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狂战将军|第一千八百九十六章 议事(三)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尊上五百年前我老婆是鬼王文化入侵异世界灵武帝尊帝焰神尊六界神君鸿元至尊
  张仁也知道真正要说服的人还得是刘备,不过,眼前这二位如果都不能先期说服的话,黄鼠那里就没戏可唱,更别提黄鼠身边还有一只厉害的吸血“山蝠”(单福的谐音)。

  赵云闻言沉『吟』了许久才问道:“张仆『射』,若这是曹贼之计的话,是不是也太险了一点?”

  张仁愕然道:“险?怎么说?”

  赵云道:“正如张仆『射』所说,曹贼四面受敌,一但这诈病之计拿捏不当,北方袁氏,西凉马、韩,荆襄刘荆州,再加上江东同时趁机出兵,那曹贼岂不是闹巧成拙?”

  张仁想了好一会儿回答道:“我想,曹『操』敢用此计就有他的把握。我们不妨诸个看过去,北方袁氏本欲争权内斗,就是因为担心曹『操』北进才迟迟不见动静,而曹『操』不能北进的话袁氏兄弟肯定就会打起来,无心黄河以南;西凉嘛……长安有钟繇坐镇,且长安、潼关两处皆有重兵驻扎,前者在官渡一战曹『操』军势极危之时西凉非但无『乱』,钟繇还能送良马千匹至官渡支持军用,可见其人之能,西凉又不足虑;江东孙权境内山越作『乱』,自顾尚且不暇,哪里能分得出身来;至于荆襄这里……”

  说到这里张仁停下,因为荆州这块地方不是可以『乱』说的,一下没说好搞不好就会有反效果。而赵云与糜竺此刻都瞪大了双眼盯着他,只等他说出这荆州的关键话。

  又是好一阵子的沉默,真的静到那种“针落闻声”的地步。许久张仁才缓声道:“刘荆州拥兵十万,其实是最有能力直赴许都之人,可惜……刘荆州乃一文人,不晓军事,加之年事已高又有旧疾缠身,只是一味的求能偏安一隅,并无争霸之志,虽然拥兵十万却不能用。再者近臣蔡、蒯二氏想在刘荆州过世之后拥次子刘琮为主,对长子刘琦百般刁难,二子也因此不睦,到现在没有生出祸端来就已经很不错了。如今皇叔与刘琦颇为亲近,蔡、蒯二氏定生疑虑,也定会在襄阳、江陵保有重兵,以防……”

  说着张仁又停下,有些犹豫的看了眼赵、糜二人,叹了口气才接着道:“以防他们拥立刘琮时,皇叔会打出义旗相助刘琦。”话要拣好听的说,“作『乱』”这两个字张仁可不敢在这时说出口。

  赵、糜二人脸『色』都有些难看,其实荆州这里的情况他们多多少少也都心里有那么点数,只是不像张仁这样敢拿到明面上来说而已。

  张仁这里又接着忽攸道:“我在曹营之时与曹『操』的首席谋士郭嘉郭奉孝乃是挚友,对此人也非常的了解。奉孝对人心『性』的把握全天下无人能及,麾下又有拥极出『色』的情报网,荆州的这些事我想是绝对瞒不过他的。我现在也敢说,曹『操』诈病之计肯定就是出自他的手笔(这时张仁心说我这是典型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他多半是算准了荆州这里绝不会有什么动作。当然一味的以巧计行险棋并不可取,如果我所料不差,宛城、洛阳一带一定留了足够防守的重兵,最起码也能抵挡数月。而且曹『操』诈病居于许都,数万精兵也就尽在许都,荆州若发兵攻袭宛城,援军旬日可至。”

  赵、糜同时点头,张仁这时却突然摇头笑道:“我好像说了太多不该说的话?我并不是皇叔帐下之臣,现在却拼命的在这里瞎说一气,而且言下之意似乎就是在一意的不让皇叔在曹『操』重病不能理事之时袭取许都……唉,不能再说了。我再怎么说以前也是曹『操』帐下之臣,现在说出这些话来,有如我在一味的偏护曹『操』一般。这话要是传到皇叔耳中只怕会心中不快吧?说不定曹『操』是真的重病缠身呢?那我岂不是让皇叔坐失良机?唉,我不能再说了。天『色』不早,阿秀还在驿馆中等我,我先告辞了……”

