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艾泽拉斯|第一四零章 脱身就这么简单

推荐阅读:异界建筑师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华山神门神脉至尊五百年前合租医仙绝色妖娆:鬼医至尊灵武帝尊帝道传承天域神座
  黄奕斐端着杯子紧一口慢一口的吸溜着,完全不搭刘易斯的话茬,这让刘易斯十分尴尬。

  “……那个,我家主人可以统筹整个西部沃野的粮食和矿产,不管是运送到暴风王城去纳税的还是富裕出来贸易的,相信子爵大人一定知道仅仅是运输王国调拨物资的运输费用都是一个不小的利润。”刘易斯为了化解尴尬说道。

  “可是据我所知西部沃野三个矿洞都是王国直属,埃尔加丁爵士只是月溪镇的管理者,顶多也就能在王国征收范围之外统筹买卖一下粮食。至于矿物,相信西部沃野的很多贵族未必会让他染指吧?”有范克里夫这种级别的人辅佐,石堡最不缺的就是情报,当黄奕斐慢条斯理地说出这番话来的时候刘易斯的脸都差点绿了。

  尼玛,这还怎么谈?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为什么还假模假式地问这问那?逗我呢?刘易斯想骂人,这里是石堡,他不敢。

  “西部沃野是暴风王国的粮库,粮食多到可以任意挥霍,但是这些在西部不值钱的粮食不管是运到赤脊山还是暮色森林都是紧俏货,本人的意思是西部沃野不管有多少粮食,我石堡统统收购,以比西部沃野粮食价格高出三成的价格。”黄奕斐心嘭嘭直跳,虽然他明白怎么操作,但是他完全没有一个奸商的潜质,所以在议定价格的时候直接就给对方加了三成的天价。这要是放在朱亚非手里能给你加一CD算是你家祖坟冒青烟。

  三成?刘易斯的心脏像是被攻城锤撞了一下。西部沃野的粮价的确十分便宜,甚至不到艾尔文森林的一半,要是和赤脊山和暮色森林比连四分之一都不够,但是胜在数量多,如果真能增加三成价格,那绝对是一笔巨额利润。

  不得不说刘易斯是个人才,不愧是后来能担任军需官的人,既然对方一口价就加了三成价格,那就说明对方的底线远远超过这个数字,既然如此那就再争取一把,如果能拿到更高的价格,埃尔加丁爵士一定会重重的赏赐他。他深呼吸一口气稳定了心神后说道:“子爵大人好快的刀。如此低的价格从西部沃野收购粮食,不管是拉到哪里都是一本万利,这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些吧?”

  “如果埃尔加丁爵士不同意那就没必要再谈下去了,相信西部沃野诸多贵族肯定有人愿意做这笔买卖。”不等黄奕斐说话,一边的范克里夫抢话说道。

  刘易斯为之语结,是啊,真要是把这个消息放出去,只怕整个西部沃野的贵族圈能打起来,三成粮价是石堡给出的,其实在西部沃野收购粮食的价格上下浮动有很大操作空间,如果把这么大一块肥肉弄丢了……刘易斯打了个寒颤后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么,入股河运的事情……”

  “这个事情我无法现在给你答复,毕竟赤脊山的所罗门公爵和暮色森林的埃伯洛克公爵都持有两成股份,我需要询问他们的意见。”黄奕斐想了想回答道。

  在黄奕斐和两位公爵聊天扯淡推诿扯皮的第三天,朱亚非逃跑了。雷吉纳德·温德索尔从善如流,三天前把朱亚非交给了那三十个纨绔子弟。这群家伙从一开始看到这位平民将军优待朱亚非起就十分不爽,现在人犯交到他们手上了自然要好好虐待一番。他们把朱亚非再次捆了个结实塞进囚车,原来好酒好菜好招待也被干涩的黑面包和凉水替代了。

  这三十混吃等死的家伙原本还想围殴朱亚非一顿,可是当他们拿着鞭子棍子一脸坏笑地走向捆得和粽子一样朱亚非的时候突然被浓烈的杀气给笼罩了。三十一个人相互对视了一阵子之后人少的那一方闭上了眼睛,人多的一方掉头就跑,除了两个家伙蹲在地上发呆,他们的屁股底下一片湿润。

