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妾|第一千五百五十四章

推荐阅读: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我的绝美老婆神恩魔法师灵武帝尊无敌战斗力系统武神至尊绝色总裁爱上我疯骑士的宇宙时代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萌娃招父:娘亲是鬼医
  “诗兰,你回去给咱们这位炫彩坊大掌柜发个信,便说这套头面和咱们之前挑选的那两套头面的账都记在她的头上,让她一想出赚钱的方法就控制不住自个儿,这点银子就当是给她买个教训吧!”尔芙走出炫彩坊,站在马车旁,瞧瞧对面已经关门大吉的妶彩坊,扭头对着诗兰低声吩咐道。

  左右是闲着无事,府里的庶务都已经处理妥当,宫里和宗亲各府该送过去的年礼,亦是都一样不落地送过去了,正好十四福晋完颜氏又发来了请帖,她也就没有推辞,听曲看戏,总是要有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组团,这才有意思。

  十四爷府,距离前门外不远,不然尔芙也不会先顺路跑一趟炫彩坊了。

  朱漆镶铜钉的庄严府门前,完颜氏的乳母邱嬷嬷早已经等在这里了,她远远地瞧见悬挂着雍亲王府白底黑字灯笼的马车往这边来,便连跑带颠地从台阶上迎下来了,等到马车在十四爷府前停稳的刹那,她就已经抢到了车厢旁边儿,恭声问安道:“奴婢邱氏,请雍亲王福晋安,雍亲王福晋吉祥。”

  尔芙闻声,还未起身下车就挑开了车帘的一角,满脸笑容地点头说道:“嬷嬷,快快请起,我和你家十四福晋常来常往,你怎么还这么爱守着这些俗礼。”说完,她就轻声催促着诗兰下去搀扶,自个儿也动作利落地下了马车,站在了十四爷府的大门口了。

  “奴婢谢四福晋抬举!”邱嬷嬷也没有坚持在府门前就行大礼,忙屈膝谢恩道。

  一套俗礼走完,尔芙敛了敛身上御寒的狐皮大氅,坐上邱嬷嬷早就准备好的软轿,直接往十四爷的正院赶去。

  这会儿,本是坐在正院前堂里等着尔芙的完颜氏满脸羞恼地瞧着堂下众女,咬紧了牙根儿,这些个妾室就是不知安分,明知道她在等着四福晋过来,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闹,这不单是在落她的脸面,还是故意要恶心四福晋,挑拨她和四福晋之间的关系,但是她偏偏不能快刀斩乱麻地将这些人轰出去,毕竟事关十四爷的骨肉,这放在谁的府里都是一桩斩不断、理还乱的糊涂账。

  随着等在垂花门附近的小丫鬟跑着进来报信,完颜氏这脸色更加难看了几分。

  因为四福晋尔芙已经进府了。

  完颜氏恼羞成怒,下首看热闹的两位侧福晋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却是暗暗欢喜着,想想她们被禁足抄经的那些日子,再想想那个送过去梯子都不知道往上爬的四福晋尔芙,一想到能让这两个给自个儿生活添堵的女人都要黑脸,她们这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感觉。

  要不说呢,这些女人迁怒起来,还真是毫无道理可讲。

  待到尔芙一行人来到正院院门口的时候,尔芙和邱嬷嬷就已经察觉出不对劲的地方了,邱嬷嬷有些不知改进该退地愣在原地,还是更为熟悉这些妾室作妖方式的尔芙先反应了过来,淡笑道:“这一路过来,又是坐车,又是乘轿,我还真是觉得身子有些乏,还望邱嬷嬷替我向你家福晋致歉,劳烦邱嬷嬷先领我去厢房里稍微缓缓神儿。”

  邱嬷嬷闻言,先是一怔,随即满脸感激地笑着答道:“四福晋言重了。

  这四爷和十四爷是一母同胞兄弟,您来到咱们十四爷府上,岂不就是和回家一般,您随意就是,奴婢替四福晋引路。”说完,她就又矮身一礼,虚扶着尔芙往布置成会客所在的东厢房走去,路过庭院的时候,还不忘吩咐宫人取来瓜果点心和茶水伺候着,一路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尔芙在厢房里摆着的绣桌旁坐稳,这才告罪一句,转头望正院上房那边走去。

  她还真有些担心自家主子是被什么事儿拌住了腿,竟然没有亲自出来迎接四福晋。

  这会儿正坐立难安的完颜氏一瞧见邱嬷嬷顺着门缝溜进来,她一直紧绷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浅笑,她眼含讽刺地瞟着下首一直扮演和事佬角色的两位侧福晋,清清嗓子,柔声问道:“你这老刁奴,这是跑去哪里偷闲犯懒了,还不抓紧吩咐人给本福晋的诸位妹妹奉茶伺候着!”

