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重生之超能商女|大结局

推荐阅读:垂钓诸天罗马全面战争之异世帝国我老婆是鬼王帝焰神尊灵武帝尊文化入侵异世界鸿元至尊六界神君万界天尊极品透视
  祁越缓缓松开林卓君,拥着她转身向柳媚,琥珀色的眼眸似乎有暗涛涌动,柳媚一惊,赶紧低下头来。

  林卓君拉住祁越的手,对他摇摇头,但是却并非为柳媚求情,而是因为这个女人她要亲手收拾!

  “滚!”祁越薄唇淡淡吐出一个字,一向尊贵优雅的他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词汇。

  柳媚凹凸有致的身子微微一颤,妩媚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惊慌与不甘,她咬了咬牙,决定赌一把。

  只见她轻轻地抬起头,以最美的弧度迎向祁越,但是却是带着一丝倔强道:“少主,此次事态凶险,若是处理不当,组织很有可能覆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组织根本离不开少主,还请少主三思!”

  她一向仰慕追随着他,可惜永远得不到他的正眼相待。如果没有林卓君的出现,她或许甘愿这样默默地爱慕追随,毕竟这个男人本就是高不可攀的神祗。

  可是林卓君出现了,让她意识到,祁越竟然也可以这样对待一个女人,就如同一个普通的男人那样对待一个女人,嫉妒和贪婪让她再也不能平衡。

  柳媚是感到不甘的,在她看来,自己的美貌并不输于林卓君。论起家世,这是柳媚最不甘最自卑的地方,如果面对的是约瑟妮这样的超级豪门的千金,她只能自卑。

  可是林卓君的身世并不比自己光鲜,和自己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都是被父母遗弃的可怜虫罢了。

  只不过她是被那样懦弱的夫妇俩收养了,过着贫穷而又难堪的生活。

  自己从小进入了组织,虽然经受严苛的训练,但是也享受了奢侈的生活。

  这一点,甚至可以说是胜过她的!毕竟这样让她更早地遇到了祁越。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能力远在林卓君之上!能够陪在祁越这样的男人身边的,怎么能是林卓君这样娇弱的小花?!

  但是毋庸置疑的是,祁越对待她的态度是不一样的,即使再不甘再嫉妒再不愿意面对,她也不得不承认,祁越似乎真的对这样的女人动心了!

  任务完成之后,毫无商量的余地,她被祁越遣送回了组织总部。

  在痛恨不甘的同时,她也在时时刻刻关注着两人的动向,不过因为对象是祁越,即使有组织强大的信息系统,她也只能得到一些只言片语。

  这些只言片语,如同尖刀一般刺痛着她的心,但是也让她不断反思。

  林卓君这样的连女人都称不上的小女孩,究竟是怎么俘获祁越的心的?!

  在无数次回想祁越见到林卓君的场景之后,在对这些只言片语进行分析和臆测之后。

  她渐渐找到了自己心中的明路!

  林卓君面对祁越时,态度是不屑和不羁的!或许正是这份不屑,激发了男人心中的征服欲!

  毕竟这样身处高位让无数女人着迷的男人,对于心心念念想要贴上去的女人自然感到厌烦,而对于林卓君这样的态度,自然会觉得有趣!

  在到了这一点之后,柳媚既欣喜又悔恨,欣喜自己“明白了”事情的重点,悔恨自己没有早早地抓住先机。

  不过一切都不算晚,就算林卓君领先了一步又如何?!她并不在乎,像祁越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

  特别是他明白了女人的好处,林卓君就更不可能独占他了!

  所以只要自己抓住这个机会,自然就能够被他另眼相待!

  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样的机会很快就来临了,路易斯家族变天,从而牵涉到了祁越的产业和势力,他回来了!

  柳媚觉得这是上天都在帮她,更是对在充满了信心!

  只不过那么多年的仰慕和顺从并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柳媚心中的奴性已然根深蒂固!

  想要变得与众不同吸引祁越的注意力,并不是下定了决心那么简单的事。

  是以这几天,她即使明白怎么做,但在面对这个优雅而又强势的男人时,却依旧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违逆!

  不过她也不急,因为这次的事情并不是三两天可以解决的,所以她还有很多的时间。

  但是事情总是出乎她的意料,Y国的事情并未解决,或者说还在紧要关头,祁越却要再次离开!

  这让她心慌又焦急,只不过却还是不能够有所行动。

  直到林卓君的出现,目睹了祁越对林卓君的宠溺,名为嫉妒的火吞噬了她的理智,暂时压下了她的奴性和习惯,让她迈出了第一步!

  她努力地演绎着不屈倔强的形象,眼中似乎也闪着倔强的光彩。

  林卓君看着柳媚生动而又形象的表演,不由淡淡地笑出了声。

  这样的时期,前世也经历过。

  从第一次见到柳媚起,大约经过了两三年时间,这个女人才学会收敛和蛰伏,压抑住心中的种种情感和*,只求远远地看着祁越便觉得满足。

  在此之前,可没有少折腾!

