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二六章 世道不公

推荐阅读: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绝色总裁爱上我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斗战神都市奇门医圣绝世剑神人间鬼事帝焰神尊
  “当初百族大战,妖魔肆虐人间,天下百姓遭劫,而乱世之中,女性往往最苦……天下女子既要对妖魔担心受怕,又恐被人族乱兵……甚至流氓无赖*,日日夜夜,活在地狱边缘……我也是想要给她们一条路走,才接下欢喜院……”

  天菩萨感叹道:“说起来,我与你们封刀盟的初衷,并无不同。”

  只是这一句,司徒小书就想反唇相讥,封刀盟再怎么堕落,也不至于和欢喜院相提并论,双方哪里来的并无不同?

  不过,这几年的历练,司徒小书沉稳许多,硬生生把这股不满吞下去,且听听看对方怎么说。

  天菩萨悠然道:“……说到底,欢喜院也不过是大战之中,天下女子的一个庇护所,与天斗剑阁别无二异,结果呢?大战结束,燕无双和妳爷爷并称人族双柱,天斗剑阁也忝列正道支柱……”

  顿了顿,天菩萨瞥向司徒小书,“凭什么……我和欢喜院就要被打成邪魔,遭到排斥?说起来……这都是天下男子的私心作祟。”

  天菩萨这一连串的感慨,司徒小书只听得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前辈一直被视为左道巨擘,今天来和小书说这个,该不会……是要晚辈出面,为欢喜院洗刷汙名,改变外界的观感?”

  体面话这么说,司徒小书心里的真实想法已是:怎么可能?欢喜院所作所为,天下人有目共睹,想要扭转外界观感,此事难度不逊于征服整个联邦,估计只有李昀峰,才有如此偷天换日的手段,自己是万万做不到,也不愿做的,天菩萨指望自己干这个,莫不是疯了?

  ……还好,天菩萨疯得不那么厉害,听到这问题,只是挥挥手,表示自己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尤其是男人的!

  “我倒是很奇怪,你们对我意见多多,却把燕无双那个傻货捧上神坛……”

  天菩萨摇摇头,“那家伙每次都说是在救人,却救完人就甩手不管,没有后续,这样的人,你们当成救世主一样看,她如果真那么有心,今日天斗剑阁不会藏污纳垢,天天内斗,从长老到门徒,个个勾心斗角,乌烟瘴气……这样的解救,算是哪门子的救?”

  司徒小书再次无语,天斗剑阁的鸟样,也是全天下有目共睹了,尤其是出了秋艳红这个败类,剑阁名声简直臭不可闻,而在那之后,燕无双失踪至今,要不是还有一个龙灵儿晋升天阶,担起形象,估计现在早就衰败下去了。

  这几年里,天斗剑阁惹来各方白眼,本身又无力进取,早已边缘化,与如日中天的封刀盟不能相比,这回的神皇浩劫,龙灵儿豁命奋战,一部分也是为了提振师门士气,无奈她的同门大多不争气,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但再怎么说,剑阁的形象都好过欢喜院,别的不说,光是欢喜院经营皮肉生意,还成天猛玩采捕,榨人成渣,这就算再怎么“精诚团结”,都没法洗刷!

  “……燕无双乐当甩手大掌柜,而我亲力亲为,将收来的那些女子都培养成才,让她们可以自力更生,开心美满过这一辈子……”

  天菩萨自顾自地说着,没在意司徒小书的脸色,满是慨叹,“我的付出,明明要高过燕无双千倍,结果,她被捧上神坛,我就要被视为邪魔,连带欢喜院都被算成邪魔外道?外头的世界这样乱,有一部份原因,就是燕无双只救不管,搞出了剑阁那一群疯婆子,这才造成今日祸事不断!”

  司徒小书还真没法反驳这话,尤其是当初秋艳红的为恶,还有剑阁中人一贯损人利己的作风,着实叫人无话可说,只是,这话怎么也轮不到欢喜院来讲……

  仔细斟酌用词,司徒小书道:“前辈在乱世收容孤苦女子,还培养成才,这……的确造福无数,但今日欢喜院中人,个个放浪形骸,烟视媚行,不知羞耻,做的还都是青楼皮肉生意?这岂非推无辜女子入火坑?前辈既然有心救世,何不如我封刀……”

  “无辜女子?推入火坑?哈哈哈哈~~~”

  面对司徒小书的提问,天菩萨嫣然一笑,自有万般风情流露,妙口轻吐,娇声柔和中,带着几分嗔怪,却格外引人怜惜,当真是勾魂夺魄。

  “我欢喜院名头虽响,少主可曾听过我等逼良为娼、勉人不愿的事情?可曾见过我名下青楼、娼馆,有哪个姑娘心里不愿,委屈哀泣的?”

