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推荐阅读:神恩魔法师绝世剑神我的都市修行路灵武帝尊神武战王我老婆是鬼王都市奇门医圣校花的贴身高手空间炮灰生存灭世武修
  “不知,你说得好轻松……

  你知道我为此事付出多少心血,花费多少银钱,现在一场火烧得是一干二净,我也被禁足在院子里不得外出,而且还不知道稍后还有什么样的惩罚等着我呢,你说我又该怎么处置你呢!”乌拉那拉氏的眼底冷光森然,厉声喝道。

  青柳闻言,心底稍稍慌乱,但是面上却是越发委屈了。

  只见她脸上满是委屈,眼泪无声地滑落着,眼神里写满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忠诚,恭声答道:“奴婢不知该如何替自己辩解,也愿意承受您的任何责罚,但是奴婢还是要说一句,奴婢真的未曾做过任何背叛您的事情。”

  说完,她就对着乌拉那拉氏重重一叩首,再不言语了。

  其实乌拉那拉氏自个儿也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甚至她之前都不曾察觉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若不是四爷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教训她不知分寸,罚她禁足西小院,连那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她也只当是天干物燥所致,根本没想过是自个儿在外置办私宅的事漏了马脚呢!

  青柳如此以退为进,倒是让乌拉那拉氏不再疑心她了,毕竟她的心里也不太相信青柳会做出如此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微微抬手,示意青柳起身说话,继续问道:“我也就是随口一问,你对我的忠心,我从来不曾疑心过,我也不曾怀疑是你告密,我问你的意思是想让你细细回想一下,是否曾在什么不注意的时候,和府里的人说起过此事。”

  说完,她又对着青柳招招手,示意青柳坐到自个儿跟前儿来说话。

  乌拉那拉氏最看重规矩,她能如此邀请青柳与自个儿同坐,也是在存心拉拢青柳,怕青柳记恨自个儿刚刚不问青红皂白就一通质问的事,毕竟这偌大的府里,她最信任的人就是青柳了,她可不愿意青柳和自个儿离心离德。

  青柳见状,也不拘束,连声谢过后,便神色拘谨地坐在了圆桌旁的石凳上。

  她故意装出冥思苦想的模样,沉吟许久,好一会儿工夫过后,见乌拉那拉氏脸上显露出几分不耐烦来,这才吞吞吐吐地和乌拉那拉氏说起一件本来是毫不起眼的事。

  “你说得当真?”乌拉那拉氏闻言,面露惊讶的反问道。

  青柳点点头,有些小尴尬的轻声回答道:“奴婢不敢随便攀诬旁人,那日奴婢瞧着她伶俐,心里头喜欢,见她爱吃奴婢房里的小点心,便留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小坐片刻,过后奴婢回到房中,便发现奴婢房里的一些东西有被人翻找过的痕迹,因为并未丢失什么贵重玩意儿,奴婢也就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如今想来,许是确实是奴婢疏忽了。”

  “你还记得那丫头是谁么?”乌拉那拉氏继续问道,她也很是赞同青柳的怀疑。

  青柳连连点头:“奴婢当然记得了,就是在小厨房帮忙的桃花。

  那丫头是前些日子才分到咱们院里伺候的新人,奴婢瞧她乖巧伶俐,模样也端正,还想着要抬举抬举她,留在自个儿跟前儿做个跑腿传话的小丫头呢!”

  青柳是在给自个儿留桃花这丫头在自个儿房里小坐片刻的事,找个合理的借口。

  乌拉那拉氏听到这里,沉吟片刻,颔首说道:“这件事就不要和旁人提起了,你先偷偷盯着她,毕竟无凭无据的,我也不好和她一个小丫头计较。

  另外我这里还有件事,需要你抓紧去办,那就是找到弘晖阿哥的下落,转眼弘晖出府都已经两个多月了,从秋到东,我这心里真是安稳不下来,你让咱们的人都抓点紧,尽快找到他,不论如何要赶在年前将他带回府来。”说完,她就又是一声叹息。

  弘晖这小子是真让人不省心,他不愿去军中历练是小,但是携美偷逃出府是大,而且一走就是那么久,这要是在外面碰到那些山匪流民,或是碰到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那可如何是好,乌拉那拉氏只是在心里想想,便觉得心惊肉跳了,何况府里还有许多眼巴巴盯着他弘晖嫡长阿哥位置的人在呢!