  邱嬷嬷闻言,应声称是,一边自打嘴巴,一边赔着笑脸退出了上房。

  别看邱嬷嬷就是进上房里转了一圈,但是早就练就一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本事的邱嬷嬷,还是很快看明白了里面的架势,也就明白了自家主子是被何事绊住了脚儿,敢情是这两位才解禁出来的侧福晋就不甘寂寞地耍了新花招,她一边吩咐廊下伺候的宫婢去准备茶点,一边从外面瞧着上房里的动静,暗暗琢磨着替自家主子解围的办法。

  “你家主子在忙着呢?”尔芙笑着抬眸瞧瞧略显犯愁的邱嬷嬷,柔声问道。

  “四福晋明鉴,咱们主子被府里庶务缠身,一时怕是难以分身来招呼四福晋了。”邱嬷嬷并没有想要隐瞒,这种事也瞒不住,越是想要瞒着,越是会让眼前和煦温善的四福晋误会,还不如就直截了当地说出实情来,所以她也就顾不得家丑不外扬的理了,照实将上房里的那出闹剧对尔芙和盘托出,赔罪道。

  “无妨,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你家福晋这般为难的时候,我亦是遇到过,那就让你家福晋先处理这些烦心事吧,别惦记着我这边儿,不过有一点小事要麻烦嬷嬷了,我这赶着饭点过来就是为着蹭饭而来,前日用过府上小厨房那道冬瓜盅,我这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呢,你看……”尔芙闻言,笑着摆摆手,随口回答道,却也并未想要越俎代庖地插手老十四府上的家务事。

  邱嬷嬷闻言,连忙应道:“十四福晋早有吩咐,奴婢这就安排人去传膳。”

  “好好好,也不需要太讲究了,我这早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尔芙笑着端起茶碗,随意打趣道,她故意装出这么一副粗鲁做派,也不过是不想让邱嬷嬷和完颜氏显得太难堪而已,这人和人相处,便是该随意些,这才是最亲近的表现。

  说完,她也没有留邱嬷嬷在自个儿跟前伺候,直接让邱嬷嬷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

  少时片刻,便又穿着体面的清秀宫婢,捧着一个个用银盖子罩着的托盘,从外面进来摆膳了。

  小而精致的绣桌上,呈梅花形状的摆满了精致佳肴,有用散养小公鸡烧制的东安子鸡,还有各类烧腊和鸡汤清蒸而成的腊味合蒸,尔芙提起的那道冬瓜盅,亦是雕出了龙凤呈祥花纹地摆在正中央位置上,还有两道菜香味俱全的素菜小炒,配上一盅香喷喷的粳米饭,便是尔芙不太饿,瞧着这桌佳肴,亦是有些控制不住嘴里的口水分泌速度。

  好在在场也没有外人了,摆膳的宫女将道道美味摆上桌,便已经捧着空托盘走了,只留下诗兰和诗情在尔芙旁边伺候着,该送上的漱口清茶和净手湿帕子,亦是样样不落地送进了厢房,尔芙见状,嘴角噙笑地细细擦拭干净一双玉手,又接过清茶漱漱口,便拿起包银头的象牙筷子,尽情自在地开吃了。

  吃上一口包着汁水的东安子鸡,真是肥嫩异常,味道亦是酸辣鲜香,再尝尝旁边用楠竹笼屉装着的腊味合蒸,咸味、鲜味融合得恰到好处,嚼劲十足,不但不觉得咸腻,还让人有种停不住筷子的神奇魅力,品上一口清香微甜的南瓜盅,吃着浸满南瓜汤汁的莲子、红枣,真是既滋补,又美味的保养圣品。

  这边儿,尔芙吃得开心,上房里一心想要看好戏的舒舒觉罗氏和伊尔根觉罗氏,却有一种被闪断腰的感觉,这该死的四福晋怎么就不安套路出牌呢,难道一餐饭的魅力,比起这众女大乱斗的好戏,还要更有诱惑力,便是四福晋这人性子清冷,不喜欢凑这种八卦热闹,但是能够攥着老十四福晋完颜氏的些许短处,没事儿摆摆自个儿嫂子的谱,怎么不比成日瞧着德妃娘娘偏疼小儿媳来得滋润,这个该死的四福晋,怎么就这么不上道呢……

  不过不管这二人在心里怎么咒骂尔芙的不配合,面上却也必须保持着中立。

  现在的完颜氏不比从前了,可不是她们能够随意冤枉构陷的无宠正妻,便是完颜氏自个儿不替自个儿解释,这满院满屋的奴才也不是哑巴聋子,必然是要替嫡福晋辩白,再瞧瞧那个从进门来就一副恨不得生啖她们血肉的邱嬷嬷,她们可不想再被搅和进这趟浑水里了,还是好好看戏吧!

