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难养|第412章 孰是孰非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绝世剑神我老婆是鬼王进入电影万界天尊纯阳鬼胎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黑巫师朱鹏神武战王都市奇门医圣
  渺禅院的大火总算被扑灭了,但哲远寺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卫龙一脸土灰,左手臂还被火燎伤了一大片,混着血和浓汁,溃烂不堪。他无暇顾及自己的狼狈姿态,依旧用痛得几乎没有知觉的双手扒着废墟。他的手下也不敢怠慢,和他一起翻找着,“皇妃,皇妃!”

  卫龙真是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怎么会接了这样一个差事,恐怕这回真的难逃一死了。想到这里,他便怒火中烧,“为什么,为什么?千古名寺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着火了?”他一把抓住玄梧老和尚的衣襟,“你告诉我,为什么!”

  “施主,贫僧早就告知过您,如今的哲远寺不太平,望您早日离开这里。现在发生这种情况,是谁也不愿看到的。”玄梧不卑不亢,轻巧地挣脱了卫龙的手,看得出他的修为绝对在卫龙之上。

  卫龙的火气没有消减半分,反而愈演愈烈,“这么说来还是我的错了!皇妃若是死在这里,你们哲远寺定脱不了干系!”

  “皇妃,是指这个吗?”一具烧焦的尸体从天而降,摔在众人面前,焦黑的尸体根本看不出是她的身份。

  “还是这个?”又一个焦尸掉了下来。

  一个长发男人飘飘然落在屋顶上,脸上挂着邪魅的笑,“怎么样?挑一个吧,反正都是假的!”

  卫龙拔出长剑,怒视着他,“这火是你放的?”

  “嗯嗯,还不笨嘛!”长发男摸摸下巴,“可是,你知道是谁放的火又怎样?你的罪,哲远寺的罪,谁也逃不掉!这可怎么办是好呢?卫大人?”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卫龙心里清楚,就算把这人抓回去,等待他的依旧是死刑的审判,如今这般光景他根本就是毫无生路。“就算本大人死,也要把你拉下水!”

  长发男摇了摇手指,“不不不,明明就有生门,卫大人要不要我指给你呀?”

  卫龙毕竟年纪小,经验少,三言两语就让人说动了。他用怀疑的眼神看向长发男,“你有什么办法。”

  “谁都知道,索翼大人要娶轻尘花魁做皇妃,不过是想要占有天下第一美人,根本就不是喜欢他。所以,这女人对他而言,就是至高无上的权力的象征。”长发男说道。

  卫龙皱起眉头,“你也想说让我再换个人做轻尘皇妃?”当初在飞艇上,知道轻尘已死这个秘密的人,不过十几个,且都与自身利益息息相关,所以想要堵住他们的口非常容易。但是,哲远寺大火可是上百人看在眼里的,长发男又把焦尸直接扔到了众人面前,就算他有心想遮掩恐怕也很难做到了。

  长发男哈哈笑起来,“这么幼稚的办法,也只有小孩子才能想出来!可笑至极!”长发男收起笑容,意味深长地看向站在卫龙身后的玄梧,“卫大人可知道哲远寺有两大镇寺之宝,一个是哲远寺住持的起死回生之术;另一个则是能改天换命的乾坤珠。卫大人若能将这两样宝物献给索翼王,陛下还会追究您的护卫不当之责吗?”

  卫龙的脸上也露出笑意,他不仅没有罪责,恐怕还会平步青云。卫龙转头看向玄梧,“住持和乾坤珠何在?还不速速交出将功抵过!”

  玄梧满头大汗,“这……这……贫僧确实不知呀!”

  “不知道?我看是玄梧大师舍不得拿出乾坤珠吧!”门口又来了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了进来,“哲远寺并没有保护乾坤珠的能力,还请玄梧大师交出乾坤珠!让我等另选一位智者守护宝物!”

  “对,交出乾坤珠!”

  玄梧擦擦脑门上的汗,左右为难,早知道他就不去向师兄打听乾坤珠的事了,那还能理直气壮地说乾坤珠不在哲远寺,可现在……出家人不打诳语,他又怎么能犯了戒律呢?“乾……乾……乾坤珠……”

  “乾坤珠在玄静妖僧手中,你们问这老和尚,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不如让他把玄静那妖僧交出来,当面对质!”长发男说道。

  底下有人窃窃私语,互相询问他的身份,都说不认识这人。长发男到底是哪里来的,竟然敢口出狂言,这般侮辱得道高僧?