  只不过她懂得把握这个度,从来没有想过将手伸到林卓君身上来,也不敢做祁越太厌恶的事。

  所以才能够一直平安地活下去,直到因为得知祁越要隐退,从而疯狂地想要杀了自己的时候。

  显然,这一世她不会再活得那么久了。

  祁越周身的温度再一次下降,他伸出手轻轻一挥,柳媚的身子便如同飞絮一般随风而起,撞在了身后的钢化玻璃墙壁之上才停住,闷声吐出来一口鲜血。

  整个机场的空气似乎凝固了一样,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低着头一动也不敢动。

  其实祁越虽然一直高高在上,冷漠威严,但是并非喜怒不定的残暴之人。

  他很少亲自对手下动手,如果组织中有人犯了规矩,自然有专门的否则刑罚的人来处置。

  是以他会亲自动手,显然是真正地动怒了。

  柳媚趴在地上,头低低地垂着,哑着声音道:“属下该死,请少主息怒!”

  祁越却是连一个眼神都不给她,只是淡淡开口道:“自己去领罚!”

  “是!”柳媚不敢有一丝迟疑,立刻应声,随即低着头退下。

  林卓君目光淡漠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前世柳媚倒是没有采取这么激进的手段,所以也没有遭受这样的重创。

  不过林卓君也不觉得奇怪,毕竟她重生之后,许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柳媚走了之后,林卓君不由对着祁越开口道:“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她相信这个消息不是韩殷报告给祁越的,倒不是认为他对自己会比对祁越还要衷心,只是清楚他并不是太愚蠢的人,要是他将消息报告给了祁越,就不会来自己这里卖好寻求庇护。

  想要两边讨好是绝不可能的,只会两边都落不得好。

  祁越闻言眸光微闪,淡漠的眼神扫向远处恨不得缩到地缝里面去的韩殷一眼,然后淡淡道:“碰巧。”

  “碰巧?!”林卓君有些无语,随即还是兑现自己的承诺为韩殷开脱道:“是我让他不要说的。”

  祁越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波动,对林卓君的话也不做任何回答,而是转移了话题道:“那边的事情都解决了?”

  话虽这么问,但是心中却差不多已经肯定了,因为她做事不达目的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所以她能离开京市来Y国找他,肯定是已经将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了。

  不过说实话他还是有些讶异和难以置信的,那边的事情实在有些复杂,只不过几天时间,她就能解决,自己果然还是太小瞧她了吗?

  “嗯,因为丁怡被牵扯进去了,不得不速战速决。然后机缘巧合有玄天境的人帮了我一把,所以事情比较顺利。”林卓君见他对韩殷的事情没有发表意见,这次应该是不会追究了,便也不再多说,免得shodeqify,简洁地回答他的问题。

  祁越心中的讶异更深一层,竟然还让玄天境的其他人牵扯其中?不过他也知道现在并不是说话的好时机,而且地方也不对,便也不再追问,开口道:“先跟我回去再慢慢说。”

  林卓君点点头,这也是她的打算,不过却有些不解道:“你不是要离开吗?”

  刚刚祁越说会碰到她是因为凑巧,林卓君知道这没有必要说谎,既然如此,他应该是到了这里才得到有飞机要降落的消息,而发出消息的人是韩殷,他自然会猜到是自己来了。

  所以他来这里的原本目的是要坐飞机离开才对,而且这边局势依旧紧张,他这个节骨眼还选择离开,那要办的事必定很重要。

  这样的话,自己自然不会让他陪着回去,想着便开口继续道:“让韩殷带我去住的地方就行了,你有什么事就抓紧去办吧。”

  他等自己就应该花了不短的时间,再浪费时间实在不值得。而且这样的话,也能够给自己一些时间。

  祁越却并不如林卓君所愿,他眸色深深,看着林卓君缓缓勾起嘴唇。

  林卓君有些莫名,心却抑制不住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我要去的地方是京市,不过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祁越盯着林卓君看了一会儿,才淡淡开口道。

  过了半晌,林卓君才反应过来,说实话,她的确没有想到祁越居然是要去京市,毕竟他才离开几天,而且这边的局势依旧不好。

  难道他也和自己一样,只是短暂的分离,却已经难以忍受了吗?

  不过她没有矫情傻傻地问他去京市干什么,林卓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笑道:“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祁点点头,这一次却是牵住了她的手,淡淡开口道:“幸好时间碰巧,不然的话就错过了,要是赶不上就浪费我的一片苦心了。不过这也证明我们心意相通,你说对吗?”

  林卓君被他突如其来的完全不是他风格的一番话给扰乱了心神,也并未去注意他话语之中的细节。

  她故意避重就轻道:“你不是也没有告诉我你会去京市,所以就算错过了,也怪不得我。”

  “怎么会怪你?”半晌,祁越才轻轻开口道。

  林卓君心中微微一紧,既害怕又期待他再说一些煽情的话。

  害怕是因为这实在不太符合他的一贯风格,而且现在的她没有办法心无杂念地回应。

  期待则是心底最深处自然而然生出的情绪,不受她的控制。

  好在祁越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一句话之后,便不再开口。

  恨不得躲到天边的韩殷韩殷最后还是认命地坐上了驾驶座,等着最后的宣判。

  在韩殷忐忑不安的等待之中,祁越带着林卓君坐上车了,并没有将他干下车,不由让他松了一大口气。

  以他对少主的了解,知道自己这是过关了。

  经由这一件事,他似乎也明白了,到底应该更听谁的话!