  朱亚非十分嚣张地把捆住自己的铁索解开之后倚着囚车的栅栏上看着外面那俩蹲地上撒尿和泥的家伙大眼瞪小眼,然后那俩家伙哭了,他们撕心裂肺地嗷啕大哭,他们想跑,可是站不起来,直到囚车里的朱亚非被拉远到他们脱离了朱亚非的视线。

  三十纨绔直接去找雷吉纳德·温德索尔要把任务交回去,可是等着他们的是孤零零的一个王国上将――一个连的亲卫军不见了。

  “王国的命令是我率领着你们把人犯押送回暴风城。”雷吉纳德·温德索尔义正言辞地说道。

  ……

  三十纨绔在心里把这位将军全家热情地问候了一遍,但是该干的活还得干,所以他们只得胆战心惊地押着囚车向暴风城赶。

  朱亚非完全无视了这些家伙,当着他们的面把他们送来的黑面包和凉水扔到他们脸上,然后从自己的魔法口袋里取出各种食物和美酒大快朵颐,食物之丰富让那些纨绔子弟都心生嫉妒。看着朱亚非如此得瑟,雷吉纳德·温德索尔都有些想去踹他几脚。

  第一天,这一群贵族子弟提心吊胆地戒备了一天,结果朱亚非只是在囚车里折腾,完全没有逃跑的迹象。三十纨绔虽然是混吃等死的,但是也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王国头号通缉犯,资料早已公布到人尽皆知,区区一副囚笼要是能让他无法逃脱那才见鬼了,所以第二天他们强打精神壮着胆子地戒备着。结果依然是相安无事。

  “你为什么不逃跑?”一个纨绔在第三天安营的时候问道。他这句话问出了这一伙人的心声所以另外二十九个也都满怀好奇地看着囚车里的朱亚非。

  “逃跑?”朱亚非一脸的茫然看着外面的三十人。

  “如果你真是传说中的拉文霍德庄园金牌杀手的话,这么一辆破囚车和一个中队的我们是留不下你的。”

  “这样啊。”朱亚非一脸的坏笑,“谢谢你提醒了朕,你不说朕都没想到。既然你们这么希望朕脱身,那个满族你们的愿望。”

  ……

  就这样,囚车空了,留下三十个面面相觑的家伙。雷吉纳德·温德索尔怜悯地看了一下那个问话的家伙,这个锅太大了,另外二十九个是不愿意和他一起顶雷的,等他们清醒过来一定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倒他身上。

  冷场了将近半分钟之后,那个问话的纨绔四下看了看周围的同袍,弱弱地问了一句道:“我是不是惹祸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雷吉纳德·温德索尔虽然看不惯这些贵族子弟,实在是不忍心他小小年纪去背这么大一个黑锅,更重要的是这个锅原本还是他来背的,“赶紧给我搜!”

  三十纨绔这才反应过来,慌里慌张地亮出武器四下乱蹿在树后和草丛里寻找逃跑的通缉犯。

  “真是一群蠢蛋,一想到以后暴风王国的高层里有这种傻瓜朕就替你们王国的命运担忧啊。”雷吉纳德·温德索尔身后一声长叹。

  “你还真是有恶趣味啊。”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回头看了看,却什么也没看到。

  “总要找点乐子,不然岂不是太无趣了忙么?朕要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他日再会。”阴影中朱亚非冲雷吉纳德·温德索尔说完这番话之后转身离去。

  天黑了,纨绔们自然是空手而回,丢失了王国头号通缉犯,即使是这群纨绔也没有心情休息了,在雷吉纳德·温德索尔的率领下三十一人连夜赶路直奔暴风城没有了囚车的拖累,再快马加鞭的情况下一夜就跑完了。回到暴风城,雷吉纳德·温德索尔第一时间去找摄政的大公爵伯瓦尔·弗塔根,后者穿着睡衣接见了他,大公爵是早已知晓了朱亚非等人的计划,自然是一点儿也不惊讶,但是他仍然假模假式地气急败坏下令召集所有高层召开紧急会议。