  乌拉那拉氏想到这里,连声叹息着,却不知道她的担心成真了。

  弘晖离开圆明园,便一路乔装打扮地回到了京里,但是在京里住了些日子,他就有些厌烦了,毕竟这是皇城根儿下,认识他的人不在少数,连他想去酒楼里吃顿席面,那也得遮遮掩掩的,生怕被人发现行踪,被自家阿玛的人抓回到府里,所以他和小丽娘一商量,便动了去江南水乡好好游玩一番的心思。

  别看他曾几次随圣驾下江南,但是却从未能轻松自在地游玩一场,一想到江南水乡的秀丽景色,他这心里就觉得很是遗憾。

  如今有此机会,身边有美人作陪,口袋里也不缺银两,那还不赶快起行动身。

  从他动心思要去江南游玩到租上一条高三层的楼船从通州码头出发,前前后后,不过用了小半天工夫,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还在香山烧香祈福的时候,他已经领着小丽娘和冯宝坐上楼船,迎风赏景地离开京城了。

  从未离开过四爷羽翼笼罩的弘晖,此时就如同逃出笼的小鸟般尽情享乐着。

  只是江湖阅历不多的他,却忘记了财不露白这句老话儿,也忘记了他身边没有了随行护卫的军士,他坐着华丽考究的楼船,身边就一个花枝招展的小妾和一个瞧着就手无缚鸡之力的奴才伺候着,随手打赏纤夫的赏钱都是银角子,这落在心存恶念的人眼中,他弘晖就是一头上好的大肥羊啊!

  他所乘坐的楼船,刚刚进入SD境内,便被一伙水匪给盯上了。

  这波水匪的领头人是一位打家劫舍多年的江洋大盗,仗着一身本领,手下又笼络了数十名好汉,自比赛宋江,他见弘晖一行人气度非凡,并没有贸贸然地撞上去,而是领着几个得力的亲信,借着楼船到岸补给的时候,趁机混到了船上,而他的其他兄弟则乘坐快船就紧跟随,只待他这边一发信号,便将这船上的所有人都控制起来,抢光小肥羊随身所带的金银细软,然后就迅速撤退到他们的老巢去。

  是的,这是波劫财不害命的水匪。

  三天时间,赛宋江确认这楼船上的人并不是当地衙门派出来的诱饵,便趁着夜色正浓的时候,给自个儿的手下发去了信号,同时在几间船舱门口都点燃了致人昏睡不醒的迷烟,当他们抱着弘晖和冯宝所携带的金银细软退走的时候,船上的人还在睡梦中呢!

  一直到第二天晌午时分,弘晖等人才昏昏沉沉地走出舱门。

  而此事,赛宋江等人早就带着金银细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弘晖望着空空如也的包袱,瞧着小丽娘光秃秃的发髻,真真领略到了没钱寸步难行的真谛,只得苦着脸和船老大来到了当地的衙门告状,他又不敢泄露身份,衙门也不可能赔偿他的损失,好在冯宝手里还藏着几张银票,倒是让弘晖避免了流落街头的痛苦。

  不过事情也要从两面看。

  如果冯宝手里没有这几张银票的话,弘晖也不会流落街头,他完全可以找到衙门表明身份,让衙门派人送他回京,那么他也就能够避免接下来的一连串苦难了。

  他仗着身份,给他的几位好友送去了求助的书信,倒是很快就又富裕了。

  这次吸取经验的弘晖没有再孤身上路,而是在当地的镖局雇佣了好些个镖师随行护卫,又买了条不甚起眼的客船,一路轻车简从地往江南而去。

  只是人倒霉的时候呢,那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弘晖再是小心,却还是遇到了危险,因为他在江南遇到了偷逃出府的荿格格。

  荿格格也是无奈,她带着她在府里多年积攒下的银钱,又有乌拉那拉氏送给她的一份厚礼,可谓是身价不菲,她一路隐藏身份地来到江南,本该是风风光光地过日子,但是她一个孤身女人,手上拿着的京城开具的官凭路引,满口的京腔儿,瞧着就是个外乡人,很快就引来了贪得无厌的饿狼。