  韩殷熟门熟路地将车开往祁越在Y国的别墅,这可以算是祁越的“家”,因为这是他最常住的地方。

  同样的,这也是她除了之前的十五年时间之外,住的最多的地方。

  上一世,祁越先是带着林卓君在海市住了一段时间,后来的绝大部分时间,她都是生活在这里的。

  甚至可以说,她对这个地方的了解,比祁越这个真正的主人还要多得多!

  但是她对这个地方的感情也是极为复杂的,这里好像是她和祁越的家,让她忍不住地想要眷念,但这里也是让她心碎的地方,她和祁越的隔膜,也是在这个地方生出的。

  这样也好,在这里完成未完成的事情,解开一切。

  一切都似乎回到了那个时候,这或许就是天意,容不得她再逃避。

  祁越淡淡望了看着别墅陷入自己思绪的林卓君一眼,却并不去提醒她,而是同样望着别墅陷入沉思。

  而韩殷更是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打扰了两个人。

  最后还是林卓君回过神来,几个人才进了别墅。

  祁越虽然对于柳媚毫不客气,但是却不代表他真的不管组织和产业的事情了。

  “我现在要去书房处理一些事情,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随便逛逛?”祁越见手下低着头站在书房外面,便对林卓君开口道。

  逛逛自然是指逛逛别墅,不过这个词一点都不夸张,整个别墅面积惊人,除却建筑,花园泳池,假山流水,甚至还有一片树林。

  但是这些林卓君再熟悉不过了,自然没有什么兴致,不过对于和祁越一起处理事情,林卓君更加没有兴趣。

  她并不是组织的人,而且这辈子也不打算和组织扯上什么关系,所以自然不会参与进组织的事情。

  “我休息一下。”林卓君淡淡开口道。

  祁越点点头,牵着她的手,直接往主卧走去。

  林卓君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不过最终还是抿了抿唇,跟着他进了房间。

  祁越的房间几乎就是白与黑的世界,简洁硬朗的风格之中透着低调的奢华,如同他的人一般。

  “在这里睡一会,韩殷在门外守着,有什么要求直接吩咐他,想找我了让他带你来见我。”祁越对林卓君说完之后,便出了房间。

  吩咐完韩殷之后,才往书房走去。

  韩殷面色沉静地站在房门外,如同一尊雕塑。

  不过他心中远没有这么平静,思考着自己的前途问题,看来少主是真的将自己安排成夫人的助手了啊。

  想当年他也是少主身边数一数二的红人,这样重要的会议肯定是要参加的!现在却沦落为看门的……

  但想想少夫人的地位,瞬间又觉得这说不定是好事。

  相比韩殷的思绪奔腾,林卓君的心中更是百味杂陈。

  她定定地看着黑白交错的房间,一切都和前世一样,几乎看不出任何变化!

  这让她产生了一种恍惚和时空错乱的感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前世,回到了让她愤怒害怕逃避的那一刻!

  她仿若受到什么牵引一般,身体不由自主地走到床头柜前站定。

  手颤抖地缓缓伸出,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

  那样东西依旧躺在抽屉之中,这一世比上一世提前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可是这样东西依旧在这里,仿若千年未变。

  那是一副女子的丹青,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容颜的女人,用那双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眼睛凝望着她。

  但正因为如此相像,才更让她心痛,让她无法释怀。

  因为那个女子并不是她!

  前世便已经有九成的把握,因为那时的她和他相识不过四年,但是以她的鉴别眼光来看,这幅丹青绝对不止四年的时间。

  更重要的是,画中女子的服饰背景,她从来没有穿过没有去过!

  画纸上下部位依然有些磨损,证明这幅画经常被人捧在手上。

  在这个照片印刷如此发达便捷的时代,他还亲手描绘丹青,还日日夜夜地拿出来凝视,这该是多深的感情和多大的眷念!

  而这幅丹青,也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他这样完美的男人,会无缘无故对她那样好,只是初次见面,只凭一眼看去。

  只不过因为自己这张脸罢了!

  自己只不过是替代品?!

  前世的想法和现在一模一样,这才是所有的一切最合理的解释!

  不同的是,现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被证实,让她无从辩驳无从自我欺骗。

  他从见到自己之后,便一直和自己在一起,并没有回到Y国,而这幅画的磨损已经和前世见到的时候差不多了!

  而这一世,他们相识不过几个月的时间,她不能像前世一样再心存侥幸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上面的就是她!

  但是即使如此,对于当时的她,打击也是足以致命的!

  她的心底有着与生俱来的自尊和占有欲,但却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更是太过年轻,未经风霜,甚至当时的她连离开他都做不到,前一秒还满心欢喜决定袒露真心,随后便不得不面对如此残酷的事实,她只能够给自己一丝期待。

  期待那画中的人就是她。

  前世就是凭着最后的一丝期待,才能够继续留在他身边,只是终究没有质问的勇气。但也无法再放任自己的感情,面对他时,下意识地疏离和抗拒!

  这一世最后的一丝期待终于破灭,值得庆幸的是,这一世的自己可以不用依赖他,有了防备,可以抽身而退!

  原本想要亲口问问,但是看着这幅丹青,却突然觉得没有必要了。

  之前对他的牵挂不舍好像突然之间全部消失了。

  原来她并不是放不下,而是没有一个确实的可以让她死心的理由,因为有着一丝希望,所以才难以脱身。

  将画卷轻轻放在床上,林卓君转身走出房间。

  在门外百无聊赖的韩殷则是被她吓了一跳,见林卓君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径直离开,他赶紧跟了上来,开口道:“林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我要离开一下,你不用跟着我。”林卓君脚步不停,淡漠地回答道。

  韩殷一愣,随即开口道:“请问林小姐要去哪里?”

