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第122章 影与剑

推荐阅读: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异界建筑师华山神门神脉至尊五百年前斗天武神至尊神魔我的娇妻是总裁绝色妖娆:鬼医至尊合租医仙
泰尔斯没有听过克拉苏的名字,他也无法理解名为钎子的男人为何倏然变色。

  但他知道钎子是谁。

  六年前的龙血之夜,就是这个男人,满面春风地站在黑沙大公的面前,与凶名赫赫的查曼·伦巴来回交涉,索要星辰王子的归属权。

  他和他身后的禁忌组织,更是在那场前所未有、天翻地覆的政变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不管是泰尔斯在要塞下的惊险遇刺,还是佩菲特大公临死前的绝望自白,乃至天生之王人头落地的可怕时刻,恍惚间都有他们的身形穿梭其中。

  他们鬼影重重,无所不在,却又神秘兮兮,乏迹可寻,每次惊鸿一现,都带来鲜血与死亡,让观者触目惊心,受者追悔莫及。

  而这群人再次出现的时刻……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忍住忐忑与不安,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个男人,连快绳给他打的眼色也顾不上了。

  场中,钎子细细观察着周围的雇佣兵们。

  男人凝重地发现,虽然他们身上的杀伐与兵戈味道更重了,但从上到下,没有人有任何要反驳的意思,或是现出异样的神色。

  他没有说谎。

  钎子心中一沉:他确实是“克拉苏”。

  事情有些超乎想象。

  但是……

  “原来您就是这一代的克拉苏。”

  “不得不说,我有些惊讶,”钎子转向瑞奇,语气变得小心翼翼,谨慎莫名,仿佛窗外的盗贼瞥视着窗里的财物:

  “高位者甚少以身犯险。”

  高位者?

  泰尔斯把注意力转移到瑞奇的身上,却只能见到一张风尘仆仆的粗糙脸庞,荒漠佣兵常见的轻便皮甲,以及粗鲁随性的坐姿。

  无论哪个角度而言,他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雇佣兵头子。

  王子不禁疑惑道:怎么就是高位者了?

  “或者说……”

  钎子的目光凝结在瑞奇身上,话锋一转,试探着道:“你们今晚要做的事情委实过于重要,位高如您,也不得不亲身上阵?”

  周围的雇佣兵们沉默着,却有不少人下意识地相互对视。

  安静持续了几秒。

  瑞奇的脸上扯起一个笑容,随即迅速隐去。

  “确实,一个优秀的领导者大可不必亲冒矢石,事必躬亲,”他点着头,淡淡道:“但他永远不能缺少这么做的勇气和担当。”

  钎子挑起眉头,做恍然状。

  “钦佩至极。”

  男人腼腆笑道:“但这就让我颇为担心,诸位明明有这么重要的行动,却缺乏必要的……”

  但瑞奇没有让他说下去。

  “……否则,”瑞奇的眼神虽然定格在钎子身上,却自顾自地继续开口,根本不在意对方是否说话了:

  “身为领导者的他,终有一日会沦落成帷幕后的废物,把自己保护在泡沫般的谎言之中,只为隐瞒自身的怯懦与无能。他只能靠虚伪的矫饰和卑鄙的手腕,赢取同伴的信任,用空洞的威吓和虚假的激励,维系属下的服从。”

  瑞奇的语气很轻,却在最后突然一转:

  “告诉我,腾最近怎么样了?”

  若有所指的话,说得钎子不禁蹙眉。

  旁听着的泰尔斯一愣。

  什么……什么最近怎么样了?

  他没有听懂那个单音节的词。

  但钎子的反应让他很快明白过来:那是一个名字。

  腾。

  听到这个名字的刹那,面对瑞奇的灼灼眼神,钎子的表情僵了一下。

  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回复了笑容。

  “影主一切安好,”钎子又是一躬,余光环视着周围的雇佣兵,脸色谦卑:

  “跟您一样好。”

  影主。

  泰尔斯皱紧了眉头。

  若有所得的人不止他一个。

  “该死,泰尔斯,我觉得……”快绳脸色煞白,在桌子底下捅了捅他,难以置信地悄声道:“我觉得我知道这些人是谁了……”

  泰尔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跟我一样好?”

