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运小神农_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有智慧

推荐阅读:8913
  “准许!”折冲都尉秦明月道,她声音很清冷。

  “是!”陈士德大喜道,“林队正,对不起了。”

  “没什么对不起的,来吧。”林淼道。

  陈士德的刀法很厉害,很快,就把林淼打败,竟然直接震断林淼的经脉。

  弈锋在下面摇摇头,这林淼也太弱了,没资格做他们的队正。

  “哈哈哈,现在林淼的队正之位是我的了吧?”陈士德大笑道。

  “准许!”秦明月道。

  “恭喜陈队正,贺喜陈队正。”众人纷纷恭喜。

  在场的新兵,总共才两百人,总共才有四个队正之位,各统领五十人,其他队正都和陈士德修为差不多,而所有新兵和火长,没人是陈士德的对手。

  “还有其他人想挑战队正的吗?”秦明月道,见没人答应,“没有的话,原林淼队正的五火士兵归入陈士德麾下,现在,通过比武,选火长。”

  “哈哈哈,宋宽,过来吧,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属下了。”陈士德大笑道。

  没人对他的话有意见,这就是强者为尊。

  他既然在这些新兵里最厉害,那就有骄傲的资格,当然,这种行为在那些强者眼里是很幼稚的,不过,那些强者并不会理会蝼蚁幼不幼稚,只要能帮他们打仗即可。

  而且,底下的士兵有争斗才能进步,才能在战场上杀更多敌人,而且,到了战场上,面对真正的敌人的时候,无论他们平时矛盾多大,都会自然而然的站到一起。

  “报都尉大人,我不想成为他的士兵!”宋宽大声道。

  “理由。”

  “因为我和他不和,更不想听他命令。”宋宽道。

  “你唯一不想听他命令的方法,就是打败他。”秦明月道。

  “宋宽,我现在是你上司,你竟敢违抗军令?你在找死吗?哪怕都尉在这里,她也会支持我斩了你,这是军法。”陈士德怒道。

  “我要挑战你,但我不是为了队正之位,而是为了不让你当队正。”宋宽道。

  “哈哈哈,你竟然要挑战我?你知道挑战队正,我是可以杀你的。”陈士德道,“你不怕死?”

  宋宽已经站出来,手持弓箭。

  陈士德冷冷的站出来,道,“拿出你的兵器。”

  “这把弓箭和这把匕首,就是我的兵器。”宋宽道。

  “呵呵,你是傻逼吗?近战跟我玩弓箭?信不信我三招之内近身劈死你,还有你的匕首能挡住我的大刀吗?”陈士德讥笑道。

  宋宽也很紧张,他外表的冷静只是装的,就在刚才,弈锋跟他说,让他尽量用弓箭。

  宋宽已经开始射箭,陈士德轻而易举的躲过去,然后向宋宽扑去。

  “用尽全力,右手五指持三箭,左中右齐发,再拿三箭,上中下齐发。”弈锋叫道。

  他帮宋宽改造的手指,当然知道那双手已经和常人的手不一样,变得非常灵活,只是宋宽刚开始还不了解自己而已,此刻,听了弈锋的话,竟然真的在极短的时间内拿出六支箭射出去,而且威力极大速度极快。

  陈士德刚一刀把前面三支箭全部挡住,然而后面三支箭已经来到他面门,他的额头胸部和胯下,分别被三支箭射中,一命呜呼。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可思议的看着宋宽。

  而宋宽自己,也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

  “六箭齐发神射手!”一位大汉站起来。

  所有人也都惊呼起来。

  “想不到新兵里面还有你这样一位神射手。”秦明月诧异道。

  “禀报都尉,我不是新兵,我是火长,当过后勤兵。”宋宽道。

  “竟然让你这样的神射手当后勤兵?谁让你当的?”秦明月冷声道,“现在,你就是队正,如果你能在这一战中活命,来找我,跟我回长安。”

  “禀报都尉大人,我不想当队正,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这个能力……”宋宽道。

  “笨蛋,答应她啊,傻逼吗?当了队正不是能带更多兵吗?”弈锋急道,只要有更多人,他就能培养出更多牛人。

  他真为宋宽的智商担忧啊,你没当过队正,不是有我指导吗?

  哎,还是不够自信啊。

  “这谁啊?敢这么跟宋宽说话?宋宽很明显就是武士巅峰的战力啊。”

  “弈锋,我真不想当队正。”宋宽道,“队正统领五十人的小队,必须有领兵的能力,而我,当个火长就不错了。”

  “到时候我再指点你。”弈锋在宋宽耳边道,“你笨蛋吗?当兵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建功立业,为了升官发财,为了统领更多的士兵,现在你有机会多四十个手下都不要?”

  “好吧,禀报都尉,我当这个队正。”宋宽耿直道。

  尼玛!真是太耿直了吧?就不会委婉点吗?好像有人逼你当一样,弈锋无语。

  “你以为队正是你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的吗?以你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当队正,队正,最起码要有一点主见,我倒是觉得,你身边那个适合当队正,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当队正的力量?”秦明月冷声道,“不过,刚才你指点宋宽六箭齐发,想必也有一点见识的吧?”

