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_《皇上,别太污》第073章 你认识我吗?

推荐阅读:10364
  听了秋禾的话,没等哑妹回答,石头就说道:“秋禾妹妹,你想吃肉串尽管吃,不用给钱。”

  因为张大山的关系,石头原本就把秋禾当成妹妹的,对秋禾也算是比较亲厚的,更何况知道了叶大婶要给他向秋禾提亲的事儿,他因为不同意,总觉得亏欠了秋禾,现在对秋禾总是抱着一丝歉疚的心态。

  当然,这事秋禾现在并不知道。

  “石头哥哥,我、我不是自己吃。”秋禾的声音低了下去,“我是要送给楚大哥吃……”

  秋禾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连头也低了下去。

  “哦。”石头应了一声,仿佛明白了什么。

  石头的一声“哦”,秋禾却急了,连忙抬起头,对石头焦急的解释道:“石头哥哥,我和楚大哥没有什么的,我就是那天在山上扭了脚,正碰上楚大哥上山打猎,然后……”

  然后怎么样,没等秋禾说,石头就恍然大悟般的道:“原来那天救了你的是他呀,怪不得你一见到他的面就称呼楚大哥,而他也喊你秋禾妹妹呢。”

  石头这样一说,秋禾愈发的急了,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其实,石头说这话,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因为那日在摊子上楚远樵虽然帮秋禾解围,不过两人并没有互通姓名,现在两人却是哥哥妹妹的喊着,名字都知道了,石头不过是有点奇怪,现在明白了是楚远樵再次帮了秋禾,恍然大悟了。

  不过,石头这话听在秋禾的耳朵里,就是另一种意思了。

  “石头哥哥,我那日虽然扭了脚,不过并非像人们议论似的,是被楚大哥扶下山的,我的脚扭的并不厉害,是自己拄着棍子下山的,就是在路上……”

  秋禾说到这儿,语气低了下去,仿佛做错了事儿般,懦懦的继续道:“……在路上特别难走的地方,被楚大哥帮着扶一把,还有一个小河沟,我实在过不去,是……是楚大哥把我背过去的……”

  秋禾说完,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咬着嘴唇,一副懊悔万分,又委屈万分的样子。

  石头一见秋禾都急哭了,立刻手足无措,急声道:“秋禾,你别哭,我知道你和楚大哥没什么的,这都是村子里的那些人乱嚼舌根,以后再让我听见有人说你坏话,我一定帮你出气!”

  “石头哥哥,你相信我?”秋禾惊喜的抬起了头。

  此时的秋禾,梨花带雨,唇瓣嫣红,眼睛中泪花璀璨,显得一双眼睛格外的明亮耀眼。

  石头竟然有一瞬间的晃神。

  “嗯,我当然相信你!”石头重重点头。

  无论如何,石头都相信秋禾是个本分老实的好姑娘,不是那种不知道检点的人。

  秋禾差点喜极而泣,一把夺过石头手里要快烤糊的一把肉串,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快步向楚远樵走去。

  “楚大哥,这是我石头哥哥请你吃的,谢谢你那天帮了我。”秋禾语调轻快的说完,把肉串放到了楚远樵面前。

  然后,秋禾松了一口气,仿佛卸下了一个包袱。

  楚远樵听了秋禾的话,微微一怔,随即向石头看了过来。

  秋禾说话的声音很大,石头当然也听见了,现在见到楚远樵看了过来,立刻对楚远樵大声道:“那日谢谢楚大哥了。”

  楚远樵对着石头,微微点了点头。

  不过,石头的话是出于本能说出去的。

  秋禾被他当成了妹妹,楚远樵帮了秋禾,他谢谢楚远樵是应该的,可是——

  石头摸了摸头,他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哑妹一直冷眼旁听着秋禾和石头的对话,虽然她明白,秋禾和石头一直都没有在一个频道上,但是有这种结局也不错。

  最起码,秋禾没有让她失望,她也没有看错人。

  赵骋闲闲的说了一句,“嗯,眼光不错。”

  这个“不错”,不知道是说秋禾,还是说哑妹,还是说他自己。

  **

  回程的路上,石头、秋禾和叶小兰三个人挤在车外坐着,赵骋和哑妹坐在车内。

  没办法,赵骋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占据车厢,秋禾和叶小兰对赵骋都心存畏惧,两个人谁都不愿意坐在车里,宁愿在坐在马车外面挨晒。

