇生惯养的小姐似的,咱们都已经尽量收敛力气了,她却还是没熬过这点责罚,也该着是咱们倒霉,好好的姑娘家,竟然成了刽子手。”另一个按着锦兰的宫女也是满脸阴鸷的笑着配合道。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进去给主子请罪去?”已经丢开手里重杖的小宫女问道。

  “这锦兰再不好,却到底是咱们主子的陪嫁丫鬟,她现在死在咱们手里了,请罪是必不能少的过程了,但是该怎么回话,却需要咱们统一口径了。

  要是谁一会儿犯糊涂,别怪姐姐心狠手辣,过后收拾你们这些贱蹄子。”刚刚就站在旁边计数的大宫女,半蹲下身子,细细试过锦兰的鼻息之后,冷眸扫过在场的几个宫女,沉声教训道。

  “一切都依姐姐吩咐就是。”小宫女有些慌张地点头答道。

  旁边那两个按着锦兰的宫女也不敢怠慢,忙撒开手下压着的锦兰,点头应是。

  趴在长条板凳上断了气息的锦兰,再失去了身旁两个宫女的压制之后,也如同破麻袋似的彻底摔在了地上。

  就在四人商议该如何回话时,乌拉那拉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她们的身边。

  正努力把锦兰往长条板凳上扶的领头宫女墨兰,手下的动作微顿,惶恐不已地跪倒在地,颤声道:“主子,奴婢……”

  话未说完,她就哭出来了,一副好似被吓坏了的模样。

  而随着她在乌拉那拉氏跟前儿抽抽搭搭地哭出声来,旁边负责动刑的小宫女青柳,亦是满脸哭样地跪下身来,哽咽道:“奴婢手下没有个分寸,竟然将锦兰姐姐……”

  然后,青柳也话未说完地哭出声来了。

  随后就是按压着锦兰的绿意和紫苏二人,这二人负责补全了青柳未说完的话,支支吾吾地答道:“奴婢们也没想到就十几杖就要了锦兰姐姐的性命,还请主子您责罚!”

  说完,她二人就也哭哭啼啼地跪下来,等着乌拉那拉氏出言责罚了。

  这就是墨兰为首的四个大宫女商量出来的解决办法,她们都是经内务府小选进府伺候的包衣宫女,便是乌拉那拉氏贵为亲王侧福晋想要动这些包衣宫女,却也要考虑考虑后果。

  别看内务府除了少数的几个官职外,从上到下的官员婢仆皆是专司伺候皇室宗亲的包衣奴才,但是也不是一个不能轻易得罪的衙门。

  而这也正是乌拉那拉氏想要的结果。

  她曾打理四爷府的中馈十余年,从阿哥所就和内务府那些郎官们打交道,更是早就知道这些包衣宫女是什么性情,要是她没有存心坑害她的陪嫁丫鬟们,她又怎么可能任由锦兰压制住内务府分拨过来的一众宫婢,让这些宫女心生不忿呢。

  毕竟当初乌拉那拉氏以嫡福晋之尊入阿哥所伺候四爷的时候,便曾在宫女和陪嫁丫鬟谁为主、谁为次的问题上吃过亏,现在回想起那些日子,她还觉得痛苦万分呢……

  那些日子,送到她屋里的饭菜是凉的,点心是馊的,连分拨过来的水果都是懒的,更别提份例内的绫罗绸缎,更是积压在库里都不知道多少年的破烂儿,偏偏她拿内务府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便是告到德妃娘娘跟前去,内务府揪出两个不起眼的小太监了事,她这里的境况,也是毫无改变,最后逼得她不得不处置了她的陪嫁丫鬟,这事儿才算是过去了。

  虽然等四爷开府之后,她将那些宫女都处置了,却到底在她的心里留了根刺,身边再也没有让包衣宫女的身影,连院里做洒扫的粗使婢女都是签下卖身契的奴仆,一直到她被病逝。

  而这次她正是借助陪嫁婢女和包衣宫女们的不合,轻松处置了锦兰。

  乌拉那拉氏之所以选择在这些宫女还未进去请罪之前就走出来,无非是打这些包衣宫女们一个措手不及,让她们有所忌讳,免得她们过后仗着背后有内务府做靠山就任意胡为,不将她这个主子当主子,却没有想过追究她们的责任,毕竟她也需要些知根知底的宫女替自个儿办事呢……

  她面露不忍地看向被打得血肉模糊的锦兰尸身,眼圈微红地颤声说道:“你们……你们好狠毒的心思,锦兰和你们朝夕相处,平日里是姐姐妹妹的叫着,你们怎么能下如此重手呢,你们心里还有我这个主子,还知道她是我的陪嫁丫鬟么,若是不罚你们,我如何对得起锦兰这丫头……”

  说着,她就假模假式地抹了把眼泪,冷声道:“你们虽是内务府出身的包衣宫女,我不能把你们怎么样,但是也不意味着你们就可以奴大欺主了……”

  “主子,奴婢们不敢。

  虽然奴婢们是不服气锦兰姐姐事事都压奴婢们一头,但是奴婢们也没想过会闹成这样,更不敢有任何犯上不敬的想法,还请主子明鉴。”墨兰等人闻言,忙跪直了几分,叩首辩驳道。

  乌拉那拉氏置若罔闻地冷声说道:“真是能言善辩啊!”

  说完,她就将一直没有机会开口的管事嬷嬷肖嬷嬷叫到了跟前儿。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