  他的职业素养不会让他对林卓君的行为去否定和阻拦,即使他觉得林卓君这样的行为有些奇怪,在Y国这样她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她自己能去哪里?

  虽然不会阻拦林卓君的行动,但是却也不会放任林卓君就这样不明不白地离开,他很清楚,这件事情的性质和之前得到林卓君的吩咐将她的行踪隐瞒不报可完全不同,他绝对会死得很惨。

  所以他至少要知道林卓君要到哪里去,其实要不是他知道林卓君的身手不弱而且和自家少主师承一脉,暗中跟随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只是林卓君的身手,明显是不可能让他跟踪的,只能硬着头皮开口询问。

  “我要去哪里并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林卓君语气森寒,继续道:“你最好站住。”

  韩殷应声停下脚步,这是身体的一种本能反应!

  刚刚林卓君的气势比起祁越发怒时也不遑多让,让人完全没有办法违抗。

  眼睁睁地看着林卓君走出了别墅大门,他的身体才回到了自己的掌握。

  同时他也知道,事情大条了!

  顾不得什么规矩纪律,韩殷几乎是连跌带撞地冲进祁越的书房。

  书房之中正在说些什么的彪形大汉顿时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韩殷。

  大多数人对他的行为表示钦佩和赞赏,同时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祁越的神色。

  祁越目光微凝,原本心中隐隐的不安瞬间被扩大,抿着唇等韩殷开口。

  “少主,林小姐离开了!”韩殷这次来不及进行什么心理活动,以最简洁的语言脱口而出。

  似乎又觉得自己的表述不具备震撼力,他继续道:“不是,她不让属下跟随,而且似乎情绪不太对!”

  祁越站起身来,琥珀色的眼眸之中暗流划过。能让韩殷如此失态的,也只有关于林卓君的事情了,但是这还是出乎祁越的意料之外。

  虽然林卓君没有表现得很明显,但是他还是可以隐隐地察觉到她见到自己时的一种放松和眷念,若是不想他,她也不会这么急着来Y国。

  所以更不可能无缘无故突然离开,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什么让她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想到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态度,想起她心中的那个不安因素,祁越眯了眯眼,大步跨出书房。

  韩殷赶忙跟上,不过祁越却是往他的房间走去,少主不是受刺激糊涂了吧?!现在不应该去追林小姐吗?!她已经走了啊!

  正考虑着要不要冒死提醒一句,祁越已经进入了房间之中。

  韩殷无力地垂下肩,等在了房间之外,没有得到少主的允许,他是不能进入少主的房间的。

  祁越走进房间,一眼就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他走到床前,拿起被林卓君展开放在床上的丹青画卷,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随即又有些无奈和懊悔,但隐隐的还有一丝放松和欣喜。

  竟然是因为这个吗?!

  这就是所谓的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不过这样的结果虽然出乎他的预料,却是让他再满意不过的结果了。

  他做过许多假设,最害怕的莫过于她心中有着另一个人,她与自己有着不解的仇恨。

  这样,实在是太好了!

  祁越将丹青放下,然后走出房门,径直往门外走去。

  韩殷再一次立刻跟了上去,同时心里的疑惑更加深了,少主的情绪似乎还不错?!

  而韩殷之所以能够被祁越重用,自然有他的过人之处,虽然他被林卓君的气势震慑住很久才回过神,但是回过神的第一时间就通知守在别墅周围的人跟上林卓君了。

  之前不敢跟是因为怕林卓君生气,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是顾不得那么多了,人不弄丢才是最重要的。

  “少主,林小姐往机场去了!”他说的机场,自然不是祁越的私人机场。

  祁越点点头,亲自坐上驾驶室,动作流畅地点火起步,银灰色的跑车如离玄之箭般绝尘而去。

  祁越亲自开车,韩殷自然不敢坐上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远去,纠结了一下回到了别墅。

  这件事自己还是不要插手太多才好,不然的话会引火烧身的。

  坐在出租车上的林卓君自然知道有人跟着她,但是对于祁越接下来的决定,却是不敢确定的的。

  她将那副丹青画卷放在床上,就是想告诉他,自己已经发现了这个事实。她知道,以祁越的敏锐,一定会发现自己反常的举动和房间内的东西有关,所以一定会去房间一探究竟,会看到她特地让他看的那副丹青。

  可是她不清楚,祁越究竟会因此放过她,还是纠缠不休。

  林卓君离开别墅的时间并不比祁越多很多,而且祁越开车的速度,更不是这出租车能比的,所以林卓君在下车的时候,祁越已经在机场门口等了一小段时间了。

  看着祁越倚在不远处,淡淡地看着她,林卓君的心却不会再因此欣喜跳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对她来说,要舍弃一段感情并不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只要确定了对方的不忠或者背叛,她就可以心如止水。

  祁越缓缓走近她,然后试图抓住她的手。

  林卓君却是淡淡地避开,开口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就好了。”

  出乎林卓君意料的,祁越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丝愧疚或者难堪,这样也就罢了,可是她甚至在祁越的眼中发现一丝笑意,似乎心情很不错。

  这样的他甚至让林卓君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看到被自己翻出来的丹青,但是很快她又否决了,要是他什么都不知道,面对自己的突然离开,也绝不会是这样的情绪。

  所以他一定看到了!

