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农场_第七百六十七章 恻隐心起 若飞出手

推荐阅读:3313
  马匹一旦断腿,最佳方案是实施安乐死,这里的原因无非是因为骨折的恢复期非常长,而马匹的天性又是奔跑,所以在漫长的恢复期中几乎肯定会将尚未愈合的骨骼重新折断——毕竟没有人能够长时间限制马匹的行动,这可是至少三个多月时间啊!

  如果能够让马匹在很短时间内断骨愈合,那这个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夏若飞显然是拥有这样的能力的,只要他愿意付出灵心花花瓣的代价。

  实际上由于大部分时候都是使用稀释过的花瓣溶液,用量其实并不大,所以现在灵图空间中积攒的灵心花花瓣越来越多,为了拯救“港岛之星”用掉一两片,夏若飞也觉得不算什么。

  说起来他与“港岛之星”也算是有缘了,毕竟这次就是冲着“港岛之星”来的,而且赛前他还买了一万港元的“港岛之星”独赢呢!

  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夏若飞听到马雄说了马匹断腿之后就要实施安乐死的前因后果之后,忍不住泛起了恻隐之心。

  虽然要让他救治所有遇到这样伤病的马匹是力有未逮,不过既然遇到了,那花费一两片灵心花花瓣又有何妨呢?

  打定主意之后,夏若飞也加快了脚步,朝着郭鸿江追了上去。

  赛场的配套设施十分完备,不远处就有马厩,当夏若飞马雄两人跟着郭鸿江走进马厩的时候,这边已经围了不少工作人员。

  这些都是为郭鸿江工作的人。

  “港岛之星”这一匹赛马能够取得一连串耀眼的成绩,是绝对离不开背后一整个团队的支持的。

  郭鸿江为它配备了专门的训练师,经验丰富的骑师,还有完备的兽医团队,算上其他一些工作人员,整个团队是相当庞大的。

  “郭董!”

  “郭董!”

  大家纷纷同郭鸿江打招呼,不过每个人的情绪都有些低落。

  这样一匹冠军马,就因为一次意外,之前的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

  而团队中的人与“港岛之星”几乎是朝夕相处,现在却要亲手送它上天堂,这其中的滋味自然是难以言喻的。

  郭鸿江脸色黯淡地点了点头。

  “港岛之星”此刻已经被绳子绑在了一个架子上——马匹的力气非常大,在骨折的痛苦之下用力挣扎,靠人力根本无法控制住它。

  它光亮的毛此刻也沾满了泥土,后腿骨折的部位更是明显出现了一个扭曲,肿得很大。

  “港岛之星”不时地发出痛苦的嘶叫声,用力挣扎之下,麻绳也勒进了肉里,磨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郭鸿江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了一下,走到了“港岛之星”前边。

  “港岛之星”似乎心有所感,也抬头看着自己的主人。

  夏若飞和马雄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郭鸿江的身边。

  这时,夏若飞震惊地看到,“港岛之星”的眼睛里竟然蕴含着泪水,它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命运,不过在见到自己主人之后,它却停止了挣扎,只是用含泪的眼睛望着郭鸿江。

  夏若飞的内心一阵震动。

  郭鸿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望着“港岛之星”,足足看了好几分钟。

  旁边的工作人员也都不敢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穿着白大褂的兽医早已准备好了给“港岛之星”实施安乐死的针剂,不过他们此刻根本不敢提醒郭鸿江,只是拿着大大的针筒在一旁小心等候。

  针筒里无色透明的药水,在马厩灯光的映射下令人惊心动魄。

  良久,郭鸿江叹了一口气,别过了头去不再看“港岛之星”,他轻轻地说道:“开始吧!”

  得到命令的兽医立刻走上前来。

  夏若飞见状连忙叫道:“等等!郭董,先等等!”

  郭鸿江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解地转头望向了夏若飞。

  而马雄则忍不住轻轻地拉了拉夏若飞的袖子,想要提醒他一下。

  不过夏若飞却似乎没有察觉,依然语气有些急切地对郭鸿江说道:“郭董,先不要对‘港岛之星’实施安乐死!说不定还有办法的!”

