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二五章 易容

推荐阅读:神恩魔法师绝世剑神我的都市修行路灵武帝尊神武战王我老婆是鬼王都市奇门医圣校花的贴身高手空间炮灰生存灭世武修
  相比武苍霓的沉静,一旁的司徒小书似乎满怀心事,在默哀的过程中,不知在想到了什么,脸色的表情很是古怪,似尴尬,似忧虑。

  武苍霓略一思索,回忆这段时间她周围发生的事情,登时心中有数,扭头道:“怎么了,最近有什么烦恼?是封刀盟那边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啊,其实是……呃,没什么。”司徒小书欲言又止,似乎不知该怎么开口,武苍霓只好揭穿,“是因为天菩萨吧?”

  “我……武帅妳怎么知道的?”司徒小书满脸惊诧,武苍霓可不是以推理能力见长的,自己表现得很明显吗?

  “妳表现是没什么……但天菩萨表现就很明显了。她这几年,根本是贴着妳在释出善意,当面表态就不止一两次,背后的动作,密侦司也会传来情报,我不想知道都不行……”

  武苍霓看穿司徒小书的疑惑,叹道,“先前一战,又为了妳豁尽全力,甚至可以说奋不顾身,这要还看不出来,就真是傻瓜了!我倒是很好奇,她找你到底想干什么?”

  “呃……”司徒小书点点头承认。

  “就跟武帅妳说的一样,这几年,天菩萨……前辈她,多次向我示好,或是想要拉拢,曾经传话要指点我晋升大能的心得,还指示过九外道,避免与封刀盟冲突,提供了不少资源,善意十足,只是……我鉴于正邪有别,一直敬而远之,顶多为了对抗妖魔,收下一些好处,尽量留个模糊空间,不那么黑白分明……”

  武苍霓点头道:“然而,她最后还为了妳,挺身而出,把底牌和性命都压上,简直算得上救命之恩,妳就更不好拒绝了?”

  “……确实,就是这样的。”

  司徒小书点点头,回想起当时的战况。

  最后一战,面对数位万古分身,自己虽然越战越勇,临阵突破,晋升大能,更在月光神尼牺牲己身,强化到极限的琉璃结界中,领悟到仁道神通,可以抢夺愿力,救回被渡化的牺牲者,兼之强化自身,一度将战局扳平,却最终难敌诸位愿力之主,不顾一切地出手。

  琉璃结界被屠黎王打破,萧剑笏也被神皇一矛贯体,李昀峰豁尽全力,万分惊险救下萧剑笏,还以六重天顶的修为,强行开道,拖住两位神皇,却也已经到了极限。

  另外三位联手一击,要消灭司徒小书这个最大隐患,却是天菩萨挺身而出,同样将修为催到天阶六重,硬生生接下这一击,左臂被炸得粉碎,整个人远远飞了出去,一时没了动静。

  再之后,却是冥府变局,五位愿力之主先后消失,自己战到脱力,看到这一幕,虽然不明所以,却也泄了那口气,一下就昏睡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再醒来时……

  “所以,她那天到底把妳带去了哪里?”

  三位愿力之主匆忙离开,司徒小书昏死过去,身在当场的武苍霓,原本要出手救援,免得这名始界的希望之苗,从半空中摔下地面,却见浑身染血的天菩萨,陡然现身,长袖云舒,卷了小书就走。

  天菩萨亦正亦邪,武苍霓不敢轻信,原本要追赶截下,却因为自身伤重乏力,没有动手,而李昀峰也不管不顾,就这么让天菩萨把人带走。

  武苍霓担忧了很久,直到司徒小书完好现身,这才松了口气,趁着眼下机会,刚好把一切弄清楚。

  司徒小书闻言,脸色一片酡红,又陷入了回忆。

  ---------------------------------------------------------------------------

  “这、这是哪里?佛皇和神皇们都去了哪了?我们赢了吗?”

  好不容易摆脱深深的倦意,回神过来,司徒小书只觉得全身酸痛无比,哪怕如今已经是大能之身,也没法立刻从先前大战的透支中缓过来,而一有意识,最先想起的,却是脑海中最后的画面,思考这场战争的结果。

  ……我既然还有意识,身体好像也没被束缚,应该是赢了吧?不过,我如今在在哪里?身上穿的衣服好像有些怪?

  司徒小书思索着,强行睁开眼睛,要打量自身情况和周围环境,却被惊出一身冷汗。

  “我……究竟在哪里?这都是什么?”