  说着张仁转身就想走,却马上被赵云给拦了下来。说起来张仁还真是越来越『奸』诈了,话说到一半却故意停下不只是在吊别人的胃口,又故意说自己曾在曹『操』手下做事,听着固然有点自损外加避嫌的味道,实际上却是在利用人们一般『性』的逆反心理,达成一种对自身的信任。张仁好歹也和郭嘉这个心理分析专家混了那么久,自己又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再学不会个一招半式,那张仁还不如去上吊更好点。

  赵云是直接从座席上跳过来拦下张仁的。可能是心急之下连力道也没有留,就按住了张仁的肩膀,险些没把张仁给直接按趴在地上,立马就半蹲了下来大叫道:“子龙轻点!好痛!”

  赵云急忙收回手来,向张仁躬身谢罪道:“云一时心急失手,张仆『射』勿怪!”

  张仁站回身『揉』了『揉』仍然隐隐作痛的肩膀,心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咱心细的赵大帅哥看穿了我的想法,想把我拿下那!”

  赵云请张仁回到座席中坐下,就近在张仁的席边坐下道:“张仆『射』虽曾是曹贼幕僚,但天下谁不知当年张仆『射』要借假死之计从曹营脱身?想来定是曹贼嫉妒贤良,意欲加害,张仆『射』才不得不如此。云亦曾听主公说起过……”说着赵云停了下来,后面的话没接上。

  张仁见赵云如此心中有底,从以前和刘备打过的几次交道中,张仁也大致猜出刘备可能以为婉儿死在了曹『操』手的手上,不然刘备也不会几次对他尽心拉拢。而这些事刘备也肯定会和手下的几个重要人物说,那么赵云知道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当下仍是假意推辞道:“子龙兄强留我可是要我接着往下说?我真的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必竟我以前曾是曹『操』幕僚……”

  赵云道:“张仆『射』何出此言?自主公带领我等到荆州安身以来,上至主公下至我等群臣,张仆『射』无不尽心关照指点。主公今日能有新野这安身之地,亦是蒙张仆『射』妙计所赐。如今曹『操』使出这诈病『奸』计,若不是张仆『射』指点我等不可轻动,则必误主公大事!云恳请张仆『射』不啬赐教!”

  张仁继续假意推脱,糜竺在旁边又劝。看看差不多张仁就长叹一声,接着忽悠人:“既然子龙兄与糜兄信我,那我就说了。先是曹『操』诈病一事,依我看不妨派出两路精明细作,一路去许都细加探访曹『操』是否真的病重,另一路去宛城、洛阳一带探查驻防的兵力。若曹『操』真的病重,宛、洛防备松懈则此机不可失。只是真正就我来说,皇叔不应该把眼光放在北面。”

  赵云问道:“为何?”

  张仁道:“子龙兄,皇叔真正的亲随兵马只有多少?”

  赵云道:“不足两万人。”

  张仁道:“两万人……够干什么?取一城就势必要分兵留守,且攻战之中折损甚大。再者,宛、洛阳、许都此三地曹『操』驻留的兵马我敢说不下八万,皇叔这点兵马根本就不够用。就算曹『操』真的病重,帐下将官也有不少忠心死士,其子曹丕也即将及冠,绝不会曹『操』一死就大『乱』,与周边一战的实力还是有的。若皇叔冒然出兵,多半只会拼个两败俱伤,最终便宜了旁人而已……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写‘刘、曹交兵是否妥当’的原因。两家一交兵,北方的袁氏,荆襄的蔡、蒯可都盯着那!而且刘表一心自保,也断无可能会发兵相助,就算想发兵相助只怕也会被敌视皇叔的蔡、蒯二氏给巧言劝止,闹不好还会被他们捡了渔人之利。”

  赵云道:“依张仆『射』之见,该当如何?”

  张仁道:“子龙兄与糜兄,是否知道我先前出给皇叔的那一策?”

