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血脉|第5章 保护

推荐阅读: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我的绝美老婆神恩魔法师灵武帝尊无敌战斗力系统武神至尊绝色总裁爱上我疯骑士的宇宙时代豪门新娘:少爷,我要离婚萌娃招父:娘亲是鬼医
他在做梦。

  这一次,他清楚地直到这一点。

  他感觉到,自己脚下的虚空里,出现了一个空洞。

  一个越来越大的空洞。

  直到他坠入其中。

  无法自拔。

  他下意识地抬腿,想要摆脱那个可怕的空洞,却迎来一声呼唤。

  “殿下。”

  泰尔斯猛地惊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正横躺在座位上,右腿牢牢地顶在车厢里。

  而他的脚下,并没有空洞。

  遑论下坠。

  而他的耳边,只有隆隆的马蹄声,缓缓的车轮声,低低的人语声,以及……

  “抱歉打扰了您的睡眠。”

  摇晃的车厢里,基尔伯特温和的声音慢慢抚平他的惊惶:

  “昨晚休息得不好?”

  泰尔斯坐直身体,深吸了一口气,搓了搓自己的脸。

  “不,我只是……”

  ……只是很久没有这么安稳地睡过觉了。

  泰尔斯把脸埋在掌中,默默道。

  一秒后,王子从手里抬起头,笑容和蔼:

  “……只是小憩一会儿。”

  基尔伯特认真地看了他很久,这才泛出笑容:

  “殿下。”

  “前方就是永星城了。”

  永星城。

  一瞬间,这个词组像是有超凡的魔力,将泰尔斯的倦怠和困顿一扫而空。

  “什么?”

  泰尔斯惊讶地转头。

  “这么快?”

  少年拖动着有些麻木的身体,竭力挪动到车厢侧,推开车窗。

  “我们才进了中央领多少天……”

  泰尔斯的话戛然而止。

  随着马车经过一道上坡,越过窗外影影绰绰的骑兵,他看见了。

  明媚的阳光下,原野广袤,驰道平坦,村落井然。

  仿佛夹杂在蓝天与黑土间的一条彩色绶带。

  驰道两侧,迎面而来的人们越来越多:

  忙碌的行商,赶路的农人,疾驰而过的官吏,形形色色的马车,或快或慢,秩序,他们在常备军们强硬的喝令下避让道旁,待在士兵们临时拉起的警戒线外,纷纷用好奇惊异的眼光打量着规模惊人的车队。

  “大概是某家达官贵人……”

  “哟呵,还有这么多保镖开道呢,指不定是某家外地的大伯爵。”

  “你猜那马车里装的是人还是东西?我猜是某些名贵的尿壶……”

  隐约的议论若有若无地传到少年的耳朵里。

  但这一切,都比不上泰尔斯的视线焦点所在。

  那是一座城池。

  远方的视野里,高耸的灰砖城墙巍巍伫立,似参天大树,突出的哨塔城垛参差不齐,有别样风光,城头的星蓝旗帜随风飘扬,如浪涛翻滚。

  不及龙霄城的雄浑壮阔,没有断龙要塞的坚实强硬,不比刃牙营地的混沌自由。

  但是……

  不知道为何,这样一座规规矩矩,有条有理,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城池,此刻却如此吸引他的注目。

  永星城。

  看得泰尔斯有些痴了。

  “您不必紧张。”

  基尔伯特似乎体会到少年复杂的情绪,他平静地道:

  “您回家了,仅此而已。”

  泰尔斯的目光依旧无法脱离远方的城池,只听他恍惚地道:

  “我知道。”

  我知道。

  基尔伯特没有出声,他只是含笑看着王子的失态。

  “如果你想,殿下……”

  基尔伯特放出一个鼓励的眼神。

  “那就出去亲眼看看吧。”

  亲眼看看……

  他陌生又熟悉的……

  故乡。

  泰尔斯慢慢清醒过来,他的目光渐渐坚定。

  基尔伯特笑眯眯地道:

  “我想也是时候,让永星城、让整个王国见见他们阔别六年的继承人了。”

  阔别六年……

  泰尔斯的视线穿过士兵,穿过路人,穿过原野,甚至在最后穿过远方的城墙与天际的云彩。

  “当然,基尔伯特。”

  泰尔斯回过头来,表情复杂艰涩:

  “当然。”

  顶着王子少有的眼神,外交大臣沉默了几秒。

  随后,基尔伯特轻轻推开车窗,敲了敲车厢,微微探头。

  “马略斯勋爵,可否请您降低速度,升起九芒星旗?王子殿下也许是时候在公众面前露面了。”

  卡索伯爵的喊声让车外的马蹄和车轮同时改变了速率和轨迹,围护着王子马车的王室卫队行动起来,迅速让出一个阵型,露出策马靠近的守望人马略斯。

  “也让殿下看看他的永星城……”

  基尔伯特的话还在继续,然而……

  “我很抱歉。”

  “不行。”

  马略斯的声音跟马蹄一样由远及近,语气温和有礼,却拒绝得很干脆。

  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基尔伯特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的提议会被拒绝。

  泰尔斯也皱起了眉头。

  幸好,外交大臣只是停顿了几秒,随后就继续探向车外,试图再做努力。

  “好吧,马略斯勋爵,我理解您的的工作,但我们既不必停顿,也不必偏离路线,只是殿下需要在进入主干道的时候……”

  但是迎接他的,依然是马略斯礼貌的回答:

  “我不能允许。”

  泰尔斯一顿。

  基尔伯特也微微一僵:

  “勋爵?”