  想到这里,林卓君原本平静的情绪不由被搅乱,一股怒火隐隐地要喷薄而出。这个男人对自己就没有一丝悔意吗?!是不是还认为自己能够被他当做替身是自己的荣幸?!

  祁越是第一次在林卓君身上看到这样强烈的情绪波动了,虽然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丝愉悦之意,但是也微微心疼。

  他更知道,要是不快点解释清楚,那么自己就惨了。

  “跟我过来。”见她不愿意让自己碰触,祁越也不勉强,但是有些话的确不适合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说,便淡淡开口道。

  林卓君却是微微蹙眉,她本能地不想跟他走,但是这里的确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在周围环视了一下,便看到了一家装修雅致的餐厅。

  林卓君也不和祁越说什么,径直往那家餐厅走去。

  祁越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但更多的是纵容宠溺,可惜头也不回的林卓君是看不到的。

  他很快跟上了林卓君,两人进了餐厅,祁越直接开口要了一个包厢,林卓君也没有反对,她也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讨论自己的私事。

  在服务生退出包间之后,整个包间的空气似乎都被冻结住了。

  这一次,是源自林卓君身上的低气压。

  祁越却是丝毫不在意,开口道:“你是什么时候看到那副丹青的?”

  林卓君微微一愣,随即冷笑一声道:“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她没有去质问他,他反倒要质问自己?!

  林卓君只可惜自己的实力比不上他,否则一定要揍他一顿泄恨!

  祁越看她怒火中烧大的样子,不由微微一叹,开口道:“一直以来,对我的抗拒,都是因为这幅画?”

  林卓君别过头去,拒绝回答他的问题。

  但是祁越却早就有了自己的答案,并不在意林卓君是否承认,又继续道:“可是我很好奇,之前我们从未见过,你为什么会知道我有这幅丹青?”

  他早就察觉到林卓君的秘密,但是因为她对自己的疏离和抗拒,他不能轻易开口询问,甚至连试探都不敢。

  因为他怕一个疏忽,就会把她越推越远。

  如今知道她对自己的症结所在,也就没有一丝顾虑,他对她没有一丝隐瞒,也希望她能够对自己坦诚以待。

  “我对你抗拒不过是因为看你不顺眼,如今证明我的感觉并没有错,你简直是不折不扣的渣男!”林卓君冷着声音开口道。

  祁越在她身边那么久,肯定能够察觉到自己有所不同,可是那又如何,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修炼之人本就不是寻常之人,有些异常之处也不足为奇。

  被骂了的祁越却是没有丝毫生气,琥珀色的眼眸凝视着林卓君,淡淡道:“我怎么就是渣男了?”

  “你!”林卓君一时语塞,随即平静了自己的心情,然后冷冷道:“你如此珍视这幅丹青,放在床边日日相对,是不是自认为对画中的女人用情颇深?!”

  “是!”祁越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下来。

  林卓君心中微微一痛,随即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接近我?!就因为我和她的长相相似,你就将我当做了她?!

  我告诉你,这不仅对我不公平,对她也是一样!你只是个不折不扣自以为深情的渣男!”

  祁越没有说话,也没有露出一丝愧疚的表情,依旧定定地凝视着林卓君。

  他的目光如此澄澈坦荡,直至将林卓君盯得有些退却心虚之后,才淡淡开口道:“这不过是你的想法,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不管前世今生,都是如此?!”

  林卓君的目光蓦然放大,不可思议地盯着祁越。

  虽然知道他的观察力和判断力不一般,可是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猜得如此准确,一丝不差。

  对于他猜出自己重生这件事实在是太过惊讶诧异,所以将他前面的话都忽略掉了。

  看着林卓君惊讶的样子,祁越终于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但是也知道她将自己前一句话当耳旁风了。

  可是那句话才是重点好不好?!祁越有些无奈地看着林卓君。

  好在林卓君很快回过神来,她压下心底的诧异和波澜,对着祁越淡淡道:“你要解释什么?难不成要说画上的人就是我?!可惜那幅画画了至少有五年以上,那个时候我才十一岁,可不长这个样子!”

  要是前世的时候,他这样解释的话,自己说不定就相信了,毕竟那个时候她已经认识他四年了,可是现在,想要自欺欺人都没有办法。

  同时直接忽略了祁越的猜测,因为她知道,他敢这样说出来,就已经有了不小的把握,而且自己刚刚流露出来的神态,也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测。

  就算否认他也不会相信,所以她没有什么好狡辩隐瞒的,反正过了今天之后,两人桥归桥路归路,再不会有什么交集。

  祁越缓缓摇了摇头,开口道:“那幅画是我在出玄天境不久之后画的。”

  林卓君抿了抿唇,上面的人是玄天境的人?!

  因为再也无法相见所以亲手画了丹青,夜夜睹物思人?!

  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不直接拿照片珍藏了。

  虽然他亲手画的丹青很美很传神,但是照片却更加丰富更加真实。

  但是玄天境的人不出玄天境,根本不可能有照片!

  看着林卓君细微的神色变化,祁越便知道她又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不由更加无奈地叹息道:“如果她是玄天境的人,我会只是天天对着一幅画看吗?难道我不会夺取传送石回到玄天境?!”