  郭鸿江此刻心情非常糟糕,不过他还算是有涵养的了,而且夏若飞又是他请来的客人,否则换了个人说这话,恐怕他当场就要翻脸。

  赛马行业在港岛已经持续一百多年了,对于马腿骨折的马匹,最人道也是最科学的处理方案就是实施安乐死,这是圈中人人皆知的常识。

  哪怕是近些年医学昌明,科技高速发展,但这个问题依然是个无解的难题。

  马雄一听夏若飞开口阻拦,就知道事情可能要糟。

  他连忙说道:“夏生,我刚才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马腿骨折对于马匹来说就是致命的,但凡有一点办法,郭董肯定是会不惜一切代价救治‘港岛之星’的!”

  见马雄出来说话了,郭鸿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他倒是也理解夏若飞,毕竟夏若飞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赛马,又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残忍的现实,心中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

  不过夏若飞却并没有被马雄几句话打消念头。

  他望着郭鸿江认真地说道:“郭董,如果有办法让‘港岛之星’痊愈,甚至重返赛场,你愿意试试吗?”

  刚才夏若飞出言阻止的时候,郭鸿江团队的兽医心中就已经很不喜了——“港岛之星”遭遇这样的不幸,他们这个团队的人心情本来就很糟糕。

  现在见马雄解释过之后,夏若飞依然说这些完全不靠谱的话,那个准备给“港岛之星”实施安乐死的兽医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用粤语口音浓重的普通话说道:“这位先生,如果你不懂动物医学,就请不要在这种时候胡乱说话!”

  夏若飞并没有生气,只是反问道:“你怎么能认定我就是信口开河呢?”

  兽医冷哼了一声说道:“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还不是信口开河?我劝你还是去翻一翻资料吧!历史上已经发生过无数次马腿骨折的事件,至今没有一个痊愈的案例!这种情况做一些徒劳的救治,没有任何意义!只能增加‘港岛之星’的痛苦!”

  兽医的助手也不满地说道:“我们和‘港岛之星’朝夕相处了两年多,和它的感情比任何人都深,如果有其他办法,我们怎么会舍得做出这样的选择!这种时候能不能不要给我们添乱了!”

  郭鸿江眉头皱了皱,说道:“李医生、阿城,少说几句!夏先生是我的客人!”

  说完之后,郭鸿江又转向了夏若飞,开口说道:“夏先生,我知道你是好意,不过……这种情况真的是没有任何办法的……这样吧!天也不早了,今天出了这样的事情,就恕我怠慢了,你跟马董先回去吧!我们要给‘港岛之星’实施安乐死注射了,我想……这种场面你还是……”

  “郭董!我并不是在感情用事。”夏若飞说道,“我也知道以前没有成功治愈的案例,但是别人不行不代表我就一定不行,我还是希望努力尝试一下的,你就当给‘港岛之星’一次生的机会吧!”

  说到这,夏若飞又马上加了一句:“而且我可以保证,不会给‘港岛之星’带来额外的痛苦!如果我这边实在没有办法,你再让人给它实施安乐死也不迟啊!”

  郭鸿江闻言也不禁犹豫了起来。

  而马雄却心中猛地一颤,脑子里闪过了一道灵光。

  在拍卖会结束的时候,马雄还开玩笑地跟郭鸿江说,如果马匹出现健康问题,说不定夏若飞可以帮忙。

  现在他却产生了一个似乎有些荒谬的想法:夏若飞的医术那么神奇,说不定真有办法让“港岛之星”获得生存的机会。

  如果是一个医术高明的西医说那些话,马雄也许根本不会相信,但中医却不同,中医根本没有西医那么明确的领域划分,谁规定中医只能救人,不能救马的?

  况且中医在跌打损伤方面一直都是有独特地位的。

  虽然常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哪怕是去看中医也是如此,但那都是普通的中医,夏若飞的医术显然并不普通,连那么严重的脑溢血都能治好,并且没有一丝后遗症;连世界医学界都没有找到有效治疗办法的孤独症他都能成功治愈,而且听说孤独症特效药马上就要实施量产了,这样一位神奇的医生,能够短时间治好马匹的骨折,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

  马雄心中的这些念头飞快闪过,他连忙开口说道:“郭董,不如让夏生试试吧!他从来不会说没把握的话,既然他主动提出来了,那一定是想到了什么办法……”

  郭鸿江不禁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这位多年的老友,他没想到连马雄都能接受这有些荒谬的建议。

  夏若飞看了看“港岛之星”,然后才对郭鸿江说道:“郭董,我是不忍心看到这样一匹优秀的赛马仅仅因为骨折就要被实施安乐死,所以才决定试试的。当然,决定权在你,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可以现在就离开。”

  郭鸿江若是真的一点儿都不相信夏若飞,那夏若飞肯定也不可能上赶着去帮他。

  说实话,如果不是刚才看到“港岛之星”眼中含泪的震撼场面,夏若飞顶多也就是会提一句,若是郭鸿江不接受,他马上就会扭头离开。

  什么时候灵心花花瓣这么不值钱了?