  “我不这么看。”瑞奇轻笑着摇头,他举起一根手指,遥指对面的钎子。

  “如果他跟我一样好……那腾就不会罕见地派你,一个常驻龙霄城的点子进来大荒漠,进来星辰人的刃牙营地,进来对你们而言危险重重的地盘。”

  “我可不记得凯瑟尔五世赦免过你们。”

  跟他之前的好言相劝相比,面对钎子时的瑞奇变得凌厉起来。

  坐在他对面的酒馆老板,坎帕不禁冷汗淋漓。

  钎子眉头紧皱。

  不对。

  不该是这样的。

  这次冒险而特殊的会面,本应由他来发起话题,由他来提出建议,由他来亮出条件。

  但是……

  此时此刻,钎子不妙地发现,这场谈话的主动权,正被对方牢牢地抓在手里。

  “如果他跟我一样好,”瑞奇的脸色冷了下来,语气就像勒住脖颈的绞绳一样慢慢束紧:

  “那他就不会派遣你,像个愚蠢自大的勒索犯一样,明知故犯地在一个我们如此看重的时刻,一脸得意洋洋地送上门来,废话多多、遮遮掩掩、故弄玄虚地扬言‘我知道你们将要做什么’。”

  瑞奇厌恶地道:“就好像你真的拿捏住我们了似的。”

  钎子的瞳孔慢慢缩紧:“诸位的意思是……”

  “记得吗,钎子。”

  瑞奇的旁边,中年剑手克雷牢牢盯着钎子,仿佛他的脸上有污渍,嗓音粗哑:“我们有一笔账,还没算完呢。”

  钎子表现出一副疑惑的模样。

  “六年前的龙霄城,你们假借着我们的名义,在埃克斯特最危险的地方搞风搞雨,为所欲为,”北地的中年剑手像一头盯住猎物的豹子:

  “拜你们所赐,我们损失了包括我学生在内的不少人手——灾祸,巨龙,造反,混乱,乃至龙霄城事后的清算。”

  “那段日子可真不好过。”

  “你觉得我们会轻轻放过?”

  钎子的目光一凝。

  雇佣兵们骚动起来,纷纷向钎子投去带着不满与憎恶的目光。

  六年前的龙霄城……

  泰尔斯感觉得到,身侧的快绳呼吸越来越快,他甚至攥紧了拳头。

  不知为何,身后的玛丽娜也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死死盯着千夫所指的钎子。

  钎子叹了一口气。

  “我对此深表愧疚,请接受我的歉意。”

  克雷不屑地讽刺道:“歉意?”

  雇佣兵里传出不屑的呸声。

  但钎子完全不受影响,仿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伪君子们,在听闻一个远方的悲剧后,装模作样地聊表伤感,证明一下自己的人性,收获一下旁人理解的目光。

  “当年的事情我们也很意外……但我今天来此,绝对是诚心诚意,想要提出一个双赢的建议……”

  可是瑞奇轻轻地抬头。

  “我们没有什么‘双赢’可言。”

  他一口回绝了钎子的话,让后者一阵愕然。

  “在你进门的时候,我们就很讨厌你那副鼻孔朝天的面孔,讨厌你出现在这里的时机,讨厌你自以为是的口舌,更讨厌你们当年留下的血债。”

  瑞奇冷酷地开口:“而你故作神秘的所谓建议或秘密,我们也不感兴趣。”

  钎子的神色顿时僵硬起来。

  “活在阴暗和腐烂里的杂种,追逐混乱与尸臭的苍蝇,”看着僵住的钎子,瑞奇不带任何积极感情地道:

  “现在,你明白我们的态度了吗?”