  “这个……”司徒小书答不出来,自己是封刀盟主,不是妇女救星,听见有不平事,肯定会仗义相助,但平时也不至于到处打听,强推自己的正义,欢喜院旗下姑娘的状况,自己实是不知,也实是不想知。

  天菩萨端正神色,声如美乐,“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甚至三宫六院,就算那些没地位的,也可以在勾栏中夜夜尽欢,为何女子不行?天道赐予女性这副肉体,又演化阴阳之道,就是让女子从合和之事中,求得无上阴阳大道。天道所设,莫非还不比不得人间礼法?”

  司徒小书嘴角紧绷,作梦都想不到,对面说着说着,连天道都抬出来了,这让自己可以说什么?

  天菩萨笑道:“我身由我主,身为女子,拥有自己身体的自主权,想怎么用,都是自己作主,哪轮到男子来指手画脚?天下男子,装模作样,口中说着礼法教化,心里当我们女人是玩物,个个口是心非,我们又何须在乎这些不敢面对本心,连自己都骗的人,对我们有什么看法?”

  停了停,天菩萨手一摆,道:“就算不谈大道,只谈生计,青楼也不过是一种谋生手段,和苦力、耕田是一样的,我们不偷不抢,不拐不骗,凭一己之力赚钱养家,偶尔还施粥赈济,大行方便,于社会有益,又与你们封刀盟有什么不同?”

  ……不同可大了!

  司徒小书满眼的不认同,但自己不善言辞,就算有整肚的不满,对着天菩萨滔滔而谈,自己竟不知从何处驳起,总觉得对方说的话,每一个字都有问题,可整串连在一起,又煞有其事。

  除此之外,这位女中前辈,胸口开得极低,说话时扬升吐气,胸前波涛汹涌,色气满满,也让同为女性的司徒小书觉得压力很大,一直想转开目光,难以面对。

  只是,事情证明,沉默有时候只会让情况更糟,司徒小书本意是打算让天菩萨多说一会,宣泄完心中不满,自己就这么听着,作为一个晚辈的责任,然后告辞离开,哪知,真是不想什么就来什么,天菩萨说着说着,突然话锋一转。

  “我非是愤世嫉俗的狂人,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去改变世界,就只想守好自家这一亩三分地,庇护旗下的姑娘平安,有口饭吃而已……”

  “确实,以前辈的修为、地位,若是真有野心,九外道早不是今日这样。”司徒小书道:“组个邪派联盟,于前辈当是易如反掌,九道之内,没有谁能与前辈抗衡……小书相信,前辈并非野心家。”

  “妳这孩子,倒也老实,话说得不好听,但实实在在,这点很像妳爷爷,不似你爹。”

  天菩萨摇摇头,笑中颇有一丝寂寥,“我这些年,苦苦经营,不过维持欢喜院,让麾下的女子不为人所辱,可以……自由自在去过活,我希望这样的氛围能一直持续,不过,显然是不行了,一代新人葬旧人,当世之时,是新时代之子的舞台,而我已经快要跟不上这个时代,无法再替天下女性庇护……”

  说呃这些话,天菩萨望向自己空荡荡的袖子,眼中寂寥之意更重,司徒小书知道这条手臂,是因为自己而断,这是怎么都回避不了的恩情,当下硬着头皮道:“前辈这条手臂……不能复原了吗?”

  天阶者的残肢伤损,极为复杂,特别是证道大能之后,别说缺指头、断胳膊,就是被轰碎大半边,都可以靠个人力量加上灵药重生,甚至整个身体被打成碎肉,都能施展神通,滴血重生,死亡与伤损变得不是那么容易。

  然而,如果碰上一些特别针对性的手法,或是特殊的力量,那就会在造成伤损的同时,直接阻断重生之路,天菩萨迟迟不能把已断的手臂复原,显然就是遭遇这样的力量了。

  “……一条手臂,色相无相,复原也罢,不复原……也罢,无须介怀,就是完好如初了又怎样?芳华弹指老,这终究……不是我的时代了。”

  天菩萨说道这里,目光中仿佛放出光,紧紧盯着司徒小书,好似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我希望,能有一个杰出的女子,接下我的位置,庇护天下女子,替她们发声,保留她们的自由,而妳,就是我唯一看中的继承人。”天菩萨道:“妳想要还我的情,就接下这位置吧。”

  “我?”

  司徒小书这一惊非同小可,自己还以为,天菩萨想扭转世人对欢喜院的看法,这完全是疯了,哪知她比自己以为得还要疯,竟然想让自己当继承人……入欢喜院?

  有人推薦,小說看累了,还是要玩个游戏放松放松,大家可以进《远征手游》今天的新区【互通119服-惊邪】,国家云州。上班、上课累了,打打几百人的国战还是很刺激的。大家有興趣就試試吧。安卓和iOS可以一起玩,安卓的在百度搜索《远征手游》,这个下载的是官方服,可以跟iOS互通一起玩。建号的话,为了有气势点,名字前统一加“碎星-”,這樣很有氣勢,更重要的是,聽說這樣的人多了,我就有錢收!這才是最重要的....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suixingwuyu/,欢迎收藏
手机看碎星物语http://m.owolove.com/suixingwuyu/碎星物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碎星物语》版权归原作者罗森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