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酿师|第一百八十二章 残忍手段,冰晶玉髓

推荐阅读:神脉至尊至尊神魔闪婚娇妻:老公,深深爱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百炼成神儒武争锋帝少的独宠娇妻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血武帝大剑神
  “尸玉?什么来头?”桑红衣见万物之书说出这句话后,不仅仅是凰,就连身边的面具人都有些反常,于是问道。

  “我之前取走了她身上的那件水蓝甲,是因为我的孩子需要这件水蓝甲来保持住不被诅咒彻底侵入。当初危急时刻,我没有仔细的观察尸体,但现在看来……果真是尸玉。”凰的身上的凤凰真火不停的闪烁着,代表着它此刻的心情很不平静。

  “少女,尸玉的制作非常的难,同时也异常的残忍。”万物之书说道:“你看到她身上的这个菱花胎记了吗?”

  桑红衣点头。

  万物之书继续道:“这个胎记是菱花一族的标记,菱花一族其实是半人族,从前人类和精灵生出来的孩子,他们的族群几乎保留了人族和精灵通婚的特性,出生的族人既拥有了人类的天赋潜质,又拥有了精灵亲近自然的特质。两种体质放到一起,他们感应自然灵力的能力几乎是万族之首。”

  “但是,同时他们又很弱小。他们拥有了了不得的天赋体质,但是往往没有成长到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就会被万族猎杀。”万物之书叹息。

  “万族猎杀?”桑红衣惊讶不已。即便是再惹人嫌的种族,比如某些妖族,都不会同时遭受万族的猎杀,菱花族却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不错。”万物之书点头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残忍的猎杀他们,但是万族之中总有那么些人,为了利益而罔顾别人的性命。”

  “菱花族人生活的地方,盛产一种玉。”此时凰接过话头道:“不知你听过没有,一种被称为冰晶玉的玉石,它们只生产于菱花族所生活的地方,是因为菱花族的气息能够培育这种玉石的生长,所以菱花族便被万族给盯上了。”

  “冰晶玉?难道和冰晶玉髓有什么关系?”桑红衣立刻就想到她曾经在一个拍卖会上看到过一块巴掌大小的冰晶玉髓,几乎被卖出了天价。

  “冰晶玉髓的前身就是冰晶玉。玉髓的产生,过程很残酷,它需要选出一块上好的冰晶玉,在千年以上的寒潭中孕养十年以上,然后将之取出,滴上菱花族男子的精血,再次放入寒潭继续孕养十年,再取出,将之放入菱花族女子的体内孕养百年。”

  “体内?”桑红衣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这具尸玉的身上,看不出任何的伤痕。

  “是体内。将她们的身体剖开,将在寒潭中的冰晶玉封入体内,寒潭的寒气与冰晶玉的寒气融合,瞬间就能将一个人冻成坚冰。而冰晶玉在少女体内孕养百年后会再次被取出,换一个少女,继续孕养百年,直到用九个人,孕养九百年,最后找一个怀了孕的少女,活生生的将肚子剖开,取出已经成型的胎儿,然后将冰晶玉塞入胎儿的身体之中,再连同胎儿塞回少女体内,再次孕养千年,才会形成一块冰晶玉髓。这种尸体,便被称为尸玉。”

  桑红衣听得直皱眉。

  听起来,这冰晶玉髓的来历当真是邪恶无比,但实际上,冰晶玉髓却并不是什么邪恶的东西,很难想象竟然是靠着这样的方法来形成的。

  而且,也难怪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冰晶玉髓的制作过程实在是太残忍了,这么一块冰晶玉髓,至少要牺牲掉十二个人。

  一个男性的全部精血,外加九个少女,和最后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

  可以说,孕养一块冰晶玉髓,是连男带女,就算孩子都没放过。

  他们修仙之人谁的手上都沾过血,杀人夺宝的事都屡见不鲜,但是,这种杀害这么多人只为了培养一块玉,换做她是绝对下不了手的。

  不是她假仁假义或是什么,若是有一块冰晶玉髓在她手上,她也不会因为这东西制作的过程太过残忍而丢弃不用,但是要她主动去用同样的手段制作一块冰晶玉髓,她却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而这种孕尸人,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充当的,他们必须是菱花族人。无论男女,都需是未满二十的人,哪怕是那个怀着孩子的,也是一样。”万物之书补充道。