  这话不假,以祁越的性格和能力,若是心爱之人在玄天境,绝对不会满足于睹物思人没有任何一点实际行动!

  “难道她死了?”林卓君心中猜想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口。

  等到意识到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收回了。

  不过心中却是真的觉得这个猜测是唯一的可能了!当然,这也不能够让他对祁越有任何改观。

  如果真心爱着那个女人,又怎么会因为一张相似的面孔而让人替代她?!这简直是对爱情的亵渎,而自己成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了,更是她无可容忍的!

  前世没有立即躲开,是因为没有那个能力,更是因为还有一丝期待。但是在期待没有被证实之前,她也是极力地保持本心疏远着他的。

  而在期待破灭、怀疑得到确认的这一世,她便没有了任何犹豫,即使如今的她也未能够对抗得了她,却也不愿再虚与委蛇委曲求全。

  祁越满头黑线地看着林卓君,这么聪慧的人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就这样迟钝?!

  见祁越面色不好地看着她,林卓君更是认为自己说中了,不由开口道:“就算这样又如何?!难道你要和我说她一个死人没有办法和我争什么?不过很可惜的是,我也不屑和一个死人争什么,更加不屑做一个死人的替身,你没有你想象的那么……”

  话没有说完,祁越已然欺身而上堵住了林卓君的双唇。

  林卓君只是怔愣一秒,随即指尖凝聚元气,黄阶功法点江山毫不犹豫地朝着祁越的身上袭去。

  然而毕竟是一个阶位的差距,祁越也修习了林卓君给他的玄阶功法,更是比林卓君多了许多实战经验,只见他手中凝结元气,便轻易挡住了林卓君的进攻。

  林卓君咬牙,暗恨自己当初的为什么那么轻易将功法给他,以至于现在落了下乘。

  不过林卓君手上的袭击虽然被挡住了,但是却不代表她会就此罢休,修长的双腿已然向上袭去,很可惜再一次被祁越用腿压下,并且钳制住,导致两人的姿势极为贴近暧昧。

  论武力,祁越绝对是完胜,但是女人打架向来有一个无往不胜防不胜防的利器,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祁越不得不放开林卓君,淡粉色的薄唇之上鲜红的血液极为显眼,他若是再迟上几秒放开,他的舌头一定会被咬下来。

  林卓君和他拉开距离,戒备地盯着他,满是恼怒的神色。

  “有些话不要轻易说,特别是一切没有定论的时候!”祁越的舌头被咬破,说话也显得不那么利索,和他一贯优雅尊贵的形象实在太不相符。

  若不是这样的情况,林卓君一定会笑出声来。

  可惜现在,林卓君却没有一点觉得想笑的意思。

  见林卓君依旧神色不善地看着他,祁越轻轻叹口气,然后道:“那个人就是你。”

  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还是让林卓君心中一动,不过最后却是目光淡漠地看着他。

  “我离开玄天境之后,几乎每晚都会梦到一个人。”祁越看着林卓君,语气淡淡,继续道:“梦境之中什么情节都没有,说是梦到一个人,但其实只是一张脸而已,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便画了出来,其它部分是随意发挥。”

  林卓君有些怔愣地看着祁越,没有想到那张画竟然是这样来的。

  可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觉得不甘心,就是因为这样一个梦,自己和他梦中的人一样的容颜,他才将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的吗?

  如果是另一张脸,他遇到自己又该是怎样的一种情形?!或许根本就不会将她看在眼里,就此擦身而过。

  如果他先遇到了其它长得相似的人,是不是也会像对自己一样对待他人?!

  想到这些,刚刚被打动的心又慢慢趋于平静。

  祁越看着她,继续道:“你认为我没有找寻过这个人,直到偶然遇到你吗?自从接手了组织和路易斯家族的一部分产业之后,我便一直在寻找梦中的那个人,因为我认为,她既然出现在我梦中,必然有非同寻常的联系。

  期间这么多年,找到不止一两个相似之人,但是只要一眼我就可以确定那不是我要找的人,直到偶然遇到你。除了第一眼看到你那种笃定的感觉之外,还有就是,你似乎是从我的梦中跑出的,见到你之后便再也没有梦到过你。”

  林卓君哑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有一股发自内心愉悦慢慢涌上心头。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而且这样的故事,你是在哄小女孩吗?”不能否认心中的窃喜,但是之前大骂眼前的男人为渣男的话语犹在耳边,看着祁越嘴边的血渍,林卓君尴尬之余不由反驳道。

  只是那语调,已然低了许多,更是像在娇嗔。

  但是祁越这些话,也的确像是哄小女孩的情话一样。

  祁越摇摇头,然后无奈地开口道:“你经历过那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的这个梦境又算是什么?我有必要特意编个故事来哄你吗?”

  林卓君目光躲闪起来,不再开口。

  祁越看她这个样子,不由再次上前,轻轻将她拥在怀中,继续道:“只不过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看我的眼神,便让我猜测,你也是知道我的。

  我起初还以为,你也是在梦中见到我。只不过你对我抵触防备的姿态,让我意识到并不是这样,而且事情似乎有些棘手。

  接下来的相处之中,我更是发现你的许多习惯和爱好竟然都和我如出一辙,更是对我的所有习惯都了如指掌,就如同生活了多年的夫妻一样,更是让我疑惑不解。

  直到发现你似乎对未来的事情十分有信心,更是能预见一些普通人将有不凡的未来,特别是那些人你从未见过接触过,我便对你的经历有了大致的猜测。”

  林卓君由于愧疚,任由他轻轻拥住,但是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静静地听他说话。

  见林卓君还没有说话的意思,祁越不由开口问道:“你和我到底经历过什么?那个时候你也是因为这幅画对我产生了误解?你为什么不问我?就如同这一次,为什么直接离开?那个时候你也是这样直接离开的吗?”

