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星物语|第四章 杀了我的男人

推荐阅读:蜜爱小甜妻:老公,请亲亲!我的绝色总裁老婆神恩魔法师绝世剑神绝色总裁爱上我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斗战神人间鬼事都市奇门医圣帝焰神尊
  混天王老师曾告诉自己,最近不住涌现的那些记忆,是自己“前世”的记忆,因为逐渐苏醒而回归。

  “……万古存在为了避免时光冲刷,过长的记忆累积,造成人格崩坏,开发出了多种技术,很多万古大圣长年处于沉睡,就是为了这个。”

  鹏魔王道:“但不是每个万古都喜欢睡觉,所以也有其他的技术衍生,像是自我删除记忆,或是利用轮回转生,就像是给精神放个假,维持自我人格……转世对万古存在并不陌生,只是妳此回转生有些纰漏,记忆无法完整接续,只能靠自己慢慢回溯。”

  老师这么解释,司马冰心也不怀疑,把回溯记忆当成是塑练神魂的途径,接受所想起来的一切,而在那些记忆中,大多只是让自己困惑,却唯独只有一处,让自己陷入深深的不安。

  那就是“自己”之死!

  母皇和老师,绝口不提前事,似乎也下了封口令,不让其他妖族对自己提起,就是希望靠自己回想起来,而自己所回忆到的前生终结,就是在那场惊天大战中,被那个霸气横溢的汉子,挥刀斩来,鲜血喷起,然后……就没有记忆了。

  光仅是如此,还不足以判定太多东西,但在整个画面黑掉,彻底断讯之前,一股极度心痛、悲伤的感觉,跨越万古,直传过来……

  每次结束这段记忆回溯,自己都是又惊又惧,不断发抖,然后眼泪流个不停,也不知道为什么伤心,但就是很想哭,总要在那里又哭又发抖的闹上半天,才能恢复过来。

  那种能将整个人撕裂开来的痛,找不到解释,自己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被自己真心所爱的男人……一刀杀死!

  只有这个解释,那种痛楚才合理,才能让自己痛得撕心裂肺,哪怕隔了一世,还是让自己痛哭流涕,无法平静。

  ……自己挚爱的男人,为什么会对自己挥刀相向?

  时隔万古,这个问题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重点是他作了什么,其余的全都是辩解,毫无意义!

  而自己作梦都想不到,记忆才复苏没有多久,今生就再一次碰到了他!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在视线交错的那一瞬,自己就完全明白了,这个男人……仍然是万古之前的那个他!本性没有改变,哪怕穿得斯文守礼,人形外表之下,就是一头嗜战的野兽!

  看着那双眼睛,最后的回忆涌来,好像他随时都会再斩出那一刀,再杀自己一次!

  剧烈惊恐,让自己全然失去了冷静,慌不迭地逃跑,就这么离开花园,远离危险,直直来到母皇面前,牙齿犹自碰撞打颤。

  “孩子,何事惊慌?”妖皇静静道:“身在洪荒古殿内,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能伤害妳,妳身为我的女儿,不该如此失态啊!”

  “母、母皇容禀……”

  在妖皇面前,受到她的威仪所慑,司马冰心渐渐冷静下来,把自己刚才所见,还有最后记忆之事都说了一遍。

  听到女儿生前最后的回忆,妖皇也不禁动容,但略作沉吟,仍是道:“万古已过,今非昔比,我已将妳许配给霸皇,他……也改变了不少,妳且与他处处看,一些误会或许就能消弭。”

  司马冰心一怔,没想到言之凿凿会保护自己的母亲,居然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推给那个杀人凶手,“母皇,可是……”

  “放心吧!”

  妖皇道:“朕向妳担保,霸皇绝不会向妳出手的,如果他真要杀妳,之前有过无数次机会了,要不是他,妳也活不到今天,他其实……”

  声音渐低,妖皇似乎在这件事上不愿多说,司马冰心更是困惑,那个男人之前曾救过自己?为何这种事从来没听说过?自己记忆中也没有任何印象……

  眼看妖皇圣意已决,司马冰心晓得无可抗议,暗暗叫苦,正想着该如何阳奉阴违,免得再被那野兽男人一刀毙命,宝座上的妖皇突然沉吟,“不过,也应当深虑几分,对于他,妳不可不防,若是有机会,能削弱他几分,于妳、于妖族都有益处……”

  “母皇的意思……”

  司马冰心一下也愣了,妖皇话里的意思,让她陡然生出一股很不好的感觉,难不成……自己跑来找母亲求救,非但没有能跳出火坑,反而把自己推进地狱深坑里了?

  “青儿!”

