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级末日症候|2156 不死

推荐阅读:重生影后小军嫂绝世剑神圣墟大神引入怀:101个深吻我老婆是鬼王全职法师都市奇门医圣九幽天帝神武战王立地封神
  速掠在多数时候都是让人感到放心的能力,基于科学对速度的认知和对速度的设想,让所有涉及“高速”意义的力量都天然具备一种奇妙的安定感。我过去见过许多涉及到“速度”这一概念的神秘,在所有通过“速度”和“距离”,乃至于通过“时间”和“空间”去争夺胜机的战斗中,速掠所能达到效果可谓是数一数二的。然而,也有极少数情况下,速掠无法成为最大的依仗。让“速度”这一概念失去意义的神秘在理论上数不胜数,不过,实际遭遇的次数却是可数的,提防速掠无效的警惕心在过去无数次成为无用的举止。

  但是,在眼前的战场上,在这片由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的恶战所构成的恐怖战争洪流中,对速掠失效的警惕,确实是自救的关键。

  我早就想到要突破这片战场,从边缘深入内地,直到接触另一个自己,绝对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不过,实际体验到其中的危险时,仍旧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哪怕将连锁判定的效果从方圆五十米的范围压缩到只剩下不到一半,将支撑连锁判定的身体机能维持在极限状态,也仍旧有太多的运动无法在第一时间解析,如果一种运动仅仅是复杂而快速,那么,速掠的“相对快”效果总能从那微秒中扣出回旋的余地,然而,一旦运动并非线性的,乃至于,根本就无法观测到运动过程的话,速掠的效果必然受到遏制。更进一步,如果有某些神秘力量将“速掠”这一魔纹超能的构成基础都粉碎的话……

  速掠的无形高速通道在我的感觉中碎裂了,我虽然不确定速掠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种魔纹超能的构成基础又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仅仅将自己可以感受到的速掠所形成的无形高速通道视为一种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话,那么,这些在战场上如同火焰,如同飓风,如同陡然就达到顶点的风暴的神秘现象,已经摧毁了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我所感受到的,正是一种深入的摧毁性的力量,对这个战场上的任何人和非人的无情鞭挞。

  几乎是在无形高速通道碎裂的一瞬间,我就被扔出了那个“除了自己之外所有的运动看起来都十分缓慢”的世界。说是“扔”完全不为过,我的身体已经失衡,强烈的冲击感挤压着肌肤和内脏,如果是身体强度稍弱一点,或许这一下就会受伤吧。即便我没有感到自己的身体受到损伤,但是,这股冲击力仍旧让我无法维持自身的平衡。

  造成身体动作失衡的并不仅仅是可以那些作用于身体表面的,可以度量和观测的力量,也有许多无法排查的神秘因素,在强行造成失衡效果。我可以凭借身体的力量去对抗那些直接作用在身体上的力量,却无法用同样的方式,去对抗那些并非实际作用在身体上的神秘。

  我被抛飞在半空的时候,那些同样被波及甚广,无法仔细分辨出到底是何种性质的神秘力量,当场就将周遭更多的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如同清扫垃圾一样,爽快地分解了。那无人能有还手之力的景象,让我深深感受到在这片战场上弥漫的神秘,是何等的复杂且强力。甚至于,我觉得引发这场战争的双方都无法预想到这样的场景——一些可怕的化学反应正在产生,而这些化学反应不分敌我,只是以其特有的,难以观测到的规律向更大的战场范围传播。

  我在进入这个战场之前,就已经预想过这里的战斗有多么激烈,实际参与进去后却发现,它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激烈。

  在这种时候,所有无法理解,难以观测到的东西,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只是,在其效果发生之前,没有人知道会是怎样的效果,也无法断定这种效果会引发怎样的后果。理论上,当这股冲击直接粉碎了速掠的无形高速通道后,就禁止其再生成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唯一让我感到侥幸的是——过去并没有这么强烈的侥幸感——我的速掠被打断后,仍旧可以在第一时间恢复过来。