  钎子握紧了拳头,满脸难以置信。

  “为什么还在这儿浪费时间?”同一桌上,蒙面的男人叹了一口气,敲了敲桌面:“我们今天的行程很满。”

  北地剑手克雷冷哼一声。

  随着他的哼声,酒馆上下几乎所有的雇佣兵都表情冷冷地握住武器,不少人甚至进逼一步。

  面对咄咄逼人的雇佣兵们,钎子怔住了,他下意识地打量着周围。

  克雷冷冷道:“别看其他地方,钎子,我向你保证:一旦出事,在你人头落地之前,你那群蹲守在外面的同伴们什么都做不了。”

  身为旁观者,泰尔斯默默地把头往回缩一点,快绳则依旧死死地盯着钎子。

  酒馆里彻底安静下来,但任谁都不会觉得此刻的氛围有多舒适。

  钎子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紧皱眉头。

  该死。

  这群没脑子的肌肉汉。

  但他不能翻脸。

  不能。

  他还需要他们。

  这群该死的……

  “如果你们在这里杀了我,那星辰人马上就会知道你们在这里的密谋……”

  钎子低着头,表情认真:“你们的计划不会成功。”

  瑞奇叹了一口气。

  “看来他没有明白。”

  下一秒,一道剑光突兀闪过!

  以超越泰尔斯肉眼能见的速度,瞬间飙出克雷的手边。

  让留心着对话,措手不及的泰尔斯眉心一跳!

  但幸好,剑锋不是冲他而来。

  突闪的剑光停在钎子的脖颈前。

  一秒后,反应过来的钎子禁不住后退一步,脸色煞白!

  “嗖!”

  剑风此刻才刚刚刮过。

  只见克雷手持着一柄血槽,剑身中空的奇怪长剑,剑刃静静地停在钎子面前。

  而雇佣兵们仿佛司空见惯,不以为意,纷纷笑了起来。

  钎子的呼吸起伏不定,却强自镇定地道:“你们真的想这么做吗?”

  克雷举着样式奇特的长剑,轻轻摇头:“这是‘黯光’,当它撕开你血管的时候……”

  话语间,他的长剑微微向前,抵上对方的脖颈。

  钎子的瞳孔瞬间一缩。

  该死!

  “好吧,我明白了!”

  他瞬间举高双手,喘息服软,总算让克雷停下了他的长剑:“尊敬的克拉苏,还有诸位。”

  “要不要听我的建议,是你们的选择……”

  “而我愿意……我愿意为您解答一切疑惑。”

  姿态谦卑,语气恭谨。

  三位领头的雇佣兵对视了一眼。

  “很好,”瑞奇翘起嘴角:

  “跟开场时的废话连篇比起来……你总算开始说人话了。”

  钎子喘出一口气,在不甘与不安中重新审视着眼前的“克拉苏”。

  克雷这才冷哼着,收起他快得无法看清的长剑。

  瑞奇淡淡道:“说吧,你是怎么盯上我们的?”

  几秒后,钎子认命也似地叹息道:

  “终结之塔。”

  这个瞬间,泰尔斯看见:许多雇佣兵都情不自禁握住了拳头或武器,呼吸急促起来。

  克雷和蒙面剑手皱眉对视。

  唯有他们的首领,瑞奇表情不变。

  “没错,我知道,”钎子摸着自己的脖颈,咬牙道:“我们在那儿有耳目。”

  瑞奇继续问道:“你们听说什么了?”

