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楼春|第七百二十七章 迎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进入电影万界天尊纯阳鬼胎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黑巫师朱鹏神武战王都市奇门医圣
  余心兰辛苦了一夜,终于在正月十六日的清晨,生下了一个儿子。

  孩子白白胖胖的,眉眼很象秦简。秦仲海与姚氏夫妻俩轮流抱着孩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简直把孩子爱到心里了。秦简这个做父亲的,好不容易才把儿子抢到手,不过抱在怀里的时候,双手都在打颤,叫上门来等妹妹生孩子的大舅哥余景明小心把孩子抢了过去:“你仔细着些!别把我大外甥给摔了!”

  寿山伯与寿山伯夫人也赶来了,乐呵呵地看着外孙,满脸都是笑容。寿山伯夫人挂心女儿,还跑产房里看余心兰去了,见余心兰只是力竭,身体并无大碍,方才放下了心,又盯着丫头给女儿喂鸡汤。

  秦含真跟在长辈们身边看了半天小侄儿,高高兴兴地跟赵陌讨论,孩子眉毛象秦简,嘴巴却象余心兰,还有那两只耳朵,是不是有点儿象姑姑秦锦华呢?正说话间,秦锦华也带着夫婿唐涵上门来了。看到这亲侄儿,她比秦含真都要热情几分,恨不得抱在怀里不撒手了。

  还是蔡胜男提醒了众人:“孩子被抱出来这么久了,还是赶紧送回屋里去吧,仔细别叫他吹了风。”姚氏原本还欢喜得正晕呢,闻言顿时清醒了,连忙亲自从女儿怀中抱过孙子,送回了房间中去,还嘱咐儿子秦简,虽然不便进产房,但隔着窗子跟儿媳说几句贴心的话也是好的。怎么说,他媳妇也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哪,是秦家的大功臣!

  秦简早有心要看妻子去了,只是怕母亲啰嗦,才忍住没往产房里钻罢了。如今得了母亲的话,立刻就窜进了屋里。姚氏吓了一跳,想要骂儿子不守规矩,怎么能往产房里跑?!但转念一想,横竖儿媳已经生完了,这会子又是大功臣,儿子去看看儿媳也无妨。就算有些不合规矩,但年轻人么……

  孩子在屋里哭起来了,姚氏哪里还管得了儿子?自个儿也忍不住钻进了产房……

  枯荣堂中,秦家三个房头闻讯赶来的亲眷们纷纷落座,唐涵也过来了,跟闻讯来贺的卢初明低声说起了在翰林院的事。卢初明之妻孙氏则与秦含真、秦锦华她们在一处。秦仲海刚得了嫡长孙,升级做祖父了,虽然人还稳得住,招呼长辈与堂兄弟们也都言止如常,但脸上那笑容就没消失过,似乎也有些晕飘飘的了,可见有多么欢喜。

  秦柏提醒他说:“如今你也是做祖父的人了,这府里的称呼是不是也该改一改?你父母都已经没了,你如今是当家人,哪怕是为了下人称呼小辈们方便,也不该再沿用旧称了。”

  秦仲海眨了眨眼,有些犹豫:“这……老人们去世毕竟还不满一周年……”

  秦柏哂道:“又不是叫你分家,也没叫你搬院子,不过是改个称呼罢了。”

  秦叔涛也有同感:“是呀,哥哥,就趁着简哥儿的儿子出世,把称呼改了吧。否则,我们是爷辈的,简哥儿是少爷,他的儿子该如何称呼?一般叫哥儿的话,岂不是跟简哥儿重了?再说,我们年纪也不轻了,未必就做不得老爷。”

  秦仲海想想也是,便笑道:“如此,就都改了吧。开春后就都改了,等简哥儿他们出孝的时候,正好在祠堂祭祖,向祖宗先人们禀报他添了儿子,秦家长房香火得继,乃是一件好事。”

  说话间,秦简过来了,秦叔涛立刻把这项决议告诉了侄儿知道,笑说:“往后你便是简大爷了,感想如何?”

  秦简哈哈笑了,问秦柏道:“我们东府改了称呼,西府如何?二房又如何?二房倒罢了,只怕三叔祖那边不太方便吧?”三房是侯府,秦平秦安与秦仲海同辈,若是要改称呼,当然是一并改的好,可要是秦平秦安做了老爷,那秦柏……

  秦柏却不在乎地摆摆手:“无妨,就算你两位叔叔做了老爷,我也依然是侯爷呢!”

  秦简便不再多言了。如今他生了儿子,又升级做了爷,感觉还挺新鲜。

  秦含真那边听说,也觉得新鲜:“这么一来,大堂哥可就要做大爷了?简大爷?还是秦大爷?”她忍不住直笑,看着秦简这二十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被人叫做“秦大爷”,还真是有趣得紧。

  虽然她知道这大爷非彼大爷,但事情发生在熟人身上,还是会惹她发笑。

  赵陌虽不太理解妻子的笑点,但这不妨碍他凑趣,问秦简:“孩子的名字可想好了么?这可是你们家头一个孙辈,名字一定要好好取才行!”

  说到这个,秦简就精神一振:“我早想好了,大名就单取一个‘荣’字,只盼着秦家能日益兴荣。至于小名,昨儿是元宵节,他又是长子,就叫‘元哥儿’吧。”

  秦含真笑着说:“为什么不叫元元或是团团?我看小侄儿白白胖胖的,也象元宵一般可爱呢。”秦锦华听得笑了:“团团就很好么,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更有趣,听着也吉利哪。”

  秦简嗔着瞥了三妹一眼,又看向亲妹妹:“你喜欢,可以自己生一个,取名叫团团呀?”