  桑红衣听着就觉得异常的恶心,这让她想到了那个制作怨灵体的大临朝公主。她连她的名字都没记住,但是却记住了对她的厌恶。

  残杀无辜之人,只是为了制作对自己有利的修炼材料,这种不把人当人看的事情,修仙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菱花族的人,一出生,身上的菱花胎记是红色的,但是作为孕尸人,随着冰晶玉在体内孕养的过程,身上的胎记会逐渐变成黑色。这是因为她体内所有的能量全都被冰晶玉给吸收了的缘故。”凰继续说道。

  “等等,人若是死了,体内的能量还能够存留多久?孕养百年,如何能做到?”桑红衣突然想到,然后脸色就沉了下来。

  “死了?不,她们不会死,在孕养冰晶玉的过程之中,必须要保证这些少女是活着的,只有活着,才能源源不断的吸收外界的能量来供养冰晶玉,而每一次,她们体内的生机被彻底吸收殆尽之后,才会将她们杀死,取出冰晶玉,然后再封入另一个少女的体内,往复循环。”凰叹息,这就是他觉得最为残忍的地方。冰晶玉的寒气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住的,为了保证她们能活着,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来维持她们的生命,而虽然死不了,却宁愿死的这种痛苦,怕是不为外人道。

  “那最后的孕妇和胎儿也是如此?”桑红衣看着眼前的尸首都觉得一阵的不忍。

  凰点了点它的大脑袋。气氛一度变得沉重无比。

  “他们为了自身的修炼,就抓捕菱花族人,实行如此残忍的酷刑……”桑红衣有些失言。虽然修士间杀戮不断,但最起码的底线也应该是存在的。

  “为了修炼?少女,你太天真了。”此时万物之书却不屑道:“于你们而言,冰晶玉髓或许是难得的修炼至宝,但对当时的三十三阶梯来说,遍地都是宝物,冰晶玉髓根本就不算什么。”

  “你是说……”桑红衣沉着一张脸。

  “你猜对了,那些人制作冰晶玉髓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修炼,不过是因为冰晶玉髓实在是太过美丽,它是从前万族之中那些贵族手中把玩的物件,仅此而已。”

  桑红衣沉默了。

  她甚至感觉到自己生气了。

  修仙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这本就是铁则。哪怕对方是为了修炼而行这种残忍之事,可至少也是一个说法,一种做法,她可以不认同,但也不能完全说对方就一定是错的,毕竟死在自己手上的人也不少,从踏入修炼界的那一日开始,是生是死都该有所觉悟。

  强者支配弱者,弱者被人支配,这是自古以来都没变过得道理。

  可只是因为需要一个把玩的物件,就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杀害那么多人,还是用这种异常残忍的手段,桑红衣觉得自己无法接受。

  “冰晶玉髓现在已经绝迹了,因为菱花族的人被灭了族。长久以来被捕杀,就是为了制作冰晶玉髓,到后来,菱花族人渐渐的全都死了,在我离开三十三阶梯的三千年前,菱花族人几乎已经不存在了。是否还存留下一些火种不得而知,只是菱花族的族地已经荒废,冰晶玉矿也被挖掘殆尽。”凰说道。

  万物之书倒是不知道这种状况,它出事的时候,菱花族人的生活虽然非常的凄苦,但还远没有到灭族的境地。没想到当初的那一场变故过后,竟然还有人继续做这种事,甚至导致了菱花族的灭亡,实在是叫人唏嘘不已。