  “不久前,终结之塔在一个夜晚里遭到了突袭。”

  钎子谨慎地环视着周围的雇佣兵们,观察着他们的表情。

  “对手来历不明,实力强大,数量众多,防线和警戒被层层突破,入侵者们直到攻进传承之屋,”钎子用一种讲故事般的的口吻道:“才被堪堪击退。”

  “据我们的人说,入侵途中还出现了某些‘超自然’的,不同寻常的力量。”

  泰尔斯眉心一跳。

  等等。

  不久前。

  终结之塔。

  遭到了突袭……

  超自然的……

  星辰王子眨了眨眼,惊悚地回忆起很久以前的一堂“课”。

  那个时候,那个即将远行的家伙对他所说的就是……

  不会吧?

  是我想的那样么?

  “这是终结之塔史上少有的恶性事件,哪怕灰剑卫在内部严格保密,他们也很难全部遮掩住——八大流派无一不是伤亡惨重,连两百年前星辰的‘红王’大军压境,围攻锋刃谷都没那么夸张。”

  钎子冷笑着看向数十位雇佣兵们:“是你们干的,对么,至少你们参与其中?你们跟血瓶帮有合作,他们有不少从西荒吸收的异能战士……”

  周围的雇佣兵们一阵骚动。

  血瓶帮。

  泰尔斯在心中暗自捂头,感觉自己的猜测距离真相越来越近。

  克雷摇摇头:“与你无关。”

  “你们之后逃进了荒漠,退回了刃牙营地,藏身在鲜血鸣笛里——我们在荒漠里的一个探子认出了你们。”

  钎子继续道:

  “但刃牙营地要出兵荒漠,下发了封锁令后,明明没有生意了,你们的雇佣兵团却没有四散,而是继续从各地募集人手,所以我想:无论你们在终结之塔遇到了什么,你们还不打算就此放弃。”

  “因此我才派人给你们留言:今夜来访。”

  蒙面男人不屑地嗤了一声。

  瑞奇和克雷则没有作声。

  “听着,我不在乎你们跟终结塔的恩怨,反正你们双方来来去去也斗了一百多年了,”钎子见状,转着眼珠继续道:“我也不在乎你们是为了什么才突袭那里:想要出口气,搞政变,还是想要挖宝藏……”

  和终结之塔,来来去去斗了一百多年……

  泰尔斯心中一动。

  “但我知道,你们现在不好过:能让大名鼎鼎,在两大强国之间据险而守、屹立不倒的终结塔受损到那种地步,入侵者的代价一定更为沉重。”

  钎子眼睛一亮,举着手,语气节奏高昂,仿佛忘了刚刚的尴尬和屈辱:“现在,无论你们要做什么,都肯定紧缺人手——尤其是,你们还想在星辰王国的刃牙营地里,打破凶名赫赫的白骨之牢,史无前例地劫狱……”

  什么?

  泰尔斯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其他人不一样。

  这一刻,无论瑞奇还是克雷抑或蒙面人,都倏然抬起头来!

  他们死死瞪着眼前的钎子。

  仿佛不敢相信。

  雇佣兵们也纷纷骚动起来,微微哗然。

  “搞什么?”

  难以置信的快绳悄声对泰尔斯道:“这些人他们要……要打劫白骨之牢,那个鬼地方?脑子有问题吧!”

  场中,钎子兀自继续开口:“这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下一刻,熟悉的剑光闪烁而来!

  克雷的长剑又一次逼住钎子的咽喉。

  “谁告诉你的!”北地的中年剑手冷冷喝问道。

  “该死的蟑螂。”这是蒙面的男人。

  瑞奇皱着眉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再一次陷入厄运的钎子急急喘息着,但这一次,他却不卑不亢地反驳着。

  “前几天,你们刻意把一些人送进白骨之牢,作为到时候的内应,”钎子冷哼道:“今晚,你们又定在这里集合,还早早赶走、绑架了伙计们,包括这个酒馆老板……”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砰!

  另一方,沉默了许久的坦帕目瞪口呆,一巴掌拍上桌面。

  “操!”

  “这就是你们绑架我的原因?”