  “亲爱的,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个罪犯要逃跑?”雷吉纳德·温德索尔退下之后,从伯瓦尔·弗塔根卧室里走出一个身材曼妙的美人,居然是女伯爵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她几乎是全身赤裸的走到伯瓦尔·弗塔根身后搂住他以一种充满诱惑的声音问道。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认为?”伯瓦尔·弗塔根强装笑脸说道,“赶紧收拾一下,咱们还要去和那些家伙商议一下怎么处理这件事。”看着卡特拉娜·普瑞斯托妩媚妖娆地转身离开,他不由长出了一口气,感慨这个女人实在不简单。

  约摸过了两个钟头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所有高层才到齐。听完伯瓦尔·弗塔根说完事情之后不少贵族纷纷抱怨,居然为了一个通缉犯召开这么隆重的集会实在是小题大做。

  “我建议动用军情处的力量。”卡特拉娜·普瑞斯托伯爵说道。

  然后就是一片附议的声音,伯瓦尔·弗塔根十分吃味地看着屋子里的这些家伙,以他弗塔根家族的实力,想要查清楚几个贵族的私生活还是没难度的,这里的家伙有六成是卡特拉娜·普瑞斯托的入幕之宾,两成暧昧不清。

  既然这么多人同意,伯瓦尔·弗塔根也不好反驳,只能签发命令叫人送去军情处。

  石堡内,所罗门公爵埃伯洛克公爵陪同着子爵黄奕斐一起出现在行政厅接见刘易斯,并给出了最后决议:埃尔加丁爵士能开放海岸建立海运码头的话可以给他一成半的股份。

  刘易斯傻眼了,一成半的股份只要一个码头?

  “具体的协议条款都在这里,你可以带回去交给埃尔加丁爵士,如果他同意就在下面签字画押然后再送回来。我们不接受讨价还价,行或不行一言而决。”所罗门公爵十分霸气地把一卷羊皮纸递给刘易斯说道。

  ……

  刘易斯知道自己该回去了,所以十分爽快地接过羊皮卷离开。

  午后,又有一批人来到石堡,领头的是铁炉堡亲王布莱恩·铜须。

  “亲王殿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啊。”所罗门公爵连忙迎了上去热情地说道。

  布莱恩·铜须礼貌性地和所罗门以及埃伯洛克两位公爵打了招呼,而后对黄奕斐说道:“朱亚非在么?我王兄让我带来一封信要交给他。”

  “你来晚了,老大已经被我们一万金币卖掉了。”杨华庚在一边说道。

  “别闹,赶紧把他叫出来,我找他有要紧事。”布莱恩·铜须完全不相信,笑呵呵地说道。

  “是真的,他现在是暴风王国头号通缉犯,算算日子差不多快被送到王城了。”

  “好像挺好玩。说来听听。”布莱恩·铜须立即来了兴致,拉过一张椅子坐下说道,“弄点好酒来咱们边喝边聊。”

  ……

  听完了黄奕斐等人讲完朱亚非的事情之后布莱恩·铜须面色凝重地猛喝了一大口酒之后说道:“这下麻烦了,找不到他我王兄的事情也没办法做了。”

  “你们铁炉堡王室也要找他干脏活?”张涛好奇地问道。

  “铜须矮人一向光明磊落,怎么会要干脏活?”布莱恩·铜须眼睛瞪得溜圆。

  “我们可是听老大讲过你找他干了好多事,你都是他的VIP客户了。”杨华庚揶揄道。布莱恩·铜须为之语结,脸红脖子粗地说不出话来。

  “其实,要联系他也不是不可能。”张涛从自己的魔法口袋里掏出了水晶球放在桌上说道,“传说中的大法师精心制作通讯水晶球。让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通讯无阻碍,不要九九八只要九金九十八银。”说完把一丝魔法能量注入其中,然后开始对着发光的水晶球不停地喊着“垃圾明”。

  不多时,就听到水晶球里传来一声怒吼:“你大爷的要死啊!”可是水晶球里一片黑暗,完全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坏了?怎么看不到人啊?”张涛拍着水晶球说道。

  “声音小点儿!朕后面有尾巴!”朱亚非的声音传来,依然看不到人,“哟,布莱恩?你跑石堡干蛋?”