  面具人的表情狰狞不已,却隐藏在面具下,没有被任何人察觉到。

  他能体会到这个女人的苦,看到她,就如同看到了曾经最不愿意面对的画面。

  “按说这样的古尸长久的沉没于海底,轻易不会漂浮而上,她却为什么会飘了上来?”凰疑惑不已。

  “还有刚刚的震动……”桑红衣也不解。

  不过就在此时,棺木中的女人竟然突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血红血红的,只有中间的部分有一处米粒般大小的黑色,且还在蠕动着。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恶心?”桑红衣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只见那棺材又一次开始了摇晃,而这一次,不仅仅只是摇晃,只见那女尸竟是直愣愣的坐起了身子,眼珠子滴溜乱转,红色的眼球几乎要撑破眼眶,黑色的蠕动着的不知名的那个东西开始顺着眼睛蔓延至全身。

  女主站了起来,一丝不挂的身体再也没有丝毫的观赏性。原本吹弹可破的肌肤现在遍布着丝丝黑纹,身体的血管似乎全都要撑破皮肤,显得凹一块,凸一块,特别的恶心。

  女尸歪着脖子盯着桑红衣等人,血红的眼睛中透露着凶狠,只是这种凶狠看起来颇有些呆滞,桑红衣也无法形容这种感觉,满满的违和感。

  然后,就在几人的注视下,女尸开始不停的拉扯自己的头发,不一会儿,原本一头乌黑秀丽的头发便被一绺一绺的硬薅了下来。

  就是薅,那种撕扯的用力的程度让桑红衣都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黑发落入海中,最后消失不见,而女尸的头皮被扯了个稀巴烂,看起来异常的恶心。

  但这还远不是结束。

  薅完头发的女尸并没有放过自己。她先是伸出了手,像是在欣赏自己的美丽,手指上尖利的指甲泛着寒气,她狰狞的咧起了嘴,像是在笑,又似在哭,然后就用那尖锐的指甲指着自己的腹部,直接捅了进去,在里头一阵掏。

  桑红衣都要被恶心吐了。哪怕她手上沾染了不少血,可如此残杀自己的手段她还真没见识到过。

  以前她觉得面具人杀人已经够变态的了,但跟这具女尸比起来,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女尸在自己的腹部一阵的掏来掏去,最后硬生生的从肚子里扯出来了个看起来很像是一个婴儿的形状的不知名物体,那婴儿似乎还有心跳一般,远远的还能感觉到他的呼吸。

  那团东西身上缠着奇怪的海藻,如头发丝一般细小,但是却成群结队,仔细看去,与之前女尸眼里那种黑色的蠕动的东西非常相似。

  看清那些东西的真面目之后,桑红衣颇有些厌恶的说了一句:“竟然是寄生藻,怪不得这么恶心。”

  众人也了然。

  寄生藻这东西,就生活在大海之中,而且种类很多,各种各样的种类不下几十种。

  桑红衣眼下看到的这个寄生在女尸身上的寄生藻呈全黑色,细小如发丝,以不规则的蠕动来吸收海底的灵气。

  说起来是藻类,但其实很像是某些虫类,单独的一根倒没什么感觉,但是若是无数根聚集在一起,就让人看起来恶心的不得了。

  “如果是寄生藻,恐怕女尸现在的动作,就是她死前最想做的事。”面具人说道。

  众人沉默。

  揪头发,剖开肚子,取出孩子。

  这具女尸生前一定是经历了非一般的痛苦,所以直到她死去,这都成了她的一种执念。

  她想这么做,但不能这么做,因为将她制作成尸玉的那些人用了什么方法剥夺了她的行动能力。可能那些人也知道,一旦让她有了行动的能力,就足以让她有了结自己的勇气,但偏偏制作冰晶玉髓的时候,必须要保证孕尸人的存活。