  马略斯的脸庞出现在车窗外,与车内的泰尔斯对视一眼。

  “我相信您比我更了解王子归国会引发的轰动,那帮西荒贵族就是前车之鉴……”

  “我甚至能想象,如果公爵公然露面,那我们要面对的怎样的人群和混乱,从看热闹的平民,到想方设法打听消息的贵族们……对我们而言太麻烦了,为安全计,我不认为公爵大人适宜露面,而是应该待在马车里,直到进入复兴宫。”

  守望人微笑依旧,他看着大道两旁的好奇平民们,用友善的语气拒绝他:

  “而我们也完全不必要大张旗鼓,吸引更多的注目。”

  为安全计。

  听到对方礼貌却果断的拒绝,泰尔斯轻轻皱眉。

  “马略斯勋爵,如果是考虑安全,我们已经到达了王都,而且还有你们,甚至还有常备军在身后,我相信你们一定有把握保证殿下的……”基尔伯特轻声开口,却被马略斯打断了。

  “不不不,可别高估了我们,伯爵,我们既没有王国之怒,也不是要塞之花。”马略斯笑容依旧,但在泰尔斯的眼里却不怎么顺眼:

  “真要我们面对洪潮般爆发的民众,顶多也就……五五开。”

  基尔伯特一时语塞。

  王室卫队的众人面面相觑。

  而马略斯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王子的心情变得有些闷。

  基尔伯特感觉到了气氛的僵硬。

  “我欣赏王室卫队的谨慎和顾虑,但在此之外,我们是否该考虑多一些?”

  卡索伯爵坐正身体,撑住手杖,拿出职业谈判时的态度:

  “无论作为王子殿下还是星湖公爵,在归来的第一天,他都理应公开露面,至少几秒,让大家看到他入城归来,让消息传开。”

  星辰的狡狐眯起眼睛:

  “而这是为了王室,为了陛下的统治与利益。”

  “马略斯勋爵?”

  听着对方如此正当而高尚的理由,坐骑上的马略斯低下头,沉默了一阵。

  但就在泰尔斯以为他就要妥协的时候……

  “哈哈哈……也许我没有表达清楚,也许您只是在开玩笑。”

  马略斯抬起头,微笑更显真诚,目光却平静淡然。

  “但是,安全地护送王子回到复兴宫,这才是我的任务,卡索伯爵,”马略斯弯折着嘴唇两侧的肌肉,可眼里却笑意寥寥:

  “其他则否。”

  不硬不软的钉子,让基尔伯特皱起了眉头。

  感受到马略斯在此事上的不配合,泰尔斯望了一眼待了好久的(相对而言)狭小车厢,感受着屁股上被马车震出的麻木,再看看窗外广阔的风光景色以及那一座故乡名城,沉默着的他情绪有些压抑。

  “我们应该谈过这个问题了,勋爵。”

  基尔伯特的语气变得有些生硬:

  “我和你都有自己的使命,且努力不让彼此难堪——在此之前,我们合作得还不错不是么。”

  盯着基尔伯特的眼神,马略斯也笑了。

  他只沉默了几秒。

  “很抱歉我的使命与您的使命冲突了,”马略斯的表情依旧温和有礼:

  “但我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抱歉’。”

  “卡索伯爵。”

  他在最后恭谨地点头。

  基尔伯特的表情有些难看。

  虽然每一句都是礼貌和谦虚的道歉开头,可是……

  泰尔斯听着对方千篇一律的拒绝,看着略显不快的基尔伯特,余光瞥着周围把他围护得严严实实的王室卫队。

  他突然想起了龙霄城,想起了英灵宫,想起了鲜血庭院。

  在那里,尼寇莱的手下们也是这样,把每一个出入口都堵得水泄不通。

  这么想着,王子心中的不适达到了顶点。

  “勋爵……”基尔伯特叹了口气。

  “公爵就待在马车里,这能给我们省却很多麻烦。”守望人笑靥如昔,打断基尔伯特:

  “这就够了。”

  听到这里,再也听不下去的泰尔斯忍不住插话:

  “所以,因为你觉得这很麻烦,就宁愿把我困在马车里?”

  王子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

  “我以为陛下让你护送我,不是囚禁我?”

