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

推荐阅读: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绝世剑神绝色总裁爱上我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斗战神人间鬼事都市奇门医圣帝焰神尊
  百合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她在看了祜满写给尔芙的亲笔信后,痛快地收拾好了自己个儿的贴身物件,跟着青黛往浣洗房所在的小院子走去。

  尔芙就这样站在窗前,望着百合离去的背影。

  她有的时候是真的觉得很失落,她回想她在现代的哥哥,从小就很是护着她、疼爱她,不论她做错什么事情,总会为她遮掩,免得她被父母教训,可是不知为什么这种单纯的亲情关系在这个时代会如此的稀缺、如此的匮乏,她之前很喜欢百合这个丫头,她发自内心地觉得在百合身上找到了那种做姐姐的成功感觉,所以尔芙甚至愿意原谅她做错的事情,愿意去相信百合所说的那些显而易见的假话。

  不过现在,她真的有些后悔了。

  也许这个时代是个不允许人善良的时代吧。

  尔芙伸手放下金钩勾住的轻纱窗幔,挡住了外面有些绚烂刺眼的阳光,默默坐回到了角落里摆着的美人榻上,将搭在旁边的薄被盖在腿上,眯着眼睛打憩。

  她和四爷的婚期,已经定下来了。

  九月初六,天气不冷不热,而且是一年中最吉利的日子。

  估计她再过些日子就要离开小汤山的皇庄,回到钮祜禄凌柱的府上住着,等礼部制作大婚礼服的绣娘来量衣裳了,她其实挺舍不得离开住了小半年的皇庄了,倒不是说舍不得小汤山皇庄的环境,而是舍不得这种气氛,这种不需要和人勾心斗角的生活,这一次次的经历,让她有些畏惧和陌生人打交道,尤其是以这种假身份住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不过为了能名正言顺地陪在四爷身边,这点小风险,她还是愿意去冒的。

  算了,算了。

  尔芙按住心底乱七八糟的想法,拿过放在枕边的话本子,随手翻了翻,还是觉得心里头不安稳,翻身坐起来,迈步走出了内室,叫过在外候着的丫儿帮忙,把摆在库房里的一个八层高的镶螺钿妆匣搬了出来,一件件地摆弄着,挑选着适合作为嫁妆带回四爷府的首饰。

  “这套鎏金的首饰不错,你一会儿拿去给青黛她们分分。”她随手拿起一个有些旧的锦盒打开,看着里面有些过时的发钗花样,塞到了丫儿手里头,吩咐道,同时将最底层的一盒绢花,也交给了丫儿。

  她不大喜欢簪戴这些绢花、堆纱花,这些颜色鲜亮的绢花虽然漂亮,却太花哨了,别看她现在模样仍然年轻,想法也会有些幼稚,但是心理年龄却已经很大,有一种老朽的感觉,每次丫儿鼓动她簪戴绢花的时候,她总是觉得自己在装嫩。

  可是她的这种偏执,连带着她身边的丫鬟都打扮的素净起来,有时候她一眼望过去,也会觉得沉闷得很,这样很不好,她更喜欢身边丫鬟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所以这次她将绢花和堆纱花塞给丫儿的时候,特地交代她们要好好打扮打扮,“估计再过几天,我就要去凌柱府上住着了,你们原本就是在四爷府里当差的,不好在京里头再露面,我会让白娇来接你们,虽说你们跟在我身边没多久,不过这伺候人的活计,还是能不做就不做了吧,做个体体面面的掌柜的,总比窝在四面不见天的小院子里强。”

  “奴婢不想走。”其实丫儿她们私下都议论过这事,虽说她们都知道尔芙的身份瞒不过任何人,但是一些该做的遮掩工夫,总还是要做的,所以就像她们这些在外露过面的宫女,自然要另作安排,她们本以为尔芙会将她们留在皇庄里,却没想到尔芙会这么果断地要送走她们,丫儿显得有些惊慌,连怀里头抱着的锦盒都顾不上放下就跪在地上哭了。

  尔芙有时是真搞不懂这些宫女的想法,她也曾听老嬷嬷说过,有些宫女是盼着能出宫嫁人的,有些宫女则是宁愿留在熟悉的地方一辈子,哪怕代价是一辈子孤孤单单也无所谓,可是在尔芙看来,若是让她做小伏低的伺候人,她应该是一天都过不下去的,她的安排,明明是为了送给这些宫女一份体面,可是丫儿给她的感觉,却好像是自己要送她们去死似的呢!