  她出银子买宅子置地,又买来护院家丁,却也将恶贼引到了自个儿家里。

  所幸,她模样清丽脱俗,贪图她家财的恶贼,并没有伤害她,反而风风光光地将她娶进门做妻子,所以她虽然丢了家财,但是性命无忧,日子也算过得去。

  不过好景不长,贪图她家财的恶贼很快就喜新厌旧地抬进了数房小妾。

  荿格格怎么能甘心自个儿拿命、拿前程换来的财富被人如此踩踏,自然是和那恶贼闹僵了,可是那恶贼本就是当地一个颇有些势力的恶人,如今强占荿格格的所有家财,更是如虎添翼,对付荿格格这么个外乡女子,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很快就将荿格格赶出了她出钱置办下的大宅院。

  她没办法,只得认命地被那恶贼赶到城边的一处小院里住着。

  只是住的问题是解决了,虽然寒酸了些,却到底是有瓦遮头,不至于露宿街头,但是吃喝穿戴,却是问题,她唯有给人缝缝补补做些针线活地赚些铜钱,所幸是不至于饿死,不过比起她在四爷府里养尊处优的生活,那自是天壤之别了。

  她不甘心就这样受苦受难地活下去,就在这种情况下,她遇到了弘晖。

  别人不知道弘晖对乌拉那拉氏有多重要,荿格格却是清楚得很,她想着,左右自个儿是不能回到府里去了,那么不如就再从乌拉那拉氏手里讹上一笔银子,然后找个民风淳朴的地方,改头换面地过日子去。

  只是她一个人,怎么控制住有镖师护卫的弘晖呢!

  她就想到了强占她家财的那个恶贼,打算和这个恶贼联手控制住弘晖,她也是存着坏心眼儿呢,想着自个儿到时候卷着银钱一走了之,留下这个恶贼给四爷和乌拉那拉氏出气,也替自个儿好好报报仇,让这恶贼强占她的家财……

  一个能强占孤身女子家财产业的人是什么好人……

  利欲熏心的恶贼被荿格格三言两语就说动了,荿格格将自个儿说成了大户人家跑出来的逃妾,而弘晖正是那家的嫡长子,要是能将弘晖抓起来,必然能求得不少钱财,这恶贼很快就相信了荿格格的话,因为他本就怀疑荿格格是大户人家跑出来的逃妾,不然一个孤身女子怎么可能有那万贯家财呢!

  荿格格和那恶贼商定好计策后,荿格格就重新成为了她所置办的大宅的主人了。

  她穿着精致华贵,出行有香车宝马、有奴仆拥簇,就这样和弘晖在街头来了一次偶遇的戏码,为了这出戏更逼真,她甚至装出慌乱逃跑的模样,好似很怕被弘晖看到,正愁口袋不甚丰裕的弘晖,顺顺当当地就被骗住了。

  弘晖摆出四爷府嫡长阿哥的派头,朗声叫住了转身就要跑的荿格格。

  荿格格闻言,苦着脸,来到弘晖阿哥跟前儿,抬手屏退身边伺候的婢仆杂役,一副小心讨好模样地凑到跟前儿,赔笑道:“大阿哥吉祥,您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呢,四爷呢?”

  “哟,还真是荿格格您呢!

  我是一路游玩到这里的,阿玛还在京中呢,不过我想我要是告诉阿玛,你荿格格在这里,想来阿玛很快就会派人过来了!”弘晖低头摆弄着袖摆,似是漫不经心的说道,却暗暗让冯宝和小丽娘站到了荿格格的背后,又让随行护卫的镖师守住了路口,让荿格格不能离开这里。

  荿格格见状,忙苦着脸求饶:“大阿哥,您最是心善了,还请您放奴婢一马。”

  说着,她就微提裙摆地跪下身来,语带哭腔地求弘晖不要对旁人吐露自个儿的去向踪迹,她表示她是绝不敢回到京里,更不敢回到四爷府里去了,为此,她甚至愿意付出她的所有家财,只求弘晖能够看在她和先福晋乌拉那拉氏还算不错的交情上,放过她这个可怜人。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