  宝座上的妖族至尊,骤发无上皇威,惊人的妖煞,有若实质,充斥整座宫殿,司马冰心刹时间感受到,远超之前面对霸皇的更深恐惧,哪怕那份母女间的血脉亲近仍在,司马冰心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第一时间就跪了下去,聆听母皇的训示。

  “将来妳要继承朕的一切!代朕守护妖族,维持天道运作,妳要记住,自己的身分,先是未来妖皇,然后才是自我!”

  字字如令,出则如山,虽是无形,却让司马冰心感到无可违逆,这不纯粹是因为眼前永恒者的气势威慑,更还有一股久远的束缚,从远古的记忆绵延而来,让自己本能地低头,无法抗拒母亲的命令。

  ……好像……许久之前,我也是这么颤抖着,接受母亲的谕令,不敢反抗。

  ……不……不是不敢,是压根就没想过要反抗!母亲的话,代表了天,是绝对正确,不允许违逆的!

  ……可我……最终还是违逆了……我……没有照母皇的意思,一意孤行,最终才会落得……

  无上皇威震慑下,司马冰心脑中的意念,忽尔错乱,一股已融入自身,却又不属于自我的意念,骤然活化,带着遗憾、懊悔、伤心,却又无比坚决的多重感受,在脑中肆虐。

  刹那间,诸多错乱的画面,在脑中飞快闪过,似乎就是在这殿上、母皇驾前,自己不屈站立,与母皇有所冲突,彼此言语相撞,甚是激烈。

  ……这简直……不可思议……

  母皇在上,堪比天道,自己一直奉之为圭臬,衷心追随,期盼自己有能够靠近,获得其认可,不负期望的一天,怎么会……大胆顶撞她的?这简直……

  司马冰心觉得无比荒唐,但那股意念,却伴随耳边的声音回响,越来越强。

  『妳要记着,妳将来要继承朕的一切,重责在前,妳的身分,先是妖皇,然后是朕的女儿,最后才是妳自己!』

  几乎是全然相同的话语,却有关键处的不同,声音来自万古之前,与当下回荡在殿中的重叠,一瞬间,胸中激起的意气,司马冰心不知哪来的力量,突破皇威妖煞震慑,长身而起,对着宝座上的王者,昂首道:“凭什么?您专断如斯,我不服!”

  “我不服”、“我不服”、“不服”、“不服”、“不服”的清亮之声,在殿内回响不休,打破了无上皇威,不光是妖皇,就连司马冰心一时也愣住了。

  ……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我不服?在永恒者面前说这话?我哪来的胆子?

  ……凭什么?我才想问自己凭什么咧!

  ……这下死定了!

  司马冰心一下清醒,所有回忆、意气转眼如同退潮,消失干净,背后全是冷汗,傻傻站在当场,等待着妖皇的震怒,却不料等来了一阵长久的沉默。

  就连司马冰心自己都不晓得,就在刚刚长身而起,亲口说出“我不服”的一瞬,自己身后浮现一道淡青色的薄影,虚虚渺渺,恍若幽魂附体。

  就是这道幽影,让原本遭到顶撞而怒的妖皇,一下愣在当场,听着满殿回响,又渐渐低沉的“不服”之声,沉默在那里,久久才冒出一句话来。

  “……妳一别而去,直至临终,所念唯有霸皇,竟无一语留给朕……青女,妳心中之恨,竟深刻若此……”

  低语回响,盖过满殿的不服之音,司马冰心身后的淡淡青影,早已无声消失,逝者不在,唯留生者相觑。

  司马冰心惴惴不安,正不知顶上会做什么处置,就听见妖皇幽幽一叹,所有威势一下消失。

  “……罢了!”

  妖皇忽然间变得兴味萧索,“妳还是当年的性子……也罢……”

  司马冰心满脑困惑,想不通这有什么好“也罢”的,难道自己顶撞,反而还遂了母皇的心意。

  “唔,从前的事情不论,但妳今世……妳还记得此生人族那边的亲属吧?”

  妖皇一言,仿佛一道闪电,划破了乌云,司马冰心骤然意识到,已经许久不曾想起在老家的亲戚了。

  司马家的兴亡荣辱,曾经是自己的一切,自己打小就发誓,要不惜所有,用尽此生的一切力量,振兴家族,让司马家人人能过得上好日子,再来,就是让西北地方人人安居乐业,大家有地方住,有东西吃,不用颠沛流离,不必苦于战乱奔逃,也不用卖儿卖女,活得有如草芥。

  这些志愿,是其他生长在富庶地方的名门子弟,一世也不会懂的东西,自己深铭在心,无时或忘,但此刻听了母皇的话,这才蓦然惊觉……自己有多久不曾想起这些了?

  “妳此世的亲人,算来也是朕的眷属……妳依朕所言,朕答允妳,保他们繁盛兴旺,千年不衰!”
碎星物语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suixingwuyu/,欢迎收藏
手机看碎星物语http://m.owolove.com/suixingwuyu/碎星物语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碎星物语》版权归原作者罗森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