  事实证明,尔芙这次的感觉是对的。

  丫儿是真的误会了,她以为尔芙为了保守自身秘密就要让白娇除掉她们,伴随着丫儿哭哭啼啼的哽咽声,尔芙总算是听明白了丫儿话里话外的意思,尔芙无语的笑着摇了摇头道:“在你眼里,我像是个为了目的就不择手段的人么?我是真心希望你们脱离开京城这个是非繁杂的地方,也希望你们不必在成日谨小慎微的过日子,不过既然你们心里头都不愿意,我也不会要求你们按照我说的话去做,还是等你们都在的时候,我再细细和你们说吧。”说完,她就摆了摆手,让丫儿拿着东西去分给大家了。

  入夜,各处的灯火都熄了。

  乐安堂的正堂里,灯火通明,尔芙梳着未嫁女的发饰,穿着一身小褂长裙,端着茶盏坐在上首摆着的官帽椅上,瞧着有些不安对视的一众宫婢,眯了眯眼睛,朗声说道:“我和丫儿说的话,她应该都转告给你们知道了吧,你们都是旗下包衣出身,世代为皇室当差,现在我和四爷的婚期定下来了,估计在庄上是住不了多久了,除了几个没在府里露过面的,可以跟着我去去凌柱府上,其他人怕是要在外一段时间,你们想要去哪里,大家伙儿都说一说,我尽量做到让你们都能心满意足,毕竟咱们主仆一场,总有些情分在。”

  这话,尔芙着重是对丫儿、青黛、小生子等几个在四爷府里露过面的婢仆说的,毕竟她的身份对皇室来说是要遮掩些的,要是她重新嫁进四爷府做福晋,身边还跟着做侧福晋时候的那些宫婢,实在是太光明正大了些。

  “奴婢听主子吩咐。”随着尔芙的话音一落,丫儿率先跪倒,哽咽道,她为她误会了尔芙的好意羞愧,她为她的小心之心忐忑不安,她其实本意是无所谓去哪里的,只要能好好活着就好,却没想到她会在这种关键时候误会,误会了尔芙的好意。

  “你们呢?”尔芙对她点了点头,抬手示意她起来落座,扭头对着青黛等其他人问道,有了丫儿给她的第一反应,她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不会在说什么送她们走的话,这些古代人的思维模式,真是太可怕了。

  “奴婢也听主子吩咐。”青黛是第二个表态的人。

  她算是在四爷府里的老人儿了,虽然她不常跟着尔芙在外走动,但是认识她的人却不少,她注定是不能再回到四爷府当差的,而且她也无所谓去哪里,左右她家里已经没有亲人,那些个堂兄弟、堂叔、堂婶的,她也指望不上,能趁此机会甩掉那些水蛭似的亲人,她还觉得挺高兴的。

  随着青黛和丫儿的表态,其他人也先后表态,愿意听从尔芙的安排,唯有小生子表示他是一定要留在四爷府里当差,他不同于这些宫女,他已经不能算是个男人,如果离开宫门王府这些所在,他会显得格格不入,而且他也不放心尔芙一个人在四爷府里,他记忆中的那个单纯的小女孩一直没有变过,他虽然四肢不勤,没有一个强悍的体魄,却能保护好尔芙不被病从口入。

  “小生子,那你就先留在皇庄里,等我是嫁入四爷府以后,再想个由头将你调回府里头伺候。

  至于你们其他人,也都到了适合嫁人的年龄,如果有合适的目标就和我说,我求了四爷替你们指婚,如果没有合适的目标,那就说说你们的想法,你们是想要嫁人,还是想要去炫彩坊里头当差,亦或是想要我赏下些体己,自己个儿在外面做个小买卖,这些都可以,我都能满足你们。”临到散伙的时候,尔芙总是很大方的,她看着小生子微微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先坐到一旁,扭头看了眼青黛等人,轻声问道。