  赵云与糜竺对望了一眼,一齐点头。张仁指的是让刘备在江夏、新野两地屯兵,时机成熟时暗取荆州的那一计。

  张仁道:“此计已成七、八分,皇叔应当继续依计行事才会有真正的基业,若现在出兵袭许实属舍本求末。纵然攻下许都,介时也必元气大伤,稍有差池就会前功尽弃,到时可能又会流落四方无一安身之地。且许都等地曹『操』经营已久,心腹极多,皇叔纵然占去没有个数年的时间只怕也治理不下来,内无宁日外又有诸强环视……得不偿失啊!”

  赵、糜沉思不语,张仁该说的、能说的也都说完了,当下便站起身道:“子龙兄,糜兄,张仁言尽于此,实属鄙人愚见,是否合适我也不知,取用与否也还在皇叔。今日张仁就此告辞了。”

  拱手话别,赵、糜一同将张仁送出府衙。回到厅中糜竺向赵云问道:“子龙,适才张仆『射』所言句句在理,你打算如何去做?”

  赵云沉『吟』了一会儿道:“依他之计,即刻选出精明细作前往许都、宛洛探查,另外主公那里也要马上差人去报知……子仲,最好是你亲自去一趟江夏向主公细禀。适才谈话你听得甚细,心中有数,你去向主公细说其中利害最合适不过。”

  糜竺道:“事不宜迟,我即刻就起程。”

  糜竺快步离开府衙,赵云坐回席中心里却一片茫然,心道:“这张世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主公几次屈尊请他出仕都被他婉言相拒,但又这么热心的为主公出谋画策……有意出仕?不像啊,他根本就无心于此。另怀『奸』计?可他所说的那些的确句句在理……难道是想借主公之力为爱妻婉儿向曹贼复仇?那他出仕主公不是更好吗?真是让人想不通啊……嗯?”

  赵云忽然想起了张仁说的那句“有朝一日子龙兄你奉命进讨五胡,我张仁一定会为你担草负粮。”,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激动,呐呐自语道:“待天下宁靖,奉命进讨五胡。纵然战死沙场,吾亦无怨无悔!只是这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

  赵云不知道,张仁也不知道,就是这句当时几近于戏言的话,十多年后竟会成为现实。

  不说赵云在那里对张仁的举动百思不得其解,张仁这会儿寻到貂婵与二凌休息的驿馆,走进貂婵的房间,二话不说就直接趴到了床上直哼哼:“好阿秀,帮我锤锤肩再『揉』几下头吧!我可差点就累死了!”说真的,张仁就那么点料,今天这番有些水准的话,还真几乎绞干了他的脑汁,加上又是临时编排出来的,难怪会累得够呛。

  貂婵凑到近前问道:“累死?你做了什么事直叫累?看你混身上下干干净净的,也不像是做过什么耗费气力的事啊。”

  张仁趴在床上有如一条死猪,有气无力的伸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道:“这里累啊!不只是累,肩膀还让赵子龙用力的按了一下,我差点当场散架。”

  貂婵哑然失笑道:“啥?你该不会不知好歹的找赵将军比试武艺吧?你可是除了你那‘张氏一腿’之外就什么都不会的啊!人赵将军一看就知道是个武艺超群的人,你找他比试不是自取其辱吗?还是说,你看别人赵将军生得比你英俊气不过想打几下?”

  张仁没好气的应道:“什么话来着,我与子龙可说是生死之交,战场上过命的交情。而且,子龙武艺超群我比你还要清楚,我会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再说了,我像那种会嫉妒别人比我帅的人吗?”说完勉强直起点身子,把貂婵强拉到床上坐下,自己就顺势侧身枕在了貂婵的大腿上再指指肩膀道:“这里很痛,帮我好好的锤几下。”

  貂婵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了,照着张仁的肩膀狠狠的就是一拳下去。也不理会张仁那随之而来的惨叫声,站起身双手叉腰向张仁道:“那种人?你是不像……因为你根本就是!”
三国之狂战将军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sanguozhikuangzhanjiangjun/,欢迎收藏
手机看三国之狂战将军http://m.owolove.com/sanguozhikuangzhanjiangjun/三国之狂战将军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三国之狂战将军》版权归原作者历史天空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