  到底花了多长时间?一秒?零点一秒?我觉得更短。在这短短的时间里,我已经借助重新构成的无形高速通道,变幻了三次方向。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头发狂的野猪,在层层叠叠的密林中左突右奔,为的不是杀死敌人,而是为了在不分敌我的神秘现象中保护自己。

  被碾碎的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在我突围的下一刻,就将这片被“清理”出来的战场空余填满了。这里的战争是如此的暴躁,人员更新的速度也是快得令人发指。在速掠无法正常运作的情况下,我花费了十分钟,才移动了不到一千米的直线距离,放在平时,不说十分钟,哪怕只有零点零一秒,我也可以完成这一千米。

  灰雾从四级魔纹中源源不断涌出,重组成刀枪剑盾,然后,又在潮汐一般此起彼落的神秘现象中被消磨殆尽。这些神秘现象大都无法说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现象,即便是连锁判定也无法勾勒其运动状态,最终产生的效果,无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让人不由得咋舌。

  我在前零点一秒就进入了速掠,之后的零点一秒内就被迫退出了速掠状态。我挥舞起魔纹超能构成的巨大斧头,如同风车一样旋转,完全不需要去锁定哪个特定的目标,都会自动有十多个目标送上门来。任何精细的战斗方式,在这种人员和力量的密度下,都难以正常施展开来,反而是粗犷的战斗方式,才能够更有效地将危险清扫在安全距离之外。

  即便如此,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仍旧一个接着一个扑上来。被杀死,被碾碎,然后又扑上来,填满空缺。无论是人还是非人的东西,都已经放弃了那些精巧的技术和针对个体的神秘,仿佛没有谁去想过,自己所施展出来的力量,会不会和他人施展出来的力量产生了化学反应,最终也波及到自己。我已经充分理解了,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每一个个体都在第一时间,将群体杀伤力最强的底牌翻出来的战斗方式,因为,不这么做的话,大概自己是活不到反击的吧。

  在这个战场上,无论选择哪种攻击都有可能失效,也有可能被放大,无论是什么样的防御和闪避,都有可能被限制,被驱除,也有可能在一时间变得牢不可破。但是,绝对没有任何一种防御,能够支撑超过两秒的时间,所有看不出破绽的防御,在最多两秒的时间里,就会被一些无法观测到,也无法理解的神秘力量,从无法认知到的角度,以无法捉摸的方式击破。运气糟糕一点的话,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那原本毫不动摇的防御就已经被渗透,而本体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就变成了一片飞灰,亦或者是一片泡影,乃至于很大几率连残躯都无法留下半点。

  这个无比混乱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战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自救的奇迹,也在发生无可救药的灾难。所有过去让自己看似无人可敌的力量,无论是基于何种道理,都必然会出现对应的克制。我前进了几千米,仍旧活着,并不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多么优秀,自己的反应如何迅速,而仅仅是因为,自己的运气不错。

  是的,仅仅是运气不错而已。亦或者,从一个更残酷的角度来说,是因为我在这幕剧本中,尚未到退场的时刻。

  那混乱的,不可抵御,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危险越多,那存在于“生存”背后的阴影就愈发的浓重,愈发能够让人感受到来自于自身命运的侥幸。在过去读过的故事中,我总是见到许多生存到了故事最后,取得了极高成就的人物角色,总会认为自己的胜利是自己争取到的,并且,总认为自己过去的失败,才是自己必然的命运。“自己过去的失败”是命运,所以,“自己如今的成功”就是逆天改命。我无法说,这种想法是对还是错,是好还是不好,但对我来说,他们仅仅是在这样的故事剧本中担任了这样的角色而已。