  秦锦华顿时羞红了脸,啐了哥哥一口,不理他了,只拉着秦含真与孙氏说话。

  秦简给儿子取的大名和小名,也获得了一众男性长辈们的认可。秦柏还饶有兴致地说了一大通“荣”字的释义,还有先贤名言出处什么的,唐涵与卢初明也跟着掉起了书包,不一会儿,秦简和赵陌也凑了过去。秦含真真不知道他们怎会那么有兴致,回头看见姚氏满脸是笑地走了进来,忙把起名的事告诉了她。

  姚氏拍掌道:“这名儿取得好!大名好,小名也好!我儿子怎么就这样聪明了?”

  秦锦华抱着母亲的手臂,小声告哥哥的状。姚氏如今正为孙子的出生欢喜呢,哪里会骂儿子?反倒拍着女儿的手背说:“你也该抓紧了。你哥哥娶亲比你嫁人晚,这会子儿子都出生了,你还没消息呢。再这样下去,你婆婆就该抱怨了!”秦锦华脸红了一红,闷头不作声了。

  秦含真也知道秦锦华的为难,这不是正在孝期中吗?想到自己也是同样的处境,她连忙转开了话题,对姚氏说:“元哥儿洗三满月要怎么办?只摆家宴吗?本来百日宴是可以好好办一场的,可一来您和伯父都还没出孝,二来……大姐姐的事又把大堂哥身上的服往后延了几个月……”

  姚氏一摆手:“理她做什么?她又不是真死了。况且,自家父母、祖父母没了,做儿孙的要丁忧守孝是正理,却没有为着个隔房的姐妹,就不给孩子做生日、不去做官的道理。元哥儿满月酒都不能办,已经够委屈的了,百日宴一定要好好庆祝一番!”

  好吧,既然长房这边自有打算,秦含真也就不多问了,到时候过府饮宴便是。

  承恩侯府添丁,虽然暂时不能大摆宴席庆贺,但亲友们闻讯,都送了贺礼过来,关系亲近的,也抛开忌讳亲自上门来了。秦家几位寄居的族人这回可是帮了秦简大忙,有他们帮衬着,秦简轻松了许多。秦仲海深感儿子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对这几位族兄弟、族侄的学业也越发上心起来。除了那位年纪最长的举人补官一事,他亲自出面托人,已经有了眉目之外,其他三位,他也都仔细安排了老师教导,又将承恩侯府的所有藏书贡献出来。

  秦柏配合行事,也献出了自己的藏书。由于秦含真与余心兰先前商量出了方案,便有人将这些藏书抄写了副本,收入小秦楼中。秦家几位族人以及秦素、秦顺、秦端等小辈,都随秦简入小秦楼读书。此时秦含真与赵陌已经搬回了郡王府居住,只留赵祁在别院,时不时还能得这几位读书人指点功课,也进益不少。秦柏心情好时,还会亲自往小秦楼给众人上课。肃阳郡王府别院的这几座藏书小楼,竟有些成为私家书院的意思了。

  秦含真还劝赵陌:“你没事时,也过去听一听课。学海无涯,多懂些东西总是没错的。”

  赵陌深有同感:“我平时闲了,也常看书呢,最近倒是看水利方面的书多些。前年京中雨灾,说白了还是水利做得不够。京里的事我未必够得着,但我的封地上可不能出这等岔子。”

  秦含真忙道:“那我也和你一起看,说不定能帮上你的忙。”

  小夫妻俩于是就开始研究起了兴修水利的事儿,日子过得平静而充实。然而这样的日子并不长久。开春后,封地上便来了急信,指赵硕某日酒后发作,嫌小儿子哭闹,差点儿没把孩子摔着,激得马姨娘大怒,抢过儿子,把他赶出门外去了,他骂骂咧咧地要往前院书房去,谁知雪后院中地面湿滑,他摔了一摔,不合撞上了摆在院中的湖石,头破血流,晕了过去,等到马姨娘屋里的侍女出门发现,已经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当时天气很冷,赵硕冻得不轻,又伤了脑袋,大夫觉得不大好,封地上的人连忙来信通知赵陌。

  赵陌得赶回去看父亲了,说不定这一看,就顺便给父亲送了终。

  赵陌看完信,不由得与秦含真面面相觑。那湖石当日还是赵硕闹着讨了来,却又留在自己院子里摆着,没想到他居然会坏在这湖石上。

  赵陌低声对秦含真说:“这回咱们是真的要回去了。不管他好不好的,儿子媳妇总要侍疾,否则朝里就该有非议了。”

  这是正理。秦含真道:“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尽快出发吧,不要耽搁太久了。”

  夫妻俩立刻就传下令去,马上收拾行李。赵陌赶着写折子,一会儿好递进宫里去。秦含真则要给亲友们送信,也要给宫里的皇后、太皇太后送折子去。说来还有些遗憾,蔡皇后日前才诊断出了喜脉,被宫中的长辈们劝着尽量不要出门了,要好生养胎。蔡皇后担心日子会过得太闷,还让她多进宫去相陪呢,她却不得不食言了。

  秦含真写好折子,放下笔,抬头看向窗外,却是一枝迎春花开了,在风中摇曳生姿。

  看来春天是真的到了呢。
秦楼春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qinlouchun/,欢迎收藏
手机看秦楼春http://m.owolove.com/qinlouchun/秦楼春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秦楼春》版权归原作者Loeva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