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武争锋|第两千零五节:月望,望月,酒肆!

推荐阅读:绝世剑神冠绝新汉朝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灵武帝尊神武战王穿越之路在脚下帝焰神尊茅山捉鬼人
  就在那一声厉喝响起的瞬间,傲无常身后的六颗星辰骤然黯淡。

  秦枫也感觉周围的天地灵气骤然被抽空,浑身都好像背负这千钧重压一般,动弹不得。

  虽然他的天仙元神小人似是受到挑衅一般,要做出反应,但秦枫并没有允许他这样做……

  此时此刻,他就如同一个寻常的六劫地仙一样,咬紧牙关,勉强支撑着站立的身体。

  圣主的声音缓缓说道:“傲无常,古月,你二人罪责各担一半!”

  “念在古月你初入山门,不宜不教而诛,免你罪责。”

  他又说道:“无常,罚你在圣子殿禁足三日,立刻生效!”

  听得这样的宣判,这些在天阙阁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皆是会意。

  傲无常有错,但圣主要照顾圣子的体面,便说是两人皆有罪责。

  再以古月入山门不久,不知规矩为由,免去他的责罚。

  便算是打一棒子给一颗甜枣了。

  但傲无常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惩罚,不过是区区禁足三日而已。

  在圣地里,禁足是最低一级的惩罚了,甚至比挨法鞭还要低。

  别说是禁足三天,就是禁足三个月,禁足三年都不是一个事。

  听得圣主这样的安排,傲无常也知圣主是不希望自己把事情闹得太难堪,但也没有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否则的话,就是在天极峰私斗这件事情,就不可能是禁足三天这么简单。

  傲无常心中会意,头脑也是清醒了许多,不禁嘴角挂上一丝得意的笑意,语气却是谦恭道:“无常知错,领罪认罚!”

  圣主的声音淡淡说了一句:“再有下次,定不轻饶,散了吧!”

  秦枫只觉得之前禁锢自己的力量骤然消散,便知道天府圣主已然离开了。

  傲无常看了看秦枫,却是冷笑了起来:“古月,下次我看看谁还能为你出头!”

  听得这傲无常明显是威胁自己的话,秦枫取下腰间插着的折扇,“嚯”地展了开来,不屑地朝傲无常那扇了扇。

  “谁人放屁,这般臭不可闻!”

  一语落下,众人皆惊。

  这古月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就是吃准了傲无常在此时此地,不可能再对自己出手,噎也要噎死傲无常!

  就在众人以为秦枫会再跟傲无常打几句嘴仗的时候,他倒是朝瑶兮以及众多其他护法、长老,头面人物拱了拱手说道:“守拙峰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各位告辞,若有机会还请到守拙峰一叙!”

  洛参商与瑶兮自是抱拳还礼,其他一些头面人物也是微微点头,权作回礼了。

  未及傲无常反应过来,秦枫已是转过身来,大步流星地朝着天阙阁外走去。

  看到自己被如此轻视,站在秦枫身后的傲无常怒吼一声。

  “你给我站住!”

  秦枫连头没有回,甩动衣袖下楼走了。

  傲无常猛地抬起手来,直接捏碎了桌上一件仙器酒杯。

  破碎的杯子将他手掌扎得鲜血淋漓,他尤浑然不觉。

  “这个该死的古月!”

  “我……我不杀他,还做个什么圣子!”

  ……

  从天阙阁出来,秦枫是径直往飞仙台去的。

  但走到一半,一人已是追了上来,从后面喊住了他。

  自然不是傲无常,也不是圣女瑶兮,而是洛参商。

  秦枫听得洛参商的嗓音,便停下来等他。

  月光如水,洒满山林,天极峰上倒是夜色极美。

  洛参商从后面喊住秦枫说道:“古月兄可有时间与在下一叙?”

  秦枫笑了笑说道:“我说什么守拙峰有事,乃是托词。”

  “我对傲无常自是没空,对洛兄哪能没空?”

  洛参商听得秦枫的话,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傲无常心胸狭隘,生怕我夺了他的圣子之位,于是三番五次,明枪暗箭地暗算我……”

  “今天晚上你这般怼得他毫无面子,当真是帮我出了一大口恶气……”

  “虽不是我亲口怼他,但哪怕是我在一旁听得,也觉得神清气爽,似是出了一大口的怨气一般。”

  他抬起手来,在秦枫背上拍了一下道:“仅是这一条,我也要拉你喝酒,感谢你你一番!”

  “择日不如撞日,正巧你今日从天门禁地平安归来,就今日如何?”

  “便当作是为你接风洗尘了!”

  秦枫听得洛参商又要请自己喝酒,似是勾起了之前傲无常酒席上的不好记忆,下意识地推辞道。

  “喝酒还是算了吧,我总觉得……”

  冷不防洛参商又在秦枫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说道:“自不是去天阙阁这样的销金地方。”

  “今日是月望,天极峰的月色极美,‘天极望月’是天府著名的胜景,若是不看上一看,岂不是太可惜了!”