  “我王兄找你有事……”布莱恩·铜须刚开口,就被朱亚非给打断了。

  “等朕一刻钟。”然后水晶球就安静了下来。漆黑的水晶球也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就这种质量的玩意你也好意思卖十个金币?”为了打发这无聊的等待时间布莱恩·铜须指着张涛的水晶球打趣道。

  “十金?”张涛斜着眼看着布莱恩·铜须,“这可是石堡限量版,你再多钱也买不到。”

  “限量你大爷。”布莱恩·铜须笑骂道,“水晶球而已,你给我一百金,我给你弄一打来,保证都比你这个品相好。”

  在两位公爵的目瞪口呆中,铁炉堡亲王布莱恩·铜须和这群不着四六的家伙足足扯了近二十分钟的淡,直到张涛的水晶球里再次传出朱亚非的声音,而且这一次伴随着声音还有清晰的影像。

  朱亚非似乎是躲在一棵树的树杈上,反正四周是浓密的树叶。

  “什么事赶紧说,伯瓦尔那孙子居然动用军情处的特工了。”朱亚非说道。

  “我王兄让我给你带了一封信,说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布莱恩·铜须取出信件冲着水晶球摇了摇。

  “你直接说什么事儿!”朱亚非有些不耐烦了,时不时的探头四下张望,看样子追捕他的人应该离他不太远。

  “是这样的,洛丹伦王国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大领主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送了一块特殊的石头到铁炉堡请求我王兄为他打造一把武器。”布莱恩·铜须

  “灰烬使者?”几乎是同一时间,朱亚非黄奕斐张涛徐家鹏异口同声地喊出声来。

  “什么灰烬使者?”布莱恩·铜须有些差异,怎么这几个货反应这么大?

  “说你的事。你大哥找朕什么事?”朱亚非问道。

  “要想把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送来的石头发挥出最大效果,需要你从奥达曼带出来的宝藏中的几块矿石。我王兄就是想问问你那矿石卖不卖?”布莱恩·铜须问道。

  “你去问问莫格莱尼,他那块石头卖不卖。你大哥用那快石头做的武器朕要了。”朱亚非反问了一句道。

  “你要那东西干什么?你的人品和圣光力量的武器犯冲吧?”布莱恩·铜须诧异地说道。黄奕斐等人连连为布莱恩·铜须点赞。

  “死矮子你很嚣张啊?”朱亚非骂了一句,“你去问问莫格莱尼那老小子,就说朕用他一条命换他这块破石头。”

  “我会帮你转达的。”布莱恩·铜须痛饮了一杯之后说道,“但是根据我的推测莫格莱尼领主是一个倔强的人,八成不会同意。”

  “你看人还挺准。那就这样,再加价,再加上他两个儿子和一个准儿媳的命,四条命换一块石头。”朱亚非说道。

  “我说伙计,你这样用别人的命去勒索别人的财务真的好么?”布莱恩·铜须愣了好一阵子才幽幽说道。

  ……

  冷场……所有人都愕然,而后先后恍然大悟,接连狂笑不止。布莱恩·铜须显然误会了朱亚非的意思,这几个家伙才不管布莱恩·铜须给朱亚非扣什么帽子呢,只要开心就好。

  “说得好。老布,你就这么转达给莫格莱尼。”杨华庚前仰后合地说道。

  “垃圾明,把那些矿石拿出来吧。先打造出来再说。”黄奕斐抹了抹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说道,“对付亡灵天灾很需要这玩意。”

  “你做主吧。有不少烦人的苍蝇围过来了。”朱亚非匆匆切断了联系。
玩转艾泽拉斯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wanzhuanaizelasi/,欢迎收藏
手机看玩转艾泽拉斯http://m.owolove.com/wanzhuanaizelasi/玩转艾泽拉斯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玩转艾泽拉斯》版权归原作者逍遥明王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