  按理说,应该是赵骋主动坐到外面,把车厢让给女士们,可是赵骋根本就没有那个意识,仿佛他坐在车厢里,是天经地义的。

  石头虽然觉得赵骋该让出车厢来,但是这孩子脸皮薄,加之赵骋救过他的命,他根本就张不开口,于是这种怪现象就发生了。

  赵骋看着哑妹爱不释手的把玩着白若尘送的那个匣子,满脸阴沉的道:“你若是喜欢这些,我命人用千年玄铁给你打造一套。”

  哑妹听了赵骋的话,从匣子里抽出手术剪,手指轻动,“咔嚓、咔嚓”的比划了几下,说道:“没什么喜不喜欢的,不过是多年没用,现在看到有些亲切罢了。”

  “多年没用?”赵骋敏锐的抓住了哑妹话里的字眼。

  哑妹的手,停了下来,看了赵骋一眼,低头把剪刀放进了匣子里。

  “你还要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哑妹冷声道。

  “要赶我走了吗?”赵骋知道哑妹是在回避他的问题,也不紧追不放,只是语气中带着一丝自嘲。

  哑妹终归还是不相信他。

  “这个给你。”赵骋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匕首,递到了哑妹的面前。

  哑妹看着眼前的匕首,微微一愣神,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

  匕首小巧精致,鞘是紫金铸成,上面有繁复的花纹,古朴中透着典雅,手柄上还镶嵌着一颗红宝石。

  哑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左手接过匕首,右手握住手柄,轻轻一使劲儿,一道寒光乍然闪现,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森然的寒气。

  原来,这把匕首竟然是用万年寒铁铸成的。

  万年寒铁乃是世间极品,万金难求之物。

  哑妹把匕首抽了出来,仔细端详。

  匕首的锋刃极薄,闪着冷冽的寒光,仿佛任何东西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

  而车厢里的温度,更仿佛是低了好几度。

  “这把匕首……好熟悉……”哑妹喃喃的道。

  随即,柳眉拧起,额头的冷汗滴了下来。

  赵骋双手伸出,迅速抓着哑妹的两只手,把匕首插入了鞘中。

  “什么都别想!”赵骋说道:“屏息凝神。”

  他知道,哑妹肯定又头疼了。

  哑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的脑袋中一片空白。

  赵骋看着哑妹,深邃的眸光中,掩饰不住担心,同时,还闪过了一丝懊悔。

  他不应该看到白若尘送哑妹东西,就忍不住把匕首拿出来的。

  赵骋反省自己,他怎么这么沉不住气了?

  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生活太恣意,太简单了吗?

  哑妹现在受不得刺激,他应该等哑妹脑袋里的淤血祛除之后再给她的。

  良久,哑妹才缓缓睁开眼睛。

  赵骋连忙拿起竹筒递给哑妹,“喝点儿水。”

  哑妹接过竹筒,喝了一口水,然后看着赵骋,问道:“你认识我?”

  赵骋听了哑妹的话,丝毫不感到意外。

  其实,哑妹直到现在才这样问他,已经让他诧异了。

  他以为,哑妹早就会问他这句话了。

  “是!”赵骋肯定的道。

  “我是谁?”哑妹冷静的问道。

  “你是我媳妇。”

  “你……”哑妹瞪向赵骋,随即恨恨的闭上了眼睛,懒得再搭理赵骋。

  赵骋嘴角勾了起来,但是眼底的担心,却没有消失。

  哑妹回程的路上会睡一觉,已经成了习惯了。

  其实,这也是赵骋占据车厢的原因。

  山路颠簸,人躺在车厢里睡觉并不舒服,但是赵骋总是尽可能的让哑妹不被颠簸到。

  哑妹睡着后,赵骋轻轻的把哑妹的头放到自己的腿上,然后把寒铁匕首拔了出来。

  匕首散发着森森寒气,很快使车厢里的温度降了许多。

  午后的阳光热情奔放,晒得人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车厢里因为有了寒铁匕首,温度倒是得宜。

  哑妹一路睡得很是香甜,醒来时正好到家。

  赵骋若无其事的揉了揉自己酸麻的腿,率先跳下了马车。

  “表哥!”伴随着一声惊喜清脆的声音,赵骋怀中蓦然扑进了一个人影。

  赵骋一趔趄,倚住了后面的车辕。

  “轻灵?”赵骋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惊讶。

  原来,来人是赵骋的表妹,也就是席莫研的侄女,庆国公府的轻灵郡主,席轻灵。

  赵骋一怔之后,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在此地本是极其隐秘之事,怎么轻灵竟然能找来?