  她就算是想死,都是一种奢望。

  何况,她还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在腹中一日一日的承受着痛苦折磨。

  对于身体,对于精神,根本就是双重的打击。

  可谁会想到,那完整的冰晶玉髓那样美丽的姿态背后却隐藏着如此残的酷与邪恶。

  “这种寄生藻是以腐尸为食,不过那棺材盖得如此严实,怎会让这寄生藻钻了空子?”万物之书感到不解。

  这样的尸玉,可能就是远古时期某个鬼族制作出来的,这已经是最后一步了,但是可能中途出了什么事情,导致冰晶玉髓没有取出来,而尸体不知为何也沉与大海。

  万物之书甚至怀疑这具尸体应该本也是三十三阶梯的东西,可能误入某个空间节点,所以才落入十七阶梯。

  而且,原本孕育冰晶玉髓也不需要将尸体沉入海底,棺材之所以是水蓝色的,是因为这具棺材本身就是个法宝,被人将海水炼入了棺木之中,所以,即便不将棺木沉入海底,只是停放在家中便也如沉入海底一样,可以时时刻刻查看尸玉完成的进度。

  应该是那次位面大战时,三十三阶梯受到了波及,虽未损失的太严重,但是也多出了许多不稳定的空间节点,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三十三阶梯的宝物流落到十六阶梯和十七阶梯,甚至是凰还有这种只有在远古时期才会有的女尸也同样流落到了这种地方。

  凰的脸色突然有了些不自然。

  虽然也就是一只大鸟,但是毕竟是神兽嘛,表情还是如此人性化。

  桑红衣就是察觉到了凰的‘老脸一红。’

  凰见众人都在看它,也不好意思的扇扇翅膀道:“之前我打开过这棺材看过,顺便将盖在她身上的那件水蓝甲给取走了。当时我的孩子突然间出了些问题,险些就被那诅咒之气渗入到蛋中,我没有来得及仔细查看,拿起水蓝甲就走了……”

  凤凰说不下去了。

  寄生藻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透过它打开的棺盖渗入了进去。

  即便抱着死者为大的道理,她顺手将那棺木又盖上去了,但是以寄生藻的能耐,哪怕只是再微小的的缝隙,它们也能见缝插针的钻进去。

  而且,寄生藻的繁殖能力很强,一旦寄生在腐尸之上,就能用腐尸的血肉快速的繁殖,直到将整具尸体吞食殆尽。

  “不过,寄生藻寄生的尸体并不会攻击别人,就是有点恶心。”凰企图转移话题。

  “尸体被吞食之后,寄生藻就会离开,重新潜入海底。那具棺木倒是个好东西,等一等寄生藻离开后,将那棺木收了,拿去卖了,海族与鬼族恐怕都会争抢。”

  万物之书本着雁过拔毛的精神,打算将那棺木拿去卖了。

  远古时期的东西,就算是块石头都是好东西,这么大件的棺材,虽然有点晦气吧,但修仙之人本也不在乎这些,若是卖给那些海族鬼族或是邪修之类的,他们就更不在乎了。

  为了这口棺材,众人不得不忍着恶心,看寄生藻如何将女尸吞食殆尽。

  只是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女尸就连尸骨都没有剩下,彻底的消失于天地之间。

  而这时,有一样东西引起了桑红衣的注意。

  桑红衣和凰对视了一眼,就见那女尸之前从腹部掏出的那个婴儿形状的东西竟然没有消失,除了表皮一层皮肉被寄生藻给吃了紫外,里面黑乎乎的东西却还存在着,正准备落入深海之中。

  桑红衣顿时上前将这东西接了下来。

  “我的天,少女你发了!”万物之书大惊道。

  “这是……冰晶玉髓?”桑红衣也是讶异不已。

  “这么大一块,长的像婴儿的冰晶玉髓?”面具人简直不敢相信。

  放到现在,这样一块冰晶玉髓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这么大一块,我堆都能把小歌堆到大圣境巅峰!”桑红衣兴奋了。

  面具人一愣,随即看向桑红衣,低沉道:“你对他还真是好。”

  桑红衣看了面具人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竟然从中听出了一点羡慕,一点欣慰。

  于是她笑道:“那当然,我的徒弟我不疼谁疼。”
仙酿师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xianniangshi/,欢迎收藏
手机看仙酿师http://m.owolove.com/xianniangshi/仙酿师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仙酿师》版权归原作者寒衣燃烬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