  秦明月早就注意弈锋了,

  “这个…见识倒是有一点,不过我不会武功,刚才进入传功殿,没有功法选择我。”弈锋道。

  “不会武功?那你当什么兵?进来找死吗?还是想拖累别人?”秦明月冷声道。

  “谁说不会武功就不能当兵?一支军队,单单有勇是不行的,还要有谋,智慧的力量比单纯的武力更加强大。”弈锋道。

  众人惊奇起来,这个新兵,竟敢用这种语气跟折冲都尉说话?

  “哦?意思就是说,你很有智慧咯?”秦明月道。

  “还行吧,如果你让我当你的军师,我保证让你屡战屡胜。”弈锋笑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这人好大的口气啊。

  “弈锋,别乱说话。”宋宽道。

  “把他给我拿下,扔出去,一个疯子,敢来军营捣乱?”一位大人物道。

  “慢着。”秦明月惊奇起来,仔细感应一下弈锋的修为,确实没有真气,平常人一个,但气质不凡,好像对她没有丝毫畏惧之意,道,“既然你说你很有智慧,那么,现在我考验你,你先来当这个队正。”

  “队正就不必了吧,我当个军师就可以了,打仗的时候我躲在队正旁边,还要让他保护呢。”弈锋道。

  他现在既然没有真气,那就得表现得像个常人,要不然肯定会被人怀疑是不是草原狼族的奸细,毕竟草原狼族就是以肉身强大著称的。

  “让你当你就当,废什么话?你在敢质疑我的话,马上死。”秦明月冷声道。

  “好吧,当就当。”弈锋道,他觉得为了进入大隋国皇宫,他得装孙子,哼哼,等我以后成了大隋国不可或缺的大将军,我一定要把你脱光了打屁股三百遍。

  “很好,你们谁都可以挑战他,生死不论!杀死他之后就是队正,当然,你首先得有信心别人不会挑战你。”秦明月道。

  “我来!”陈士德之前的手下赵霖道,“小白脸,看你怎么死。”

  “等等!我不会直接和你打。”弈锋道,“都尉,你明知道我不会武功,还让他们挑战我,这不是想让我死吗?”

  “这是对你智慧的考验,你可以用一切办法。”秦明月道。

  “哦,让人帮我也可以吗?”弈锋笑道。

  “当然,如果他心甘情愿帮你的话。”秦明月道。

  “那好,宋宽,你们的队正要被人打死了,你们应该出来保护吧。”弈锋道。

  “弈锋队正,我以后就是你手下了,我来保护你。”程铭拿着双锤走出来道。

  “哼,我还没来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武士初阶,现在更是武士中阶了,你敢和我比?刚才我只是在陈士德面前隐藏实力而已。”赵霖冷声道。

  程铭面色一变。

  “程铭,上,你就当他是一块废铁。”弈锋笑道。

  “好,就当他是一块废铁。”程铭大叫道,“弈锋大哥,我能不能把这块废铁打烂就靠你了。”

  “混蛋,你找死。”赵霖大怒,手中的弯刀已经划向程铭。

  程铭被阴冷的刀气吓得后退一步。

  “我靠!打铁啊,一往无前,你的锤子那么大,害怕硬碰硬吗?弄他,我靠,你是软蛋吗?”弈锋叫道。

  程铭被弈锋的话刺激到了,大吼一声,施展打铁十八法,一锤出去,直接把赵霖连同他的刀一起轰出十米远。

  “又是武士巅峰?他是新兵吧?”

  “肯定是新兵,一起进来的时候,他只是一个矮胖子,谁知道得到功法之后进步那么大?”

  “嘿嘿,众位,还有人挑战吗?”弈锋得意道,“实话跟你们说吧,宋宽他们九个人,都是我的兄弟,而且,他们都是武士巅峰修为,而且是刚得到功法,第一次进入仙阵,知道为什么吗?想知道的话,就站在那里给我选,加入我的队伍。”

  众人又是大吃一惊,但又有点不信,怎么可能都是武士巅峰?你以为武功很容易修炼吗?

  “我来挑战程铭!”秦穹道。

  “我靠,你不是跟我一伙的吗?”弈锋道。

  “我是跟你一伙的,你也是我老大,不过,我们商量了,除了你是老大之外,我们要排名。”秦穹道,“而且我看不惯他那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秦穹,你敢挑战我?信不信我的锤子把你的屁股砸扁?我当老二。”程铭道。

  两人战到一起。

  秦穹一双拳头,竟敢去碰程铭的锤子。

  “秦穹,你笨蛋吗?你的拳套,就是你身体的一部分,干嘛要去硬碰硬?你应该发挥出你灵活的身手,专门打程铭最危险的地方,以后杀敌也是如此,对,猴子偷桃,程铭,不要管秦穹的拳法,你就一往无前就行了,以攻为守,逼秦穹自救,他就没法打到你了,哎,你的锤子还是不够灵活,你输了。”弈锋道。

  果然,程铭被秦穹一拳轰出去。

  “老二,轮不到你。”秦穹道,“你们谁来战我?”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桃运小神农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taoyunxiaoshenn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桃运小神农http://m.owolove.com/taoyunxiaoshennong/桃运小神农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桃运小神农》版权归原作者树下龙蛇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8913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