  林卓君沉默了半天,虽然不开口问他是他的错,是因为她从小的经历和对他的在乎让她没有勇气开口。

  不过她还是有些不甘道:“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解释?就算没有看到那幅画,我也一直对你莫名其妙地对我好感到很不解啊!”

  祁越默然,最后只能投降道:“好,是我的错!”

  林卓君这才淡淡道:“前一世我没有走。”

  倒是想走,只是那个时候什么都依靠着他,根本没这个本事走。

  当然,她是不会说的。

  听到林卓君说前一世,祁越心中微微一缩,然后开口道:“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吗?”

  林卓君想了想,点了点头。

  不过林卓君说得很简洁,前世从她遇到他,直到她重生,一共十二年的时间,但是她却只花了五分钟便讲完了。

  祁越的表情一直波澜不惊,只是眼底的暗潮却从未停歇。

  等林卓君讲完,他并未开口。

  “好了,你快点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吧,我还急着去玄天境呢,要是你不快点的话,我就自己去了。”林卓君觉得气氛实在是太过诡异,不由开口道。

  祁越看了她一眼,笑着点点头道:“好,都听你的。”

  林卓君坐在副驾驶上,不由侧头看了身边的祁越一眼。

  这一天的反转实在太大,从见到他淡淡的欣喜,到自以为触摸到真相的绝望决绝,到真正的真相浮现后的狂喜,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

  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祁越亦是将眸光转过来,露出淡淡的笑意。

  林卓君转过头,也不由勾起唇角。

  再次回到别墅的时候,韩殷见到和好如初但似乎又有些什么不同的两人,只觉得恋爱中的人果然不是你他能够了解的生物。

  祁越再次回到书房和属下进行未完的会议,而林卓君也回到房间之中,躺在了柔软的床上,拿起那副让她错失了八年、纠结了八年的丹青细细端详。

  到最后不由苦笑起来,这真是自作孽啊!

  只不过若是没有这幅丹青,她和祁越的关系又会走向另一个截然不同的境地,或许就没有这次重生了吧。

  一切,都是天意。

  想到重生这回事,林卓君眼眸微眯,按祁越的说法,最多还有一个星期这边的事情便能够解决,那么有件事也不能再拖了。

  原本被那副丹青给刺激到了,差点就把这件事给忘了,所以她决定不再拖延,尽早解决。

  再一次打开房门,守在外面的韩殷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看着她,目光之中满是惊恐。

  林卓君有些无语,不过就是离开了一次,有必要这样吗?!

  “有件事要你做!”林卓君也不废话,直接开口道。

  韩殷似乎松了口气,然后点头道:“林小姐请吩咐。”

  “将柳媚带过来!”林卓君淡淡道。

  但是韩殷却不像往常那般立刻去执行,而是有些纠结地看着林卓君。

  林卓君有些不解,柳媚在组织中的地位应该没有高到让韩殷这样可以说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管理者为难的地步吧。

  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柳媚才刚刚步入顶尖杀手的队列,离着她的巅峰时刻让杀手界都闻风丧胆的毒蛇还差得远。

  “怎么了?”林卓君不由开口问道,甚至心中隐隐怀疑韩殷是不是对柳媚有意思甚至有什么关系。

  毕竟柳媚也算得上一个难得的尤物,再加上韩殷是祁越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不过这个猜测没有太多的事实依据,至少前世那么多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苗头的。再想到自己刚刚武断的猜测所造成的后果,林卓君将心中乱七八糟的猜测给抛到一边,静待韩殷的回答。

  韩殷想了想,才道:“柳媚是没有资格到这里来的,而且少主严禁任何女性进到这里来。”

  林卓君恍然,的确如此,前世在这里住了将近十年的时间,的确从未有除了她之外的女人踏足过这里。

  不过这个规定也是在她在这里住了一年多的时候才偶然听到的,当时心里还暗暗地喜悦了很久。

  之后就慢慢习惯了,也没有谁特地去提这个规矩,所以她倒是忘记了。

  “那你带我去见她!”林卓君很喜欢这个规矩,也没想要去破坏它,特别是让柳媚这个女人,所以她不介意去她一直不愿意提及的组织去见她。

  当然,现在她对于组织并没有原本那样深的抵触了。

  韩殷在心中迅速衡量了一下,最终不由道:“刚刚少主吩咐了,将她废掉手筋脚筋送到毒药部做药人,现在应该已经废掉了手筋脚筋,林小姐想见她的话我可以带你去。”

  他真的不是故意在少夫人面前恶化少主的形象啊,只是少夫人都问到这个份上了,不如实回答肯定是不行的!

  林卓君愣了一下,做药人?!