  周围的坐骑蹄声变化了一些。

  王子的高声开口显然不太一般,几个王室卫队——或者说星湖亲卫的成员紧张地赶上来,其中包括泰尔斯已经逐渐熟稔的多伊尔和哥洛佛。

  基尔伯特也微微色变。

  马略斯终于把目光焦点移动到泰尔斯的身上。

  泰尔斯皱着眉,看上去想要个说法。

  但马略斯只是停滞了一会儿,就露出笑容:

  “抱歉让您有此感觉,公爵大人。”

  “面见陛下后,您随时可以向他抗议,建议他撤销我的职务。”

  泰尔斯一愣。

  只见马略斯温和看着泰尔斯,耸耸肩,柔声道:

  “但在那之前,按照传统和规则,作为王室卫队守望人,以及您的亲卫负责人……”

  “恐怕我对您人身安全的考量和判断,优先于您的个人喜好。”

  “职责所在,万望海涵。”

  那一瞬间,马车内外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泰尔斯表情僵硬。

  马略斯神色如常。

  周围的王室卫队里,多伊尔和哥洛佛对视一眼,几人眼神惊讶,却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不知为何,泰尔斯想起了还在刃牙营地时,罗曼那副“别教我怎么干我的活儿”的样子。

  正在基尔伯特想要说点什么来缓颊的时候,泰尔斯紧紧闭上眼睛,旋又睁开。

  “你们是王室卫队,还是我的亲卫。”

  泰尔斯缓缓出声:

  “你们理应遵重我的命令。”

  然而马略斯只是晃晃肩膀:

  “您是星辰的王子,还是王国的公爵。”

  守望人依旧恭谨,可他的话却丝毫没有示弱:

  “您也理应尊重陛下的任命。”

  他的双眼里折射出意蕴深远的光芒:

  “尤其在您归来的第一天。”

  泰尔斯的脸色沉了下来。

  “你是说……”

  王子紧紧地盯着马略斯,一字一顿地道:

  “这是陛下的命令?”

  那一刻,基尔伯特也遽然变色。

  “不,”守望人骑在马上,淡淡道:

  “只是我执行命令的方式。”

  执行命令的方式。

  泰尔斯的眼神变了。

  紧张旁听着的多伊尔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粘稠起来。

  “马略斯勋爵。”

  在众人的目光下,王子直面着毫不退让发守望人,轻声开口:

  “我要你停下马车,现在。”

  可马略斯只是轻嗤一声:

  “我很抱……”

  “勋爵!”感觉到不对劲的基尔伯特厉喝一声,打断了马略斯。

  外交大臣随即转向面色冰冷的泰尔斯,温言道:

  “殿下,今天赶路不少,也许您确实需要休息……我相信马略斯勋爵也是为了保护您……”

  但泰尔斯打断了他。

  “保护我,”王子的话像是刚刚浸过冰水:

  “就像六年前?”

  基尔伯特一时哑然。

  而泰尔斯与马略斯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一方冰冷锐利,一方淡然不惊。

  旁观着的多伊尔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基尔伯特,告诉我,”王子轻声开口:

  “每一任星湖公爵的亲卫队——比如约翰——都是由国王直接抽调王室卫队,贴身派驻而组成的吗?”

  基尔伯特僵住了。

  马略斯也微微眯眼。

  周围的星湖卫队纷纷对视,神色不一。

  几秒后,基尔伯特咳嗽了一声,似乎相当尴尬:

  “那是因为您离家太久,身边缺乏可用的人手,陛下又担心……”

  泰尔斯没有听见他剩下的话。

  他只是紧紧地盯着马略斯。

  像是盯着另一个人。

  “我明白了。”王子轻声道。

  “继续。”

  马略斯表情一滞:

  “什么。”

  泰尔斯直直盯着他:

  “继续微笑,马略斯勋爵。”

  在周围王室卫队的不解眼神中,泰尔斯冷哼一声:

  “因为如果你不笑……”

  “那你看上去,就会像个死人脸。”

  马略斯一怔。

  基尔伯特担心地看着泰尔斯:

  “殿下……”

  可泰尔斯并不理会基尔伯特的话,只是自顾自地看着一脸疑惑的马略斯。

  马略斯微微蹙眉,不再理会他,勒转马头下令道:

  “回到之前的队形……”

  但这一次,王子在他之前开口了。

  “那么,王室卫队的守望人,御封骑士,以及我的星湖卫队队长,托蒙德·马略斯勋爵!”

  守望人的眼神一僵。

  泰尔斯提高了音量,让周围的王室卫队听得清清楚楚:

  “为了感谢您不辞辛苦,兢兢业业,护送我回到王都的功劳……”

  此言一出,所有卫队成员齐齐疑惑起来。

  只见泰尔斯死死盯着马略斯,缓缓咬字道:

  “我要……”

  “奖励你。”

  偷香


王国血脉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wangguoxuemai/,欢迎收藏
手机看王国血脉http://m.owolove.com/wangguoxuemai/王国血脉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王国血脉》版权归原作者无主之剑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 棉花糖小说网 | 读啦小说网 | 妙笔阁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