  酒馆老板压抑着怒火,惊疑不定:“你们早就知道‘我家’是为白骨之牢提供补给的地方……”

  “你们是想等到破晓,然后利用我们运输补给的车队……”

  雇佣兵桑尼狠狠抽击他的后脑勺,把坦帕的话压在嘴里:

  “闭嘴。”

  为什么?

  泰尔斯心中无比疑惑:他们为什么要劫狱?

  要劫什么?

  最重要的是,如果这群身份神秘的雇佣兵真的要这么做。

  那会怎么处理坦帕和他们两个?

  混乱的场面一度持续了好几秒钟,才在瑞奇再度高举的手臂下安静了下来。

  “是我们小看你了,钎子,”瑞奇若有所思,双目有神:

  “能成为腾的臂膀和副手,你确实有两下子。”

  在他的示意下,克雷把长剑收回。

  腾。

  又一次听见这个名字的钎子,难以察觉地抽了抽眉心。

  “看,我说得没错吧,”钎子呼出一口气,小心观察着瑞奇的反应:“你们的计划太仓促,人手也捉襟见肘……但是,如果我们能帮你呢?”

  瑞奇没有说话。

  雇佣兵们也没有。

  “我知道你为什么特别选择了这个时刻,而不是其他时机,尊敬的克拉苏。”

  钎子缓步向前,他的脸色回复了初来时的自信与淡定:

  “现在,星尘卫队、头骨卫队、鸦哨轻骑、黑狮步兵团,包括少数有关系的职业雇佣军——这些营地里最精锐、最快速、最忠诚的军队全部因为某个原因,跟随着威廉姆斯顶在荒漠的最前线,一时半会儿无法回援。”

  “而留下来的,要么是次一等的驻守兵,缺乏坐骑的轻步兵,要么是西荒各地参差不齐的临时征召兵,乃至不怎么上战场的辅兵和役夫——男爵不在,没有足够分量的长官压制,分属于王室和地方贵族的他们矛盾重重,冲突不断,看似兵力比平时多,实则管理混乱,指挥无序,调度低效。”

  “这对你们劫狱而言,简直是难得的机会,相比起面对传说之翼那严整的军容,还有比这更好的时候吗?”

  钎子环顾一圈,向着周围的雇佣兵们挥了挥手,浑然不顾他们的不悦眼神。

  “所以你们才能如此轻易地凑了这么多人,拿下这个酒馆——我听本地的人说了,换了平时,威廉姆斯早就把任何一群无故聚集的可疑战士们,统统丢进牢里扒光,不每人赔上二十个金币根本出不来。”

  钎子眉飞色舞的讲解告一段落,他自信地回过头来,望着沉吟的瑞奇。

  “趁乱劫狱,你们想得没错,”钎子举起一根手指:

  “但还是太难了。”

  “对你们而言,不到一百人,哪怕你们都是打老了仗的职业佣兵,哪怕只是面对这些老弱病残,也不是易事——一旦有失,伤亡在所难免,安全难以保障,我真不愿你们再经历一次终结塔的惨烈突袭。”

  话到此处,雇佣兵们的神色纷纷动摇起来。

  下一秒,钎子话锋一转,眼里出现了蛊惑的色彩:

  “可有我们在,就不一样了。”

  瑞奇依旧兀自沉吟,克雷则冷冷地看着他,默不作声,蒙面男人更为夸张,他盯着钎子的目光从来没有过憎恨和厌恶以外的情绪。

  “你了解我们的能耐……”

  钎子竭力让自己的话听上去更为诱人:“有我们在,你们不需要这个蹩脚的计划,更不需要这个嘴碎的老板。”

  坦帕恶狠狠地盯着他。

  钎子双目发亮:“我们可以为您提供最准确的情报和消息,争取到最好的动手条件和时机,甚至为你们短时间内调离乃至瘫痪白骨之牢的守备,以至于配备安全逃脱的手段,你们不需要胆战心惊地假扮成运输队,混进目的地,或是拔剑强突,代价惨重地攻破那些该死的牢门。”