  不过,几位当家人却早已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纷纷站到了长发男这边,只是言语上还留有些客气在,“不如请玄静大师出来,也好给我们,给天下一个交代。”

  玄梧叹气,“师兄已归隐山林不理世俗多年了,他现在并不在哲远寺,恐怕是让诸位白跑一趟了。”玄静交代过,如果有人问起他或者乾坤珠,就说他已经带着乾坤珠离开哲远寺了。玄梧只是照办。

  “走了?”在场的人没一个相信玄梧的话,“大师这借口有些牵强吧?还是快把玄静交出来吧!”客气只是假象,众人一起作恶,没有人害怕撕破脸。

  “看到了吗?”慕容泠风坐在另一边的围墙上笑着问炳愈,顺便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袖口,不让他冲动。不过她的声音可不是冷静的语调,颇为讽刺,“明明是一群土匪想要强抢人家的宝物,还要把自己说成是心系天下的大好人。就好比婊子立贞坊牌,虚伪,恶心!”

  她这话,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尤其是那几位家主掌门,各个红着一张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恼的。“哪里来的野小子,敢在我们面前撒野,不想在江湖混了吗?”

  慕容泠风耸耸肩,“这么臭气熏天的江湖,小爷还是离远点儿的好,别占了满身臭气,洗不掉的!”

  炳愈无奈地瞥了她一眼,刚刚还拦着他说什么别冲动别冲动,现在看来冲动的人明明是她好吗?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也不怕下面那些不知羞的老家伙们冲上来撕烂她这张没遮没拦的嘴!

  炳愈看着小公子,却有个人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瞧。

  “心遥。”长发男望着炳愈,喃喃自语,许久才回过神来,“不,他不是心遥。就是他抢走了心遥的身体,害得心遥成为孤魂野鬼的!”他握紧手中的剑——杀了他,把心遥的身体夺回来!

  慕容泠风一早就注意到他了,见他作势要冲过来,突然咧嘴一笑,笑容着满是嘲讽,“遥望星辰,将心自逸。”

  长发男一下子停住了脚步,诧异地看向她,“你怎么会知道?”

  慕容泠风没有搭理他,只是顾自摇头,“蒋心遥什么都好,就是眼光太差了,竟把感情寄托在这样一个没头脑让人当枪使的男人身上,你说是不是呀,蒋辰逸?”

  长发男,哦不,蒋辰逸缓步走向她,“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蒋心遥是自己献出身体让顾炫重生的,你可知这是为何?”慕容泠风反问道。

  心遥是自己献出的身体?“明明是你们抢了他的身体,让他变成孤魂野鬼的!他……他怎么可能是自愿的,他还答应过我……”蒋辰逸慌张了片刻,突然间明白过来了,这人是在使计离间他们,心遥答应过要等他回来的,就绝不会食言。“你无需多言,把心遥的身体交出来便是。我绝不会允许别人践踏他的身体!”

  慕容泠风不耐地翻了个白眼,真是蠢驴,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聪明的时候瞎聪明!“所以,你到底是来抢蒋心遥的身体的,还是来抢乾坤珠的?”慕容泠风从怀里拿出一颗明晃晃的珠子,“蒋心遥的身体肯定是给不了你的,不过这乾坤珠嘛,”她狡黠的一笑,“也不给你!”说完便跳下围墙,消失在夜色中。与此同时,炳愈也向另一个方向跑远了。

  “乾坤珠!乾坤珠在她手里,追!”

  所有人都追着慕容泠风跑远了,只有蒋辰逸跟着炳愈的身影来到了树林里。

  “别过来!”炳愈拿刀抵在自己的脸颊前,“你往前走一步,我便在这张脸上划上一刀!”

  蒋辰逸果然投鼠忌器,不敢再靠近他了。

  炳愈心下佩服,小公子说得果然没错,他们这边握有大筹码——蒋辰逸是决不会让蒋心遥的身体损伤一丝一毫的,但是炳愈不怕,用他的话说,大老爷们儿脸上留条疤又如何?