  他又说道:“我带你到个有意思的去处,就你我二人喝喝酒,弹弹琴如何?”

  秦枫听得洛参商这般说,只得笑道:“好,那就依洛城主的安排了!”

  很快,洛参商就领着秦枫从天阙阁出来,辗转几处飞仙台,竟来到了一处狭小的酒肆之内。

  那酒肆建在一处小山的山顶之上,距离最近的飞仙台也有十几里山路。

  非是御空上去不得。

  酒肆的陈设也颇为简单,一点不似天极峰里建筑那般穷奢极欲,富丽堂皇。

  灰墙黛瓦,若说是守拙峰的山头,怕是都毫无违和感。

  洛参商领着秦枫过去的时候,只见那酒肆里面不多的三张桌子早已坐满了人。

  店家不认得秦枫,但哪里能不认得大名鼎鼎的天府城主洛参商。

  虽然两人都是朴素装束打扮,但洛参商实在天生丽质,光彩照人,还是一眼就被店家给认了出来。

  “洛城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他有些惭愧地说道:“您提前用仙笺提醒小的一句,小的好替您留靠窗的那一张桌子啊……”

  “现在只好劳烦您在外面……”

  哪知洛参商一点架子都没有,直接就在扎着竹篱笆墙的小院里站定。

  他从须弥戒指里直接摸出了一方七窍玲珑石雕成的圆桌,并两只凳椅,又捧出一架瑶琴来,抱在怀里,大大方方地说道。

  “我们就坐外面便是了。”

  “你且去准备酒菜吧!”

  未等店家反应过来,洛参商已是笑道:“照例是咸水腌的花生,配上两斤土产干切牛肉,温两壶你们酿的土酒……”

  他笑道:“别的不管,酒要好!”

  “若是掺水,定不饶你!”

  店家不曾想到洛参商如此随和,也知道他最后一句是开玩笑,方才受宠若惊地笑道。

  “洛城主放心,小店的酒,若是掺水,假一罚万!”

  待到店家忙去了,秦枫不禁朝着酒肆里面张望了一番,却见里面三张桌子上的食客,听到洛参商来了,居然纹丝不动。

  甚至就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依旧是斟酒,聊天,划拳。

  仿佛来的只是一个坐不下酒肆,坐到院子里的客人而已。

  似是看到了秦枫诧异的模样,洛参商便解释说道:“古月兄,修仙之人当中虽然不乏自私自利,蝇营狗苟之辈,但也有仙风道骨,超然物外之人。”

  “在有些人看来,天府城主也许是个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与我结交,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多的名声,甚至是修炼的资源,求学拜师的路子……”

  他捧着怀里的瑶琴,淡淡笑道:“但在很多真正的修仙之人看来,我天府城主洛参商,也就是个普通人,甚至可能在他们看来……”

  “我还不如这间可以给他们酿酒,又卖酒,卖吃食给他们的店家重要。”

  听得洛参商的话,秦枫也是若有所思,淡淡笑道:“鸡犬相闻,民老死不相往来。”

  “各安其份,各得其所……”

  “这也是道家所向往的世界啊……”

  与之前洛参商来时,酒肆里的平静相比,秦枫的话音落下,反倒是酒肆里的三桌人目光齐刷刷地投向秦枫这里来。

  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又收了回去,本来该喝酒还是喝酒,该吃菜还是吃菜。

  秦枫看到这一幕,反而对酒肆里面三个桌上坐着的五六个人,身份愈发好奇起来。

  他刚要发问,洛参商却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而对着店家说道:“我们在院里赏一会月,店家你莫要着急……”

  言罢,他抱着瑶琴坐了下来,又取出一副琴架搁在面前,他看了看面前的秦枫说道。

  “古兄从天门禁地平安归来,可喜可贺,月色正美,珍馐未到,不如听我鼓琴一曲如何?”

  秦枫听得洛参商的话,不禁笑道:“那可真是美事一桩,古月求之不得!”

  洛参商仍是紫袍如绛,黑发如瀑的洛参商端坐于垫子之上,手指轻轻拂过仙琴,美妙的音律从中弹出。

  他的身后的是一片紫竹林,随着洛参商的弹奏,紫竹林随风有序的摆动着,仿佛是具有灵性一般。

  秦枫正陶醉于琴音之中,却见得周围一圈圈光华绽放开来。

  洛参商的声音则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古兄,我已用琴音查探周围了。”

  “并无天府圣主的鹰犬,至于酒肆里的人,你不必担心他们……”

  秦枫听得这话,方才知道洛参商鼓琴,不过是为了确保对话的绝对安全。

  然而他想问的事情,秦枫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洛参商关切地问道:“古兄弟,既然葬仙匕还在你手,我师尊天宸子的下落,你可寻到了吗?”
儒武争锋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ruwuzhengfeng/,欢迎收藏
手机看儒武争锋http://m.owolove.com/ruwuzhengfeng/儒武争锋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儒武争锋》版权归原作者情殇孤月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