  郭鸿江终于下定了决心,点头说道:“夏先生,那就拜托你了,我已经不敢奢望‘港岛之星’能够重返赛场了,只要它的骨折部位能够痊愈就行了,真的能够成功的话,我一定会重重酬谢你的!”

  “郭先生!”兽医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叫道。

  郭鸿江摆摆手,没有让那位兽医再说下去,他淡淡地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你们不用再说!”

  兽医只能无奈地把早已准备好的针剂交给了助手,然后又不满地瞪了夏若飞一眼。

  在他看来夏若飞就是瞎胡闹,最后只能是大大增加“港岛之星”的痛苦。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么荒谬的事情,郭鸿江居然也会同意。

  夏若飞并没有在意兽医以及团队其他工作人员不满的目光,他淡淡一笑,对郭鸿江说道:“郭董,我的救治手段比较特殊,希望能够有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另外这边还需要几味中药,还请你尽快派人准备好。”

  虽然郭鸿江依然不相信夏若飞真的能够救回“港岛之星”,不过他既然答应了让夏若飞试试,那自然是会全力支持的。

  所以,郭鸿江毫不犹豫地说道:“没问题!请夏先生把需要的药材写下来,我马上让人去准备!”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可以!”

  郭鸿江都发话了,很快就有人找来纸笔,递给了夏若飞。

  夏若飞没有丝毫迟疑,提笔在纸张上洋洋洒洒地写下了至少50味药材的名字和数量。

  这些都是治疗跌打损伤的一些药材,目的当然是为了掩人耳目。

  夏若飞把写好的药单递给郭鸿江,说道:“除了买药之外,还需要买一个熬药的砂锅回来,另外准备一些木炭,以及包扎用的纱布、胶带什么的。”

  “没问题!”郭鸿江随手将药单交给了兽医,示意他马上去准备药材,然后接着问道,“夏先生,需要固定夹板之类的器具吗?”

  “暂时不用!”夏若飞说道,“有需要的话再说。”

  工作人员飞奔出去买药材,而夏若飞则走到了“港岛之星”面前。

  骨折的后腿似乎肿得更大了,“港岛之星”的情绪也越来越焦躁,不停地用力挣扎着。

  虽然工作人员非常有经验,是将它四蹄悬空地绑在一个特制的架子上,可是也无法完全限制它的后腿,在一阵乱动之下,痛苦肯定也是成倍地增加。

  那些用来捆绑的麻绳上面都隐隐带着血迹了,马身上也出现了多处的血痕。

  这才捆绑了十几分钟而已,就已经伤痕累累了,可想而知如果按照传统治疗手段,至少要三个多月才能痊愈,所以那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郭鸿江看到“港岛之星”每一分钟都在承受这巨大的痛苦,心里又不禁有些动摇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也疯了,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还有什么办法?

  早知道就应该坚决一些的!郭鸿江心里说道。

  这样的情况,每多活一秒钟,对于“港岛之星”来说都是一种煎熬,还真不如一针下去直接安乐死了好。

  不过既然都已经答应了夏若飞,郭鸿江肯定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再反悔的。

  就在郭鸿江心里纠结的时候,夏若飞已经走到了“港岛之星”的面前。

  他在焦躁痛苦的“港岛之星”头上轻轻地拍了一下,然后看似随意地在它头顶轻轻摩挲了一会儿。

  然后郭鸿江和马雄就震惊地看到,“港岛之星”焦躁的情绪似乎立刻就平复了下来,甚至还微眯着眼睛,那温顺的样子简直让他们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
神级农场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shenjinongch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神级农场http://m.owolove.com/shenjinongchang/神级农场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神级农场》版权归原作者钢枪里的温柔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3313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