  惊异非是因为落入敌手,深陷囚笼,而是周围全然陌生的环境,和自身反常的打扮。

  这是一间装饰略显怪异的房间,既似女子的闺房,又似华丽的新房。

  房中既有少女喜爱的饰物,也有不少让自己看不明白,只瞥一眼,便莫名脸红耳赤的玩意儿,而房屋的顶上,放置了一张巨大的圆镜,将下方的事物都照得清清楚楚,让自己不用起身,也不用动用神识感应,就能把现在的形象装扮,看得明明白白。

  自己……显然被人专门梳妆打扮过,沾染的尘土和血迹被清洗干净,古板朴素的劲装被脱去,换上了一套轻飘飘的霓裳羽衣。

  淡粉色的华衣裹身,极度贴身,既勒出纤腰,又没了裹胸束缚,只留贴身小衣遮挡的胸口聚拢起来,如同两座隆起的小丘,又是倒心形开胸,哪怕外披白色纱衣,也遮蔽不去那一抹诱人的弧线。

  下身穿着一条桃红色的丝质长裙,极尽奢华设计,繁复的装饰和金银珠玉点缀其间,而束发披垂下,散在身后,脸蛋精心上了妆容,整个人看起来艳丽非凡,既似天上的仙女,又像人间的花魁,再没有之前苦行刀主的样子。

  “这、这是谁?”

  司徒小书心中一震,如见鬼魅,险些就要弹跳起来。

  自己不喜梳妆,尤其是不喜欢作那种轻飘飘的女子裙装,平素打扮,一项都是以随时能接战为前提,现在忽然见了境中女子的艳丽姿态,一时间,竟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更有种……说不出的恐怖。

  心中正自惊慌,探出神识,要观察周围的情况,却发现有人正在靠近,更赫然有着大能层级,自己力量未复,看不清楚,就听着推门声响,一道白发的曼妙倩影,莲步纤纤,走了进来,正是天菩萨。

  天菩萨一头长发,垂落身后,配合身后漂浮的月白色披帛,和依旧完美的娇容,像极了神话中的天女……如果不是她上身只裹了一片白纱,将将遮住小腹,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把香肩玉臂连同那高耸白腻的上围一起露出,只用脖上垂下的丝巾遮住两点嫣红的话……

  绝色美妇,下半身穿着一件白色丝裙,轻移莲步,款款而来,袅袅婷婷,衣带当风,两条笔直纤细的长腿,若隐若现,挺立白腻的双胸,微微跃动,当真是风情万种,顾盼生辉。哪怕不动用欢喜院秘法,牵动阴阳之道,也能叫无数男女,情迷意乱,难以自己。

  只是,想要动摇苦行刀主的意志,这副艳姿就毫无用处了,司徒小书反倒更关注天菩萨的一头白发。

  素来,天菩萨就是有名的不老圣姑,实际年龄不知,外表始终是三十几岁的美妇,一头乌亮长发,光可鉴人,艳名远传各方。

  而今,天菩萨一头长发尽转灰白,眼角眉梢浮现皱纹,老态明显,断去的手臂更没有复原,长袖空垂,每一件……都是极度消耗、伤势过重之后,必然出现的现象。

  以*为道,进窥无相法则的,表现出来的肉身状况,极度重要,不到无法支撑,就永远维持青春美貌,而一旦出现老态,往往就意味着无法恢复,甚至开始散功。

  ……天菩萨,伤重到这种地步了?

  司徒小书心中不安,毕竟,天菩萨伤成这样,自己要负很大的责任,不过,见到来人是她,司徒小书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顾不得纠结身上打扮,连忙问道:“大家都没事吗?是我们赢了吧?”

  天菩萨摇摇头,先是显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神情,见司徒小书面色惊疑,坐立不安,便叹息回答。

  “……剩下三名神皇、佛皇,意外离开,武苍霓猜测,是因为始界会有大难,我看妳晕了过去,就先带妳回来避难,结果……到最后,也没什么事情发生。我不知道详情如何,不过,也应该告一段落了。”

  没等司徒小书再问,天菩萨又道:“先不谈那些,我且问妳,妳有没有想过,自己的人生,其实可以有不一样的样貌?”

  “呃……”

  司徒小书先是松了口气,跟着又开始绞尽脑汁,猜测神皇慌张离开,始界却没有迎来劫难的原因,等到天菩萨问到第二次,这才惊醒。

  一时无言,司徒小书半天才反问道,“前辈……究竟想问什么?”

  “我知道,妳不喜欢我,也不喜欢欢喜院。”

  天菩萨没有正面回答,顾左右而言他。

  司徒小书再次无言,想要表明欢喜院作为九外道之一,本就和自己立场有别,双方甚至从不友好,话到嘴边,又想到天菩萨先前的救命之恩,只能咬住嘴唇,听着天菩萨讲话。

  “妳出身封刀盟,又是被妳爷爷那个古板老家伙一手带大,学了他十成十,不喜欢我们不奇怪……”

  天菩萨悠然笑道:“妳与妳父亲不同,倒确确实实是司徒家的子孙。”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suixingwuyu/,欢迎收藏
手机看碎星物语http://m.owolove.com/suixingwuyu/碎星物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碎星物语》版权归原作者罗森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