  他轻轻握拳:

  “你们会更快,更好,更容易地,得到你们想要的东西——无论那是什么。”

  钎子的话语微微一顿,似乎要观察一下众人的反应。

  “尊敬的克拉苏,还有各位强大的战士们。”

  钎子重新开口。

  “你们的剑锋,是此时此刻,我们在尽是陌生与敌意的土地上所能找到的最大凭依,”他在这一刻无比卑微,合拢双手,表情恭敬顺服:“而我们,则是你们在满布军队强敌的地方,能找到的最佳耳目与帮助。”

  钎子仔细地看着每一双越过他视线的眼睛:

  “可我们无论哪一方,在这里都是孤立无援的——你们是饱受排挤的雇佣兵团,我们是人人喊打的通缉罪犯,谁都无法单独面对威廉姆斯,面对刃牙营地,面对西荒,面对他们身后的那个庞然大物和强大后援:星辰王国。”

  钎子瞪大眼睛,张开双手:“因此我建议,让我们精诚合作,各取所需:我们会帮助您,轻而易举地打开白骨之牢的大门。”

  “灾祸之剑,与诡影之盾,还有比这更好的组合吗?”

  酒馆里彻底安静下来,只剩下战士们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节奏不定。

  钎子不动神色地观察着其他人的表情,一双眼珠来回转动。

  仿佛过了一年那么久。

  最终,瑞奇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诡影……”

  “你们要什么?”

  此话一出,克雷和蒙面人都猛地转过头,盯向瑞奇。

  但瑞奇没有理会他们。

  “你们要借我们的力量,在营地里做什么?”

  这边,钎子露出了笑容。

  他搓动着双手,慢慢抬起头来。

  “我们有极其可靠的情报,”钎子的语气小心谨慎,不断观察着眼前人脸上哪怕最细微的表情:

  “一个价值连城,牵连各方的目标,在今天刚刚越过荒漠,到达刃牙营地。”

  价值连城的……目标?

  什么?

  这一刻,玛丽娜只要低头就能注意到:坐在她面前的红发青年和黑发少年,身躯齐齐僵硬起来。

  “那就是我们的任务。”

  瑞奇眯起眼睛。

  “目标可能随时得到超乎想象的援护——成批成堆的军队与数之不尽的高手,连绵不断的后援与严密周到的看守,那可远不是偷偷摸摸或闷头强攻就能解决的。”

  钎子砸了砸嘴,冷笑着点点头。

  在前后无数雇佣兵的监视下,泰尔斯和快绳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神凝滞。

  在少年的地狱感官里,坦帕不忿的呼吸起起伏伏,玛丽娜的冷哼历历在耳,雇佣兵们的窃窃私语连绵不绝。

  还有他和快绳两人的心跳。

  唯有越来越快。

  越来越重。

  “而我们,尊敬的克拉苏,还有诸位。”

  只见钎子压低头颅,好像在宝贝什么秘密似的:

  “我们要做的就是齐心协力,一举拿下营地里这个不易对付,却回报丰厚的目标……”

  泰尔斯和快绳把目光双双按死在钎子身上。

  带着忐忑而惊恐,又不敢表露半分的糟糕心情。

  在不少人疑惑而犹豫的目光下,钎子仿佛一个在最后时刻揭开谜底的出题人,带着满满的恶意笑容,轻声道:“星辰王国的第二王子,至高国王的唯一继承人。”

  “泰尔斯……”

  “璨星。”

  那一秒,星辰王子的表情僵住了。

  连同他的呼吸,一起停滞在这一刻。

  他的身边,快绳则露出欣慰的笑容,如释重负地……

  松了一口气。

  断章失败,悲痛莫名。

  (本章完)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wangguoxuemai/,欢迎收藏
手机看王国血脉http://m.owolove.com/wangguoxuemai/王国血脉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国血脉》版权归原作者无主之剑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