  我希望,自己也是这样的角色,能够活到剧本的结尾,然后有一个美好的大结局。

  “剧本”在过去的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中,都曾经几度为我掀起了只鳞片爪,然而,它的每一次呈现,都让我觉得,悲剧的色彩越是浓烈,“剧本”本身的存在性就越发明显。这个“剧本”有一种很强烈的个性和意志,并且,绝对不是从病院现实看待末日幻境时的剧本,也绝对不是从末日幻境看待病院现实的剧本,不是安德医生等人的剧本,不是桃乐丝和系色的剧本,我曾经觉得,那是“病毒”的剧本,后来觉得是“病毒”和“江”的剧本,但到了现在,火炬之光最后的“偏差”出现时,让我深深感到,这已经不再是“病毒”和“江”的剧本了。

  在一个超越观测能力的宏观层次上,一个更大规模的“剧本”正在如数运转,而过去所感受到的每一个“剧本”,都不过是这个超巨大的“剧本”的一个情节罢了。所有可以感受到的“剧本”,或许都在为另一种无法感受到的,更加宏大的“剧本”做铺垫。

  而我自身,我想拯救的每一个人,已经为此献出生命的每一个人,所有已知和未知的正在挣扎的人,在这个无比宏大的“剧本”中,是如此的渺小。就连“宇宙”这个概念、存在和意义,都不过是“剧本”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设定而已。我所认为的“现实”和“虚幻”,也同样只是这个“剧本”中的一个词语所涵盖的概念罢了。

  但是,即便真相确实如此,我又能做什么呢?对这个问题,或许不同的人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我的的答案始终只有一个,而我一直都知道,并且,我已经在做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了。

  我存在于这里,不管是作为怎样的一个角色,我已经竭尽全力去做我自己希望做到的事情。

  一个人只能做到他能够做到的事情——

  我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存活于这个世界上,存活于这个剧本中的。我就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我挥舞巨斧,拉扯锁链,在速掠中飞腾,又在无形的高速通道崩碎的下一瞬间,被抛开,被击打,还没爬起来,就必须用奇怪的姿势继续向前冲。无暇去理会什么动作是狼狈的,什么动作是优雅的,什么动作会伤害到自己。受伤在这个战场上已经成为必然,没有死掉就是最好的结果,我就如同卷入漩涡中的蚂蚁,往往要反复很久才能移动到正确的路线上。我所能看到的,除了厮杀,厮杀,还是厮杀。所有降临在自己身上的现象,都绝对不会正常如平时可见的现象,而每一种看似常见的现象,都有可能击穿自己的防御——必须抱着这样的觉悟才能前进,而后退,则已经完全无法办到了。

  当被这个战争洪流席卷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可以后退的地方了。当速掠无法正常使用的时候,洪流扩散的速度,永远都比我尝试脱离的速度更快更凶猛。

  我好不容易斩断一个安全卫士的脑袋,就有十几个纳粹士兵和几十个安全卫士在攻击范围和攻击范围之外发起攻击。这些攻击有远程的射击,有穿梭空间的打击,有近距离的兵器格斗,有直接对意识的干涉,有直接挥发性的现象,有时间上的不对称感,有距离上的错位,有直接的冲击力,也有宛如幻觉的低语……我可以想到的,和无法想象的,都在同一时间发生,然后,我没有被杀死。

  没有在第一时间死掉的我,进入了下一次的速掠,之后又被迫脱离,去承受不知道何时就会杀死自己的效果,如此反复。

  我一直没有死,虽然受伤了,但都没有死。死了就结束了,但一直都没有死。无论伤势是轻是重,是伤上加伤,还是别的什么,总之,没有死的话,就能前进吧。我已经不去思考,自己会在怎样的一种攻击下,真的死去。
限制级末日症候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xianzhijimorizhenghou/,欢迎收藏
手机看限制级末日症候http://m.owolove.com/xianzhijimorizhenghou/限制级末日症候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限制级末日症候》版权归原作者全部成为F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 新笔趣阁 | CCTV影视直播 | 区块链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