  “你到底想做什么?”蒋辰逸不安地问道。

  “这话应该是我问吧?你到底想做什么?蒋宗主。”炳愈冷笑一声,“你百年前便已出关,这一百年来,我在枫溪城见过你无数次。我每每去街上为师父办事,总能瞧见你一人坐在路边喝茶。不过,你和蒋心遥虽是孪生兄弟,长相却没有丝毫相同,以至于我也从来没怀疑过你的身份。现在想想,你已经在我身边陪伴了百年了。”炳愈状似不解地问道,“蒋宗主,你百年前不曾说些什么,为何会在百年后的今天突然发难?慕容公子说,只有一个理由可以驱使你打破现在的平衡——有人告诉你,他有能力逆转起死回生术,他可以再次将蒋心遥复活。”

  蒋辰逸不禁赞叹的笑了,“这位慕容公子年岁不大,脑子倒是比你们这些老古董强得多。我要心遥回来,这难道有错吗?”

  “若起死回生之术真能逆转,早在千年前我便把身体还给他了。但,这毕竟只是一副血肉之躯,承受能力有限,根本经受不了两次灵魂的剥离注入。师父也说过,若再有一次,蒋心遥的身体就会爆裂,到时候他就真的灰飞烟灭了。”炳愈说道。

  蒋辰逸对此嗤之以鼻,“怎么?玄静那妖僧做不到的事情,还不准别人做得到吗?”

  炳愈接着说道,“就当他能做到好了,起死回生,身体和灵魂缺一不可,蒋心遥的灵魂已经消散百年了,你又去哪里再把他找回来呢?”

  “心遥的灵魂我已经找到了,现在所欠缺的只有这具被你偷走的身体。”蒋辰逸笃定地说道。

  炳愈微微皱起眉头,蒋心遥的灵魂消散百年的说法确实不对。当年玄静大师不忍爱徒变成孤魂野鬼,特意收集了他的魂魄藏在了一个安稳的地方,这个秘密只有玄静大师和他两个人知道,蒋辰逸是断没有可能找到的,那么蒋辰逸找回来的灵魂又是什么呢?

  还没等炳愈发问,蒋辰逸便自己说出来了,“原来,这些年,心遥的灵魂一直寄居在我的梦里,我竟过了一千年才发现!”

  说话间,一片火红的枫叶从树上飘下来,落在了蒋辰逸的肩头。他随手把枫叶取下来,只看了一眼,视线却再也离不开了。“这……怎么会这样?这是你做的?”

  炳愈耸耸肩,“你可以去树上瞧瞧,整棵树的叶子都是一个样的。我不过一介凡人,哪里有这个能耐能种出一棵如此别致的树。”

  闻言,蒋辰逸跳到了树上,果然,整棵树的叶子上都有着相似的图案,分毫不差。

  “我们翻遍了古籍经典也找不到这个图案代表着什么意思,想来它并不是家族家徽,亦不是咒纹符箓。蒋宗主可认得?”炳愈问道。

  蒋辰逸沉默了片刻,反问道,“这棵树是谁种的?”

  “我种的,这一片枫林有三百棵枫树,我花了一千年的时间栽培它们,只是为了隐藏住这一棵,你可知为何?”

  蒋辰逸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总觉得有什么答案呼之欲出。

  “人活百年树活千年,可要树变成人,你猜得多少年?”

  “你到底想说什么?”

  炳愈叹了口气,不再卖关子,“我不知道是谁告诉你蒋心遥的灵魂寄居在你的梦里的,但是这棵树里的灵魂却是师父亲自收集炼化的,只待有一日爱徒炳愈能从树中重生,再次回到这个世间。”

  蒋辰逸颤抖的手抚摸着枫树的树干,他知道不该相信这些人的巧言令辞。可是,枫叶上的纹路又让他不得不信,这个图腾是他和心遥一起绘制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就算是外人想要模仿,也不会连那笔画上的小尖勾都复制出来的,说这不是心遥的手笔,他自己都不相信。

  “蒋辰逸,孰是孰非,你自己拿主意吧。”
神医难养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shenyinanyang/,欢迎收藏
手机看神医难养http://m.owolove.com/shenyinanyang/神医难养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神医难养》版权归原作者兰爵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