  这是组织最为严酷的惩罚。

  组织的毒药部研究各种毒药和毒、品,当然需要各种试药之人,而且这些人一时半会绝对死不掉,要承受长期的折磨,人不人鬼不鬼,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之所以这么着急解决柳媚,也是想着祁越在知道前世的事情之后,会插手这件事情。

  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动作实在太快。

  这个时候还能够惦记着这件事,抽个空让韩殷去吩咐下手。

  “算了,不用去了!”她原本想着正面击败柳媚,然后扔个炸弹算是报了仇。

  但是祁越的动作实在太快,而且她现在手筋脚筋已废,要是再去和她打,明显就是欺负人,还不如不打!

  至于做药人这个主意,似乎比一个炸弹粉身碎骨一了百了要好很多!

  韩殷看着林卓君若有所思地回到房间,不由轻轻松了口气,最近少主和少夫人两个人都不太好伺候啊!

  Y国这些事的进展比祁越预想的要快很多。

  在第五天的时候,祁越就已经和林卓君坐上了之前飞往京市终北之山的直升机。

  韩殷这一次并没有随行,而是被祁越留下来管理组织和商业产业的事情。

  毕竟这一次去往玄天境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回来,外面必须要有一个值得信任而且能力不凡的人来但当大任才行。

  韩殷得知自己被赋予如此大任的时候,差点喜极而泣,大权在握还是其次,终于不用战战兢兢地揣测两位大爷的心思,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派到非洲挖煤才是最重要的!

  此时隐匿于群山之中不被世人所察觉的终北之山上,并不是只有林卓君和祁越两人,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正是从玄天境出来的沈越珩。

  之前答应过沈越珩在进玄天境的时候告诉他,只是林卓君没有想到,他竟然直接在传送阵前等着他们了。

  “我本来还想着如果你找不到这传送阵就好了,现在看来,这终北之山对于你来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这是沈越珩见到两人所说的第一句话,

  林卓君不置可否,只是开口道:“让你失望了,我们顺利的进来了,然后呢?你想要阻拦我们吗?”

  “我就算有这个想法,恐怕也没有这个实力阻拦!”沈越珩看了祁越一眼,随即又继续道:“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去玄天境吗?”

  林卓君看着沈越珩,又看了祁越一眼,随即沉吟了一会,点点头道:“好!”

  她进玄天境是为了光复上古传承,又不是为了杀人放火,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若不是因为玄天境内四大家族的纷争,她根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

  但是也正因为这四大家族的纷争,林卓君突然想到,自己加上祁越实在是势单力薄孤掌难鸣,不如扶持一个家族,这样的话会轻松很多。

  从沈越珩的表现和祁越的评价来看,沈家,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当然,林卓君也不会毫无保留一股脑都说出来,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她要在玄天境之中发扬上古传承的想法告诉了沈越珩,同时也将自己的顾虑说了出来,最后拉拢沈越珩。

  见过林卓君使用黄阶顶尖功法的沈越珩对此倒是没有任何怀疑,只是稍稍考虑便应了下来。

  沈家如今只有他一个后辈,而且他并不是沈家真正的子嗣,还有祁家在一旁虎视眈眈。他稍有不慎,沈家就可能就此消失。

  若是有林卓君的支持,必定可以长盛不衰,一统玄天境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谈好之后,三人发动传送石,通过传送阵进入玄天境。

  林卓君还来不及好好观赏玄天境的风景,便被沈越珩带着从密道往沈家而去。

  只是让林卓君没有想到的是,楚宗会找上自己并非偶然,自己和玄天境以及玄天大陆的渊源都不浅!

  沈老爷子第一眼见到她时,便老泪纵横地握着她的手喊她宁儿,等沈老爷子平静下来,她才知道,自己的父亲就是沈老爷子天纵奇才的儿子,而自己的母亲,则是和自己长相有七分相似的魏梓宁,甚至沈越珩,也成了她的便宜哥哥。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的女儿,将来会回到玄天大陆,真正地传承玄天大陆的所有功法,振兴玄天大陆!

  ------题外话------

  抱歉,大结局拖了那么久,因为表姐家来电后传给我的稿子竟然只剩一半不到。

  然后又被毕业论文开题报告、各种表格和找工作的事折腾得不行,处于一种极度焦虑烦躁和疲惫的状态,码字时间少效率低,写得还不满意,删了又删,一些情节好友说会审核不过,实在没精力和时间修改,好长一段也全部删掉了,玄天境原本还写了近两万字,看时间到了,实在是写不完整,而且真正想要写完整,十万八万都不嫌多,所以一狠心删掉简略了。

  反正玄天境是为了女主的女儿铺垫的,她将会穿越到玄天大陆,开启一段不一样的故事。

  虽然大结局的字数被我缩减到原本预计的三分之一,但是主要的情节都有了,省点钱也算个优点吧。

  下一本一定会准备得更充分,带来更加精彩的故事。
校园重生之超能商女最新章节http://www.owolove.com/xiaoyuanzhongshengzhichaonenshangnv/,欢迎收藏
手机看校园重生之超能商女http://m.owolove.com/xiaoyuanzhongshengzhichaonenshangnv/校园重生之超能商女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校园重生之超能商女》版权归原作者摇光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嫩妃火辣辣:邪王,硬要宠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我的23岁冷傲女总裁孽乱:少妇的情与欲男神宠妻日常我的都市修行路我是科技教父韩娱百花缭乱都市最强修仙神医贵女:邪皇,勾勾缠

骚气女主播XO福利社 | 七月伦理影院 | 畅九手游

萌萌哒看书网 | 只分享好看的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 手机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