  轻灵都能找来,那么还有什么人不能找来?

  看来,他悠闲的日子,快要结束了。

  “表哥,我找的你好苦呀,哇……”少女说着,大哭了起来,双手还紧紧的搂着赵骋的腰。

  哑妹从另外一边跳下马车,看了一眼扎在赵骋怀里大哭的女子,迈步往院子里走。

  哑妹等人今天回来的晚些,正好碰上许多歇了晌要下地的人,人们一见这种情形,不由的都睁开了八卦的眼睛,议论纷纷。

  “哟,这是人家的家人找来了?”一个背着背篓的婆子说道。

  “可不是吗,你没听见那姑娘叫表哥吗?”另一个摇着蒲扇的妇人也道。

  “这姑娘的衣着打扮这么富贵,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难道这个赵忘身份不凡?”还有一个发现了新大陆般的低声叫了起来。

  不过,这所谓的低声,也就是没有拔高嗓门罢了,该听到的人,还是都听到了。

  最起码,赵骋是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

  赵骋微微一皱眉,低头看了一眼席轻灵。

  席轻灵穿了一套粉色襦裙,料子是普通的绸缎,也没有什么花样,头发有些凌乱,上面也只插了一支金钗。

  按说起来,席轻灵这身打扮,相比于她郡主的身份,已经是非常刻意的普通了。

  赵骋明白,席轻灵应该是特意打扮如此的俭朴的。

  可是,即便再俭朴,她穿的也是绸缎料子的衣服,头发上虽然只插了一支钗,可那也是金的。

  赵骋想起了他自己第一次来百草村穿的那套粗布衣服,明白对席轻灵不能象对自己似的要求。

  好在赵骋知道,哑妹已经知道他是装作失忆,也知道他身份不凡,所以轻灵这番打扮,也没有什么了。

  众人听了那个人的话,都看着席轻灵,纷纷点头附和。

  “嗯,应该是大户人家!”

  然而这时候,一个充满幸灾乐祸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这大户人家可是最讲究规矩礼法的,这如今大庭广众之下,表哥表妹的搂搂抱抱,说不得里面有什么猫腻呢?”

  这个声音,有一丝不屑,有一丝尖酸。

  赵骋的眸光蓦然一厉,推开席轻灵,向着声音的来源看去。

  原来,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村子里有名的八姑。

  八姑当初被哑妹惩治,差点没被吓死,所以,八姑对哑妹那是恨得牙痒痒的。

  “这次有笑话看了,人家如花似玉的表妹找来了,我看叶家那个丑丫头怎么办?”

  八姑仍然在唾沫横飞的说着。

  “她们家还打着欺负人家赵忘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逼着人家娶她们家的丑丫头,现在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吧?哼!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我看那个丑丫头还能嫁给谁?!”

  八姑越说越兴奋,脸上闪着激动的光。

  “八姑,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叶壮实的媳妇正好走过来听到了八姑的话,立刻道:“哑妹和小赵清清白白的,你别随便污蔑人家名节!”

  “是呀,八姑,这姑娘家的名节最是重要了,您可不能乱说。”一个大肚子的孕妇,一手托着后腰,一手提着个篮子,也说道。

  “哼!还清白!都睡到一个被窝了,还有什么清白?!”八姑呸了一声,不屑的道。

  “是吗?你看见了?!”哑妹的声音,忽然从八姑的身后响了起来。

  八姑一激灵,连忙回头。

  哑妹正站在她身后,冷冷的看着她。

  八姑心里叫苦不迭。

  她明明是看到哑妹进了院子了,她才敢说的,怎么哑妹又出来了?
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无弹窗http://www.owolove.com/tianyuanjiaoqi_gaolingshizi_laizhongtian/,欢迎收藏
手机看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http://m.owolove.com/tianyuanjiaoqi_gaolingshizi_laizhongtian/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田园娇妻:高冷世子,来种田》版权归原作者夕红晚爱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10364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