  这两位侧福晋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作壁上观……

  只是可怜下首两个哭闹得嗓子都已经有些沙哑的妾室格格了,被自个儿背后的主子舍弃了,还不自知,一个捧着都快要生产的大肚子哭闹不停,一个满脸清泪诉委屈,身旁还跪着五六个作证的丫鬟婆子,比起唱大戏,还要更热闹几分。

  完颜氏端坐上首,轻抚小腹,满脸同情地摇摇头道:“闹够了就听听我的决断吧。

  赵氏,你本是花街柳巷里一个自诩清贵的妓子,得咱们十四爷垂怜,好不容易留着清白身子爬出了虎狼窝,被咱们十四爷接进府里,赐个妾侍的名分,虽然位分低些,却到底是正经人家的女眷了,比起那些和你曾姐妹相称的可怜人,这运气不可谓不好吧,身边也有两个伶俐聪慧的小丫鬟,里里外外地伺候着,照说你是该心满意足了,但是你仍然不懂安分守己的道理,仗着十四爷宠着你,欺负府中新人,现在好不容易有孕了,不但不安心养胎,祈求着老天赐你一子半女,还要闹出这么一番闹剧来。

  你先前一口咬定说,李佳氏在你的补汤里动手脚,下了对你腹中胎儿不好的红花等药末,还拉出个厨娘来做证人,那你能不能和我解释解释你这副神清气爽的模样,哪里像是动了胎气的模样……

  哦,对了,你还可以说是你发现了汤的味道不对,并没有喝下,但是这作为证据的补汤又在哪里呢?”说到这里,完颜氏微微抬手往下压了压,示意赵氏不必开口,继续说道,“你不必辩解,还是先听本福晋将话说完吧。”

  说完,她又将冷幽幽的目光,落在了赵氏身侧的李佳氏身上。

  完颜氏不是不知道这些女人打得什么主意,一来是让她在四福晋尔芙面前丢点脸,二来就是希望能借此气得她动胎气,她相信这些女人都已经从替她看诊的几位太医口中得知,她这趟从福建赶回来,这本来一直安稳的胎像有些不好,需要戒急戒躁的静养,这些人还真是一时一刻都不能让她安心。

  “李佳氏,你虽然是汉军旗出身,但是到底是大选进府的秀女,最是懂规矩,而且我记得这是你当初进府的时候,德妃娘娘对你的评价是品行端庄、性格淑惠,该是最明白谨小慎微、安分守己这个道理的,赵氏冤枉你害她腹中骨肉,虽有她的过错,但是你不想着求我这位嫡福晋和府里的两位侧福晋做主,竟然不顾身份地和她厮打在一块儿,你还真是胆大极了,或者是你自知自个儿戕害皇室血脉,亦是万死之罪,一心拉着这个从你进府开始就无时无刻不找你麻烦的赵氏一块去死……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不过我就知道一点,你们二人皆有错,皆该罚。

  本福晋念在年节将至,从轻处置,罚你二人半年月钱,禁足一个月,只当是小惩大诫吧,而且你二人亦是不睦已久,怕是不好再同住,赵氏身怀有孕,不宜挪动位置,本福晋就将李佳氏挪到伊尔根觉罗侧福晋的院里。

  这伊尔根觉罗侧福晋是咱们府里最懂规矩的人,以后有她言传身教地影响你,想来你也就不会跟着赵氏学那副泼妇做派了!”完颜氏这会儿不再为了未能及时出面去招呼尔芙烦心,也不愁这些人连累自个儿丢脸了,处理起来,自是得心应手,很快就各打五十大板地将李佳氏和赵氏一块处置了。

  处理完,她也不管这些人是不是服气,甩甩袖子,便将这些人都轰出去了。

  
清妾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gqie/,欢迎收藏
手机看清妾http://m.owolove.com/qingqie/清妾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清妾》版权归原作者绾心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