  随着尔芙话音一落,她就注意到有两个小宫女的脸红了。

  这两个小宫女不是她西小院里当差的宫女,要不是她们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又曾经在四爷府里当过差事,估计也捞不到这好事,不过尔芙也不在乎多放几个人嫁人,也愿意成全她们,毕竟现在女孩子的花季年华太短,要是真让她们等到二十五岁才嫁人,那基本上都是做后娘的命,毕竟古代人的结婚年纪太小,二十多岁的老姑娘,运气好的碰上个不错的鳏夫,运气不好的,可能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

  不过让尔芙没想到的是,丫儿居然也脸红了。

  她有些惊讶的瞟了眼丫儿,便瞧见丫儿红着脸低下了头,这丫儿可是跟在她身边近身伺候的宫女,平日也没个机会见到外男,这丫头怎么就突然动了凡心,难道是前院伊尔泰统领手下的那些个侍卫……

  尔芙突然有些后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起嫁人的话题了,这要是让府里头那些机灵鬼似的女人知道,还不得往她头上泼盆脏水,说她在外不检点,好在在这里的都是些不会回到四爷府的人了,而小生子就算是回府,也不会出卖她,毕竟是跟在她身边伺候小十年的老人儿了,她这点信心,总还是有的。

  “行了,你们都回去想想,这可是大事,别草草莽莽地就下了决断,要是到时候后悔,背地里骂我,那我可就冤枉极了。”尔芙收拢心神,轻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她不想让太多人注意到丫儿的异样,人心隔肚皮,她还是得小心些才好。

  片刻工夫,乐安堂里,恢复了清静。

  尔芙如常洗漱好,换上了干净柔软的寝衣,她笑着坐在挂着并蒂莲纹床幔的拔步床内,招呼过丫儿和青黛二人,指了指角落里摆着的脚凳,低声说道:“你们是我跟前最亲近的人了,你们对于以后都有些什么想法,抓紧和我说说,以后我们在想这么坐在一块说话就不容易了。”

  “奴婢没有什么想法,奴婢就是觉得舍不得您。”丫儿红着脸道,她没有说实话,可是她实在不好意思当着青黛的面和尔芙说,她和一个六品蓝翎长挺投缘的,她也怕是她自己个儿多心,而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她动错情了,平白丢脸。

  “舍不得我,等以后有机会就进府来见我就是了,又不是见不到了,还非要成日跟在我身边做那些端茶递水的活计不成,你也说说想法,别就我自己个儿忙活,我跟你说,要是错过这个村,可是再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尔芙笑着摆了摆手,指了指手边的茶碗,示意青黛出去替自己续了杯茶,见青黛走远,这才扭头看着丫儿柔声说道,她能看出来青黛是真的无所谓去哪里,也能看的出来丫儿眼底的犹豫,丫儿是她从圆明园带回到四爷府当差的,她愿意偏袒她些。

  “奴婢也说不好,奴婢这些日子和一个蓝翎长走得是有些近,但是他从没说过对奴婢有什么想法,好像就是寻常朋友似的,奴婢又怕是自己个人想错了,也怕让您为难,毕竟奴婢就是个小宫女而已,而他是正儿八经的正白旗出身,门不当、户不对的,便是真的嫁过去,怕是也为难。”丫儿也看出尔芙是瞧出什么来了,便没有再藏着掖着,她羞红着脸,将心里头的那点小不安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才满是期盼地看着尔芙,希望尔芙能给她拿个主意。

  尔芙闻言,犹豫好一会儿,这才点了点头道:“他家里头有什么人,你可听他说起过,还有他叫什么名字,不如明个儿我叫他过来好好问问,如果可以就给你们俩指婚,至于说门当户对这事,你是咱们四爷府出去的,也不比他一个侍卫低多少。”

  说完,她就探着胳膊拍了拍丫儿的胳膊,让丫儿安心。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